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凶手

“目暮警官,现场附近并没有找到涂毒的地方。”一名年轻向目暮警官报告到。

“什么?”目暮警官有些皱眉,这样就几乎可以排除了凶手是在什么地方涂毒,让死者的手触到了毒药的作案手法。

“目暮警官监控里也没有人在直接接触到死者的手。”另一个警官报告道。

“什么?”目暮警官的眉头皱得更凶了,难道林老弟推测错了?

难道凶手是将毒下在了食物里?

“目暮警官,食物里也没有直接下毒的痕迹。”一名检验科的人员报告道。

“什么?”目暮警官感觉见了鬼了,那么凶手是怎么下毒的。

“另外在死者的手上也发现了相同的毒。”检验科的人员补充道。

目暮警官一愣,看起来跟林诚推测的差不多,但是凶手怎么将毒下在死者的手上的呢。

“目暮警官,我知道凶手是谁了!”就在目暮警官思考的时候,林诚带着麻生成实走了过来。

“什么?林老弟,凶手究竟是谁?”目暮警官迫不及待的询问起林诚来。

林诚无语,你才是警官好吧,至少收敛一点好吧。

你这……一直“什么什么”的,就有显得日本警方很无能。

“咳咳……凶手就是你!”林诚将手指指向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正是被死者生前扇了一巴掌的女孩。

“怎么可能,你倒是说说明里究竟是怎么将毒下在诗织手上的。”刚刚那名和林诚交谈的那名女生不满的说道。

她早就看林诚不爽了,刚一开始就指手画脚,现在居然又怀疑她朋友。

“其实很简单,就是将毒药涂抹在脸上。”林诚冷静地说道。

“什么?”众人皆是一惊,而篠原明里看着林诚也是眼神有些慌张。

“死者是右撇子吧,你先将毒药涂抹在左脸上,然后故意激怒死者。我说的没错吧,因为氰化物不能长时间接触皮肤的缘故,所以我想那时候你才会慌慌忙忙的跑进厕所吧。”林诚不慌不忙的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么?”篠原明里突然有些沉默了。

“证据?这种东西还需要证据么?只要警察调查一下你最近购买了什么东西,在你家或者什么地方搜查一下,你觉得你还跑的了?”林诚白了一眼,他又是柯南什么事都不留给警方,搜查证据多累啊!交给警察去做不好么?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篠原明里沉默了一会才幽幽的说道。

“第一:你在厕所待的时间未免太长了,第二:你哭着去厕所的时候动作有些奇怪,也没有多少泪水,是怕氰化物被眼泪带着去其他地方吧。”林诚淡淡的说道。

“就这两点?”篠原明里觉得有些不可意思,虽然说的确有些奇怪,到也不会直接怀疑她杀人吧。

“还有一点,福尔摩斯说过,排除了一切的不可能,剩下的不管多么难以置信,一定就是真相。既然现场都没有发现涂毒的痕迹,也不可能直接在寿司里下毒,那么唯一接触过死者手的你,就是凶手了。”林诚本来不想说这么多,但是既然麻生成实在一旁听着,多说一点,就当是教导了。

“是么?那我还真的倒霉!”篠原明里的神情突然黯淡下来了。

“明里可是你什么要杀了诗织,虽然她平时脾气暴躁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吧。”刚刚那名女子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校园暴力吧。”林诚看了篠原明里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

对于日本的校园暴力问题林诚上辈子听说过一些,但是当这种事真正直观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感慨。

原来校园暴力的真的能将一个人逼上绝路的。

“你怎么知道?”篠原明里无比的跪在了地方,感觉就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量。

“你的手腕上有淤青,再结合死者打你时,熟练的动作这也不难推测。”林诚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众人皆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目暮警官才缓缓说道:“篠原小姐,那你承认了人是你杀的了么?”

“是!”篠原明里点点头,事到如今这没有退路,她也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虽然错的并不一定是她。

“那请你跟我走一趟吧!”目暮警官点点头,虽然他也有些感慨,但是作为一名警察,他也只能这样做。

“一会我会让我们集团的律师去跟你接洽吧,然后你就将所有的事情都好好交代了吧,这样至少能少判两年。”林诚摇摇头,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一点了。

“谢谢你啊!侦探先生!”篠原明里露出了一抹感激的笑容。

然后目暮警官一行人就将篠原明里带走了,顺带着把林诚和麻生成实也带去做了笔录。

做完笔录,林诚看了看自己还有两件就能完成的二星任务,不禁有些吐槽。

这系统也太狗了吧,三星任务越来越难不说,二星任务也越来越难。

幸好还有个保底的一星任务不是很难,不然林诚都想骂娘了。

至于那个“黑皮”,怎么登场的那么慢,要不要哪天去一天大阪?

