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可乐杀人事件(完)

林诚放好了抽屉里的那本书,然后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他要去完成自己的猜想,即使到现在,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林诚出了门,取下了口罩、头套、手套和鞋套,就向公寓楼下走去。

林诚来到楼下,询问了周围附近的几家便利店和药妆店以后。

就拿出木岛良辅的照片,一家家的去询问了。

木岛良辅的照片是上次目暮警官给林诚的资料里面的。

据说是木岛良辅父母给的目暮警官,木岛良辅生前的为数不多照片。

“你说照片里的这个人在一个星期多以前买过可乐?你确定?”林诚在不远处的一家便利店里,看着一个销售小姐姐询问道。

“嗯,这个人我有印象,当时来的时候带着一个鸭舌帽,将帽子压的很低,当时我还以为遇到小偷了呢。”销售小姐姐将手指放在下巴上,回忆着说道。

“这里有监控么?”林诚询问道,要是有监控的话,就更好了。

“有是有,不过我做不了决定。”销售小姐姐有些为难的说道。

“你们老板在么?”林诚询问道,他也知道这些销售小姐姐的难处。

“不在,不过我可以给你他的电话。”销售小姐姐摇摇头,递给林诚一张名片。

“好,麻烦你了。”林诚接过了名片。

他并没有直接打电话给便利店的老板,而是打电话给了目暮警官。

他只是一个侦探并没有权利查看别人的监控。

目暮警官了解了情况之后,表示这件事就包在他身上了。

没过一会,销售小姐姐收到了电话,就带着林诚来到了一间房间里。

房间里放着一台电脑,电脑上显示的正是监控。

林诚直接亲自上手,没过一会就调出了一个星期前的监控。

经过小姐姐一边的回忆,林诚终于在在九天前的傍晚看到了木岛良辅了。

林诚保存了录像发到了自己邮箱上,就离开了便利店。

又重复刚刚的过程,在不远处的一家药妆店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这次的销售是一个中年妇女,记性不太好,不过看着木岛良辅的照片,她还是想了起来。

因为她对木岛良辅的影响比较深刻,根据她当时的回忆,木岛良辅在店门口犹豫了很久。

话也不怎么说,当问他为什么要买针筒的时候支支吾吾。

中年妇女销售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了吸毒人士,还在考虑要不要报警。

不过最后木岛良辅解释说是乡下来了,他的宠物生病了。

中年妇女这才半信半疑的给卖了木岛良辅针筒和宠物注射药品。

后来中年妇女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就没有管了。

林诚又如法炮制,获得了药妆店的监控。

然后果然在监控里看见了木岛良辅,虽然他把鸭舌帽压的很低,但是林诚还是认了出来。

林诚又将这一段监控发到了自己的手机邮箱里。

然后陷入了沉默,看来这一次自己的推测没有错了。

林诚开着自己的GTR来到了工地上,又去见了那个老人。

老人看到了林诚有些诧异的问道:“你怎么又来了?”

“有些事,我先跟你聊聊。”林诚脸色严肃地说道。

“好吧,那先进来吧。”老人将林诚邀请进了屋内。

老人请林诚坐下以后,就去为林诚泡了一杯茶。

“说吧,这次来又是什么事?”老人将茶放在了林诚面前,询问道。

“你为什么要帮助木岛良辅自杀?”林诚没有碰茶杯,而是点了一根烟,缓缓的说道。

老人顿时一惊,手中的茶杯掉在了桌子上,茶水流了出来。

老人急忙先来一根毛巾,一边擦一边装作茫然的样子说道:“你再说什么?那个年轻人不是被谋杀的么?”

林诚也不说话,将手中的那本书打开给老人看。

老人眼神一凝,知道瞒不住了于是对林诚说道:“能给我一支烟么?”

林诚递给了老人一支烟,将自己Zippo限量版的打火机也给了老人。

老人点上烟,吸了一口,对林诚说说道:“真是好烟啊!”

