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意外还是谋杀(中)

林诚喝完酒以后就走路来到了调酒师给的地址。

是一处老旧的公寓,楼下垃圾的恶臭让林诚微微皱眉。

来到三楼的一处房间前,林诚轻轻敲了敲门,过了很长的时间却没有人开门。

“谁?”正当林诚还要失去耐心的时候,里面传来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

“我叫林诚,是一名侦探。”林诚注意到了对方有些颤抖的声音,于是放轻了语气。

“我……我没有杀人!”对方沉默了很久,突然传来了有些崩溃的声音。

“我知道!我相信你!我只是来了解了解情况的。”林诚有些懵,只得安慰着说道。

“真的么?”对面听着林诚的安慰,终于平复了一些。

“真的!”林诚点了点头,从目前来看,对方杀人的几率几乎为零,他也不算撒谎。

对方沉默了很久,过了一些才将房门缓缓打开。

里面是一位约摸二十来岁有些瘦小的女人,面容姣好。

但此时女人脸上有些憔悴,加上披散的长发,让人看起来很像是一位吸毒人士。

这个女人叫樱井步,正是中年调酒师告诉林诚的那位可怜的服务员。

“请进吧。”樱井步开了门让林诚进到屋里。

房屋很小,只有一室一厅一卫一厨,厨房和客厅连接在一起让人略感拥挤。

“不好意思,最近出了那件事,一直没有心情打理。”房间有些乱,樱井步一边收拾,一边不好意思的请林诚坐在沙发上。

“没事,是我冒昧打扰了你才对!”林诚摇摇头,也不嫌弃,礼貌的回答道。

房间虽然有些凌乱却没有恶臭味,这比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环境好多了。

“那么侦探先生是为了前几天那个出了意外的人而来的么?”樱井步此时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直接进去了话题。

林诚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茶向樱井步询问道:“你能告诉我详细的事情经过么?”

樱井步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了头,给林诚讲述起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那天樱井步正在在酒吧上班,起初她对于一个人喝酒的洼野一辉并她没有注意。

毕竟在酒吧里一个人喝酒的人也不是很少。

樱井步记得洼野一辉喝了很多的酒,但是当时她只觉得可能是洼野一辉心情不好罢了。

直到洼野一辉兴冲冲找到樱井步找她借水果刀时,樱井步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过因为洼野一辉当时强烈的要求,樱井步也借给他了。

结果发生了这种事,也是樱井步没有想到的。

虽然后来这件事被警方证实成了意外,但是樱井步还是受到了影响。

有些同事开始讨论樱井步,过分得甚至还说樱井步是杀人犯。

慢慢的受到这些言论的影响,有些人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樱井步。

这也导致了这位二十多岁年轻人情绪得崩溃。

听到这里的时候,林诚也不禁有些感慨。

还真是“三人成虎”、人言可畏啊!

又询问了樱井步一些细节以后,林诚就离开了这里。

走之前,林诚安慰安慰了这位有些可怜的年轻女孩。

东京对于这些怀抱着美好幻想的“外来者”并不友好。

高昂的物价、房价、岗位竞争的剧烈、都打破了大多数人对于东京的幻想。

收集完消息以后,林诚回到了学校,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以后就接着稚名由奈回家了。

两人吃完晚饭以后,林诚带着稚名由奈出去看了一下东京塔的夜景。

回到家以后,林诚将今天收集道到的资料整理了一下,打了两把游戏以后,就睡觉去了。

第二天,林诚上完早课,驾车去了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

林诚觉得洼野一辉的手机上应该有重要的线索。

中年调酒师说的“洼野一辉似乎看了看手机就突然高兴”的证词,让林诚很在意。

因为洼野一辉尸体并没有人认领的缘故,所以连同洼野一辉的遗物也被送到了研究所。

接待林诚的人依旧是山口孝史,听到林诚的来意以后,山口孝史又带着来到了档案室。

在档案室里,山口孝史在架子上找到了存放洼野一辉资料、骨灰和遗物的箱子。

因为研究所大小的缘故,没有认领的尸体,只有进行火化处理,毕竟一个骨灰罐不占地方。

虽然洼野一辉的手机现在已经不是物证了,但是林诚还是带上了手套。

手机并没有损坏,不过似乎没电了,林诚试了两次都没有开打机。

山口孝史帮林诚找了一个充电器,林诚干脆就将手机放在了档案室充电。

因为充电需要一些时间,林诚也不想干坐着,于是就去解剖室找山本良介了。

此时的山本良介正在解剖一具尸体,他的旁边一位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正在给他当助手。

