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可乐杀人事件(三)

林诚离开了药妆店,眉头皱的很紧了。

林诚没有急着就否定掉自己之前的推理,那个老头肯定有问题。

这是林诚的直觉,他的直觉一向很准。

而且那个老头没问题的话,干嘛要撒谎?

林诚看了看时间却发现已经快五点了,这才想起来还要去接稚名由奈。

于是林诚来着他的GTR回学校了。

下午,林诚正在和稚名由奈吃饭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目暮警官的电话。

“目暮警官怎么了么?”林诚疑惑的问道。

“林老弟啊!我们警方查到了一些线索,给你发邮箱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目暮警官有些不太开心的语气。

林诚有些疑惑,有线索了不应该开心么?怎么听目暮警官的语气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嗯,好,一会我吃了饭就看。对了我今天去工地上,那个看守的老大爷给我说,在你们后面有一个中年人去找过他,行迹有些可疑。”林诚暂时放下手中的餐具,对目暮警官说道。

“什么?还有这种事?”目暮警官一惊,赶忙叫来了一个手下,去调查此事。

“嗯,目暮警官那你先去忙。”林诚点点头然后挂断了电话。

干饭!干饭!

什么案子?什么凶手?哪有干饭重要!

“怎……怎么……了么?”稚名由奈看见林诚打电话,询问道。

“没什么,就是发生了一个案子。”林诚搂过稚名由奈,ruarua她的小脑袋,说道。

“注……注意……安……全……”稚名由奈小脸有些红,周围这么多人呢!

“嗯,我会的。”林诚笑着放开了稚名由奈,不再逗她。

稚名由奈虽然不太爱说话,但是真的好可爱。

吃完了饭,林诚就带着稚名由奈回家了。

稚名由奈写作业去了,而林诚则是打开电脑,登陆了邮箱。

目暮警官给他发的资料有些多,林诚等了好一会这才打开了文件。

文件内,是一个网络聊天室的一个聊天记录。

聊天室室里的人并不多,大概七八个人的样子。

文件里还有那七八个人的详细资料。

目暮警官这效率可以啊!看来也并不是那么的无能嘛。

林诚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叫一个叶月美音的女生身上。

叶月美音、女、十七岁、高二,在聊天室里的名字叫作“夕阳的刻痕”。

林诚憋笑,路明非,是你么?抱歉抱歉,不该笑的,没忍住。

林诚之所以会注意到这个女孩,是应该女孩每次发言,死者都会回复消息。

林诚又打开了女孩和死者的私人聊天记录。

看着看着,林诚不禁眯起了眼,女孩似乎有抑郁症,而死者似乎一直在安慰她。

林诚又打开了女孩的资料,发现女孩是孤儿,后来被一个中年男子领养。

中年男子对女孩不太好,似乎经常打骂女孩,林诚皱眉,骂了一句“人渣”!

资料上还有几张女孩身上淤青的图片。

这是前久女孩的老师发现了女孩的异常,带女孩去医院检查时照的相。

啧啧啧,真是畜生啊!

看到聊天记录最后的时候,林诚一愣,因为最后的聊天记录赫然是女孩约死者的消息。

而地点就是在那个工地,林诚也明白了,为什么死者一个社恐患者会离开家,来到那个偏僻的地方。

林诚似乎看到了一个社恐的患者犹豫了很久,最后缓缓的在键盘上打出一个“好”字。

又想了木岛良辅的死状,这哪里是爱情,分明就是毒药嘛!

怎么没有口供?林诚又看了看资料,却发现其中并没有发现叶月美音的口供。

不应该啊!难道是口供还没有录完?

林诚干脆直接打电话给目暮警官,又不是没电话,直接询问呗。

“目暮警官,怎么没有叶月美音的口供?”

“林老弟啊!我们这正录取叶月美音的口供呢,另外我们这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电话内传来了目暮警的声音。

“什么奇怪的事?”林诚皱眉,怎么目暮警官你也来这套,直接说不行么?

