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接触

接下来山口孝史又带着众人参观了停尸房、火化房、办公室、会议室,还有其余人的解剖室。

大体也就是这样了,林诚还是比较满意的,于是他点了点头。

虽然在他看来还有些缺陷,但毕竟研究所才成立十多天,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厉害了。

“接下来我们会想办法,培养新鲜血液的。”山口孝史见林诚满意了也松了一口气,又说出了接下来的规划。

于是为什么松一口气,因为林诚的资助是分批给的。

万一林诚不满意,虽然不可能会不给,毕竟影响不太好。

但林诚可以拖啊!他们研究所才刚成立,可遭不住这种拖。

虽然现在钱对于林诚来说就是个数字,但林诚也不想让对方拿的太轻松。

又在办公室里聊了一会天,众人就离开了研究所。

“小林啊!你这创意真是太绝了!”出了门铃木史郎感慨的说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性质得机构。

这种半官方半民间的研究所既保证了权威性,又能保证新鲜血液的流淌。

林诚只是微笑不语,这种半官方半民间的性质在他的世界并不罕见,不过只是这个世界的发展还差一些罢了。

而且日本的黑帮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性质。

早期日本的警察并不够,所以需要黑帮来维持秩序,所以也是为什么日本法律允许黑帮存在原因。

更何况这也不是他的创意,他不过只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搬运工罢了。

“那小林,我们就现走了!”铃木史郎见已经参观完了研究所,就打算告别离开了。

“史郎叔叔,要不再一起玩会呗。”林诚挽留道,铃木史郎给他留下的印象挺好的,香一位和蔼的长辈。

不然林诚也不会愿意称呼铃木史郎为史郎叔叔了。

“不了不了!人老了,和你们这些年轻人玩不到一块了,园子你要再玩会么?”铃木史郎笑着说道,然后有问向了铃木园子。

“不了,我也想回去了。”铃木园子摇了摇头,她心里还想再玩一会的,但是一想到留下来多半会喂狗粮,她就打消了念头。

“那好吧!我让司机送你们!”林诚也不在挽留,顺便让司机送两人回去。

铃木史郎本来想自己回去的,结果被林诚以“不想让司机打扰他们两人”为由说服了。

于是铃木史郎也只好同意了,和铃木园子坐着林诚的商务车回去了。

接下来林诚又带着稚名由奈去玩了。

至于山本良介提到的那个案子,林诚打算过几天再去调查。

案子什么的,哪有可爱的由奈重要?

另一边安室透躲进了公共电话亭内正听着风见裕也汇报情况。

“关于kk那边的,最近没有他的一点风声,这个人好像就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

“暗网那边,我们已经派人去联系KK了,不过对方并没有回复。”

听着风见裕也的汇报,安室透不禁有些皱眉。

KK这家伙得出现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再加上那家伙恐怖的狙击能力和反侦查能力实在是太强了。

这样的家伙安室透可不敢放松警惕,只得让风见裕也盯着。

“继续盯着!”安室透也没有好办法,只好继续让风见裕也那边盯着。

“是!”电话那头传来了风见裕也干脆利落的回答。

安室透点了点头,当初之所选风见裕也当他的手下,就是看中了他很“听话”这一点。

当然风见裕也各个方面都还不错,不然他也不会考虑。

安室透清理好电话亭内的指纹以后,就离开了。

与此同时,在一间酒吧里,琴酒和伏特加正坐在位置上。

“大哥,那家伙怎么还不来?会不会再搞什么小动作?”伏特加坐在吧台椅上,有些担忧的说道。

“放心吧,翻不起什么大浪的。”琴酒喝了一点酒,淡定的说道。

组织需要大量的资金,所以行动组的人时不时会“搞点钱”!

就像工藤新一被偷家那一次,正是琴酒和伏特加在勒索。

没过一会,一个将帽子压得很低的瘦高男子就坐在了两人的旁边。

“要一杯Rusty Nail(生锈钉)”瘦高男子朝着酒保说道。

生锈钉是十大经典鸡尾酒之一,主料是苏格兰威士忌好和杜林标甜酒。

琴酒和伏特加并没有多过注视,因为这个瘦高男子不是他们等的人。

“这是我的雇主让我交给你们的!”结果没想到对方却递过来一个黑色的箱子。

琴酒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将黑色的箱子递给了伏特加,让他去厕所确认一下。

“那家伙是不敢亲自来么?”伏特加有些不屑的说道。

瘦高男子并没有说什么,安静的坐在一旁喝着鸡尾酒。

没过一会伏特加就从厕所回来了,对着琴酒说道:“老大,没有问题!”

