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多灾多难的米花町

当初升的太阳将那一抹金黄撒进别墅内的时候,沉寂了很久的别墅似乎迎来它的新生。

别墅内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而此时的林诚还在熟睡。

别墅内,太田藤和角谷弘树两人再也等不了,从吊桥的另一边报警去了。

别墅的另一边并非是死路,不过是需要爬过一座才会有人烟。

当林诚睡醒的时候,我们的老熟人目暮警官已经开着直升机到达了别墅。

至于稚名由奈早就醒了,不过一直不肯放开林诚,就这样一直抱着。

林诚和稚名由奈穿好了外衣,就一起去卫生间洗漱了。

这次出门他可是带了洗漱用品的,因为不刷牙林诚总感觉会怪怪的,所以每次出门条件允许林诚就会带洗漱用品。

当林诚到一楼的时候,目暮警官已经来到了别墅内。

“目暮警官,早上好!”林诚打了个招呼。

“林老弟早上好,还有由奈啊!也早上好!”目暮警官忍住了吐槽林诚这个“死神”的冲动,跟林诚和稚名由奈打了个招呼。

接下来,目暮警官带走了池田知佳子拿四分五裂的尸体,还有犯人高桥良一。

高桥良一看见林诚,就像看见了魔鬼一样,急忙催促着目暮警官快带他离开。

躲着林诚的还有太田藤,昨天他可被林诚吓坏了。

林诚也顺便搭了目暮警官的直升飞机回了米花町。

至于早饭只能回了东京再吃了,发生了这种事,众人也没有心情再去做早饭了。

而林诚的那辆悍马h1,铃木绫子说,会叫人帮林诚开回去的。

于是众人被拉到警察局做完笔录以后,众人就分道扬镳了。

毛利兰怕毛利小五郎担心就带着柯南先回去了。

而铃木绫子、铃木园子、太田藤和角谷弘树则是去处理池田知佳子的后事了。

林诚这边也终于完成了二星任务,获得了唐门暗器*巅峰和音乐精通的奖励。

唐门暗器么?听着好流弊的样子,哪天试一下。

林诚打开了商城,结果发现商城里增加唐门暗器和乐器这一栏。

系统牛啤啊!林诚看着附魔过后可以催眠别人的笛子,简直无敌好么?

不过林诚看了看价格又缩了缩脖子,主要是十万。

坑爹呢?这是,果然狗系统还是这个尿性。

看着下次需要三十件案子才能完成的二星任务,林诚又骂骂咧咧了起来。

还特喵的有没有王法了?系统你这是在鼓励我抢柯南得饭碗?

柯南:???!!!怎么突然有一种危机感?

唉,这系统的任务也越来越难了,还有那只死柴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现,

自从上次出来过很短的时间以后,那只柴犬就像消失了一样。

要不是系统还在,林诚都以为那只柴犬只是一个幻觉了。

关闭了系统,林诚带着稚名由奈去早餐了。

本来林诚想去吃中餐的,可惜稚名由奈对中餐不太感冒。

于是林诚带着稚名由奈去吃西餐了,反正他时间多的是。

大不了等稚名由奈上课去了,他自己吃就行了。

吃了一个金枪鱼三明治,喝了一杯卡布奇诺,林诚感觉自己快饿扁的肚子舒服多了。

吃完早餐以后,林诚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带着稚名由奈玩耍去了。

毕竟难得周末,他自己当当宅宅也就算了,稚名由奈的状况还是不适合宅的。

于是林诚先带着带着稚名由奈去了浅草寺。

林诚和稚名由奈在浅草寺下共同许愿,还一起让人画了一副素描。

本来林诚是不屑许什么愿的,不过看着稚名由奈认真的样子,林诚也不好扫她的兴致。

之后两人又去了东京晴空塔,没错就是那个《东京爱情故事》里的那个晴空塔,也被称为“东京的天空树”。

也是路明非带着绘梨衣去的那个东京天空树。

林诚和稚名由奈就像一对普通情侣那样。

林诚先带着稚名由奈去了西广场五楼的墨田水族馆。

在这里两人一起看到了麦哲伦企鹅,并一起合了影

然后又去塔楼的七楼,两人看了一部爱情电影。

在餐厅里林诚第一次享受到了稚名由奈喂来的饭菜,林诚特别感谢隔壁那对小情侣。

要是两人秀恩爱喂饭,让稚名由奈觉得很温馨,突然突发奇想。

接着又去了三十一楼的观景台,两人像一对普通情侣一样热情相拥,让林诚占了不少便宜。

今天是两人玩的最开心的一次了!

