第19章 特种兵兰博

时远出门后,方才接他来的年轻男子已经打开车门等候着了。

大众匀速驶出大门时,照面驶来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帕拉梅拉。

保时捷驾驶位上坐着的陈瑶随意瞥了一眼,透过玻璃看到了时远,然而此刻正低着头似乎在玩手机没有注意到她。

正想按声喇叭,两车已经擦肩而过。

陈瑶有些不爽的的拍了下方向盘,随即反应过来骂道:“陈瑶你在生气什么!!??都怪舅舅瞎说话!”

将车子靠在一旁,拿起手机找到时远的v信编辑道:晚上一起吃个饭?

随后想想又删除了,重新打道:“晚上有点事情找你,你几点有空?”纠结了一会,点击发送。

另一面,时远已经抬起头看着窗外出神。

“叮”的一声打断了他的放空,打开手机看见是陈瑶发来的消息。

有些疑惑陈瑶找他什么事,不禁联想到方才房东大叔说的那番话。顿时有些奇怪的情绪涌现出来,那是一种荷尔蒙分泌的愉悦感觉。

“不好意思,晚上有点事情要处理。明天可以吗?”时远回道。

陈瑶的邀请表明她不知道晚上宴会的事情,那就是李成凯没告诉她,自己就更没必要提及这事了。

刚要放下手机,陈瑶便回复过来:“好,明天早上9点联系。”

车子路过菜市场,前头突然冒出了一个花臂青年正推着一个中年光头过马路,车子只能停下。

而一旁菜市场边缘的摊位上,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正卖力吆喝着:“买肉咯,早上刚杀的土猪肉!炖啥都好吃!”

时远突然道:“哥们,靠边停车吧!我这里下车就好。”

这段时间吃的都是外卖馆子,感觉有些腻味了。

下车朝着摊子走去,买了个肘子和土豆。打算简单做个土豆炖肘子当午餐。

菜市场到宿舍的路上经过一条人迹罕至的小道。时远看着路旁两栋被评为危房,但还未拆除的荒废居民楼。

刚搬过来的时候,新闻上报道过这两栋废弃楼房内曾发生过恶性杀人案。随后说要拆除,但至今都没有落实下来。

“救命!救......”

忽然左侧的居民楼内传出隐约的求生声,听起来应该是女性的声音。

见义勇为干不干?时远迟疑了片刻后,放下手中的袋子。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随后寻找了根顺手的木棍冲了进去。

废楼里空间还不小,停下仔细听辨,应该是在楼上。

狂奔至4楼后,时远傻眼了。眼前不是想象中的猥琐恶男在猥亵妙龄少女,而是乌泱泱的十几号社会青年拿着棍棒在等候着他,领头的是个长发男。

“中计了!”时远暗骂道。

没多想,撒腿便要朝楼下跑去。

然而低头看去,楼道也围上了十几号花臂青年。

时远镇定情绪,朝着长发男道:“哥们,我们没仇吧?”

虽然如此说道,但在时远心里已经大概猜测到了幕后指使人应该是张三。除了他之外,时远实在想不到还有谁。

长发男潇洒的甩了下头发,细声道:“有!而且还很大!你和我的钱有仇,你说阻人财路是多大的仇啊?”

说完,他瞳孔一缩接着道:

“给我打!重点招呼第三条腿!”

一声令下,二、三十号人冲了上来。此刻,时远紧紧护住了头部和裆部。

嘴里疯狂大喊:“救命!救……”

随后棍棒加身的疼痛感袭来,嘴里只剩下闷哼的惨叫声。就在时远觉得今天可能就交代在这的时候。

“啊!”

一声突然而至的惨叫声响起,终止了众人的动作。

时远抬起头,视线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高大硬汉一手扣着长发男,另一手持着一把装了消声器的银色手枪对着众人道:“双手举高!快!”

“大…大哥!别杀我!别杀我!你要多少钱,我卡里有钱…很多钱!”长发男满头冒着冷汗,恐惧道。

而时远仔细一看才发现长发男的大腿处出现了一个窟窿,正滋滋地向外冒血。

“闭嘴!”迷彩服男人将手枪靠在长发男的太阳穴上说道,然后看向了时远:“老板干掉他吗?”

这话一出,全场的目光齐聚在了刚站起身的时远身上。

长发男的脸色更是像吃了屎一般难看,事前他在地下城接到这个单子的时候有多得意现在就多懊悔。

200万就让他屁颠屁颠地跑来和这样的人物为敌?长发男此刻只想拿钱换命。

而成为焦点中心的时远脑海一片混乱,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算了,法治社会……”

迷彩服男听到后立即松开长发男,一脚将其踹开朝着时远走来。围着时远的混混们急忙让出一条通道,谁也不想哪条腿上挨上一枪。

时远看了眼在地上发出低声哀嚎的长发男,随后道:“走吧!”

两人离去大概3分钟后。

长发男惨叫声响起:“还他妈愣着干什么!?快送我去医院!!!哎呦!疼死老子了!快点扶我下去!”

……

宿舍内,时远和迷彩服男相对而坐。

“你是特种兵?”

“嗯!”

“你叫什么?”

“兰博。”

“……那个部队退役的?”

“忘记了。”

“那你怎么会来找我?”

“醒来只记得你是我老板,不找你找谁?”

“……”

“那你有身份证吗?”

“有!”兰博从口袋掏出了一张炎黄国居民身份证。

“你的那把枪能给我看看?”

“不能。”

“为什么?”

“你自己有。”

时远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一问三不知的神秘特种兵。

显然是不可能从他身上问出什么线索的,兰博的记忆极有可能被一种未知的手段清除了,并且输入了关于时远的纪录。

目前要解决的是他的住宿问题,毕竟这蜗居可住不下两个大男人,就算能也得分居。

“我先带你去酒店吧,其他的等我明天去找找房子再说。”

时远带着兰博在附近一家评价不错的酒店开了两间对门的房。

途中听见了姗姗来迟的警笛声,随后返回了宿舍收拾东西。他觉得这里已经不太安全了,虽说张三才刚刚找了一次麻烦,但谁知道会不会双管齐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