林诚也不催促老人,就这样看着他,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九天前一个年轻人先上了我,央求着我让我帮他一个忙。”老人吸了一口烟,才缓缓说道。

“我当时很不解,就询问他问他说什忙?”老人停顿一下,这才缓缓说道。

“他说让我杀了他。”老人说到的时候有些沉默了。

林诚也不打扰老人,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当时真的把我吓坏了,我还以为遇到了疯子。”老人苦笑着说道。

“但是看着他恳求的眼神,我有些不忍,就还是询问了一下为什么?”老人像是在回忆,回忆着那天的场景。

“后来他讲了一个故事,一个自闭男孩和一个女孩以及女孩的人渣养父的故事。”老人的心情有些沉重,他似乎又想起了那天,木岛良辅深深的愤怒以及无奈。

“男孩说他知道了女孩的养父想把他约出来。他说他对女孩的语气,以及聊天方式十分的了解,当突然语气不一样的时候,男孩说他就知道换了人,而女孩也没有再上线,男孩就知道应该就是女孩的养父。”老人又吸了一口烟,想起那天那个年轻也是这样坐在他的对面。

“于是那个男孩就想了一个办法,一个赌上自己性命,将女孩脱离她养父的办法。”老人说道这里沉默了下来。

林诚也沉默了,他也没想到木岛良辅会这么的疯狂。

“然后你就帮了他自杀,然后嫁祸给女孩莫养父?”林诚这才缓缓的说道。

“我没有帮他自杀,只是帮忙嫁祸给了那个女孩的养父。”老人摇了摇头说道,他并没有帮助木岛良辅自杀,他只是没有拦住自杀的木岛良辅。

林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着实没想到,木岛良辅会这么的疯狂。

“你没有劝他?”林诚有些疑惑的问道,木岛良辅就算了。

毕竟自闭了为么多年,极端一点也很正常。

但是老人看着不像这么极端的人啊?

“怎么可能没有劝?还劝了很久,但是他说这是他能想到唯一的办法了。”老人吸完了最后一口烟,熄灭了。

林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的确在一个严重自闭症患者眼里,他连和别人社交的能力都没有,在他眼里或许这就是唯一的办法了吧。

“最后一个问题,用这么不可意思的自杀方法,他就不怕被当做意外处理么?”林诚询问道,要知道木岛良辅可是差点被当做意外处理了。

“他说如果他被当成意外处理了,就让我跟警察说,在他的晚上看到一个中年人来过这里。结果在我怎样打算这样做的时候,警方就找过来了。”老人又缓缓的说道。

“你去自首吧。”林诚沉默了一会,将杀人的罪状嫁祸给别人,已经是违法行为了。

至于最后究竟要怎么定罪,他也就不是很清楚了。

老人点点头,从书架后面哪来了塑封袋,里面正是针筒和剩下的半瓶可乐。

“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也怪我没有劝住那孩子!”老人叹息的摇摇头。

“也不怪你,一个抱着必死信念的人,是劝不住的。”林诚摇摇头,就像飞蛾扑火,无论你怎么阻止,它都会义无反顾的扑进火焰里。

“走吧,以你的年龄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惩罚。”林诚说道,小日子国的法律他不知道。

但是对于年龄较大的人,定罪的时候应该也会从轻吧。

老人点点头,也不在说什么就更林诚一起去了警视厅。

…………

目暮警官已经从林诚和老人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不禁有些感慨。

“我们要告诉叶月美音真相么?”目暮询问林诚。

“告诉她吧!”林诚将书递给了目暮警官。

“那样对她会不会外太残忍了。”目暮警官有些沉默了。

毕竟要是叶月美音要是知道,木岛良辅为了她付了生命,不知道叶月美音会怎么想。

“她有知道真相的权力。”林诚摇了摇头,林诚不太喜欢什么善良的谎言。

要是他们不说,叶月美音可能永远不知道,曾经有人为了她不顾一切,甚至牺牲掉了生命。

“好吧……”目暮警官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当叶月美音得知真相的时候,并没有哭,而是紧紧的抱着木岛良辅留给它的那本书……

三天后林诚带着稚名由奈在木岛良辅的墓碑前,为木岛良辅放了一朵花。

虽然林诚觉得木岛良辅有些傻,但是他为了叶月美音不顾一切的样子还是打动了林诚。

而另一边叶月美音身穿一身黑色礼服的叶月美音,正抱着木岛良辅留给它的那本书,呆呆的看着,眼角留下了泪水……

最终老人被以陷害罪被检方判了缓刑两年。

而江岛大佑则是被以杀人未遂、家暴和虐待未成年人等多种罪名送上了法庭。

加上林诚让SAT那边向检方施压,江岛大佑没个十几年应该是出不来了。

而木岛良辅的父母也很讲理,并没有怪叶月美音害死了他们的儿子,反而收养了叶月美音。

他们觉得自己儿子既然不惜生命也要让叶月美音脱离苦海,他们就当是帮自己儿子完成遗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