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外交官杀人事件(中)

告别毛利兰以后,林诚就打电话给了目暮警官。

“喂,目暮警官么?”林诚坐上了车并没有着急开,而是坐在驾驶位打着电话。

“林老弟啊?有什么事么?”电话那头传来了目暮警官有些奇怪的声音,林诚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

“目暮警官,你上次不是说请我吃饭么?今天我正好没什么事。”林诚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说道。

目暮警官将他当成工具人用了这也多次,他也用一回目暮警官这怎么了?

“可是我现在在上班诶!”目暮警官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文件,犹豫了一下说道。

“放心目暮警官就是简单的吃一顿中午饭,耽搁不了什么时间的。”林诚无所谓的说道。

他只是找一个借口,一会好跟目暮警官混过去罢了。

“嗯……好吧,不过时间不能太久。”目暮警官看了看手表,发现也快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了。

反正他自己也要吃饭了,时间不太久的话,也没有什么关系。

“嗯,好,那我现在就赶过来。”林诚挂掉了电话,开着GTR前往了警视厅。

“诶?我们要去见目暮警官么?”麻生成实说道,他上次自己的案子就是目暮警官帮忙审理的。

“对啊,所以一会你要好好感谢他才行哦。”林诚拿出打火机,点上一支烟,叼在嘴里。

二十分钟后,警视厅楼下,林诚将车停在了附近并且降下了车窗。

几分钟后,目暮警官姗姗来迟,林诚招呼目暮警官上了车。

“我说林老弟,怎么会突然想起来让我请吃饭啊!”目暮警官上了车,好奇的问道。

“都是开玩笑的,哪能让你请啊!成实说他想好好感谢一下你!”林诚露出了一个笑容,把锅甩向了麻生成实。

麻生成成:……我有这么说过么?

“噢,成实啊!从月影岛回来了?”目暮警官跟麻生成实也算个老熟人了。

前久也是听林诚说了麻生成实暂时回了月影岛的事。

“昨天刚回来!”麻生成实挠挠头,不过也没有否认,毕竟他也就想感谢一下目暮警官了。

“诶!由奈也在啊!中午好啊!”目暮警官又看到了正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稚名由奈,于是也打了个招呼。

“好……”稚名由奈简单的回了一个字。

目暮警官也没觉得什么,毕竟林诚也给他说过稚名由奈的病。

目暮警官系好了安全带,然后众人就在打算在附近找一家餐厅。

结果还没有到餐厅目暮警官就收到了一个电话。

目暮警官的脸色也凝重起来对林诚说道:“林老弟,不好意思,发生案子了,我现在得去一趟,下次我请你们吃吧。”

“啊?又发生案子了么?那我送你过去吧。”林诚装成一脸惊讶的样子说道。

“好,那麻烦你了。”目暮警官想了想,也没有客气,毕竟他很林诚已经很熟了。

而且现在他要打车过去的话,可能会耽搁很久。

林诚露了一个笑容,一会再提出,既然到了都到了,他也想看看的请求,想必目暮警官也不会拒绝他请求。

果然事情的发展和林诚预想的一样,目暮警官如他所料的答应了下来。

毕竟现在林诚也算警方信奈的合作伙伴。

这种请求也不算过分,目暮警官自然不会拒绝。

于是林诚就顺利的摸进了别墅,当毛利小五郎他们看到林诚的时候人都能蒙了。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刚刚分开么?怎么又见面了。

“林老师,你们怎么过来了。”毛利兰忍不住了,第一个询问道。

“我也想问你们,我们刚刚打算和目暮警官吃饭,结果就收到了有人报案的信息我们就过来了。”林诚装作一脸无辜的说道。

阿这,阿这,毛利兰都不知道还说什么了。

“毛利老弟,怎么又是你?”另一边目暮警官也有些无语,这人是不是到哪哪出事?

“目暮警官,我只是受到委托人的委托才会过来的。”替柯南背了锅的毛利小五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他也麻了,这样一闹,他的酬劳多半也拿不到了。

