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绷带怪人杀人事件(完)

看着被砍断的吊桥,除了林诚以外其他人都有些慌了。

因为唯一的出路没了,电话线也没了,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小黑,就问你慌不慌?

林诚都能感受到稚名由奈抱他的手都愈发的紧了。

众人回到了别墅,而高桥良一则是又出来吓唬众人了。

林诚有些无语,你这只“狼”在瞎带什么节奏。

傍晚,池田知佳子在房间门下发现了一张小纸条,然后偷偷的找机,会从后门溜了出去。

结果池田知佳子从后门溜的时候刚刚被从洗手间出来的林诚看见了,林诚咂舌。

小姐姐你是真的勇啊!明知对方有凶器、下手还怎么狠,居然还敢一个人出去。

啧啧啧!

结果不出所料,众人正在吃晚饭的时候。

窗口突然闪过一个全身缠着绷带的怪人,抱着池田知佳子从窗口一闪而过的画面。

柯南、角谷弘树和太田藤追了出去,林诚则是还还淡定的晚饭。

分尸现场有什么好看的?干饭它不香么?况且林诚还得照顾害怕的稚名由奈。

瞧把这孩子吓的,林诚突然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把高桥良一给抓了的。

林诚只好安慰安慰了稚名由奈,把她抱在了怀里,稚名由奈这才好了很多。

没过多久,追出去的三人就都回来了,不过脸色都不太好。

因为池田知佳子的死状实在是太惨了,还好只是动漫。

要是搁现实中,林诚推测,三人中除了柯南,都得吐。

林诚想起了上一世,大二那一年,他的老师带他去解剖一个被分尸了的尸体。

那个案子死者更惨,全身上下被分成两百多块,林诚吐了三次,用了两个小时才和老师把尸体拼好。

这还仅仅是因为他是法医系的学生上和他的心里素质很好的缘故。

当时尸体的惨状和腐臭味,以及那白白的、绿绿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液固混合物,让当场的很多老刑警都吐了。

吃着吃着突然感觉桌子上的饭不香了,淦!明天得好好拿高桥良一撒撒气。

接下来大家太田藤的建议将别墅内的所有门和窗户都锁好了。

林诚看着镇定的太田藤,好兄弟你能不能将头上的汗擦了,再这么淡定。

林诚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就会房间休息去了。

他不禁锁好了所有的门窗,将做了几个简易的陷阱。

又把小障刀放在了枕头下面,这样做是为了让稚名由奈别担心。

林诚倒是想看看,高桥良一还有没有胆量敢来袭击他。

要是有,他不介意早一点结束闹剧,反正任务也没有必须让他用推理推理出犯人。

结果林诚和稚名由奈才睡到半夜,就被铃木园子他们叫醒了。

原来刚刚毛利兰和柯南又一次的受到了绷带怪人的袭击。

林诚就有些无语了,怒视高桥良一,你特么还不让人睡觉是吧。

高桥良一被林诚盯的有些发毛,大哥我都没有袭击你了。

你瞪我干嘛?

林诚去阳台查看了一下,然后再阳台上发现了被钢琴线嘞过的痕迹。

然后又从铃木绫子那里得到了在玄关那里捡到的项链。

林诚打了一个哈欠,得嘞,齐活了,开始推理吧。

“好了,这场闹剧该结束了,凶手就是你!”在餐厅里,林诚喝了一口咖啡,用手指着高桥良一说道。

“啊!怎么可能?”铃木园子觉得不可意思,第一个说道。

“就是!怎么可能?当时池田知佳子在别墅外被绷带怪人掳走的时候,我们都别墅内,高桥也在,你也看见了的吧。”太田藤一脸不屑的反驳道,他早就看林诚不爽了。

“就是这怎么可能?”毛利兰也是不太相信。

“对啊!我当时明明就在别墅内啊!”高桥良一有些慌,不过马上就镇定下来了。

柯南则是神色古怪的看着林诚,这人怎么又这么快?

“假人,高桥你当时就现在二楼的阳台上吧。如果用一个类似的充气假人,将池田知佳子的尸体固定在假人上,用两根钢琴线固定在阳台上,剪断一根,就能做到下午的那种画面吧。”

“然后你将假人和尸体回收,然后装作是追绷带怪人的样子,将尸体放在了森林里,阳台上的痕迹就是钢琴线下留下的痕迹,而铃木绫子在玄关那里捡到的项链也就是那个时候留下吧。”

林诚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慢慢的说道。

“怎么可能,高桥怎么可能当着我们的面带着一具尸体而不被我们发现呢?”太田藤抬杠道。

“如果只是一个头呢?”林诚眯着眼盯着高桥良一,这个人也是个狠人呐。

“什么?”众人皆是一惊。

“我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绷带怪人会直接毛利兰两次呢?毛利兰机会都跟我们在一起,为什么单单只会袭击她呢?”

