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再次预告

最终,在林诚的放水下,还是被怪盗基德给溜了。

虽然有了柯南的提醒,中森银三对警方的人进行了搜查。

不过还是没有揪出怪盗基德,毕竟这可是怪盗基德的拿手好活。

当然众人又得到了一张怪盗基德的预告函:

4月19日,莎莉贝丝号将从横滨港出航,船上那颗货真价实的黑暗星辰珍珠,我要定了。

怪盗基德参上

“什么?又是预告函?”中森银三感觉压力山大。

“今天是愚人节,我们都被耍了么?”林诚笑着自嘲道。

“可恶啊!”

“话说回来你们两个是谁?”中森银三气得不行,这才想起了这还有一大一小在现场“瞎指挥”的两人。

“你不认识我么?”林诚觉得有些怪异,他还以为警方是认识他才听取了柯南的建议。

那么这么看来,日本警方在干什么?在现场听从一个陌生小孩的指挥?

麻了麻了!怪不得,日本警方老是抓不到人呢!这抓得到人才怪了。

“我是林诚,是名侦探!”无奈,林诚只好递过了一张名片。

“噢!你就是那个名侦探啊!”中森银三反应了过来,显然是听过了林诚的一些名头的。

“哪里!不过运气好罢了!”林诚笑着谦虚道。

柯南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嗯,好想揍他。

不过想到还在医院里躺着的某些犯人。

算了算了,惹不起!

林诚和中森银三聊了一会,就被拉到警察局去做笔录了。

“哈~”做完笔录出了警察局的林诚打了一个哈欠。

“人老了,熬不起夜了!”林诚又伸了伸懒腰,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才多少岁?”柯南又是一个白眼。

最后,林诚将柯南送回了毛利侦探事务所,自己也回家睡觉去了。

其实柯南是很抗拒的,不过他也没得选,总不可能坐着警方的车回去吧?那不就暴露了?

“终于回来了!”另一边黑羽快斗脱下了他的魔术袍,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家伙究竟是什么怪物?”感受着手臂上的微麻,黑羽快斗有些脱力的躺在了沙发了。

有那么一刻,他感觉自己完全被看穿了,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

休息了一会,黑羽快斗来到了电脑桌前,开始查起了林诚的资料。

“名侦探么?”黑羽快斗一个一个翻阅了资料。

不过因为线索太少得缘故,他也只能一个一个翻阅查找。

“都不是?”十多分钟后,黑羽快斗皱了皱眉。

“等等,难不成是这个?”黑羽快斗调出了最近的几篇报道。

写几篇报道是:《神秘的名侦探再破奇案!》、《日本警方的新一代救世主》等等。

“林诚么?”黑羽快斗皱了皱眉,看了那几篇报道。

那是一名突然横空出世、名气很大,却非常神秘的侦探。

神秘到所有报道中是有一个名字,也没有关于他任何的描述。

“应该就是他了!”黑羽快斗皱了皱眉,其他的名侦探信息都跟林诚对不上,那么就只剩下这这位神秘的名侦探了。

“可恶啊!”黑羽快斗又想起了今晚的事情,虽然这么说着,不过嘴上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有趣啊!”

“还有哪个小男孩……”

黑羽快斗又皱了皱眉,有些头疼啊,这两人。

看来过几天,得好好计划一下莎莉贝丝号的行动了,不然就有些危险了……

另一边,林诚也回到了家,轻轻地推开了卧室门。

不然林诚一愣,因为他发现床上正安安静静的坐着一个人,正是稚名由奈。

“怎么还没睡觉。”林诚走过去,摸了摸稚名由奈的小脑袋。

“睡……不……着……”稚名由奈摇了摇头,宝石般的小眼睛,有些担心地望着林诚。

“没事的,我可是超强的哦!”林诚心中一暖,笑着捏了捏稚名由奈的小脸。

“嗯……”稚名由奈点了点小脑袋,难得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林诚脱掉衣服,换上了睡衣,钻进了被窝。

“真好啊!”看着怀中没一会就睡着的稚名由奈,林诚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说话也好久没见到稚名由依了,他也有些想念了。

稚名由依那边似乎很平静,不过林诚知道那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不过林诚在那边已经安排了人去保护由依,所以倒是没什么担心的……

清晨,阳光照进了房间了,睡醒了的林诚起了床,伸了伸懒腰。

换好衣服,林诚和稚名由奈一起下了餐厅。

在吃过简单的早饭以后,林诚就将稚名由奈送去学校。

没错,时间又跳到了上课时间,这让林诚有些小郁闷。

将稚名由奈送去了学校以后,林诚就打算去溜达溜达。

他今天的课并不多,时间非常的充裕。

林诚开着他的那辆GTR,先去了一趟中华街,吃了一碗早粉,跟老板聊了会儿天后,林诚又开车前往了非自然死亡研究所。

毕竟他的任务差的案子还挺多,他打算去碰碰运气。

至于距离4月19号基德的预告时间,还有几天。

进了研究所,山口孝史几个人正在解剖室里围着一具尸体忙活。

这具尸体明显是腐烂很久了,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非常难闻的腐臭味。

这让林诚皱了皱眉,那早粉突然就不香了。

“呕~”似乎是一个新人年轻的助手实在是忍受不住了,跑到垃圾桶前吐了起来。

得益于林诚破活了那起案子,研究所的有了些名气,所以最近送来的尸体也不少了,所以研究所招了不少的新人,这位应该也是了。

“这届新人心里素质不太行啊!”林诚露出了一个微笑,想起了以前他似乎也是这样吐过来的。

过了十多分钟,山口孝史终于忙完了,缝合完了尸体上的Y形伤口。

“推下去!”山口孝史向着一个助手挥了挥手,顺便伸了伸懒腰。

“你来了?”山口孝史这才注意到了门口的林诚,向着他打招呼道。

“嗯!”林诚点了点头,就当做打招呼了。

其他人也有些是认识林诚的,纷纷打招呼。

林诚一一点头,就当做回礼了。

“走吧,我们去办公室说!”山口孝史笑着脱下了手术服和口罩,跟林诚出了解剖室。

“你可要给我涨工资哇,这几天累死我了。”山口孝史还是那一脸严肃的表情,嘴里却满是脱线的话。

“我只是资助人,你涨不涨工资,我可管不到。”林诚跟山口孝史掰扯道。

这也是实话,毕竟这种研究所是半官方的机构,他林诚又没参与管理。

当然只要林诚开口,这点面子还是要给他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