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可乐杀人事件(一)

林诚打开了资料,死者:木岛良辅、男、38岁,自由职业者,标准的老宅男、社恐患者。

父母都是高薪职业,收入十分的稳定,死者也有一定的收入来源。

除了没有朋友和女朋友之外,似乎还不错。

林诚有些皱眉,按理来说一个社恐患者、加万年老宅应该不会得罪什么人,让其痛下杀手吧。

林诚总感觉这事情透露着一丝诡异行。

身体的发现的蔗糖、手上的针孔,以及心脏血栓导致心脏缺血死亡。

所以什么带糖的体液,注射进血管能让人心脏血栓呢?

林诚沉思着,难道是?林诚突然感觉灵感一闪而过,然后林诚露出了笑容。

没想到这种只能出现在小说里的剧情真能回发生在现实啊!

不对!这本来也不算是现实世界好么,毕竟牛顿都不管好么?

“目暮警官,你先调查一下死者临死前都接触过什么人,重点还是放在网络上。”林诚说道,对方既然是个老宅和社恐患者,那么对方在网络上进行交际的可能性就很高。

目暮警官点点头,他们警方目前也是往这个方向进行调查的。

真当他们警方是酒囊饭袋啊?他们很勇的好么?

“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进展发在我电子邮箱里吧。”林诚递给了目暮警官一张名片。

这张名片是林诚专门制作的,上面只有电子邮箱和他的名字,以及侦探的职业。

这事林诚用于拓展业务的,虽然他不是专业的侦探,但是奈何不住系统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林诚对一些高难度的案子还是比较感兴趣得。

目暮警官看着纯黑色的名片,脸一抽,你还闲自己不够“死神”是吧?

林诚看着目暮警官看着名片怪异的表情,怎么了么?

黑色不好么?黑色多朴素啊!

“好吧,你先回去吧,有进展的话我会叫你的,”目暮警官点点头,最终还是忍住了吐槽的冲动。

毕竟这个工具人还要用,嗯,等用完了再吐槽。

林诚告别了目暮警官,拿着资料会先回家了。

作为警方的信奈伙伴,他拿个资料怎么了?怎么了?

不过目暮警官还是交代了林诚不要将资料乱传。

而林诚的回到也很简单,吸了一口烟说道:“我没那么无聊。”

他林某人又不是园子那个八婆,林诚对于乱传别人八卦或者资料真没有什么兴趣。

林诚开着他的GTR去了唐人街,好吧他又手痒了,而且他也很馋老板的灌汤包。

材料虽然都不是华夏的,但是手艺绝对是纯正的华夏手艺。

林诚将车驾驶进了唐人街,这里最初还不叫唐人街,只是一些华侨们聚在了一起。

然后聚的华侨越来越多,这也也逐渐成为了米花町很出名的一处唐人街。

GTR驶入一条小巷,谁能想到这条藏在唐人街深处的小巷,却有些最正宗的中餐。

外面的恢宏和热闹似乎和这里似乎没有一点的关系,这里有的只是浓郁的生活气息。

与其说这里是一条商业街,倒不如说这里是生活区。

林诚将车停在了一家早餐店门口,门上更是连个招牌都没有。

只有门口的蒸笼和店内的桌子,才能勉强看的出这是一家早餐店。

“小林,来了啊!”一个穿着人字拖,短裤、短袖叼着烟的地中海的中年男人看到了林诚,打招呼道。

“嗯,老板,一笼灌汤包、一个茶叶蛋和一杯豆浆。”林诚点点头,他早上可是只吃了一点,特意来这里加餐的。

“好嘞!对了,你那个小女朋友呢?”老板露出一个笑容,跟林诚唠嗑道。

“她上课呢!”林诚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此时店内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附近的一些街坊邻居。

“哟!小林来了啊!”一些熟人见到了林诚,打招呼道。

林诚一一微笑回应。

“还是你小子有本事!那丫头俊,可惜是个日本丫头,”中年为林诚端上了灌汤包、茶叶蛋和一碗豆浆以后,干脆做到了林诚对面跟他唠嗑。

“不过也好,拱了他们日本人的小白菜。”老板笑着扇着扇子说道。

“由奈是在英国想长大的,而且我不是猪好么?”林诚苦笑不得,在豆浆里加了一点糖,夹起了一个灌汤包,吹了两口气就往嘴里送。

滚烫的汤汁在嘴里爆开,浓郁的香味弥漫在了嘴里,让林诚欲罢不能。

就是有些烫嘴,林诚张开了嘴,哈了两口气,这才好多了。

“慢点吃,刚出笼的灌汤包多烫啊!”老板递给林诚一张纸笑眯眯得说道。

他看林诚很顺眼,性格好、脾气好,最重要的事能他们这些中年人聊的下去。

哪像他那混账儿子,父子两说不了几句话就得吵架。

“谢了!”林诚也不客气接过了纸,擦掉了嘴边的汁水。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偶尔旁边的熟人也会插上一嘴。

