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场面失控(求推荐 收藏 月票!)

气氛显得有些异常,但出乎意料的是。张三笑着伸出手:“张三,认识一下。”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知道对方显然是伪装的,但时远还是伸手轻握了一下。

在他记忆中,并没有搜寻到张三这号人物。不过,像张三这样的富家子弟想要参加这类型的聚会。多的是人贴上去,无论男女,在他们看来多认识个有权有势的人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人都到齐了,大家落座吧。”

开口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时远只记得胖子是当时的学生会干部。

其余的情况都已经模糊了,他大学光顾着为生计奔波,其余的时间只够保证不挂科。

张三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了主桌的位置。那张桌子上坐着的面孔都是当时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包括徐盈雪也同样坐在那里。

巧合的是,现在主桌的位置刚好剩下2个空位。其余的桌子已经没有空位可入了。

而时远在出电梯的时候有粗略的看了一眼,当时明明是满员的。再联系刚刚张三的反应,这事应该跟他脱不了干系。

“就坐那吧。”时远指着主桌的位置淡淡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张三这是赤裸裸的阳谋:要么坐在我这桌,要么滚出去。

而坐在他那桌,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时远反倒想看看张三打算演哪一出戏。

陈瑶自然也看出来了,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本来两个空位是隔开的,但陈瑶直接搬过椅子强行并排了。她想着,反正时远都已经被记恨上了,她就想以这种方式表明:这小子我保定了,你动动试试!?

至于那位被突然插入的老哥只能尴尬地向旁边挪去。

这一幕让本就极度烦躁的张三更加怒火中烧,如果眼神能杀人,时远已经灰飞烟灭了。

坐下后,徐盈雪那对清冷的眸子带着些许好奇看向了时远和陈瑶两人。

女生的好胜心本就不弱于男生,陈瑶作为同届内时常被拿出与她相提并论的另一位女神,徐盈雪当然知道。

并且还打听了解过对方。

而时远,她记得这个大学四年内几乎透明的同学,也听闻过陈瑶和他走得很近。

不过,她知道陈瑶的性格比较古灵精怪,玩心大,想来也只是作弄时远而已。但毕业之后竟然又一次看到两人一同的画面,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判断失误了。

对时远也提起了一丝好奇心,想看看这个男生身上有什么她不曾注意到的闪光点。

“服务员,可以上菜了!”胖子对着酒店等候的服务员招手喊道。

随后,胖子站起身来中气十足道:“大家时隔一年,又一次相聚在一起。想必大家一定感慨万分!如今大家都已经纷纷踏出社会,从事各行各业的都有。今天聚会的主题首先是让我们再次重温那段峥嵘岁月的友谊,其次是让我们之间能够在友谊的基础上实现一些互帮互助。”

胖子停顿了一会,面带微笑,目光巡视一圈。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在第一位老江湖的引导下,热烈的掌声响起。

胖子满意的点点头,压手道:“在此之前,我们首先要感谢一位青年才俊!为什么要感谢他呢?因为!他是这场聚会的发起者,并且本场聚会的一切费用由他买单!!!”

“呼!”

“啪啪啪...”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伴随着欢呼声。

这时,时远已经清楚了胖子接下去准备拍马屁的主角是谁了。

“这位青年才俊现在就坐在我身旁!”胖子高声道,此时宴厅内数百道目光齐聚在了时远这桌。

“他就是温陵市长藤资本的未来继承人张三,张大少!!!”

时远不得不承认,胖子不去做主持人真是可惜了这份口才以及带动气氛的天赋。

在胖子介绍后,张三面露微笑地配合起身,举手示意。

时远看了一眼在座的男女,除开他和陈瑶、徐盈雪,其余人基本上如同众星拱月般对着张三疯狂鼓掌。

长藤资本,温陵最大的纳税企业,产业链近乎遍布了温陵人的日常起居。在温陵的地位就如同棒子国的三星集团一般。但凡在温陵待过一段时间的人,就没有不知晓这个公司的。

在座的许多人所工作的公司,不少都有长藤资本的身影。

所以对于众人的表现时远也能理解,无非是希望能在张三面前留下点印象,为日后的飞黄腾达埋下伏笔。

张三很是赞赏的看了一眼胖子,这个局面让他刚刚糟糕的心情有了很大的好转。他很享受万众瞩目的感觉,即便知道这全归功于他的背景。

可那又如何?张三对此嗤之以鼻。在他看来,好的出生也是实力的体现。

当时作为蝌蚪的时候,要是跑得不快,那现在就不一定是他了。

而他举办这次聚会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在陈瑶和徐盈雪面前更多的展示一下自己的号召力。

“那胖子叫什么名字?”时远小声问道。

一旁的陈瑶低头正玩着手机,听到后抬头道:“我也不记得了,你问问那位。”

陈瑶对着时远的右边努了努头。

时远疑惑地转过头,正好碰上了徐盈雪那探寻的目光。四目相对,一方锐利且强势,一方清明中带着疑惑。

短暂对视后,双方很有默契地同时移开了视线。

“好看不?”陈瑶问道。

“额…还可以。”

“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都好看。”

“呸!渣男!看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你果然变坏了!”陈瑶表情一变,嫌弃道。

没曾想,这句话恰好出现在短暂的安静中。厅内众人近乎完美的听清了这句话。

“……”

“……”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安静成了主旋律。

张三脸上的青筋暴起,放在桌下的双手已经攥成一团。

“老子花了几十万就是让你们这对狗男女过来打情骂俏的吗?”他在心里怒吼道。

情绪已经快要抵达失控的边缘。

“那个…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陈瑶解释道。

虽然她性格开朗活泼,但在这样的情景下,说出这种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话,她也无法神态自若的面对。

“那是怎么样的呢?”一个略带玩味的声音响起,出自所有人都没料到的人嘴里。

时远诧异地看向徐盈雪,她的脸上满是玩味。

然而,没等到陈瑶回答。

“朋友,请你出去可以吗?我觉得你不太适合坐在这里。”张三的咬牙切齿地声音打破了宁静。

他双眼的怒火呼之欲出。在向胖子了解了时远的背景之后,心底那股暴虐的情绪再也无法抑制。

自从出生以来,他就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花了几十万却成了小丑,他已经想好要打断时远的哪条腿了。

“张三!你太过分了吧?!”陈瑶站起身来怒气冲冲道。

“你要不是出生得好,你拿什么和时远比?我看你要是换成他的人生,你早就死在街头了!”

陈瑶说完之后拉起仍坐在椅子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时远,就要愤然离去。

“陈瑶!你以为你有多清白?你这么着急的护着他,你是不是和这个小瘪三已经上过床了?什么时候打算结婚,记得给我也发一封请帖。我一定给你们送上大大的红包!”张三面色狰狞,怒火已经冲破了理智。

随后,他指着时远说道:“不过,今天你可以走,他走不了!”

场面突然失控成这般模样没人想的到,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静候事情发展。

当然,看热闹的不嫌事大,许多人都想看到更精彩的环节。

“这门亲事我觉得还不错啊。”

就在这时,一个浑厚的男声从电梯方向传来。

时远只觉得这个声音好耳熟,而一旁的陈瑶却已经转过头惊呼道:

“舅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