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莫名其妙

  • 重生1992
  • 想想看看
  • 2083字
  • 2021-10-14 10:09:10

方志豪引八人去洗澡,让惠佳丽一会发给工作服和日用品。

他安排八人上班。

二姨赞了志豪,如果大家都来关注这些年轻人,她们的工作就轻松多了。

志豪等八人洗过澡,全引到养猪场,自己选择,四人在此四人到车间。

四人确定下来,给岳父安排下去,犯错就得解雇。

四人表态听惠场长的。

下到厂子,刘岗回来,一样安排了下去。

给刘岗说包工头的活基本结束,让他和乔梅、惠佳丽一块结账,早早离开厂子。

回到办公室,来了两人在坐,方志豪不认识。

两人见方志豪进门,站了起来。

一人过来,握住方志豪的手说:“方厂长,我是北郊淀粉厂的厂长叫顾顺,跟我的这位叫常盛,是副厂长,在贵厂的帮助下,终于止住了亏损,虽没盈余,只要收支平衡谢天谢地谢方厂长。”

方志豪不明白,西郊和北郊两厂,都是他计划让破产的企业,何故会死而复苏,是胡英有意让复活的吗?

这时不是方厂长往下想这一事的时候,要应付来客,他微笑了一下说:“是吗?”

顾厂长说:“是这个样,你厂的市场部一业务经理是叫胡奇吗?”

“是!”

方厂长警觉起来,是不是胡奇拿了顾厂长的好处费这么去做的。

但是,如果有这样的肮脏关系,他不可能提及胡奇的。

郭厂长说:“就是他说是奉你的指派,让本厂扭亏持平,今天为了谢你,想同方厂长一块坐坐。”

“免了吧,等你盈利了,我来请顾厂长和常副厂长祝贺。”

顾厂长要说话时,从门外进来一醉汉,后边跟过来了刘岗。

这位醉汉是东郊厂魏虎,身上背了一根绳。

这时,惠佳丽和二姨回来。

魏虎不认识李虹,他结结巴巴的说:“方厂长,你他妈的把我爸的厂子给搞得债台高筑,魏家活不成人,今天就死在你这里。”

说完拿下背上的绳子套在了他的脖子上,在房子找吊绳子的地方。

刘岗上前去夺魏虎的绳,他一手在内衣抽出了刀,直对刘虎大声说:“退后,再前进一步死的就是你坏种刘岗。”

刘岗停了脚步,收了夺去魏虎绳的手。

这时李虹在打电话。

魏虎听到打电话在说他的事,冲向了打电话的李虹。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里冲入一人似离弦的箭一样,截住了魏虎的去路。

房子的人还没看清,魏虎手持的刀具跌在了地上。

脖子上的绳子到了冲进来人的手中。

他猛拉一把,魏虎就到了他的近前,被他擒在手。

门里跑进来乔梅,她叫了声:“爸爸。“

噢!他是乔叔,刚到厂子就立了一功。

二姨赞了乔梅她爸的好身手,让乔叔取了魏虎脖子上的绳子,她拿起了地上跌下去的刀,让看管一会,西郊派出所马上到。

方志豪让刘岗看好,给喝点水。

但刘岗刚到近前,他醉倒在地,方志豪让到客房醉睡。

方志豪看刘岗和惠佳鹏架走了魏虎。

他这才握住他乔叔的手说:“乔叔,我方志豪,没想到您的身手这么高,要么我二姨就危险了快坐。嫂子给叔倒杯水,还有北郊淀粉厂来的客人,顾、常二位见笑了,在我们这里发生了这么不愉快的事情。

顾厂长说没事,这就是西郊厂厂长的儿子的不对,跑到这里搞啥事。

方志豪说:“正是!”

顾、常二人同时摇了一下头。

乔叔和二姨说上了话。

方志豪出门找到刘岗问,一会派出所来人怎么办?让带走魏虎?

刘岗不赞成,方志豪也不好给二姨说,让佳丽给二姨说一说,是否等魏虎酒醒再带走,或不要带走魏虎。

佳丽首先否决。

她说:“魏虎来了口出狂言,寻死纳命,手持刀具,行凶要伤人,不知你两人出于什么考虑?给二姨说放魏虎一马,我不去给二姨说,要说自己去说。”

方志豪和刘岗相互看了一眼,放弃了放了魏虎的想法。

警察赶到,了解了情况,给魏虎上了措施,被架着带走。

方志豪安排伙食,招待北郊厂的两位客人,还有刚来的乔叔,又叫了他的岳父,与他的二姨一块坐坐。

一个小时结束了招待宴席,酒水由方志豪敬过三怀酒,大家象征性的喝了一会以吃饭为主。

北郊淀粉厂厂长一再感谢方志豪,但是,方志豪只能应付几句,他要问清什么状况,才能接受感谢。

酒后他给乔叔明确了职责,表示了对乔叔的敬佩。

时间还早,他叫来了罗轩,问一问北郊淀粉厂是怎么回事?

罗轩说:“我说不清楚,还是问胡英最好,就是胡奇他是在听胡英的安排,我也纳闷,她为什么要救北郊厂?也许是为保证她的货源这么做的。”

方志豪听到这里,让罗轩休息,不再询问,等见了胡英问一问,北郊厂再来謝他,还是谢胡英,他本是要挤掉北郊厂的,是谁这么做,就让感谢谁。

他和罗轩谈过话,就休息了,明天二姨就要回去,他要忙贷款的事,还得过问一下周边种土豆的事。

次日吃过早餐,二姨的上级寻走了她,听到了二姨升职了,但从二姨表面上看没有一丝喜色。

方志豪召集了会议,就周边落实种土豆的事。

惠志鹏说:“周边种土豆不好落实,要落实村民们就要预付资金,这是一笔庞大的数字。再说了,已没有必要这么做了,外送的土豆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我们自购自运的量越来越少,没有必要去管周边种不种土豆的事。”

方志豪想了一下还真的不用管周边种不种土豆的事,要靠市场来调剂。

罗轩说:“胡英曾说过,我们厂所需原料靠市场来调剂,人为的去设置所需原料,风险非常大,如果遇上欠收,提供原料的村民要求赔偿怎么办?所以,她不赞成这一作法。不包含自有土地的种植。”

方志豪的初心是就近解决,最起码使周边村民有收入,自己厂用料也方便,但细想起来,这里面风险真不少,他打消了让村民种植土豆的想法。

会议结束,他引了佳丽和乔梅去银行跑贷款。

还是先去农行跑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