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外交官杀人事件(下)

好像听柯南说他们来的时候似乎还在放着音乐啊,

林诚来了CD机的面前,打开了CD机,里面果然有一张CD。

林诚拿起来了CD然后人突然愣住了,因为这赫然是一张古典音乐的CD。

“我们老爷特别喜欢古典音乐。”管家的话再次在林诚脑海里闪过。

林诚眯起了眼睛,那么这张CD极有可能不是死者放的。

那是什么人又出于什么原因放得呢?

林诚又看向了桌子上的书,然后又想起了那个可以翻盖的钥匙环。

灯下黑么?林诚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已经明白了凶手的手法了。

那么证据应该还在那个人的手中才对。

“目暮警官!医疗箱到了。”刚刚出去的那个警察,提着一个医疗箱回来了。

“林老弟,那就拜托你了。”目暮警官对林诚说道,他对于柯南这个孩子还是挺有好感的。

“嗯,放心吧目暮警官。”林诚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接过了医疗箱。

林诚刚好出门,看见了正在和室里翻找东西的腹部平次,不禁有些皱眉。

这家伙不会钻进陷阱里去了吧。他似乎也想起了腹部平次这一次是栽了的。

不过现在他也没有心情去管他了,他得去看看柯南。

虽然说没有他柯南多半也不会被毛利兰发现,但是总归还是要谨慎一些。

毕竟谁也不知道他的到来会不会影响剧情。

“林老师,你终于来了啊!柯南他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正在一旁担心柯南的毛利兰,看见了进来的林诚,终于送了一口气。

“嗯!”林诚从医疗箱里拿出一支体温计,夹在了柯南的腋下。

“小兰,这里就交给我吧,你帮我上去照顾一下由奈。”林诚打算先把毛利兰忽悠出去,谁也不知道柯南什么时候就会变回来。

“可是……”毛利兰有些犹豫的说道,她还有些担心柯南。

“放心吧!我是专业的!”林诚给了毛利兰一个放心的手势,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好吧。”毛利兰还是相信林诚的,听林诚这么一说,她也就同意了。

见到毛利兰出去以后,林诚将门反锁,然后看着床上还些难受的柯南,询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柯南刚想说话,就突然感觉心口一阵剧烈的疼痛。

柯南将手捂着胸口,然后过了一会,林诚就看到了柯南一点一点的开始长大,没过一会就变回了工藤新一。

林诚有些无语,这就是柯学么?

“你怎么变回来了?”林诚装作一副惊讶的表情。

“我……我也不知道,刚刚感觉心脏要被融化了一样。”柯南,不对应该是工藤新一,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变回来了。

“还好我帮你把小兰给支走了,不然这事就大条了。”林诚露出了一个微笑,顺便在医疗箱里着了两颗感冒药递给工藤新一。

“谢谢!”工藤新一吃了感冒药,感觉身体好像好了一些。

“这么说是那个白干里能让你变回来的成分么?”林诚分析道,看来哪天得多买些白干回去研究一下。

“嗯!”工藤新一点点头,也想到了今天他喝下的那瓶白干。

“对了,案子你解决没?”工藤新一又想起上面好像还有个案子没有解决。

“手法知道的差不多了,不过还没来得及推理。”林诚摇摇头,表示自己还没有解决。

“这样啊!”工藤新一心里一暖,不愧是小伙伴,为了照顾他,案子都不破了。

“你呢?推理到哪一步了?”林诚询问道,他也好奇,工藤新一现在推理到哪一步了。

“我知道的线索现在还太少了。”工藤新一有些失落的说道。

林诚皱眉,他虽然不太记得具体剧情了,但是隐约记得工藤新一应该在昏迷前就弄清楚了才对。

而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缘故,剧情似乎发生了些改变。

于是林诚把他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工藤新一。

“你是说?凶手是那个人?”听完林诚的讲述,工藤新一也反应了过来。

林诚点点头,对工藤新一说道:“那你去把案子破了吧,那个大阪来的侦探,似乎钻进了凶手的设计陷阱里了。”

“你不去么?”工藤新一诧异的询问道。

“我还要假装照顾柯南。”林诚摇摇头,而且以他这次的参与度,任务应该也能算上。

“没有必要了吧!”工藤新一觉得没有必要了,因为他都变回工藤新一了,柯南这个马甲也可以丢了。

“你觉得小兰知道你就是柯南以后,会怎样?”林诚露出了笑容,一张体验卡罢了,你还真以为获得永久皮肤了啊?

