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房东大叔(求推荐 收藏 月票!)

一个大背头,一身服饰看上去就贵气逼人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卧槽?!”时远罕见的爆了粗口。

只因缓缓走来的人竟是熟悉的房东大叔李成凯。

陈瑶已经朝着李成凯小跑而去,脸上带着惊喜和喜悦。

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陈瑶惊喜道:“舅舅,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李成凯笑呵呵道:“我来见一个朋友,刚在楼下看到屏幕上的聚会信息。想起来你妈说你从BJ回来参加聚会,我这不马上先来看看我的大侄女了嘛!”

然后目光一转,看向不远处还没缓过神来的时远微笑道:“远子,不认识我了吗?”

“……”时远愣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骚话来打消这震惊感。

房东大叔乐呵呵地大笑起来,然后对着陈瑶一本正经道:“你可不能轻易被这小子骗了。虽然现在看上去还不错,但还是要慢慢考验才能下最终定论。”

“舅舅!”陈瑶脸颊两侧浮现羞红,羞愤地打了一下李成凯。

她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李成凯,更没想到他和时远竟然认识。并且看上去还关系匪浅。

“凯叔!”时远走来叫了一声,在心里补充道:“你今天穿得真骚!”

李成凯乐呵点头,然后将目光投向了方才嚣张跋扈的张三。

张三在李成凯出现之后,脸色便凝重了起来。

他是狂,但不是没有脑子。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李成凯是何方神圣,但从陈瑶对他的称呼便能确定,这是他惹不起的人。

陈瑶的父亲整个南方商界都举足轻重的陈氏集团掌舵人陈青松。

而她的母亲尽管没传出来自哪个家族,但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一般只在童话里出现。

大多数灰姑娘都被七个小矮人杀了。

“小伙子,人不要太狂。现在是法制社会,别动不动的就要搞什么恶势力发言论。多学学你那滑得跟泥鳅一样的父亲。做人呐,还是低调点好。”

李成凯看着满面笑容,语气也很温和,但从他嘴里说的每一个字却让众人有一种大气都不敢喘的压迫感。

好家伙!这逼都让房东大叔装完了!时远感慨道。

李成凯的身上出现了一股他之前从未感受到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就像是与生俱来的王之蔑视,让这群刚出社会的小年轻们提不起丝毫反抗的欲望。

“晚辈记住了!”张三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咬牙道。

这句话是他最后的倔强,以晚辈来暗讽李成凯以大欺小,记住则表明今天这个梁子他记下了。

这种降维打击实在太憋屈了,连放个狠话都要三思而后行,他张大少今夜之后彻底沦为了小丑。

这场同学聚会到了这个节点就已经基本进入尾声了,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夹着桌上的菜。

事不关己的时候,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干饭。

而另一位聚会的主角徐盈雪,自始至终就说了一句话。表情唯一一次的大波动就是在李成凯出现之后。

张三不认识他很正常,毕竟李成凯已经销声匿迹了很多年。徐盈雪也是在家中偶然间看到了他的照片。

那可是一群金字塔顶端的合照,而且李成凯站的位置还是C位。

李成凯装了个逼之后便离去了。临走时对着时远眨巴眨巴眼睛,眼神撇了撇陈瑶,其意味很明确。

陈瑶当然注意到了这一幕,气得跺脚。跑上前,一把将李成凯推进了电梯内,让他赶快离开。

生怕这个舅舅再待一会又要说出什么羞死人的话来。

小时候,陈瑶的父亲忙得整日见不到人影,母亲也跟随在父亲身旁照顾。于是把便住在了舅舅家,同舅妈和表姐一起生活。

她性格里的精灵古怪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舅舅,玩心大,不着调,都是有样学样的产物。

眼神一转,发现时远正愣神地瞧着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看什么看!渣男!”

时远:“???”

回到座位,已经不见张三的身影,只剩下一脸谄媚的胖子正对着他讨好的笑着。

时远在这一刻真切感受到了权势的滋味。

这无关对错,不论是非,只争强弱。

张三的离去让大多数人如释重负,气氛也渐渐转变向轻松惬意。

头上少了个太子爷自然不需要战战兢兢的,释放真我就是最欢愉的气氛。

吃吃喝喝,厅内气氛越来越高涨。

酒过三巡,时间也来到了9点钟。

期间,陈瑶没有和时远搭话,而是摆着一副臭脸。时远见状虽然不明白她在生什么气,但秉持着女人生气时莫多言的真理,选择了埋头吃饭。

没曾想,陈瑶见这混蛋竟然没有询问自己为何生气,更添了几分怒气。

含愤突然地踹了时远一脚。

不明所以的时远抬头懵然地看向陈瑶道:“怎么啦?”

女生的力气本就不大,再加上陈瑶也没真的用力猛踹,所以他认为这是陈瑶要同他说话。

“没有!”

“……”

桌上其他人都装作没听见,心里暗骂道:“这对狗男女!是怕我们吃不饱,还要给我们加餐狗粮吗?”

这一桌近万元的海鲜大餐瞬间就不香了。

突然。

“哪位是时远时先生!”

电梯处一个服务生模样的年轻男子激动地喊道。

时远认出这男子就是刚刚酒店大门的泊车员,站起身道:“是我,有什么事吗?”

男子满脸通红,神色兴奋道:“您…您的车送到了酒店门口,对方请您下去签收!”

车……?

车!

“好的。”

时远反应过来,脸上强忍住雀跃,内心波涛汹涌,步伐加快着走去。

房东大叔之后轮到我了?

陈瑶自然也好奇时远买了辆什么车,起身同他一起进了电梯。

一辆车,特意送到了酒店大门。这个讯息未免太过明显了吧。

但即便如此,众人也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心。之前默默无闻的时远,他们当中有许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跟下去看看?

众人立即一窝蜂地朝着电梯涌去。

而徐盈雪也在最后起身,今晚发生的一切远超出她的预料。

本以为是场无趣的聚会,出于家里人的要求实属无奈接受,没想到有了意外的惊喜。

“时远……有意思……”徐盈雪喃喃道,今晚让她记住了时远这个意外的惊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