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

第二天一早,林诚就去了铃木园子家里,打算去接稚名由奈。

对于稚名由奈,铃木一家都非常欢迎,特别是铃木朋子,似乎非常的喜欢稚名由奈。

“那园子,我就先接由奈走咯!”林诚笑着更铃木园子挥了挥有。

“诶?要走了么?小林留下来个饭吧。”铃木朋子热情的挽留道。

“由奈你觉得呢?”林诚没有直接回答,反正今天是周末,他都无所谓。

稚名由奈没有说话,不过林诚还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不舍。

“那就再玩一会吧!”林诚宠溺的揉了揉稚名由奈的小脑袋说道。

铃木园子:……

懂了,单身狗都该去死!

于是林诚和稚名由奈就留了下来吃了一个午饭。

而稚名由奈则是一直待在了林诚旁边,这让铃木园子有些不爽,说好了的好姐妹呢?

餐桌上铃木史郎和林诚聊起了天,铃木史郎对于林诚资助的“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似乎挺有兴趣的。

铃木史郎还建议林诚该找一个保镖了。

林诚这一举动虽然在警方面前刷了好感度,但暗中肯定也得罪了不少人。

虽然这事林诚做的很隐蔽,警方那边林诚也打过招呼了,但是还是怕有一些“有心人”。

“是该找一个了!”林诚想到,他自己倒是觉得无所谓,毕竟想弄死他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由奈和由依都是普通人,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林诚会后悔一辈子的。

“史郎叔叔,要是你感兴趣的话,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林诚提意道,今天他也没什么事。

“那就一起去看看吧。”铃木史郎点点头,他对这个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的确感兴趣的。

“我也想去!”铃木园子也在一旁说道,正好她也没什么事干。

“园子!”铃木朋子不满得说道,在她看来这一行为多少有些不太礼貌。

“没事的,园子你想去的话就一起去吧。”林诚但是不在意这些。

相反铃木园子这种直来直往的性格,他挺挺喜欢的。

“好诶!好诶!”铃木园子高兴的说道。

“真是的,小林你不用这么惯着她的。”铃木朋子用手扶额,有些无语。

“没事的,朋子阿姨,你要去么?”林诚摇摇头,表示无所谓。

“不用了,我下午还有些事情!”铃木朋子摇了摇头,她对于这些不太感兴趣。

“那好吧!”林诚点了点头,也不强求。

吃完饭以后,林诚就让司机直接前往了研究所。

林诚自己还没有去过,只是听目暮警官提起过,正好可以一起去看看。

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门前,山口孝史正和几位穿着白色大褂的法医们现在门口。

“孝史,你确定那位资助人是位侦探?”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询问着山口孝史。

“是的,老师,他就是最近在电视有名的侦探。”山口孝史不敢怠慢,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老者眼睛微眯,嘴角却微微上扬,作为一个老法医,他自然是很高兴看到这一行业的发展的。

二十分钟后,一辆奔驰的商务车停在了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的面前。

司机为林诚一行人打开了车门,林诚下车伸了伸懒腰,看着面前的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林诚满意地点了点头。

虽然建筑看起来不是新修的,但也不算陈旧,占地面积也不小。

“林侦探,我们又见面了!”山口孝史笑着过来跟林诚打招呼。

林诚也认出了山口孝史,脸不禁有些抽搐。

山口孝史的加入让他并不意外,毕竟山口孝史在法医上的造诣并不低。

但是再次见到山口孝史林诚还是有些懵,毕竟山口孝史给他带来的印象很深刻。

林诚至今忘不了,那个一脸严肃却满嘴脱线的男人。

“你好你好!”林诚虽然有些无语,不过还是礼貌的打招呼。

“这位是铃木财团的铃木史郎先生,这位是他的千金铃木园子,以及这位是我的女朋友稚名由奈!”林诚为山口孝史介绍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人。

“你好!”铃木史郎和铃木园子打招呼道。

至于稚名由奈则是默默站在林诚的身边,并没有打招呼。

“这位是山口孝史!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法医哦!”林诚神情有些古怪的介绍道。

“你们好!”山口孝史跟众人打了一个招呼。

“这位是我的师傅,山本良介!现在正在担任研究所的所长。”山口孝史又为林诚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师傅。

