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外交官杀人事件(上)

“好吧。”腹部平次有些无奈,怎么这个叫工藤的人这么难找。

现在他也只能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于是林诚带着众人下了楼,林诚并没有叫司机,而是自己从车库开出了GTR。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辈子,林诚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开车。

稚名由奈坐上了她专用的副驾驶位置,而麻生成实和腹部平次坐在了后排。

因为麻生成实也没有什么事的缘故,所以他也跟着来了。

“GTR诶!”服部平次露出了惊讶得表情,并不是这车有多贵。

而是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住GTR的速度和性能的诱惑呢?

林诚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是比别人夸他公寓有多么多么豪华,他多么多么有钱,而带来成就感高多了。

十几分钟后,林诚将车停在了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楼下。

“就是这里了。”林诚取下安全带,顺便帮稚名由奈也取了安全带,对着腹部平次说道。

腹部平次看着林诚的动作不禁吐槽,你搁这杀“狗”呢?

而麻生成实的眼神,则是有些怪异。

林诚带着服部平次上了二楼,敲了敲门。

这次来开门的是毛利兰,毛利兰打招呼道:“林老师、由奈、成实医生早上好啊!这位是?”

毛利兰先跟林诚三人打完了招呼,然后就看到了一位长得跟黑炭一样的年轻人。

“你就是工藤的女人吧。”腹部平次社交牛逼症发动了。

“女人?”毛利兰脸有些红,然后惊讶的说道。

此时在后面看热闹的柯南也脸红着吃了一惊。

然后心中默默给腹部平次比了个大拇指。

不过他也有些好奇这人究竟是谁?

“这种事情是谁说的?”毛利兰和柯南询问道。

“当然是你的朋友铃木园子说的。”腹部平次果断卖出了铃木园子。

林诚对于这三人的拌嘴没什么兴趣,于是走进了事务所。

而毛利小五郎现在正将脚翘在了桌子上,看着报纸。

桌子上堆满了东西,烟灰缸里的烟头这都满了,桌子上还有许多酒瓶。

“你就不知道收拾一下么?”林诚看着凌乱的桌子,对毛利小五郎说道。

“哦?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来了啊!”毛利小五郎毫不在乎大咧咧的说道。

林诚看着不太靠谱的毛利小五郎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我好歹是你女儿的老师吧?你这样真的好么?

“对了,你有没有感最近脖子有些疼?”林诚好奇的问道,这人脖子被扎了起码几百针了吧,脖子真的没势么?

“脖子,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诶,应该是最近看报纸看多了把,”毛利小五郎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林诚憋笑,要不你去医院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一堆针眼呢。

“我怎么感觉你在笑?”毛利小五郎奇怪的问道,难道脖子疼这很好笑么?

“没有,你看错了!”林诚一本正经,他怎么可能会承认。

“是么?”毛利小五郎被林诚给唬住了。

不禁挠挠头,难道刚刚真的是错觉?

服部平次冲过来打开了窗户,林诚和毛利小五郎都一愣。

“怎么了?”毛利小五郎诧异的说道。

腹部平次自顾自的推理着说道:“你不觉得很奇怪么?他居然会不时打电话过来,至少应该会问一下对方的近况,表示一点关心嘛。也没询问你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工藤一定在某个地方一直注意着你。”

柯南一愣,而毛利兰则是对腹部平次的话半信半疑了起来。

原来刚刚腹部平次,从工藤新一经常给毛利兰打电话,却不问毛利兰的近况而推理出了这一点。

林诚偷偷抽出稚名由奈怀里的手,稚名由奈也知道林诚有事,就乖乖的站在了毛利兰的旁边。

摸到了柯南的身边,颇有兴趣的说道:“叫你小心一点,咯,名侦探,被抓到破绽了吧。”

“可恶,这家伙是谁啊?”柯南有些无语,以前都是他抓别人的破绽,没想到今天吃瘪的却是他。

“好像是和你齐名的大阪高中生侦探。”林诚笑着说道。

“哦,就是那个叫什么腹部的家伙啊!”柯南也有一些印象,毕竟老是有人,拿他和腹部平次对比。

“话说回来你是谁啊?”另一边毛利小五郎忍不住的问道。

“对了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的名字叫腹部平次,和工藤新一一样,是高中生侦探。”腹部平次取下了瓜皮帽,自我介绍道。

“高中生侦探?”毛利兰和毛利小五郎略有些吃惊。

而麻生成实也是安静的站一旁看着,而稚名由奈则是有些性质缺缺的站在毛利兰旁边。

她也知道林诚有些事,所以并没有打扰他。

“你怎么感冒了?”林诚对鼻音有些重,还时不时打喷嚏的名侦探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阿……阿嚏!”柯南又打了一个喷嚏,鼻涕都快喷出来了。

林诚嫌弃的离开了一点,然后递给了柯南两张纸。

相较于手帕,林诚还是更习惯用卫生纸一些。

“谢谢啊!”柯南嘴上了声谢谢,实则对林诚的小动作有些鄙夷。

还是不是同甘共苦的小伙伴了?怎么这就开始嫌弃了?

