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进监所

  • 重生1992
  • 想想看看
  • 2106字
  • 2021-10-14 10:09:10

刘岗说:“他还没有想出好办法。”

方志豪紧皱眉头,在没有明确土地归属的前提下,盲目下手是个错误。

非但搞不成养猪厂,反使淀粉厂要受其影响。

想退出去村民要求恢复如初,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不管是村委会和村民小组这时要地呼声四起,要的是土地费,要平稳过去,给砸钱是唯一的选择。

干脆一次到位,买到厂子名下。

他给刘岗说:“事已至此,砸钱吧,你和刘叔说一下怎么个砸法,就把这座山给买过来。”

刘岗说:“这是唯一的办法,一块地卖三次了事?”

“那你说怎么办?”

刘岗说:“那就从两自然村秘密开始,写下文约,过个半月付款?”

“只有这样,如果刘叔说不行再调方子,那就得找镇上和土地部门,但是,我们更被动,搞不好几年摆下还得了,土地纠纷遇谁时间快不了?”

方志豪经历过有些土地纠纷,跨了世纪都摆着,这里处在山区,完全有这种可能。

办厂随着土地纠纷而搁下,这种案例多的是。

刘岗隐瞒山地的事,他有责任,吃过早餐,他出外去办土地的事。

刘岗走了一小时,来了村委会的群众代表,找到了方志豪来说事。

这次来了五人,没有附近两自然村的群众代表。

方志豪礼让过他们坐下,一位代表气冲冲的说:“我们来是关于山上的事,早在农村集体化开始,不光是厂子占的这块地划到了大队,就是办了猪场的山地也划到了大队,没有两邻村的一说。”

方志豪把每位上了年龄的代表看过回话:“五位乡亲,你们回去和村长商量一下,把这一山就卖了,不提是谁的,原来我们以为山上已包括到了这一百亩土地中。”

一位年龄稍大的,拿起拐棍在茶几上敲了一下,瞪着眼睛吼到:“年轻轻的你好意思胡说,山地不在厂子的百亩地里。”

方志豪耐着性子,保持沉默喝起了水。

来的五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又吵了起来。

方志豪知道跟这几位说地是白浪费时间,他劝回去和村上说一说,写了约给款分给。

农村人温饱是解决了,但是村民们穷人多,分一点要来的款填补家用。

五人听了话,回找村委会。

村委会的代表刚走,赵洼来了三位村民,他们介绍,一位是村民小组的组长,两位是村民代表,说是办猪厂的山地是他们村民小组的。

要求搬出场地,他们要种地。

赵洼的人狠,要地不要钱。

方志豪笑了笑说:“行,只要你拿来村上和上一级单位的证明,地是你是你们村的马上给你腾地方。”

一位代表腾一下站起来说:“我赵洼的地还用得别人证明,限你这狗日的今天就腾开猪场。”

一位年岁大的,连忙拉住骂人的村民坐下说:“不要发火,更不能骂人,有理慢慢讲。”

方志豪是谁,母亲不在世了,这家伙骂人就没掂量掂量,就是不办这个厂,也要和骂人的见个高低。

他离开办公桌,走到骂人的跟前问:“你再骂句狗日的让我听一听。”

“你狗日的,驴下的,谁让你动我们村的土地。”

这下不好了,方志豪抓住这位快三十岁村民的领口,拉到院子,把骂人的这位村民左右脸打得不停手。

同时让赵洼的滚蛋,要闹事就闹,你们说地是你的,曹庄和村上还说是他们的。

说完打完了,方志豪放开了骂人的人。

他捂着两脸,含糊不清的说:“你等着我要告你打人。”

他还怕打跑了,一组长一村民走人。

事是搞起来了,方志豪知道厂子从今天以后不会太平。

第二天下午来了辆警车,来了两警察带走了方志豪。

到了所里,问话笔录,询问完送方志豪到监所,行政拘留半个月,如果说赵洼的村民在市上造事不停,就得转到刑事号。

方志豪认了。

行政号中八人,没有方志豪不相识的,都是一块混过的,这时他混得好,八人问过方志豪什么事,尊称方志豪为老大睡头铺,他们出去以后找点事干,他们不打架不偷人要好好做人。

方志豪答应,但土地出现纠纷,不一定马上就能处理好。

八人说他们等。

在监所睡到半夜,他们的门开,送进来三人,听到监所的其他门响个不停。

方志豪在头铺睡他的觉,八个人问话三人犯了什么事?

听到一位说:“我们赵洼的人听了叫赵星星的话,造事政府,前一会烧了两车,来造事的三十多人全部进到这里。”

“造什么事?”

“是平安志豪淀粉厂厂长打了赵星星造的事。”

话说完,三人遭罪了,先让他三洗个冷水澡。

洗过了澡,方志豪不让再折磨,村民也不愿意这么做,是赵星星鼓动的。

一个刚进来的说:“就是,赵星星是个村盖子,谁不听他的话,到谁的家祖宗三代都安稳不了,再不听话,放牲畜到这家人的庄稼地里让吃庄稼。”

八人中一人问:“冬天没庄稼他干啥?”

“砍树啊!”

三人中一人说:“听到说方厂长不知道打了那人多少嘴巴,我们心里乐啊。”

方志豪让休息,所有人都闭了嘴。

监所吃过早餐,所里传方志豪出外。

是二姨和惠佳丽、惠佳鹏、刘岗前来。

监所所长和昨天送他的警察办了出监手续,方志豪直接回厂。

到了厂子,几人坐下,二姨说:“志豪啊!年轻气盛再怎么也不能打人,二姨让你醒醒,记取这次教训,再不能冲动,冲动是个魔鬼,况且身份变了,不同前阵。”

方志豪冷冰冰话出:“再有人胆敢骂我,照打不误,进所里也是进。”

二姨脸色突变,她一字一顿的说:“再让我知道你打人,照拘不识,你试试看,不行跟我现在回去,到十五天放了你。”

惠佳丽忙说:“方志豪,前时的毛病又犯了?二姨为你好,你却气二姨,这次打人要不是这伙人烧了车,继续造市上,判你刑都容易,那一天打失手死了人,你还得抵命。”

刘岗不得不说两句,他说:”志豪,都怨我把事没办好,你消消气,平安镇和市上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只问你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