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家宴

“林老弟啊!下次可不要这么冒险了。”警视厅里,目暮警官拍了拍林诚的肩膀,又看了看林诚脑袋上缠着的绷带,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人要不要这么勇?假装勒索凶手,然后假装被凶手控制,命都不要了?就为了取证?

“我觉得还好吧!”林诚有些无语,这哪冒险了?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好吧。

他还不信对方能真一闷棍弄翻他?

你说要是一个一米八的大汉,他可能要怂一一下。

一个没怎么锻炼过的女人怎么可能能放翻他?

再说了,他之前还谨慎地卸了一些力,最多起个包,出点血,疼一下罢了。

“林老弟……还是要注意安全。”目暮警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沉默了一会,拍了拍林诚的肩膀说道。

这件事其实他们警方也有责任,如果早点发现异常的话,也不用让林诚这么冒险了。

“哈哈哈!放心吧目暮警官,我命硬着呢!”林诚也拍了拍目暮警官的肩膀,笑着说道。

“唉……林老弟……”目暮警官看到林诚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没有听进去,不过能劝的他已经劝了。

同时这事也给他提了个醒,他们警方得必须要更认真得对待案子才行。

他们警方的职责就是为了保护民众,怎么能让民众冒险呢?

“她交代没有?”林诚看了看口供室里的那个女人,询问着目暮警官。

“没有,她还在狡辩说她也没想到洼野一辉会死。不过有你的那些录音证据,她是不可能逃得出法律制裁的。”目暮警官看了一眼口供室,摇了摇头,然后自信地对林诚说道。

“那接下来的就交给你了,目暮警官!”林诚跟目暮警官告别了,反正案子已经解决了,他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嗯,林老弟,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目暮警官点了点头,对林诚说道。

“嗯,我会的。”林诚挥了挥手,离开了警视厅。

离开了警视厅,林诚直接回了家。

因为录口供花了一些时间,所以当林诚到家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客厅的灯还亮着,当林诚进入的时候,就看到稚名由奈还坐在沙发上。

“由奈,你还没有睡觉么?”林诚有些奇怪的问道。

他在警视厅的时候就打了电话给稚名由奈说明了情况,并让她早一点休息的。

稚名由奈没有说话而是摇了摇头,眼睛却盯着林诚的脑袋,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担忧。

“没事的,只是被敲了一下,没什么大碍的!”林诚揉了揉了稚名由奈的小脑袋。

他的伤口已经在被缝合好了,也没有什么大碍,在医院里观察了半个小时以后,就基本没有事了。

只需要过两天去把线拆除就行了,不过这几天不能沾水。

“嗯……”稚名由奈点了点头,不过林诚还是能看出她眼里的担心。

林诚又无奈的安慰了一会,然后给稚名由依打了个电话,这才休息去了。

不过因为是后脑勺受伤的缘故,林诚只是侧着睡?

这让他有些不太习惯,直到快一点了林诚这才缓缓睡去。

第二天林诚本来打算去上课的,不过也不知道高山依怎么知道了林诚的情况,急忙林诚回家休息。

林诚有些无奈,不就是轻微脑震荡么?随便摔一跤都会轻微脑震荡的,至于么?

不过既然能休息,林诚这条咸鱼怎么可能会上班?

顺便趁着这个机会林诚买了许多菜,打算下午招待铃木园子一家。

毕竟在别人家蹭了好几顿饭了,礼尚往来也,总得请一下吧?

