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返回那一年

  • 重生1992
  • 想想看看
  • 2078字
  • 2021-10-14 10:09:10

现在是冬季的早晨,天寒地冻,他的肚子空空,把他给硬生生饿了醒来。

醒过来后,不光是饿的心慌,这他妈的头还疼得要命。

他勉强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在一孔土窑洞的炕上睡着,嗅到窑洞中烟熏臭气呛味浓重,这是什么地方?

“来人!这是什么地方?”

他费了吃奶的劲爬了起来,正好在土炕的小桌上放着暖水瓶和水杯。

他倒了一杯水,就没看到冒热汽,不过喝到口中还有点温度,不知是时间长了还是暖水瓶不保温,喝了一杯水,他好受多了。

他要小便,窑洞中没有卫生间,下了炕出外找厕所是唯一的选择。

方子豪下炕到地上,墙上挂着一面镜子,他看到一个光头青年,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年龄,身上穿了一套黄军棉衣棉裤,人瘦如柴,是他吃不饱、生活没规律而造成的身体现状。

他两腿发软,气血上涌,脑子弦晕,倒向了炕边。打了个失禁,一股热流顺着他的裤腿流到了地上,他把裤子尿湿了。

脑子转了几个圈,一条信息传出来他叫方志豪。

他的家住在川西市城效南边方台村,村子只有左邻右舍和他们三户人,家里一贫如洗,住的是先人留下的六孔土窑洞,他住在东边第一孔窑洞中。

年龄二十岁,打架赌博游手好闲,初中一年级因打架被开除在这一郊区当混混。

母亲三年前去世,父亲键在,妹妹十六岁正在读高中。

母亲在世时给他订了婚,这几天正在跟他闹着解除婚约,快过春节,她家让缓一缓,过了春节再解约不迟。

……。

“不是这个样!”

方志豪的脑子在高速旋转,两人的脑筋在交织中汇合,在汇合中翻腾……。

他顾不得谁是谁,此时裤子冰冷,他脱裤子上炕钻进了被窝取暖。

他是谁:

他名字也叫方志豪,年过三十五岁,名牌大学毕业,正在攻读博士研究生,接手家族企业,在他手上把家族企业办成上市公司,二0二一年身价高达三十二亿币。

他只顾及学业和事业,至此还未成婚。

这时听到枕头底下响起电子表报时的声音,是早上八点整,他从枕头底下翻出电子表看过,是电子表错了吗?

上面显示的是一九九二年的一月十日。

三十五岁的他回到九十年代,这时他搞清楚了,他重生在那个年代。

两大脑各自的信息完全并存了下来,身价极高的他进入身价极低的乡下人,他只有初一的文化水平,好的没学下,赖毛病学了一身,打架斗殴,赌博成性,经常出入歌舞厅、发廊等有女性的娱乐场所。

那个时代,正赶上搂搂抱抱,在乡下的他早尝过了男女那种事。

就是这个样,他身价再高,也得屈于乡下人之下,一切都得服从于他所处的环境,为他鞍前马后。

乡下的他爸既是父亲还是娘,忙完外面还得忙家务,这时只有一门戏,要开始务正,这倒好办,在共享的大脑中,三十多岁的他能起有绝对主导地位。

人的意志行动靠大脑控制,乡下的他胡搞不成,随之他的狐朋狗友会不欢而散,或被他利用。

他订了婚,看到志豪有了改变,留住对象不退婚,从长计议婚姻大事。

计议就是要挣钱,摆脱家里的贫困,逐步达到脱贫致富。

门被推开,是妹妹走了进来,正在读高中。

妹妹她人长得端正,花季少女一个。

她一进门,就捂住鼻子,看了一眼丢在地上的黄棉裤,一切都明白了,是她哥便湿了裤子。

方志豪知道她的名字叫方志蕊,他说;“志蕊,快给哥寻一条裤子,我下不了炕。”

妹妹的捂着鼻子跑出了门,没用多长时间拿来了一条新军衣裤子,放在了她哥的身边。

妹妹感到哥哥今天变了个人,起码说话温和的多了,不是平时大吼大叫,也可能是便在了裤子上扫兴,不好意思大吼大叫。

她说话了;“哥,爸让我过来看一下你昨晚回没回来?”

方志豪昨晚回来到半夜,去玩麻将,输得一塌糊涂,借下赌债连本带息超过千元,一天利息十元,他给打了带息的借条。

这不能说给妹妹。

他说:“哥哥昨晚回来的早,没打扰你和爸休息,没脱衣服休息,不想丢了人。”

哥哥的变化大了,还懂得丢人。

妹妹说:“哥,快起床洗刷,一会她要来家里见你有话说。”

妹妹说的她,就是方志豪他妈在世时给他订婚的对象,这时找来恐怕是要解除婚约。

妹妹说完就走了,他连忙穿上棉裤,下了炕,把便湿的裤子拿到院子外面要晒一晒。

他家的院子挺大,专门有条搭衣服的铁丝,他搭好了裤子,到做饭的窑洞洗过手脸,对着镜子看了下,一个蓬头污面,连自己都不待见的方志豪出现在他的眼前。

方志豪确定吃了饭后烧点温水,把头发和脸洗干净,不管来谁给人留个差不多的印象。

早饭是馍、咸菜、小米粥,他爸和妹妹吃过,爸去城里扫大街去了。

方志豪不管好坏饭,狼吞虎咽吃饱,洗了锅碗筷勺。

他烧水洗过头,坐在做饭的窑洞,等头发干了把他住的地方打扫干净。

他住的地方脏乱臭气熏天。

他刚坐了一会,听到妹妹在叫哥哥,他答应后,妹妹抱了一堆衣服提了两双皮鞋来到做饭的窑洞。

看哥哥一改先前的蓬头污面,锅也洗了,他的变化真大。

他从来都不洗锅涮碗,洗脸洗头不多见,这一洗哥哥的面貌大变,成了大帅哥一个。

她抱来的衣服是她爸在城里打工捡回的衣服和鞋袜。

她洗净后叠得整整齐放着,今天惠佳丽姐姐要来,让哥哥换了衣装,两人见面,让哥像个样。

妹妹说:“哥,你洗了锅涮了碗,妹妹就不用动手了,你又洗了发,帅气的多了,再挑些衣服换上,就成了大帅哥,一会我佳丽姐来了,看了你,兴许就不退婚了。”

“是吗?听妹妹的,哥一会换上。”

方志豪一身臭味,他准备擦一下身子。

妹妹出了门,他要烧水擦身。

缸里面没了水,他忙去沟里挑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