稚名由奈拍了不少的照,还买了不少的纪念品。

最后要离开的时候,稚名由奈都还有些舍不得。

不过明天稚名由奈还要上课,稚名由奈只好念念不舍的回家了。

两人回到了家,先后洗了一个澡,不是不想一起住,主要是林诚怕压不住这刚尝过甜头的老二。

然后林诚打游戏去了,而稚名由奈则是去完成她剩下的作业了。

等稚名由奈写完以后,两人就睡觉去了,毕竟稚名由奈明天早上有课,而林诚则是要为她做早餐。

而另一边安透室则是头疼不已,作为组织的情报人员,这次调查KK的任务,自然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而且不仅是他,这次组织出动了不少的情报人员。

结果这么久过去了,他却一点线索都调查不出来,因为kk将现场处理的太完美了。

没有留下一点能顺藤摸瓜的线索,这让安透室的调查没有一点作用。

“嘟嘟嘟!”就在这是安室透的手机响了。

安透室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条消息,看完以后安透室眯起来了眼睛。

手机上面赫然显示着:

停止一切对KK的调查。

——Rum

另一边的贝尔摩德、基尔和库拉索也收到了消息,贝尔摩德和库拉索都是脸色沉凝。

而基尔则是松了一口气,她也是一点东西都没有调查出来,而且她现在的处境有些不太好。

要是Rum追责下来,她就难受了,现在Rum突然取消了调查,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清晨,林诚起了一大早,一看时间,好家伙!时间一下子跳到了星期三。

好吧,林诚叫醒了稚名由奈,然后换好衣服就先去洗漱。

等林诚做好早饭的时候,稚名由奈也下来了。

吃完早饭,林诚先送稚名由奈去了学校,他自己则是打算去溜达一下。

因为他今天并没有课!

去哪里玩呢?要不回家打游戏,当个宅宅?

就当林诚还在思考的时候,林诚的电话突然响了。

林诚打开一看,发现是目暮警官,林诚皱眉,不会吧不会吧。

“喂林老弟啊!”电话那头传来了目暮警官的声音。

“怎么了?”林诚呼了一口气,算了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老弟啊!我也不想麻烦你,但是这有个案子,你看能不能?”

“懂了懂了!你说地址吧。”林诚捂脸,多灾多难的米花町啊!

昨天高桥良一还有审完吧,好家伙这又来一个。

算了算了,反正现在林诚也没啥事,就去看看吧。

然后目暮警官说了一个地址,林诚打着导航赶了过去。

当林诚赶过去的时候,发现地点是一处医院。

当林诚走进医院的时候却发现目暮警官脸色有些凝重。

“林老弟,你来了啊!”目暮警官打了个招呼。

“嗯!”林诚只是点点头,看看这次又是哪个倒霉蛋中招了么?

“林老弟啊!这次情况有些复杂让山口医生给你介绍情况。”目暮警官脸色不太好看。

林诚点点头,看目暮警官这个表情,这次的案件应该不太简单了。

“林侦探!你好你好!”山口孝史是一个看着比较严肃的中年人。

“你好!”林诚回了个礼。

“事情是这样的,死者叫木岛良辅,28岁,最初是因为心脏血栓导致心脏缺血而送进的医院,最后抢救无效。”山口孝史跟林诚介绍情况。

林诚点点头,不过有些疑惑,既然是病死,为什么目暮警官会叫他来呢?难不道这件事另有蹊跷?

“不过死者和他的家庭都并没有心脏病史,死者也没有糖尿病和高血压,而且死者的身上还有一个疑点。”山口孝史继续说道,不过说着说着他卖了个关子。

“什么疑点?”林诚皱眉,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么?

“我们在死者的身上发现了一个针孔,而且死者身前并没有就医记录,也没有吸毒史。”山口孝史口若悬河的说道。

林诚无语,所以你就不能一次说完了?你外表看着严肃,其实内心是个老不正经?

“因此死者的父母委托我进行了尸检,并且我在尸体里血液里发现了少量的蔗糖!”

日本尸体的解剖率极低,日本的法医也极少,即使是目暮警官手下也只有两个法医。

“蔗糖么?”林诚有些皱眉,因为人体是不可能利用或者产生蔗糖的,所以这应该是一场谋杀案,

所以目暮警官的脸色才会难看么?一场谋杀案,因为没有进行尸检,差一点被当成了意外死亡。

换任何一个刑警在这里都不会感到舒服吧。

怪不得日本的犯罪率这么低,法医这么少,即使是谋杀案,也很有可能会被当作意外处理吧。

“目暮警官有死者的详细资料么?”林诚询问道,现在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不过林诚也很兴奋,终于不再是一来就是三选一、四选一了么?

终于遇到了一个正常点的案子了。

“嗯,时间紧急,目前我们只发搜寻到了这些信息。”目暮警官递给林诚一个资料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