不过林诚也不好说出来,只好另外找了一个借口。

工藤新一想起了自己和毛利兰洗澡的事情,然后又想起了那根碎掉的电线杆,不禁冷汗冒了出来。

“所以我先帮你保住这张马甲,一会我就说你有些严重,先送把你送医院了,这样你的马甲也暂时能保一下了。”林诚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道。

“好吧!”工藤新一点了点头,也有些感动,小伙伴为了他真是费尽心思,连案子都不管了。

工藤新一哪里知道林诚对于案子的兴趣本来就一般,只不过是系统给得太多了罢了。

“但是我没衣服啊?”工藤新一看了看旁边的衣服,他穿来了衣服自然还是柯南的那一套,而现在自然穿不上了。

“多大点事。”林诚从戒指里掏出一个魔术袍借给工藤新一。

“你……你……这是从来的?”工藤新一看见林诚手中莫名其妙多了一套魔术袍,不禁吃惊的说道。

“别忘了我是一个魔术师。”林诚变出一顶帽子,然后又从帽子里掏出几只鸽子,然后又全部变消失。

工藤新一:禁止在麻瓜面前使用魔法。

这一套行云流水的魔术自然是林诚用储物戒指,配合魔术使用出来的。

至于会不会让工藤新一怀疑合不合理,林诚觉得并不会。

毕竟怪盗基德那个挂逼都没有让工藤新一觉得不合理,他这点又算什么?

最终工藤新一吐槽了一下林诚是不是也是从夏威夷岛回来的,然后还是接过了魔术袍,穿了起来。

因为林诚和工藤新一的身材,工藤新一穿上还是挺合身的,

“面目要么?”林诚又掏出来一个白色的般若面具,递给了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无语,这人是不是有些恶性趣味啊!

不过他还是接过了接了过来,毕竟魔术袍都穿上了,再带个面具怎么了?

而且这样还能给大家一个惊喜不是?

“去吧,尽量快点,我一个人在这呆着无聊。”林诚点了一支烟说道,对着工藤新一说道。

“嗯!一会我发消息给你你就可以开溜了。”工藤新一点点头,然后又对林诚说道。

林诚假装同意,开溜?怎么可能开溜?你一会还不是要老老实实的变回来。

另一边腹部平次正在为众人展示,如何用钓鱼线在门外将钥匙送进书房内死者的包里。(ps: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原著的49集,这里就不详细说明了。)

“就这样,钥匙就掉进了被害人的口袋里。”腹部平次抽将掉线抽出回到了房间内。

“真的诶!”目暮警官和毛利小五郎都看见了钥匙掉进了扮演死者的目暮警官的口袋里。

“工藤新一,你要不是在不出现这个案子我就要解决咯。”腹部平次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么凶手究竟是谁呢?”目暮警官下意识的问道。

“这个嘛?再等一下。”腹部平次想等着工藤新一现身。

“凶手其实就是你!”就在大家都等着腹部平次继续推理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众人向门口看去就看到了一个身穿蓝色魔术袍、带着白色般若面具的人站在了门口,手指正着达村公江。

达村公江被工藤新一这么一指,突然一愣。

“你是?”目暮警官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

“目暮警官,你不会这么就把我忘记了吧。”工藤新一取下了面具。

“新一?”毛利兰看着门口的工藤新一不禁有些愣神。

“哦,原来是工藤老弟啊!”目暮警官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声音会这么熟悉了。

“你到哪里去了嘛!我以为你不见了,你有突然出现。你知道么?我有多为你的事担心。”毛利兰绷不住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傻瓜,你哭什么?”工藤新一扶着门框对毛利兰说道,一看就是老傲娇了。

“什么嘛!”毛利兰有些不满。

“你说凶手是达村夫人?这根本不可能,她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腹部平次不满得说道。

以他的推理出的这个手法,凶手之前要五六分钟的时间才能实现。

而达村公江之前就在毛利事务所,有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根本就没有时间。

“小兰,你先等一下。”工藤新一走向腹部平次,然后在经过小兰的时候温柔的对这毛利兰说道。

“你的推理根本就是错的。”工藤新一平静的说道。

“怎么可能?”腹部平次不敢相信的说道。

“对啊,工藤老弟,刚刚他对密室的手法推理得非常完美,而且刚才我也用的我裤子做过实验了,钥匙也的确回到了我的包里。”目暮警官出来为腹部平次辩解道,虽然他也不想输给这个关西的侦探。