“是什么人委托的你?”目暮警官颇有兴趣的问道。

“这个……就是死者的妻子,达村公江夫人。”到了这种地步,毛利小五郎也不隐瞒。

“哦?”目暮警官将目光看向了达村公江。

“你怎么能随意透露委托人的隐私呢?”达村公江有些不爽的说道。

“达村夫人不要这么说嘛,既然都发生了这种事,对警方还是实话实说吧!”毛利小五郎摆摆手,反正这事早晚也瞒不住。

而且他也没有透露辻村公江具体委托的事情。

“好吧,真是的。”达村公江还是有些不满,不过也知道毛利小五郎说的有道理。

林诚则是让稚名由奈去跟着毛利兰,然后自己偷偷摸到了柯南的身边。

“什么情况?”林诚看着感冒愈发严重的柯南。

“阿嚏……”柯南又打了一个喷嚏,然后给林诚讲起来现场的情况。

密室?毒杀?有点意思,原来在柯南他们来到这栋别墅以后,就来到了这间书房。

结果辻村公江敲门并没有人开门,于是辻村公江只好用钥匙开了门。

而一进门,就看到死者一动不动的坐在书桌上。

当辻村公江上去叫死者,才发现了死者的不对劲。

而房屋的钥匙只有两把,一把在达村公江的身上,而另一把却在死者的身上。

达村公江是跟着毛利小五郎他们一起来的,死者死亡的时间也并不长。

嗯,妥妥的密室杀人案。

“话说,你有没有感觉,那一堆书有些奇怪。”林诚看着书桌上一推码得整整齐齐的书。

旁边就有书架,一般正常人会在书桌旁码这么多的书么?

林诚并没有听见柯南的声音,回头一看就看到了柯南面色难看的捂着胸口。

“你没事吧?”林诚诧异的看着柯南,这是要变回来了?

林诚想起了柯南感冒后喝下白干会变回工藤新一的剧情。

但是又这么快么?林诚也不太记得清剧情了。

“你没事吧?”林诚蹲下身来看着脸色愈发难看的说道。

“我……”柯南说话都有些困难了。

“小兰,柯南好像不太舒服。”林诚叫来了毛利兰。

“柯南没事吧?我看看?”毛利兰听到了林诚的话,走了过来。

“他烧的好严重啊!”毛利兰摸了摸柯南的额头,发现柯南的额头很烫。

“要不你先带他去休息一下吧!”林诚提意道。

“好!”毛利兰点点头,又对着旁边一个年轻人说道:“对不起,这里有没有可以躺的地方。”

“那就让他躺在我的房间好了,我的房间就在走廊尽头。”年轻人指了指对毛利兰说道。

“快去叫医生。”目暮警官对一个手下吩咐道。

“不用了目暮警官,帮我找一个常用的医疗箱就行了。”林诚打断道。

他可知道一会柯南会变回工藤新一,要是再来个医生的话就走着麻烦了。

“但是……”目暮警官有些担心,虽然从林诚对于尸体的了解上来看,他有些医学上的造诣。

但是林诚并不是正规的医生,万一出点事就麻烦了。

“相信我,不过是个感冒罢了。”林诚自信的说道,反正从剧情上来看柯南不会有事。

再说了他上一世虽然主学的法医学,但他的医学造诣上也不低。

“那好吧。”目暮警官点点头,看林诚这么自信,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小兰,你想抱柯南下去休息,等医疗箱到了,我就下来查看他的情况。”林诚又对着毛利兰说道。

“好!”毛利兰点点头,她对于林诚还是非常相信的。

林诚戴上了手套,他要在医疗箱来之前,把这个案子搞清楚。

现在他也没心思带麻生成实慢慢的破案了,于是只得叫他在一旁好好的看着。

林诚来到了书架上,发现书架上除了书都是音乐CD。

于是向旁边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询问道:“你们老爷很喜欢音乐?”

“是的,我们老爷特别喜欢古典乐。”管家模样的人解释道。

古典乐么?林诚也没有觉得奇怪,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

“目暮警官这个钥匙好像不太寻常。”一个鉴识科的人员拿来死者身上的钥匙环说道。

“什么?”目暮警官看向了那个钥匙环。

目暮警官将钥匙环打开以后,里面有个胶带,胶带的中间还有一个缝隙。

“目暮警官我能看一下么?”林诚向目暮警官说道。

“好!”目暮警官将钥匙递给林诚又对林诚说道:“林老弟,你可千万别输给那个少年。”

目暮警官指向了腹部平次,他刚刚把希望交给了毛利小五郎。

结果毛利小五郎现在还么什么头绪,他只能靠林诚了。

“为什么?”林诚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里是东京,是我们的主场。”目暮警官一本正经的说道。

林诚无语,没想到你目暮警官还在乎这种事啊。

林诚打开钥匙环,也发现了钥匙环的胶带。

“目暮警官,凶器能拿给我看看么?”林诚眯起了眼睛说道。

“好!”目暮警官吩咐手下拿来一根毒针。

林诚也听柯南说了,死者的脖颈上有个红色的小孔,还在现场发现了一根针。

应该是在针上淬了毒,然后扎向了死者。

林诚将手伸进口袋,然后在戒指里掏出了一个镊子,夹住了毒针。

他才不向柯南一样,直接就把针用手拿起来。

他可没有主角光环,要是被扎一下,说不定就嗝屁了。

目暮警官汗颜,怎么感觉这个人比他们警方还要专业,还有他口袋里究竟都有什么。

上次木岛良辅的案子,目暮警官听自自己的手下说,林诚掏出了手套、发套、鞋套和口罩。

没想到今天又掏出镊子,你是哆啦A梦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