“小弟弟,原来你也感冒了啊!我正好带了一种好药来哦。”腹部平次露出了一个笑容,从包里掏出了一个被包的严严实实的瓶子。

然后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给柯南。

林诚走回了稚名由奈的身边,有些恶趣味的看着柯南。

他有些好奇,工藤新一难道没喝过白酒么?而且这么大的酒味都闻不到么?

林诚表示并不李姐,不过想到这是一个动漫世界就是释然了。

毕竟这是一个属于牛顿的弟弟,牛逼管的世界。

果然柯南没有防备,一口直接喝了下去,然后就变得晕乎乎的了。

名侦探的酒量这么差么?虽然是白酒,但也就三两的量吧。

“你给他喝了什么?”毛利兰有些不满的对腹部平次说道。

“别激动嘛,就是一种叫白干的中国酒,在没见到工藤之前我可能都会打扰一下你们,这个就当做见面礼了。”腹部平次打开了包裹酒的纸袋,露出了一瓶红色的白干酒,然后自顾自的说道。

“哪有人这么自己做决定的。”毛利兰有些不满的说道。

林诚在一边看的啧啧称奇,不愧是你,我称你为大阪马牛逼。

“你们到底要我在外面按铃按多久啊!你们这家侦探社倒是挺会接待客人的嘛。”这时候一个身穿大衣,带着墨镜的中年女人站在门口,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好意思,刚刚有客人,并没有听见,请您原谅。”毛利兰性格比较好,自然上去大圆场。

“那现在能不能抽出一点时间听我说呢?”中年女人取下来了她的墨镜。

“当然没有问题了?小兰,去泡杯茶。”毛利小五郎看生意了来了,自然不会拒绝。

林诚看见中年女人,也不禁一笑,好家伙,案子这不就来了么?

这次的案子他记得不太清了,对眼前这个女人也没什么印象。

不过还是隐约记得这个女人的丈夫是个外交官,死的也好像就是那个外交官。

至于凶手是谁,林诚也记不起来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很久。

过了一会,中年女人也说了她自己的来意。

“这么说你要调查你公子女朋友的品行啊!”毛利小五郎听明白了中年女人的意思,于是这样说道。

毛利小五郎也不觉得奇怪,侦探当久了就见怪不怪了。

而林诚则是不太感情趣,自己点了一只烟?

顺便给毛利小五郎和中年女人也递了一支,就自顾自的坐在旁边看戏了。

嗯,由奈就是比由依可爱,至少由奈不会不会扔我抽烟。

腹部平次似乎在想着什么,时不时还要阴阳中年人两句。

而麻生成这个小透明实则是安静的坐在一旁,时不时和林诚聊两句。

至于柯南?现在还醉的晕乎乎的,看来这白干挺上头。

又过了一会,因为女人的丈夫是外交官的缘故,于是女人就邀请毛利小五郎去他家里。

而服部平次自然也厚着脸皮跟了过去。

而毛利兰则是被腹部平次忽悠了过去,而清醒了一些的柯南自然也就跟着去了。

不然鬼知道腹部平次会跟毛利兰说些什么。

然后林诚就有些犯难了,自己要怎么跟过去呢?

毕竟毛利小五郎借着女人的朋友的拜访的名义跟着过去的。

要是拜访的人太多的话,会让别人怀疑的吧。

突然林诚想起了目暮警官,对啊,反正早晚都要报警,到时候跟着目暮警官一起去不就行了。

“林老师,不好意思,没办法继续招待你了。”毛利兰不好意思的说道,她知道这有些不太好。

但是腹部平次那一句“工藤新一说不定会出现”,对她的杀伤力实在有些大。

“没事。”林诚露了一个笑容,反正一会他们又会再见面的。

“下次,有机会的话我想跟你比一比!”腹部平次走过来对林诚说道。

他对于林诚还是有些好奇的,毕竟在最近在新闻上经常能听到这个名字。

“推理哪来的什么输赢?”林诚笑着摇了摇头,这一点他倒是挺认可名侦探的。

毕竟都是为了破案,太过于在乎输赢这种名声的话,还算什么侦探。

腹部平次一愣,他没想到林诚会说出这种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