但是他对于腹部平次的推理还是没有意见的。

另一边麻生成实也点点头,他也觉得腹部平次的推理没有错。

“那么目暮警官,你看看钥匙在双层口袋里的哪一层呢?”工藤新一也不废话,直接说道。

“那一层,当然是……”目暮警官说着就讲手掏进包翻了过来。

结果就发现钥匙居然在目暮警官的双层口袋的外层。

“这怎么可能?”腹部平次眼神一凝,然后不可意思的说道:“我明明将鱼线穿过了双层口袋的内层的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工藤老弟。”目暮警官也反应了过来了。

因为死者的钥匙是在死者双层口袋的内层的发现的,而现在钥匙却出现在了口袋的外层。

“因为人只要坐着,口袋就会有折皱,阻碍到钥匙进去口袋的通道在钥匙真正的进去双层口袋之前,钓线会从胶带里抽出去。”工藤新一摇摇头解释道。

“而且被害人的体型比目暮警官还要胖,这种情形就更明显了,所以这个手法只能是纸上谈兵。”工藤新一继续推理道。

“十次中总会有一次巧合吧。”腹部平次不甘的说道。

“那你在好好想想,从死者包里拿出的钥匙环和钥匙都在里面么?”工藤新一叫腹部平次还不服,于是开口呢。

“当然是……”说道一半腹部平次突然就反应了过来。

“没错就算钥匙巧合进去内层口袋里,最也只有钥匙环会进去,在狭小的内层口袋里,钥匙不可能会跟进去的。”工藤新一自信的说道。

“那凶手究竟是谁?”目暮警官在一旁询问道。

“我不是说了么?就是达村夫人啊!”工藤新一无奈的摆摆手,他明明你都已经说了好吧。

“怎么可能?”目暮警官不敢置信的说道。

麻生成实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他并没有说话,因为林诚教导他他多听多看,少说话。

而另一边的稚名由奈则是兴致缺缺,她只想知道林诚什么时候回来。

“好了,达村夫人,能让我们看看你的钥匙环么?”工藤新一也不打算继续拖下去了,他的小伙伴现在在等着他。

达村公江脸色一变,瞬时间就难看了起来。

“达村夫人,你能给我们看一下么?”目暮警官也发话了,顺便示意两个手下靠近达村公江。

达村公江还是没有说话,于是目暮警官吩咐两个手下直接从达村公江的包里掏出了钥匙。

“目暮警官,你把钥匙环打开。”工藤新一提醒到。

“好!”目暮警官发现达村公江和被害人的钥匙环都是同款可以翻盖打开的。

结果众人就看见钥匙环里有一个小槽。

“这个难道是?”目暮警官一愣,然后也反应了过来。

“没错,这个应该就是达村夫人放置毒针的沟槽。”工藤新一继续说道。

“那达村夫人究竟是什么杀害的被害人?”目暮警官还没想明白。

“应该是在我们来的时候,那时候只有达村夫人接触过死者。”腹部平次也反应了过来。

“没错,所以书桌上的那堆书为了遮挡害人被毒针刺中的时候露出的痛苦表情,而播放的歌剧也是为了掩盖声音。”工藤新一继续说道。

“这么说这个案子是凶手利用凶手不会在面前杀人的这个盲点进行心理性的密室杀人。”腹部平次总结道。

“那么之前被害人极有可能是被达村夫人下了安眠药咯?”目暮警官也彻底明白了过来。

工藤新一点点头,他又有些难受了起来。

然后达村公江也承认起了自己的罪行,也说出了自己的杀人动机。

原来被害者曾经陷害了达村公江的前夫,让其入狱,然后趁虚而入得到了达村公江。

而且达村公江让毛利小五郎调查的儿媳妇,还是达村公江的亲女儿。

这就是传说中的有情人终成兄妹?还好没什么血缘关系,不然两个小年轻多半就麻了。

要是林诚在的话多半就要吐槽一下这狗血的剧情了。

“咳咳……”工藤新一咳嗽了两声,然后不舒服扶着墙边。

“你怎么?”毛利兰担心的问道。

“没事……”工藤新一勉强说道。

“你怎么会对这件事情这么了解,难道说你果然实在附近窥伺咯,工藤?”腹部平次怀疑的说道。

“你胡说,我是在电话里说林老师说了这件事的经过,他还说了他要照顾一个小鬼,让我一来趟。”工藤新一面不改色的将锅甩了林诚,而且的确林诚让他来的。

稚名由奈听到了林诚的名字也靠近了一点,打算听听。

“林老师说的么?”毛利兰听工藤新一这么一说就不太怀疑了。

“是啊,他还说大阪来的那个侦探快要钻进凶手设进的陷阱了,让我快点过来,正好我也在这附近,就过来了。”工藤新一再一次甩锅。

“可恶,他也看出来了么?”腹部平次有些不爽的说道。

“阿嚏!”另一边在吸烟的林诚不禁打了个喷嚏。

谁在念叨我?还有名侦探怎么这么慢,不会又在楼上开始装起逼了吧。

“原来如此,我的推理从一开始就弄错了,这次的比赛,我输的还真是彻底啊!”腹部平次并没有气馁,而是感觉有趣了起来。

“少来了,推理根本就没有什么输赢,或是什么上下,这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真相永远是有一个。”工藤新一开始装起逼来。