琴酒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信封递给了瘦高的中年男子。

瘦高的中年男子打开确认之后就离开了。

“真是一支臭老鼠!”伏特加不屑的说道。

“走吧!”收到钱以后,琴酒便没有继续待下去的理由了。

于是伏特加提着箱子跟琴酒回到了琴酒的保时捷车上。

而另一边看着琴酒和伏特加的离开,瘦高男子的脸色却没有放松。

而是走进一条小巷里,轻松地甩开尾巴以后,就离开了。

“老大,跟丢了!”伏特加对着琴酒说道。

“算了,一只臭老鼠罢了!”琴酒不屑的说道。

“也是!”伏特加点了点头,对于那些赏金猎人,他也是不太看得起的。

并非是歧视,而主要是这一行实在是太过于鱼龙混杂。

“老大,还有那个最近成立的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是不是有人再针对我们?”伏特加不太确定的询问道。

“因该不是!”琴酒摇摇头,虽然研究所的成立的确有一些影响,但实际上影响并不太。

只不是让他们在处理尸体的时候得更加的小心一点罢了。

针对还算不上,最多让他们有些恶心。

“好吧!”伏特加没想明白,不过他老大都说了不是,那就应该不是。

“朗姆已经派人去调查了,过不了多久就知道了。”过了一会琴酒,这才缓缓的说道。

伏特加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了而是继续开车。

在一间房子内,瘦高男子撕下来了脸上的易容,正是近藤。

“这些究竟是什么人?”近藤心有余悸得看着窗外。

刚刚那两个人给他带来的压力着实不小。

特别是那个金发的男子,眼神凌厉得让他有些可怕。

近藤一次自然是收到了林诚的命令,让他先接触一下这些神秘的黑衣人。

这次的行动也是近藤偶然打听道的情报,想要确认一下。

结果没想到真的就遇到了那些神秘黑衣人。

近藤用发现送短信,直接向林诚汇报了情报。

近藤也没有办法,香苗被吞下了不知名的毒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他不敢赌。

而且近藤还能偶尔发现监视他和香苗的陌生人,这让他更加的无奈了。

没过一会,对方就发来了指示,让他不要打草惊蛇,慢慢的接触调查。

近藤看完以后,回了一个“收到”,就关闭了手机,离开了这间屋子。

这里是近藤临时设置的一间安全屋,但是还是不宜久留。

近藤去掉了屋内的痕迹,就离开了这间屋子。

另一边正是和稚名由奈吃饭的林诚看着近藤发来消息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

近藤终于接触到组织了么?他更想看看,近藤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林诚也不担心,就算近藤栽了只要不是当场毙命,他都有把握把近藤给救出来。

“怎么……了?”稚名由奈看着突然露出笑容的林诚,询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林诚收起来了手机,摸了摸稚名由奈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什么……事……”稚名由奈好奇的问道。

林诚无奈,只好给稚名由奈讲起了自己和稚名由依的一些事。

“姐姐……啊!”稚名由奈也露出了一个笑容,她自然不会吃自己姐姐的醋。

林诚点了点头,话说最近稚名由依还挺忙了,以前每天都会让林诚给她打一个电话,而现现在几乎没两天才能打一个。

林诚也了解了一下情况,原来是查理·麦克米兰的情况愈发不好了,而且遗产的争夺也更加激烈了。

“唉,由奈,过久带你去看你姐姐和爷爷好么?”林诚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稚名由奈说道。

“好……”稚名由奈有些开心又有些担心,

因为她很想见到稚名由依和查理·麦克米兰,另一方面她又有些担心查理·麦克米兰。

林诚并没有说什么“一切都会好起来之内的话”。

查理·麦克米兰的情况他也听稚名由依说过,几乎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他不是什么乐天派,而且查理·麦克米兰的情况稚名由奈则是清楚的。

说什么“一切都会好起来”,无非是自欺欺人罢了。

最终林诚只是默默地抱了抱稚名由奈,用行动安慰了一下稚名由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