买好菜以后,林诚就回家躺着打了一会游戏。

到了中午,林诚随便吃了一点东西。

至于稚名由奈最近则是带着便当去了学校。

这是稚名由奈自己要求的,她说也想和毛利兰他们一样。

对此林诚当然没什么意见,还挺支持。

这事也不麻烦,找一个厨师就行了。

至于亲自做?咋可能?大清早的,林诚也没有时间做便当。

总不可能让稚名由奈吃天天吃寿司吧。

吃完饭以后,林诚开始邀请客人,这次邀请的人并不多。

先是铃木园子一家,然后就是毛利兰一家,最后则是新出智明和麻生成实。

新出智明最近挺忙的,不过还是答应了林诚,毕竟老是紧绷着心弦也不好。

至于麻生成实最近则是找了一份比较悠闲的工作。

虽然他名义上是林诚的助理,但是因为林诚大多数时候都不需要啥助理的缘故,所以在大多数时候麻生成实还是挺悠闲的,于是麻生成实又找了一份工作。

林诚也对此也无所谓,毕竟他对麻生成实也没有要求,而且麻生成实也给他说了他会随叫随到。

就是老是记不住这个小透明,上次的案子,林诚就忘叫上麻生成实了。

心里想着下次一定,林诚开始处理食材了。

十几个人的饭并不好做,特别是有些食材,需要提几个小时就开始准备。

拿出刚买到的食材,林诚开始处理起来。

林诚做的自然大多数都是中式的菜品,毕竟他也不会别的。

至于海鲜林诚则是打算直接清蒸,毕竟清蒸这玩意真不需要什么技术。

只需要处理好食材,掌握住时间就行。

看着一堆的食材,林诚觉得有些难,于是他去把麻生成实给拖了过来帮忙。

于是工具人·麻生成实就这样被迫上线了。

于是林诚一边指挥着麻生成实处理食材,一边和麻生成实聊天。

至于麻生成实的工作则是在东医大当助教,工作内容也挺简单的。

平时负责一些杂事,辅助一下一位老教授上课,偶尔带带大学生们实践一下就行了。

下午,最先来的是铃木园子、毛利兰和稚名由奈三人。

她们三人今天没有参加社团活动就先溜了,自然要比其他人早一些。

接下来没多久其他人也陆陆续续来齐了,于是林诚和麻生成实将做好的菜端上了餐桌。

值得一提的是铃木绫子也来了,再绷带怪人事件以后,铃木绫子就一直在处理池田知佳子的后事。

这事对于她的打击还挺大的,毕竟当初的六个小伙伴两死,一个进了监狱,如今只剩下三个人。

不过从今天的状态来看,铃木绫子似乎好了挺多。

“听说你被犯人袭击了?”饭桌上柯南偷偷拉过林诚询问道。

“嗯!”林诚点了点头。

“没事吧!”柯南有些担心得询问道。

“有事的话我现在就在医院了!”林诚有些无语,名侦探这说的不是废话么?

“这不是关心你么?”柯南翻了一个白眼,也有些无语。

“好吧!”林诚有些无奈,因为今天这已经是第n次被询问道了,早知道就等拆线了再请客的。

“小林啊!喝点么?这可是我珍藏了的红酒。”铃木史郎笑着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瓶看起来就很珍贵的红酒。

不过因为林诚对于红酒不太了解的缘故,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酒。

林诚也没有拒绝,在客气了一下以后,林诚就去拿醒酒器了。

虽然他不怎么喝红酒,但是醒酒器还是备的有的。

顺便帮小兰他们拿了一些饮料,林诚这才回到了餐桌。

将饮料分发给众人以后,林诚将铃木史郎给他的红酒倒进醒酒器里。

十分钟后一股浓郁的红酒香气就飘了出来,让林诚都不禁有些惊讶。

这葡萄酒这么好闻的么?林诚之所以不太喜葡萄酒,那是因为他觉得葡萄酒都有一些酸酸涩涩的感觉。

上辈子林诚最多只会喝一些酸度比较低的白葡萄酒。

怎么这个这个世界的葡萄酒都这么好闻的么?

又醒了一会,不用林诚用手,毛利小五郎就迫不及待的为众人倒酒。

看着毛利小五郎那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毛利兰有些无语。

不过毛利兰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今天大家都挺高兴的,她也想扫了毛利小五郎的兴致。

再说了林诚也说过是家宴,大家也不会讲究这么多。

林诚喝了一口,浓郁的葡萄味充满了的口腔,微酸的味道更是增添一丝别样的味道。

林诚满意地点了点头,这酒他挺喜欢的。

“这支是Grenache红酒,一种源自西班牙的红葡萄酒,这瓶年份虽然不高,但价值可不低。之所以选这支,是因为它低酸葡萄酒的缘因,我觉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应该会喜欢。”铃木似乎看出了林诚的想法,开口笑着解释道。

“我挺喜欢的,谢谢你,史郎叔叔,让你费心了。”林诚礼貌地回答道。

“哪里哪里?多谢你的款待才是,话说回来了小林你的手艺真好!”铃木史郎笑着比了一个大拇指。

“就是!林老师这手艺绝了!”铃木园子吃得很开心,一边吃一边附和道。

“都说了嘴里有饭菜的时候不要说话!真是的,怎么教都不听,让你见笑了,小林。”铃木朋子实在没忍住,开始教训起铃木园子起来。

“没关系的!”林诚摇了摇头,并不在意,反而对这两个画风迥异的母女有些好奇。

一个好贵的就像公主一样,至于另一个,随意得不得行。

这真的是亲生的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