“就叶月美音一直不承认她给死者发过约他出来的消息,看她的样子也好像不在撒谎,”目暮警官有些疑惑的说道。

“嗯,那条消息,我也觉得有些突兀,叶月美音的养父怎么说?”林诚刚刚也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叶月美音约木岛良辅的消息,实在是发得有些突兀了。

之前他以为是小女孩突然受到了什么刺激,想迫切的约木岛良辅出来,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

“江岛大佑,也就是叶月美音的养父,说他自己并不清楚。”目暮警官也有些怀疑,是不是江岛大佑偷看了自己养女的聊天记录。

然后假装是叶月美音的身份,将木岛良辅约出来杀害。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证据,也做不了什么事。

“根据那个老人的证词,那个黑影的身高和江岛大佑的差不多吧。”林诚调出来江岛大佑的资料,发现江岛大佑的身高也大概在一米七左右。

“嗯,我们也是因为这点才能将江岛大佑定成嫌疑人而进行侦讯的。”另一边目暮警官看了一眼正在接受侦讯的江岛大佑,点了点头。

“还有我们已经让看守的老大爷过来指认,他已经确认了,后来的那个中年人就是江岛大佑。”目暮警官过了一会又说道。

“那这么说江岛大佑已经成为了这个案子的第一嫌疑人是么?”林诚总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太对劲。

“嗯!”目暮警官点点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江岛大佑确实很有嫌疑。

接下来只要确定江岛大佑在死者死亡的当晚有没有去过凶案现场,这件事情多半就已经板上钉钉了。

“目暮警官,能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件事么?”林诚想了想决定让警方去调查那件事。

“好,你说,我尽量帮忙的。”目暮警官点点头,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给林诚的。

再说了林诚要调查的事,多半也跟这个案子有关。

“第一就是木岛良辅有没有提前去过凶案附近,第二则是那个看守的老大爷最近有没有购买过可乐和针筒。”林诚关掉了资料,慢慢的说道。

“可乐?”目暮警官有些迷惑,针筒跟这个案子有些关系,但是可乐有什么关系呢?

“我后面会先你解释的,总之先拜托你,帮我调查这件事。”林诚决定先不说清楚,等一切都确定以后,他会告诉目暮警官的,

毕竟这件事始终有些匪夷所思,林诚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好!”目暮警官也不墨迹,他也相信林诚不会无的放矢的。

林诚挂断了电话,点了一支烟,似是若有所思。

就连稚名由奈在一旁轻声呼唤,他也没有注意。

直至稚名由奈轻轻的推了推他,林诚这才回过神了。

“怎……怎么……了……么?”稚名由奈轻声的问道。

“没事,刚刚只是在想事情。”林诚熄灭了还有半支的香烟,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我们……去……看……电影……吧……”稚名由奈轻轻拉了林诚的衣袖,小声的说道。

“好啊!”林诚有些诧异,将刚刚思考的事抛在了脑后。

这可是稚名由奈第一次主动提出出门,他怎么可能会拒绝。

“背……我……”稚名由奈脸有些红,低声说道。

“你姐教你的?”林诚神色有些古怪,以前稚名由奈可不会提出这种要求,一看就是稚名由依教的。

“嗯……姐姐……说……很……舒服……”稚名由奈小声的说道。

林诚无语,这是什么狼虎之词?这个舒服它正经么?

不过林诚也没有拒绝,蹲下,将稚名由奈背了起来。

两人就出去看电影了……

第二天一早,林诚就收到了目暮警官的电话,让他去一趟警视厅。

不过林诚还是帮稚名由奈做好了早饭,将稚名由奈送到了学校,顺便请了一个假,这才来到警视厅。

来到了警视厅,听目暮警官讲解。

林诚才知道了原来警方掌握到了江岛大佑在死者死亡的当晚,有去过案发现场的证据。

目暮警官的手下也在叶月美音找到了江岛大佑的日记。

从日记中可以看出,江岛大佑对叶月美音有些很强的掌控欲望。

叶月美音一旦有脱离江岛大佑的掌控的迹象,就会对叶月美音拳打脚踢。

叶月美音甚至没有一点的隐私,那个聊天室,都是叶月美音绞尽脑汁才隐藏下来的。

而最后的结果来看,叶月美音的聊天室似乎还是被江岛大佑发现了。

林诚脸抽了抽,对于江岛大佑的这种变态掌控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只好骂了一声“人渣”。

从目暮警官的口中,林诚还知道了江岛大佑已经坦白了自己偷看了叶月美音的聊天记录的事。

强烈的掌控欲望让想杀掉木岛良辅,甚至还坦白了是他将木岛良辅约出来的事实。

但是他对于杀人这件事却不承认,他说他到达现场的时候,木岛良辅已经死了。

另外对于看守老大爷说江岛大佑去找过他的事,江岛大佑也拒不承认。

不过警方对于江岛大佑的这话几乎不相信,认为他只是在狡辩。

现在警方的重点也放在了找到凶器上面了。

只要找到凶器,就可以定江岛大佑的罪了。

林诚看着审讯室里,情绪有些激动的江岛大佑,又陷了沉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