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意外?还是谋杀(上)

时间过得很快,快到林诚还有反应过来,又到上课的日子了。

林诚有些无语,好家伙,我上了七天的课,就给我放一天?

不过好在有时候也会连着放假,所以让林诚的心情不至于那么糟糕。

和往常一样,林诚做好早餐以后,就送稚名由奈去了学校。

而自己则是上完课,开始忙案子去了。

他才完成了了十二件案子,距离系统任务得三十件还差很多。

不过林诚也不着急,反正在这个世界不是几乎天天出事?

自己只要跟着那几个“死神”,案子不是随便就来?

林诚先是来到警视厅,找目暮警官要了案子的卷宗。

然后来到一家咖啡厅,一边看一边卷宗。

林诚看完卷宗以后,也明白警方为什么会这么快就肯定这是一场意外了。

死者当时处于醉酒状态,一个没站稳摔在了地上,正好死者当时拿着刀,手上的刀恰好扎在了他的肚子上。

当时有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所以这个案子自然被当成了意外处理。

疑点也只有一个,死者已经戒酒了很多年。

“那为什么突然会喝酒呢?”林诚有些皱眉地继续看卷宗。

因为被当成意外处理了,所以卷宗上的口供并不多。

“要不要去调查调查呢?”林诚有些犹豫,他虽然很闲,到也不太想浪费时间。

这种案子在他看来是谋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去看看吧,林诚想了想还是决定了。

一是:他任务案子还差很多。

二则是:在这牛顿都不管的世界,他也不敢确定这是一场意外。

于是林诚不慌不忙的喝完了咖啡,付了钱,离开了咖啡厅。

来到附近的停车场,林诚开上了他的GTR,来到了案发地点。

案发地点是在下米花的一处酒吧内,在米花公园的附近,那里距离林诚居住的地方还是有些距离的。

当林诚驾车来到案发地方的时候,酒吧还没有开门。

不过林诚也早是有预料,打算去找寻死者身前的一些朋友。

资料上显示在场的都在酒吧的一些陌生人。

那么死者当时应该就是一个在酒吧里饮酒的。

林诚觉得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因为除了一些本来就喜欢一个人喝酒以外,大多数情况下男人一个人喝酒,应该都是心情不好。

林诚于是来到死者身前的公司,接着侦探的名义打探了情况。

不过得到的情况让林诚有些不太满意。

大多数人对于死者的情况都是不太清楚。

林诚打听了一下原来是因为死者身前有些内向的缘故。

林诚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原身比这人还要内向。

这人至少还有朋友,而原身关系好一点的只有一个人,还是跟谁都不错的“老好人”新出智明。

林诚将目光放在了一个女人身上,这人是死者身前为数不多的几位女性朋友。

从照片来看,长很相温柔,笑起来还非常的阳光。

林诚一眼就看出来了,这种女人对于内向的人杀伤力绝对巨大。

原身不也是这样的么?就义无反顾得栽进去了么?

想到这林诚摇了摇头,飞蛾没有错,火也没有错。

来到一家公寓里,林诚敲响资料上那个女人地址的房门。

“请问你是谁?”过了一会房门打开一条缝,里面传来了一声温柔的女生。

“我叫林诚,是一名侦探。”林诚解释道,顺便拿出了一张名片。

“侦探先生啊!不好意思快请进!”房门打开,里面是一名略有些谨慎的女人。

“打扰您了!”林诚看出了女人的谨慎,礼貌的说道。

“请进吧!”女人将林诚带入了客厅,为林诚泡了一杯茶。

林诚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然后默默打量公寓的环境。

公寓并不大,但是看起来很温馨,各种家具和生活用品也是一应俱全。

“女、独居、有稳定的收入”林诚根据女人居住的环境和一些行为,默默在心中为其下了判断。

这是一种侧写能力,是优秀的刑警和侦探都要必备的能力。

林诚在上一世学法医的时候了解过一些。

到了这个世界因为开挂的缘故,他用起来也愈发得心应手了。

“跟资料上的信息差不多”林诚在心里对比了一下资料,这样想到。

“侦探先生前来是有什么事么?”女人看林诚不说话,主动的问道。

“我这次拜访你是为了洼野一辉的事来的。”林诚笑眯眯的说道。

“洼野一辉?他不是死于意外么?”女人眼神一凝,不过很快就掩盖住的,淡定地说道。

“嗯,警方是这么认为的!”林诚也不急,颇有兴趣的看着女人说道。

女人眼神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林诚的眼睛。

“这样么,当时我还挺意外的。”女人有些伤感的说道。

“听说他当时是已经戒酒几年了,但是当时突然喝酒了,你知道原因么?”林诚喝了一口茶,继续笑眯眯地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心情不好吧!”女人想了想摇了摇头。