柯南脸一抽,特码谁敢袭击你这个暴力狂。

“直到柯南刚刚说绷带怪人的体型不胖不瘦以后,我才反应过来。”林诚顿了一下然后说道。

柯南一惊,然后他明白了,所有一些都能串联起来了。

不过他神情有些复杂,这一次他又输了么?

“其实你不胖对吧,而池田知佳子的头都是被你带固定到了肚子上带出去的。”林诚眯着眼睛,盯着高桥良一。

“你……”高桥良一一脸惊恐的看着林诚,这人怎么都知道。

“对了,我在那时候,看到的高桥先生,其实并不胖。”毛利兰此时也想起来了,她就说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对,正因如此他才会袭击你两次。而池田知佳子小姐不知道被你用什么手段约到森林里,然后被你杀害的吧。至于原因,可能就是铃木绫子提起两面前上吊自杀的敦子吧。”林诚盯着高桥良一,手中的障刀也准备好了,以防高桥良一暴起伤人。

“没错这一切我都是为敦子做的。”高桥良一脸色愤怒,双拳捏紧。

“高桥……你!”角谷弘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高桥良一。

铃木绫子也有些感慨,曾经的五个小伙伴,一个自杀、一个被杀、一个居然还是凶手。

现在只剩下角谷弘树和太田藤两人了,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当年她把她写的故事偷偷拿给我看,说她将来希望成为小说家,眼睛里还闪烁着光辉。没想到她会突然上吊自杀,但是真正的原因在我看了知佳子上映的青色王国完全就明白了。”高桥良一讲述这那个属于他和那个女孩的故事,眼睛里全是愤怒于悲哀。

“什么?青色王国?”铃木绫子不敢置信的说。

林诚无语,小姐姐麻烦你把眼睛睁开吧,一只眯眯眼不累么?

“难道说?”太田藤现在这反应过来了。

“没有错!知佳子的处女作,青色王国的内容和敦子当年给我看的天空色之国完全一样嘛!”高桥良一愈发的愤怒了。

“难道知佳子她……”铃木绫子还有有些不敢置信。

“偷了她的作品!”太田藤补充道。

“对?知佳子就是利用那个人的作品得到了新人剧本奖,成为今天的名剧作家的。”

“你怎么知道敦子是为这个自杀的。”太田藤继续询问道。

“也就是敦子自杀的前一天,他曾经打电话把这一切告诉了我,她还跟我说,她已经无法相信任何人了。”高桥良一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泪水。

而林诚沉默不语,被自己所信任的人背叛,真的很痛苦吧。

池田知佳子,毁了一个女孩,也毁了一个爱着女孩的男孩。

命运,或许就是这么的喜欢开玩笑的吧。

“好了,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也要去陪敦子了……”高桥良一拿出一把匕首。

“等一下!高桥!”角谷弘树想上前阻止,却被高桥良用匕首挥退。

“我决定以一个正义使者的身份到另一个身份跟敦子生活。”高桥良一用刀抵住了自己的下巴,准备自杀。

“正义使者?”林诚不屑,他没牵扯进去什么无辜人,他也没自诩什么正义使者。

杀了人就是杀了人,既然再有什么原因,也称不上正义!

林诚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什么正义的人。

“你所谓的正义就是牵连无辜人么?”林诚站起身,稚名由奈也是很懂事的放开了林诚。

“你不要过来!”高桥良一将刀对准了林诚。

“小兰是无辜的吧,你干嘛要连续袭击她。”林诚看着高桥良一的刀,一脸的不在乎的逼近。

“你……你不要过来了!”高桥良一挥舞着匕首。

“你不过是个不择手段的杀人魔罢了。”林诚脸上流露出了一副你来打我啊的样子。

“你……你去死吧!”高桥良一想着林诚刺了过来。

“啊!”铃木园子发出了尖叫。

林诚拔出障刀,一刀砍断了高桥良一的匕首,又一刀划伤了高桥良一的手背。

匕首随之掉下,林诚冲想去,用拳头朝着高桥良一的脸招呼。

两拳,高桥良一就林诚打昏迷了过去。

看着躺在地上的鼻青脸肿的高桥良一,林诚露出了笑容。

解气了,叫你吓唬由奈,叫你袭击小兰,叫你打扰老子睡觉。

太田藤偷偷咽下一口唾沫,冷汗也冒了出来。

还好哪时候,林诚没有打他,不然躺地上的可能就是他了。

不过太田藤想多了,林诚敢这么打高桥良一,是因为对方手持凶器,有对他动手,他最多算正当防卫。

所以他才敢这么光明正大地打,至于太田藤,林诚最多发布几个赏金,让别人动手。

毕竟违法的事,他林诚不会干的,他可是“遵纪守法好市民”。

接下来就是给高桥良一止血,然后绑了起来。

等明天天亮就去报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