“也是,或许是我太在乎胜负了,所以才不够冷静。”腹部平次摇摇头,这已经是他今天听到的第二次类似的话了,他也反思了一下自己。

不过此时的腹部平次请没有注意到,在他回过头的时候,工藤新一已经捂住胸口了。

“工藤你没事吧?你真是只是感冒么?”腹部平次终于感觉到了工藤新一的不对劲。

“新一你没事吧,我去找林老师。”毛利兰看着工藤新一,担心的说道。

说着毛利兰就打算去找林诚来帮工藤新一看看。

“别……”工藤新一话还没说完,就感到那种熟悉的心脏融化的感觉。

“难道我又要变回去了么?”工藤新一绝望的想到,他才刚变回来一会啊!要不要这么搞?

另一边正无聊的林诚听到了敲门声,林诚打开门就看到了慌慌忙忙的毛利兰。

“怎么了么?”林诚询问道。

“林老师,工藤新一他现在不舒服。”毛利兰急切的说道。

“但是这边柯南的情况也不是很好,我有些忙不过来,要不你另外去找一个医生吧。”林诚也有些无奈,现在他要是去跟着去的话,暴露的风险就很大。

“那好吧。”毛利兰又去找他的医生了。

另一边感受到不对劲的工藤新一也不管腹部平次了,开始开溜。

名侦探怎么还不回来?林诚也有些担心了。

就在他还在担心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嘭”的一声。

林诚开门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工藤新一。

“还真是为难你了。”林诚将工藤新一拖进了房间,锁上了门,又将工藤新一放在了床了。

没过一会,工藤新一就变回了柯南,不过似乎是因为感冒的缘故,柯南直接晕了过去。

“咦!都是汗!”林诚将柯南身上的魔术袍丢进了戒指里。

然后帮柯南把他原来的衣服穿上,然后这把才门锁打开。

过了一会又传来了敲门声,林诚就看见了毛利兰带着一个医生站在门口。

“林老师,你有没有看道新一。”毛利兰带着医生回来却发现名侦探不见了,于是询问林诚有没有看名侦探。

“没有,我一直在照顾柯南,他现在好多了,已经睡下了。”林诚自然打死不承认。

“这样啊?那新一究竟哪去了?”毛利兰担心的说道,然后又去询问其他人了。

看着着急的毛利兰,林诚无奈得叹了口气,算了,名侦探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林诚关上了门,掏出了名侦探的手机,将名侦探的手机卡取了出来,查进自己手机里。

然后回想了一下明侦探的声音,用名侦探的手机号打给了毛利兰。

“新一,你究竟去哪了?”电话没响两声就传来了毛利兰关切得声音。

“对不起啊,小兰,我这里突然有个案子,所以就……”林诚尽量模仿着工藤新一的语气和感冒后的鼻音。

“案子!又是案子!”电话那头传来毛利兰不满得声音。

“对不起啊!小兰……”林诚装作一副很愧疚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关心你?”电话那头传来毛利兰快哭出来的声音。

“我知道啊!小兰,我也很担心你,可是我这边真的抽不开身。”林诚无语,名侦探这是造的什么孽。

“真的么?”毛利兰一个高中女生哪经得起林诚这么大渣男的忽悠,顿时心情就好了很多。

“对啊!小兰,而且我真的很想你。”林诚表示不就是哄女人么?这我熟。

“我……”对面的毛利兰似乎害羞了起来。

“小兰,我这里还有事情,等我有时间了再打给你好不好?”林诚眼睛一亮,这是个好机会,赶快开溜。

“好……那你要注意安全哦。”过了一会电话那头传来了毛利兰的身影。

“你也是,对了关于这次我破案的事,希望大家都能替我保密。”林诚想起来了这事,于是对毛利兰说道。

“好的,我会对目暮警官说的。”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毛利兰的声音。

“那么等我有时间了再打给你!再见了小兰。”说完这话林诚挂断了电话,松了一口气,终于搞定了。

这可不简单,特别是还要模仿名侦探的鼻音,很累的好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