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暗夜公爵杀人事件(四)

“原来是佐山小姐报名这个旅行团,你们才来参加的啊!”毛利兰若有所思的说道。

餐桌上,饭菜已经上齐了,众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吃饭。

“对啊!她啊一直是工藤优作头号的小说迷,她对暗夜公爵更是迷的不得了。”前田聪有些无奈的向众人解释道。

“关于暗夜公爵的事我不会输给任何人,就连我的发型都剪成他喜欢的短发。”佐山明子露出一个笑容,自信的说道。

“对暗夜公爵熟悉的人,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哦!佐山明子,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好了,我失陪了!”就在这时走过来了一个人笑着说道,正是上条秀子。

“哇,好性感的衣服!”毛利小五郎和前天聪目不转睛得盯着上条秀子看着。

原来上条秀子穿了一件很性感的紫色的衣服,将自己的身材衬托得非常的完美。

可惜两人并没有能欣赏太久,因为上条秀子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爸爸!”毛利看了看一脸色相的毛利小五郎和一脸淡定吃饭丝毫不在意的林诚,不禁有些无语。

“这个色老头!”铃木园子也有些无语。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真是的自己老爸这个样子,是追不回自己老妈的。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啊!阿聪!”佐山明子也一脸不爽的揪起来了前田聪的耳朵。

而林诚则是毫不分心地给稚名由奈夹菜。

虽然上条秀子的确还不错,但是他林诚上辈子什么极品美女没见过?

再说了,就是现在的稚名由奈都要比上条秀子更胜一筹,他自然没有什么兴趣。

另一边柯南发现了金城玄一郎的佣人不在了,就以“尿遁”为借口跑去打探情况了。

林诚自然知道柯南的意图,也不去揭穿他,而是一边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样子和毛利兰众人聊着天。

又过了一会,毛利小五郎和前田聪就告辞回房间去了。

至于毛利兰则是还在等没有回来的柯南,而铃木园子则是在陪她一起等。

林诚也不着急回房间,而是一边喝酒一边和稚名由奈看起了夜景。

没过一会林诚就看见了被今野史郎甩飞出去的柯南。

林诚有些无语,将稚名由奈暂时托管给了铃木园子两人,自己则是跑去查看情况。

“没事吧?”林诚扶起了柯南,有些好笑的问道。

“咦!那个人好恶心,居然给自己的电脑取自己过世母亲的名字。”柯南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那可能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吧,说不定是他母亲的遗物呢?”林诚摇了摇头,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恶心的。

“嗯!”柯南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所以说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情报没?”林诚询问道,他对寻找暗夜公爵没什么兴趣,但对接下来的极有可能发生的案子他可是馋的不行。

“没有。”柯南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有用的情报。

“嗯!”林诚点了点头,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对了,江源时男呢?”柯南突然发现刚刚还在座位上的江源时男已经不见了。

“我也没看见,要不你去问问那个服务员吧。”林诚摇了摇,他也没注意到江源时男,只要对方不去骚扰他的身边的人,做什么又关他什么事呢?

“嗯!”柯南点了点头,然后装作小孩的卖萌的样子,去找附近那个服务员小姐姐打听情报了。

过了一会,柯南拿着一个头巾走过来了。

“怎么样了?”林诚看见柯南有收获,于是开口询问道。

“好像是回房间休息了,这个领带好像是他落下的。”柯南解释道。

“嗯,那既然没什么线索,我们就回去了吧。”林诚点了点头提议道。

“好!”柯南点了点头,他也知道继续待下去没什么意义了。

于是柯南和林诚回到了餐桌前,当然柯南也少不了被毛利兰一顿教训。

等毛利兰教训完柯南以后,众人就准备回房间了。

结果在回房间的路上,遇到了因为吵架被关在门外的前田聪。

似乎是因为上条秀子吃醋了,然后进不了们的前田聪居然又作死的邀请毛利兰一起去顶楼休息室。

这一波看得林诚直呼好家伙!前田你是真的勇,自己女朋友吃醋了,你还当着面邀请别的女生。

他林某人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好么?

而柯南这个“亚洲小醋王”自然选择了跟上去。

而铃木园子并没有失望,毕竟她已经知道前田聪是要结婚的人了,自然也不在抱有什么幻想。

林诚将铃木园子送回她的房间以后,就和稚名由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两人相继泡了会澡以后,就上床准备睡觉了。

结果刚躺在床上没一会,就听到了楼下传来了喧哗声和警报声。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林诚无奈的爬了起来打个哈欠,然后看了看了同样被吵醒的稚名由奈。

“由奈,我们下去看看?”林诚知道多半又发生了案子,于是对稚名由奈说道。

“好……”稚名由奈点了点头,她虽然也有些困,但是她还是想跟着林诚一起去看看。

等林诚达到现场的时候,警方早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柯南这死神已经跑去查看死者的情况了。

而警方老熟人则是换成了横沟参悟,林诚因为案子的原因,见过一次这个“珊瑚头”警官。

“林先生,你怎么也在这里?”横沟参悟吃惊问道,他并不是目暮警官那样的自来熟,所以称呼上也要正式的多。

“林老师是和我们一起来的旅游的。”这时候毛利兰笑着走过来解释道。

“是这样啊!”横沟参悟点了点头。

“小兰,园子呢?”林诚看了看,却没有发现铃木园子。

“可能是睡着了吧!”毛利兰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

“好吧,那由奈你先和小兰待一下吧,我过去查看查看情况!”林诚点了点头,然后又对稚名由奈说道。

“嗯……”稚名由奈点点头,就乖乖地站在了毛利兰的身边。

林诚掏出手套、口罩,一边带上一边走向了死者。

“死者江源时男、男、32岁,听说好像是你们旅行团地成员?是这样么?林先生?”横沟参悟并不知道林诚只是自已跟来旅游的,还以为他和毛利兰他们一样都是旅行团的成员。

“嗯,他是旅行团的,不过我不是,我只是单纯跟过来旅行的。”林诚点了点头,一边解释,一边检查着尸体。

“哦,是这样啊!”横沟参悟点了点头。

“对了,横沟警官你怎么会在这?我记得你的辖区应该不在这里吧?”林诚这才想起来似乎横沟参悟的辖区似乎在琦玉县吧。

“我是上个月才转过来的!”横沟参悟解释道。

林诚点了点头,不在说话继续查看起死者的情况来。

“这个领带?”林诚有些皱眉,因为这个江源时男身上的领带居然是反着系的。

“柯南,刚刚那个领带借我看看。”林诚对一边思考得柯南说道。

“好!”柯南拿出了那天系在江源时男头上的领带。

“林先生,有什么发现么?”横沟参悟凑过来好奇的问道。

“这是被害者身前系的领带,是正的,而尸体上的领带却是反的。”林诚解释道。

“什么?这难道是?”横沟参悟惊讶的说道。

“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一场谋杀!”林诚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