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万事开头难

北坡飞机制造厂终于建立起来了,利用几间兵工厂的屋子开始工作,一边又开始建厂房了。

毕竟飞机制造不同于枪炮的制造,需要很大的厂房,还要建跑道啥的,这也是要一步一步来的,毕竟现在可没有什么钱,也没有多少人。

当然了有些加工设备,那都是李福平从系统空间里面掏出来的,不然这飞机肯定是造不了。

要造飞机,动力先行,所以说现在第一步就是要把发动机给造出来。

一千千瓦的航空活塞发动机,绝对是属于大功率的,高难度的一台发动机了。

当然了这台发动机的设计,倒是相当的简单,李福平利用系统教程早就把它设计出来了,现在只是加工发动机的零部件,还比较的复杂。

因为工人们,其实都还需要培训才可以操作,李福平“制造”出来的先进加工设备。

今天李福平就要开始制造发动机零部件了,厂里所有人都来到了加工车间,就连宋秋月也来了,她虽然是搞行政后勤工作,但也是对飞机制造充满了兴趣,其实说白了是对李福平感兴趣呢。

李福平在动手之前,先给大家讲了一些精密零部件加工的知识,现在自然是没有什么数控设备的,都是手工,所以这就对操作工人的技术提出很高的要求。

接下来李福平就开始动手了,现在加工的还是活塞发动机外部,比较简单的零部件,而发动机内部的零部件加工,那才是大难题呢,比如说活塞啊,气缸的加工,那是技术要求非常高的。

万事开头难,一步一步来,李福平倒是可以直接在系统空间里面就把这台发动机加工出来,可是以后呢?因为这台发动机以后肯定是要批量生产的,所以还得在这里加工出来。

最重要的是培养出未来的新中国第一批航空工业技术人才出来,到时候航空工业那才能真正的腾飞起来,想想五十年代中国航空工业有多落后,一直到新世纪都还没有追上世界先进水平,李福平就感觉自己责任重大啊,有了系统这么好的东西,如果不能改变这一切,那可不就白来这个世界了吗。

不大一会儿,一个精密的零件,都在李福平的手中诞生了,看起来就像是艺术品一样的零件,让大家都激动不已。

就连宋秋月也把这个零部件拿在手里面,仔细的观察。

李福平笑道:“好了,大家也都看到了,这台设备应该怎么操作,我会把这些编成操作规范,到时候大家按规范来,就问题不大了,咱们一步一步来,先不着急!”

下班的时候,宋秋月就在厂门口,等着李福平的到来。

见李福平刚出来,宋秋月就迎上前去,脸含微笑地道:“李厂长,今天晚上听说县城里边有戏班子来表演,我们一起去看戏怎么样?”

这句话一说出来,宋秋月的脸上就飞起了两朵红霞。

毕竟嘛这是什么年代,一个女孩子主动的约自己的领导去看戏,那肯定是不好意思的。

不过宋秋月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她的眼神中也是透露着期盼,她当然希望李福平能够答应她了。

因为这是她想了好久的事情。

李福平本来觉得这样肯定不好,但是又不好拒绝啊,毕竟嘛李福平对宋秋月这样的美女也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所以李福平就微笑道:“哦,今天晚上有什么好戏?”

宋秋月笑颜如花地道:“听说是文工团排的新编京剧呢,不看可惜了!”

李福平点了点头,欣然答应道:“可以啊,今天晚上就去看一看咱们的新京剧吧,也算是接受教育了。”

见李福平答应了,宋秋月可是非常的高兴。

这厂里面的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啊,这宋秋月是要倒追李厂长的节奏啊。

来到县城,可以看到这里非常的热闹,文工团演新京剧可是传了很远,不少人都跑到县城来看这出新京剧呢。

来到戏院,可以看到人非常的多,大家都挤在一起排队进去呢。

李福平和宋秋月也只能跟着大家伙儿一起挤进去了。

人非常多,李福平和宋秋月被挤得几乎贴在一起,宋秋月霞飞双颊,“李哥,好挤啊。”

在外面,宋秋月就直接喊李福平为李哥了。

李福平心跳也加速了,点了点头道:“是啊,没办法,人太多了。”

两人现在是零距离了,被李福平看着,宋秋月的脸又更红了,心中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紧张。

随着人们挤进去,这感觉更是很特别,对李福平来说也是很要命啊,因为宋秋月这么漂亮,他还不能让别人占了便宜,所以就用身体护着宋秋月,不知不觉一双大手也移到了宋秋月的腰上。

宋秋月也不知道怎么的,好像很是喜欢,整个人都几乎偎依在李福平的怀里……

好不容易终于挤进去了,大家都是站着看戏的,可没有座位。

这时候宋秋月倒是有些怅然若失的,好像还在怀念刚才的感觉呢。

虽然现在并没有那么挤了,但也是很密集的,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宋秋月几乎半边身子都靠在李福平身上。

不多时,好戏就正式开场了。

大家伙儿也不再嘈杂了,专心的看戏。

宋秋月吐气如兰的在李福平耳边小声地道:“李哥,这新京剧好看不?”

李福平只觉得这感觉真要命啊,可这是什么年代,也只能在宋秋月耳边小声道:“挺好看的,咱们看戏吧!”

宋秋月很满足,开始专心看戏。

新京剧确实有点意思,这让李福平不由得想起了后来的那些红色样板戏,大概就是从这个时代开始发展起来的。

像什么智取威虎山啊,沙家浜啊都是很经典的。

后来还拍成电影,非常的好看。

看完这出戏,已经是很晚了,街上都没有多少行人了。

李福平和宋秋月手牵着手,就往北坡走。

这路上就不用说了,黑灯瞎火的,就有那么一点点星光,还能看到路。

走着走着,宋秋月小声道:“李哥,我,我有点害怕。”

李福平笑道:“秋月,没事儿,这不有我吗?”

说着李福平就大胆的搂住了宋秋月的腰,两人一脚深一脚浅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回到了北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