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豪赌一把

  • 重生1992
  • 想想看看
  • 2077字
  • 2021-10-14 10:09:10

方志蕊答应,两人起了床。

方志豪引惠佳鹏到他住的地方坐下。

惠佳鹏说:“我妹也是,来退婚的人,却住下不走了,我看不是来退婚的,是来成婚的。”

方志豪说:“那是你妹的事,我问你吃过饭了吗?”

‘“昨晚,猴哥引我饱餐了一顿,他送我回家,我爸洗刷了我一顿,打得我屁股到此还疼痛,早上我妈让寻我妹妹,就溜达了过来。”

“你休息会,让我做饭。”方志豪说过忙去做饭。

吃过饭,方志豪让妹妹把爷爷手里留下的茶具洗干净,放在他住窑的桌子上。

方志蕊和恵佳丽去忙清洗茶具的事,惠佳鹏不回家了,在方志豪的窑洞休息。

赶十二点,方志豪把院子清扫的有个样了,

这时妹妹和惠佳丽回来,提回了不少好吃的。

不用问是佳丽掏钱买的,她两开始做饭。

饭熟了,惠佳丽叫她哥和方志豪吃午饭。

方志豪心里乐滋滋的,他洗了脸和手,美餐了一顿大米饭和猪肉烩粉条。

这顿饭是志豪很长时间没有吃到的美食。

妹妹说:“哥这是我佳丽姐在食堂涮锅洗碗,刚领了工资买的食材……。”

志豪心里惭愧,他当混混把家给害惨了,就这一顿饭,他不会忘记佳丽,他不但要对爸和妹妹好,和惠佳丽婚约成与不成,对她一定要好。

惭愧的还有惠佳鹏,他低头不语。

卫志豪说:“佳丽,是不是姨让你解除咱两的婚约,你看我混混一个,有了好对象不要错过。”

佳丽的脸红过后摇了摇头。

惠佳鹏说:“哥支持你,跟定方志豪,昨天他……。”

惠佳丽问她哥昨天怎么了?他哥只好说没事。

方志豪皱起了眉头,如何处理掉他两的三千多元,这时手中有存折有现金,但动不得一分。

他反复琢磨,以他所知道最好的办法是豪赌一把,成功还债……。

没待方志豪想到赌输了怎么办,他家的大门进来一辆车。

不是猴哥,是和猴哥沆瀣一块的七哥。

他到方志豪面前,恭贺小弟发大财,有请小弟到他的赌场捧捧场。

方志豪谢过这位七哥后说:“七哥,你既然知道了底细,我不能去玩,如果让我舅舅知道,就别想办厂。猴哥给的钱动不得,动了就办不成千万大厂,现在欠了猴哥三四千,还不知怎么还呢?”

七哥有四十岁,是个闯江湖的,先是搞农贸市场,后是开了地下赌场,赌场在何处,方志豪不知,道,他的身价与猴哥相当,五百万元的水平。

今天特请方志豪登上他的场子,骗出他的百万。

他看了眼惠佳鹏说道:“你让惠佳鹏出面,暂时的赌资我给你支上,保你赢钱。”

说完这句话,七哥在志鹏的耳边说了几句,方志豪给妹妹惠佳丽说过,他和惠佳鹏随七哥坐车离开了方志豪的家。

不正经的经济活动在互相欺骗中运行,志豪不靠赌博发财,把人骗的钱财找回来休事宁人。

车子没进城,在入城的边上进了一废旧的厂房。

进入一厂房,外面看不出有人,厂房里面灯光明亮,志豪从来没到过这一地方,交待惠佳鹏几句,给了一万币,只豪注一把立即撤人。

方志豪扫视了一圈,正要收回目光,看到猴哥引了他的人走了进来。

猴哥还没到地方,就跟了一大群人,估计都是要借赌资的。

他非但不能去见猴哥,还得躲得不能让猴哥看到他。

这一地下赌场规模之大,方志豪之前远没资格入内,今天能进来,是手中有了猴哥给的百万元存款,赌场的老板抬举他,不但让进来,还给了一万元赌资,让他猜单赢一把。

不!是老板让他吃到甜头,上套输掉存折的百万元。

方志豪看到惠佳鹏押上了注,场子老板交待的是出单,他让惠佳鹏押的是双。

这些人不会让你赢,把方志豪看成了不懂事的小屁孩,让他输掉一个数再找他,赌徒们越输越勇,就是有个一千万,弹指一挥间,就输成了穷光蛋。

地下赌场成了气候,离被捣毁的日子不会远,但是志豪记住了七哥,和他刚刚开始玩一把。

惠佳鹏走时拿了个袋子,志豪再看他时,佳鹏正把兑换的纸币往袋子里装,装了半袋子钱后,给志豪扬了一下手,大步流星的就往外走。

方志豪紧跟其后,不见有跟踪的人。

两出了工厂的大门,志豪没让走大路,沿着人行道走了一会,佳鹏说:“志豪也就六万元还这么沉,咱歇一歇再走,一里路就到了回家的通车公路。”

志豪接过袋子揹在身后,没有停息到公路,就遇上了一趟回家的招手停。

两到狮子的住处,狮子说:“一共是六万元,还了七哥两万,无论如何你找到猴哥把钱给还了。”

惠佳鹏说:“七哥的二万手下当时就扣了,实赢六万元,我呢只不过是个跑腿的,钱呢就放在你这里,你已揽起了我欠猴哥的赌债,直接由你还了,我是再多一分钱也不要。”

惠佳鹏没有给志豪说实话,当时赢了,七哥的手下先是一楞,后是去找七哥,拿来借条付了款,捎来的话是不想活了。

他还敢拿一毛钱!

方志豪想了会说:“那就先放我这里,已经十点了,你就凑合着和我一块睡。”

惠佳鹏謝过他回家去了。

志豪送惠佳鹏一段路回来,这时他爸在给他烧炕,妹妹正在给他铺被褥。

他父亲看了会儿子,似曾不相识。

父亲心里高兴,一脸迷茫,想不通儿子变化这么快,沉沉稳稳成了人。

他点着了炕里边的柴火说:“你这……。”

“爸,你不用怀疑我,儿子忽然知道以前自己错了,变化也就分分钟钟的事,也想出了办法摆脱困境的办法,就是说我舅……。”

“豪儿,蕊蕊给我说了,你知道你妈姊妹两个,就没有亲舅舅,让人知道怎么办?”

“爸你不是常说我外家柳姓人高门大户,我说的舅舅是柳姓人家所有你的妻哥和小舅子啊。”

“噢,爸这么笨呢?”

豪豪给他爸取了一万元,让把他妈得病借的钱给还了,还不完的缓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