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哄不住她

  • 重生1992
  • 想想看看
  • 2069字
  • 2021-10-14 10:09:10

二姨说完,去打了电话,协调给志豪种植场通水通电。

取消了去志豪淀粉厂的检查。

很有可能,二姨在与胡英接触上可能也发现了疑点。

她引起重视就好办。

这次安装粉条机用了一个星期,和原来的相比,改进的地方多了,辅助设备增了几台套。

经过试产,利用淀粉率提高,出粉质量比前要好,盈余水平肯定要提高。

机械厂厂长说,他还可以改进,在自动化方面还不完善,下一步重点在入料和出产品两头进行改造。

原班人马投入生产经营,再次出现产品供不应求。

这次方志豪计划建设食品加工的正规厂房,请人设计后开工建设。

山上配电完成,打了一机深井,养猪场开建,计划天冻前开始养猪。

七天后,乔梅和惠佳丽潘凤娥从城里回来。

乔梅说:“贷款的希望是有,但得论证考察抵押等过程才有批贷的希望,我们不放弃,但不能靠贷款解决困难,还是实实在在做产业。”

方志豪说:“七天时间就这样的成果?”

乔梅说:“我们去了省上,才得到的这一成果,这也可以啊,以后就不会乱跑,实实在在干产业。”

方志豪沉默不语,乔梅和潘凤娥离开。

惠佳丽在打扫乱糟糟的窑洞。

方志豪问佳丽:“你三去找二姨了没有?”

“没找,找了潘凤娥她哥,是她哥让在省上跑一下,市上提供不来这么大数额的贷款。”

惠佳丽说到潘凤娥,方志豪没再问下去,至此,惠佳丽恐怕还没解除对他的恨意。

惠佳丽清扫到办公桌前,他让开躺在了炕上。

方志豪脑子在想他的淀粉厂某一天暴发一场骗局的情景,不得不想到跑路、自杀、守法三条路的一条。

厂子投入之巨,不是个小数字,胡英有什么能耐操作这么大的产业。

“方志豪,你犯什么神经要贷款,是为了显示潘凤娥有个当官的哥哥吗?”

“佳丽,不要乱说好不好,潘凤娥是爸雇来的,这次外出跑贷款是嫂子约她走的,你犯什么神经,往我身上在推潘凤娥。”

“哈哈是我推的吗?谁推谁我不想说,不要以为我喝得不省人事,你两才是天生的一对,两人给我到医院醒酒,配合的天衣无缝。”

方志豪不能再和佳丽往下吵了,沉默要沉默得安安稳稳。

“你说啊,为什么不说了,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两在一起,非丢你的人……。

只要惠佳丽住嘴,窑洞里只有她出气的声音。

她打扫完了卫生出了门,方志豪压抑感消除,他坐了起来。

这下不光是来至于胡英所带来的压力,还有佳丽给她的比之胡英带来的压力更大。

只有一样,使他意想不到,新建的粉条厂有对半的利润。

还有惠佳鹏从南面收购回了今年刚上市的土豆,出淀粉率更高。

方志豪不找胡英,她来找方志豪。

一进窑洞,挂起了国外电话,他的电话通得很快,接通电话叫过爸,说了一会目前道路和厂子的建造后,让方志豪接一下电话。

“志豪啊你好,我是你救过命的老胡,怎么不放心胡英是我女儿,她在为你成就一番事业?”

方志豪听清了对方就是胡老板的声音,应该相信不会有人告知方志豪怀疑起胡英之作为。

恐怕和他一样,与潘凤娥有了说不清的关系,心中有鬼,但还得硬撑着。

也就是说,胡英心中有鬼,感觉到别人怀疑他,让胡老板来说话,达到取信于她的目的。

方志豪回答:“此话从何谈起,是谁在怀疑胡英不是你的女儿和给我办厂啊,真不想活了?”

胡老板说:“哈哈,没有就好,我的病也好了,你厂开业我会过来祝贺的。”

他说完,胡老板挂断了电话。

方志豪放下电话,看向了胡英。

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她一样看向了方志豪,笑着说:“就是嘛,我想也不会有人怀疑我的出身和为人。今天找你是因为我爸一时转不过来投资款,是否可以用你的地盘抵押贷一笔款急用?”

来了!该来的终于来了,方志豪是不会抵押出地盘的。

他说:“胡姨,你说的迟了,我最近在这边搞种植基地,刚把土地证抵押出去贷了款,这一时半会是取不出来土地证的,你还是让胡叔尽快转款解决问题。”

方志豪这么一说,她说:“志豪种植地也可以啊,这少说在十几二十平方公里,也能贷个千万以上啊?”

“不行的,种植地与农民种的地一样,还形不成抵押物,所以我才用了淀粉厂用的地。胡姨,厂子前十公里的路能贷款啊?”

“路不成,是贷不成款的。我呢就这一事,你忙,我跑跑看还有什么办法,再没办法,只能回家找我爸。”

方志豪感到,她快跑路了,这该怎么办呢?

胡英说完,没说一句话开上车走了。

能给方志豪出上主意的只有乔梅,他去了惠佳鹏的房间,夫妻二人都在。

方志豪坐下说了胡英来到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问题是给贷了款跑路怎么办,不给贷估计会跑掉,还得自己揽起花支的钱,如何来应付这件事呢?

乔梅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坚决不予以提供贷款的抵押物,跑路了再说。”

这位嫂子杀伐果断,没考虑就说出这样的主意,想来只能是这个样。

方志豪折身回到他住的窑洞,潘凤娥随后进来。

她问方志豪:“惠佳丽回了娘家给你说了没有?”

“没有,她什么时间走的,走了一会,方志豪你怎么连个女人都哄不住,我两的关系非暴露不可,这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再不要往一块秀不就行了?”

“我是管不住了自己,谁让你一下子变化那么大,又会体贴人呢。”

方志豪说:“克制一点,要么会出事的,我现在去一下她的家,你出个主意,如何能让她不为咱俩的事气恨在心呢?”

“你给她承认了咱两的事,怪不得哄不住她?”

“没承认都成了那个样,如果承认了怕不是喝了八两酒那么简单。”

潘凤娥爬在方志豪的耳边说了办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