山本良介是一名头发花白并且带着老花镜的老人。

“您好!”林诚很尊敬的跟山本良介握了一个手。

山本良介的名头林诚也听过一些,几乎算得上日本最早的一界法医了。

对于这些在工作上敬职敬业了几十年的老人,林诚还是挺敬重的。

“你好!小伙子!很感谢你对法医界做出的贡献!”山本良介老先生也跟林诚握了握手,虽然年龄已大,但声音和手却一点都不抖。

“您过誉了!”林诚摇摇头,他可不觉得自己有这么伟大。

无非是一时兴起和想在警方那边刷刷好感度,顺便恶心恶心一些人罢了。

接下来山口孝史又为林诚一众人介绍了他旁边的同僚们。

大多数都是一些助手和实习生,林诚都不禁有些感慨,岛国的这法医未免太少了一点吧。

然后山口孝史和山本良介就开始带着林诚众人参观起了非自然死亡原因研究所。

“这里是解剖室1,是老师负责的。”山口孝史指着一个解剖室向众人介绍道。

“诶!老爷爷还要亲自解剖么?”铃木园子有些吃惊,因为山本良介的年龄看起来已经差不多80岁了。

“小丫头,可不要小看我哦!我虽然老了,但我手可稳得很。”山本良介并不生气,和蔼且自信地解释道。

“嗯嗯,老师可是很厉害哦。”山口孝史在一旁比了一个拇指帮他老师说话道。

“对了,你们最近解剖了多少具尸体了?”林诚想要了解一下研究所最近的成效。

“不太好,从成立到现在只有十几具。”说道这里山口孝史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研究所已经成立了十多天这个数据并不好看,还是跟警方合作后的结果。

“没事,慢慢来吧!”林诚安慰道,毕竟日本人的观念也是以入土为安为主。

像木岛良辅父母那样开明的人并不多。

想要改变人长久以来得观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嗯!”山口孝史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点点头。

“有没有发现奇怪的尸体?”林诚有些好奇,他想看看这多灾多难的米花町有没有又发生案子。

毕竟他任务还要很多案子才能完成,这也是他愿意资助成立研究所的另一个原因。

“有一具尸体有些奇怪,还是我亲自解剖,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带你去看看尸检报告。”山本良介想了想,这才说道。

“哦?史郎叔叔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林诚来了兴趣对着铃木史郎说道。

“行,早就听闻小林你的推理很厉害了。”铃木史郎点了点头,他也有些兴趣。

铃木园子有些不太高兴,怎么一个二个的都是推理狂?

不过她也没有反对,毕竟这次也是她硬跟来的。

至于稚名由奈更不会反对,她只要跟在林诚的身边,她就会很满足。

于是山本良介带着林诚来到了档案室,山本良介从一个架子上拿出了一个箱子。

“因为尸体并没有认领,所以就火化了。”山本良介也没有办法的摇了摇头。

他能做的也只有做好记录,毕竟不可能一直将尸体堆放着。

“死因是失血过多?全身上下没有只有一处外伤?好像很正常吧?”林诚看了看尸检报告,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问题是伤口只有七厘米,而且还没有刺穿动脉,这个出血量有些不太正常。”山本良介皱着眉头说道。

“你是说抗凝血剂?”林诚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问道。

“嗯,没错!是可迈丁锭!”山本良介点点头继续说道。

“林老师,那是什么?”铃木园子好奇的问道。

“一种能用于降低血液或阻止血液中血块形成的药,一般用于预防血管栓塞、降低中风和心脏病发作的药。”林诚给众人解释道。

“你报警没有?”林诚询问山本良介道。

“报了,不过警方那边已经认定这是一场意外了。”山本良介点点头,他怎么可能会没有报警。

“为什么?”林诚皱眉,警方一般不会随意下结论,除非有了什么实质性得证据。

“因为现场有很多人看到了死者是死于意外的,而死者也有服用可迈丁锭的病史。”山本良介摇了摇头说道。

“这样啊!”林诚摇了摇头,那么是谋杀的可能性就几乎微乎其微了。

“不过还有一点有些异常!”山本良介有继续说道。

“哦?”林诚眯眼,听着山本良介这么一说,这事难道还有转机?

“就是死者的血液里有很高浓度的酒精,但听警方那边说死者自从患上心脏病以后就戒酒很久了。”山本良介摇了摇头,多年的法医生涯的直觉告诉他这具尸体有些古怪。

“有时间,我去调查一下。”林诚点点头,也明白警方那边不会因为这一点疑点去调查的。

毕竟强行解释的话也不是不能解释,比如说死者心情高兴、或者死者心情不好什么的。

虽然有些牵强,但也并非是不能解释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