这让林诚有些诧异,毕竟法医这一行业的人本来就少,女性就更少了,更不要说二十多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的动作非常的娴熟,协助山本良介的时候也非常干脆利落,显然不是新手了。

“那是老师的学生,也算我的小师妹。”山口孝史对着林诚解释道。

林诚点了点头,对山本良介更多了一些佩服。

这么大的年龄了,不仅要带学生,还要亲自解剖,真的是将这一生都奉献给了法医事业。

这让林诚想起了上一世他的老师,也是一位将一生都奉献给法医事业可爱的小老头。

想到这里林诚嘴里多了一抹微笑。

林诚和山口孝史并没有打扰山本良介解剖,而是在一旁安静看着。

山本良介也注意到了两个,不过他也没有分神,依旧将注意全放在了尸体上。

这不仅是一种敬业精神,也是对死者的一种尊重。

而那个小姑娘则是一边记录尸体的各种情况,一边协助山本良介进行解剖,必要的时候还要将样本送到化验室。

更是无暇顾及林诚和山口孝史两人。

二十分钟后,山本良介放下了手中的手术刀,收拾好了骨剪、弯头镊还有一众工具。

“你来了啊!”山本良介收拾好东西以后,这才笑着跟林诚打招呼。

林诚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山本良介给他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所以两人说话的语气都非常的随意。

“老师!”山口孝史也跟山本良介打了一个招呼。

山本良介也笑着点了点头,而刚刚那个小姑娘则是忙着处理尸体去了。

山本良介的工作完了,但她的还没有。

她还要将尸体放回停尸房,还要将资料整理好,到时候交给委托尸检的委托人。

有些无人认领的尸体还需要要火化,放在档案室里。

研究所不只回接受私人的委托,还会帮警方解剖和处理一些无名的尸体,这也是和警方合作的一部分内容。

研究所会将报告交给警方,但大多数无名尸体的报告交给警方也只能在档案室里吃灰。

因为线索实在是太少了,除非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才会去调查。

大多数报告都会被编上编号,做成卷宗放在警方的档案室里。

骨灰则是会被存放在研究室这边,等待着人来认领。

山本良介收拾好解剖室以后,就带着林诚来到了休息室里。

山口孝史则是帮两人泡了一杯茶,安静的坐在一旁。

“你这次来是为了上次的案子么?”山本良介询问道?

林诚点了点头,并和山本良介详细的说了洼野一辉的案子。

“你是说,这可能是谋杀?”山本良介收起了笑脸,有些意外。

当初他也只是觉得洼野一辉的尸体有些奇怪而已。

“不排除这种可能!”林诚点了点头。

毕竟利用死者的一些特殊行为或者劝诫死者进行某种风险行为进行谋杀的案子虽然少见,但还是存在的。

就比如说上一世就有些案子让林诚记忆犹新。

犯人经过怂恿被害者进行一些危险行为来进行谋杀。

可惜玩得并不高级,犯人最后还是进去了。

“那就务必请你将这个案子调查清楚了。”山本良介郑重的说道。

山本良介之所以想当法医就是想为死者“说话”,不想让杀人者逍遥法外。

“放心!我会的。”林诚也郑重得点了点头。

虽然他不是什么正义人士,但是他既然有了侦探这一身份,就会尽量承担起这一身份的责任。

又聊了一会,林诚看了看时间,觉得手机充得差不多了,这才回到了档案室。

手机顺利开机,不过却需要密码,林诚只好借了来到办公室借了山口孝史一台电脑。

将数据线连入电脑,林诚用了一个木马,将手机的所有数据都导入了电脑。

林诚找到简讯和电话,却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别让人在意的简讯记录。

林诚皱了皱眉,所以说洼野一辉当时到底看到了什么。

难道是被删除了?林诚有些疑惑,可是谁会无聊到一边聊天一边删除消息呢?

林诚开始抱着试试的心态开始恢复数据。

结果果真让林诚看到了不少被删除的简讯。

他发现洼野一辉把所有和他聊天的简讯全部删除了。

丧心病狂啊!林诚吐槽了一句,开始打开简讯看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