算了算了,还是等那个“黑皮”自己登场吧。

“老师,你说篠原小姐她真的有错么?”路上麻生成实心情有些不太好,因为他在篠原明里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谁知道呢?或许有、或许又没有!”林诚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摇了摇头说道。

“但总归是太自信了,这种小把戏,总不可能指望警方看不出来吧。”林诚是有些不屑的,要是换成他拉到荒郊野岭,杀了,一把火直接毁尸灭迹,或者拉到东京湾,“海底雅座一位”。

东京的东京湾里不知沉了多少人,东京湾里的码头里不知有多少具骸骨。

你见过有几个案子是侦破了的?别说真破了,就连尸体都发现不了。

就算尸体被发现了,几乎被破坏的面目全非的尸体警方也没有办法。

电视上偶尔播报的“某某某发现了一具身份不明的尸体”的案子,几乎没有几个案子是能够侦破。

当然你要是碰上主角团,就但我没说。

一群挂逼,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说,不要为那种人,把自己的人生毁了,人只要还活着,报仇的机会就多了去了。”林诚看着麻生成实,露出了一个微笑。

“嗯!”麻生成实点点点似乎是若有所思。

“走吧,先将你安定下来!”林诚带着麻生成实回到了自己的大厦。

当麻生成实看到大厦的时候,属实震惊了一下,他虽然知道林诚有钱,但没有到居然直接买下了这么大一栋豪华大厦。

麻生成实刚一进大厦,就有几个服务员过来结果行李,跟在两人的后面。

随便帮麻生成实找了一间房子,和林诚不在一层。

主要是别的主要是林诚那一层就两间房,一间林诚自己住,另一间也是稚名由依住过。

以后林诚还想带着稚名由依去隔壁开发开发动作呢!

毕竟两间虽然户型一样,但装修风格不一样,偶尔换换口味,或者稚名由奈在的时候,在隔壁也能方便一些不是。

麻生成实这一间,虽然比林诚的那一间要小一些,但也小不到哪去,还是上下两层的设计。

下层为餐厅、浴室、厨房和浴室,上层则是卧室和书房。

“老师,这也太大了吧!”麻生成实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哪见过这场面。

“还行吧,你就安心住着吧,需要什么你可以自己去买,或者让服务员去买也行。”林诚笑着说道,大纲集团的装修很到位,几乎可以达到拎包入住。

“对了,这本书,好好拿去研究研究!”林诚丢给麻生成实一本书,正是林诚写的关于易容的一些技巧和心得。

虽然现在他的易容术比起基德的还差一些,不过写一本书教导麻生成实还是绰绰有余的。

“嗯!谢谢老师!”麻生成实接过了书,道谢道,他看的出来林诚是真心想教他东西。

“不说了,我去接我小姨子放学了!”林诚看了看时间已经四点了,就打算开着车去接稚名由奈。

虽然也可以让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送稚名由奈回来,当时老是麻烦别人总会不太好。

麻生成实的眼神有些古怪,自从他知道了稚名由奈不是林诚的女朋友,以后就有些复杂了。

老师这样,就不怕被刀么?

不过麻生成实还是老老实实的说了声“老师再见!”

毕竟,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不是。

“一会一起吃饭!”林诚挥挥手就开着车去接稚名由奈了。

还顺便还接到和稚名由奈在一起的毛利兰和铃木园子。

于是叫上了柯南、毛利小五郎、麻生成实和新出智明一起去烧烤。

希望这次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案子吧,林诚有些无语。

和那几个瘟神在一起,林诚就没没好好吃过几次饭。

就特喵的很离谱。

不过不知道是因为林诚今天已经遇到过一个案子的缘故,还是别的缘故这次众人终于完整的吃了一次烧烤。

途中,林诚和毛利小五郎都喝了不少的酒。

而麻生成实和新出智明也是聊的很开心。

两人都是医学系的高材生,在一起自然有很多话题。

直到晚上九点麻生成实和稚名由奈才带着喝得有些醉的林诚回了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