“老板,麻将搞起啊?”林诚说起了四川话。

“要的,等哈我让我婆娘出来看店店儿!”老板也是四川人,也不过这里很多人来自天南海北,所以平时老板用的都是普通话。

而老板和林诚这么亲切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两人都是四川人。

虽然两个人的老家并在一个地方,甚至都不是一个世界的。

但两人就是莫名的有亲切感。

老板叫来了老板娘,然后又叫了几个人一起去打麻将了。

二个小时后,林诚骂骂咧咧的退出了战场,因为他又输了几十块钱。

钱是小事,主要是他只赢了一把,这就让他很郁闷。

“不打了不打了,得去接女朋友了,而且下午还有课,拜!”林诚拿起了桌子的烟和打火机就准备开溜。

“留下来吃个午饭呗。”老板挽留道,赢了林诚那么多钱,他也有些过意不去。

“不了不了,女朋友还饿着呢!老板,赢了这么多,早餐钱免了呗。”林诚一人发了一支烟,笑嘻嘻的说道。

“上次就说了,你来吃早餐我不收你的钱。”老板有些不满意的说道,跟他客气啥?

一些早餐而已,他还是请的起啊的。

“好!那以后我就来白嫖了,谢了老板,有时间请你吃火锅。”林诚也不客气,笑嘻嘻的说道。

“谁稀罕你请客啊!”老板是个老傲娇了虽然说这话,但是脸上却笑容满面的。

“走的时候,帮我把老王叫上来,不然三缺一怎么打?”老板交代道。

“好嘞!”林诚点点头离开了麻将室。

说是麻将室,其实就是老板家客厅里放了一个麻将机。

“王叔,老板叫你上去打麻将了!”林诚来到一个中年人面前,递过一个根烟说道。

“老刘那个混蛋,缺人了才想到我?”老王假装生气的说道。

“哈哈哈,王叔快去吧,把老板杀的个片甲不留。”林诚笑着说道,他知道老王自然是开玩笑的。

“好嘞!”老王乐呵呵的杀了上去了。

一般林诚都只会打两三个小时,也不是天天来,所以一般都会轮着让林诚玩玩。

林诚还是挺感动的,这些人真是热情又善良啊!

“老板娘,走了啊!”林诚跟一个正在坐着守店的妇女说道。

“哟,小林啊!留下来吃个饭呗!”中年妇女很慈祥,看着林诚要走,于是挽留道。

“不了,不了,女朋友还饿着呢!”林诚拒绝了老板娘的好意,他没有给稚名由奈做便当盒。

一方面是不怎么会做寿司,要是做华夏菜,到了中午多半就凉了,二则是太早了他也起不来。

“好吧,那以后常来玩啊!”老板娘也不在劝,热情的说道。

“好嘞!”林诚挥了挥手,就开着他的GTR回学校。

因为不是下班上班的高峰,今天林诚难得获得了一张不用堵车的一次性体验卡。

等林诚回到学校时候,稚名由奈他们已经下课了。

林诚接走了稚名由奈,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也跟着一起出来了。

林诚顺便也把新出智明叫上了,正好几个正好聚一聚。

现在铃木园子把注意打在了新出智明的身上,人帅、性格又好,还是医生,这条件简直绝了好吧。

不过新出智明对铃木园子倒是有些兴致缺缺。

众人来到了一家还不错的西餐厅,随便吃了一些就各自忙各自的了。

新出智明回去值班了,毛利兰、铃木园子和稚名由奈则是回去上课了。

而林诚则是去打算去调查木岛良辅的事情。

林诚开着车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工地内。

这里本来是打算修建一个小区的,可惜后来烂尾了。

现在的偏僻的工地里拉起了警戒线和封条。

因为取证完毕的缘故,这里并没有警察看守。

林诚拉起带上手套和头套,拉起警戒线钻了进去。

林诚在里面寻找,终于发现了凶案现场。

尸体已经被被拉走了,只剩下一个尸体描边线。

林诚查看了一下现场,却发现现场处理得很干净,也没有争斗的痕迹。

林诚眯着眼,拿出资料又看了一遍,资料上显示了死者的钱财并没有丢失。

所以死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被杀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