“哦?那你知道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么?”林诚继续问道。

“不知道!”女人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林诚又问了一些关于洼野一辉的事情,结果这个女人回答得都滴水不漏。

“冒昧的问一下,你和洼野一辉是什么关系呢?”林诚想了想换了一个角度问道。

“关系还不错的朋友呢!”女人喝了一口茶,笑着说道。

“听话他对你有好感?”林诚自然不知道洼野一辉对于眼前这个女人的感情怎么样,不过试探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可能吧!”女人没有确定也没有否认,只是含糊的说道。

林诚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问了一些别的问题,女人回答得都很模糊。

“又是一只老狐狸,回答得滴水不漏!”林诚也有些无奈。

从刚刚女人的微表情来看,肯定藏着什么东西,而且应该跟死者有关系。

这个案子已经被警方定性成意外了,林诚也不好强迫让女人配合调查。

但是这个女人说话又滴水不漏,这么很难了啊!

最终林诚根女人告辞,离开了公寓。

因为酒吧还没有开门的缘故,林诚就回了一趟学校。

带着稚名由奈一起吃了饭以后,顺便去看了一下新出智明。

新出智明最近很忙碌,正在为去青森医院而作准备。

林诚和他聊了一会天,就又去忙那个案子去了。

林诚又来到案发地点的附近,顺便拜访了一下当时在案发现场的几个人。

当然调查也不是进行那么的顺利,有一个人还挺不配合的。

为此林诚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不是警察,也没有权利让别人配合他的调查。

下午三点,酒吧这才开了业,林诚自然是跑了进去。

与日本常见的居酒屋不同,这里是一家民谣吧,只提供酒水,当然也会有歌手驻唱。

这样的民谣吧在日本还是挺稀有的。

当林诚进入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人,歌手也还没有当场,毕竟这才下午三点。

林诚来到吧台前,点了一杯鸡尾酒,等调酒师上好酒以后,林诚就开始套话。

“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这个人你认识么?”林诚算是有礼貌地询问着调酒师。

“我看看!”调教师是一位带着眼镜颇为文艺的中年人。

现在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客人,所以中年调酒师也不介意。

“哦?这人啊!是那个前几天出了意外的人吧。”中年调酒师看了一下照片就想起了洼野一辉。

毕竟一个活生生的就死在了他的面前,影响还是很深刻的。

“当时是我在上班,我记得他点了很多酒。”中年调酒师回忆着对林诚说道。

“他当时的心情怎么样?”林诚继续问道。

“闷闷不乐的,点完酒了也就一个坐在那!”中年调酒师回想着说道,并指了其中的一个位置。

“听说那把水果刀是你们店里的?”林诚继续询问道。

“嗯!好像是找我们一个服务员借的,因此那个服务员还内疚地辞职了。”中年调酒师有些惋惜说道,似乎对于服务员的离职有些可惜。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借水果刀么?”林诚询问道。

“不太清楚!”中年调酒师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林诚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当时他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奇怪的举动,对了!似乎当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然后他就挺高兴的样子。”中年调酒师继续回忆道。

林诚点了点头,记下了中年调酒师的话。

现在有几个疑点:

一:死者为什么会突然找服务员借水果刀呢?

二:死者为什么就高兴了呢?手机上到底有什么?

“你能告诉我那个服务员的名字和住址么?”林诚想了想拒绝还是去找那个服务员问问。

“不行的哦!这是别人的隐私。”中年调酒师摇了摇头,有些事可以聊聊,但是有些事说不能说。

特别是涉及到这种别人隐私的话题。

“是这样的,我是一名侦探,并非是想窥探别人的隐私,这对我挺重要的,能麻烦你说一下么?”林诚递给自己的名片,真诚的说道。

目暮警官给的卷宗上并没有那个服务员的资料。

“这样啊!”中年调酒师点了点头,也明白了林诚为什么要问他这么多关于洼野一辉的问题了。

最终犹豫了一下,调酒师还是告诉了林诚那个服务员的名字和住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