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说好的租房呢?

“不好意……啊?你是?”过来捡球的工藤同学正想道歉,就看到打招呼的林诚?

这人谁啊?我认识么?工藤新一有些疑惑。

“啊!你好,请问我们见过面么?”工藤新一靠近一看他并不认识,不过还是礼貌性地向林诚真好。

“没有,不过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你。”林诚将足球轻轻的踢到了手上,又将足球递给了工藤新一。

“哈哈!谢谢,哪里哪里!我朋友在等我,我就先过去了!”工藤同学接过球,道了谢,又说了谦虚了一下就离开了。

别看现在工藤新一的有些自大,爱出风头,不过面对外人工藤新一还是很有礼貌的。

“你对他感兴趣?”新出智明问道。

“嗯,毕竟听说对方可是被称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和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呢!”

看着眼前出现的“智力+5”的紫色字体,林诚露出了微笑了。

眯起了眼睛,工藤新一的羊毛我薅定了,耶稣也拦不住我。

“也是,工藤同学可是我们学校的名人呢!”新出智明也认同的点点头,他也看过关于工藤新一的一些报道。

然后两人又逛了一圈,甚至还见了见当年两人的班主任和教过他们的老师。

大意了,没准备礼物,林诚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本来没想见这么多人,所以没有准备。

奈何新出智明实在是太热情了,带林诚见了当年的不少老师。

“中午了,我请你吃饭吧。”林诚见时间都已经十二点了赶忙找借口,打消了新出智明继续带他拜访的想法。

“我请你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寿司店!”新出智明看了看时间也意识到了现在该吃中午饭了。

“行!”虽然林诚有些不惯寿司,不过也不是到吃不下那种,所以他也不好拒绝新出智明的好意。

新出智明和林诚出了校门,走了几分就看到了新出智明说的那家很好吃的寿司店。

那是一家“散寿司”店,“散寿司”就是在醋饭上,放上生鱼片、蔬菜、蛋皮等食材。

“散寿司”相比于其他寿司来说要简单和方便一些,林诚感觉这玩意就像盖浇饭。

不过味道还不错,价格也相对便宜一些。

店里的装修也很是不错,总得来说这一顿林诚吃的还算满意。

吃了饭,林诚并没有离开,而是让他新出智明带他去见一见高山衣。

高山衣是帝丹高中的校长,既然林诚都已经决定了要留下来当老师,那必要要见一下帝丹高中目前的校长的。

虽然说日本的老师很难考,不仅需要教员资格认证,还需要通过老师录用考试。

但是这些对于原身这个东大学霸来说都是小儿科,顺手就考了。

“东京大学优秀毕业生?”

“芥川龙之介提名奖?”

“教员证?”

“还有星云赏的提名奖?”

在校长办公室里,高山衣看着堆在自己面前的一大堆奖状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家伙是来炸鱼塘的么?

“你确定你是来本校应聘老师的么?”这话高山衣已经问了三遍了,现在即使林诚说他是来应聘校长的他都信。

学历不是主要的,他们学校里有也有一些名牌大学的老师。

问题是这人在东京大学里这么优秀,那些教授居然会放他毕业?

要是他自己是林诚的教授,连哄带骗,实在不行捆也要捆成博士。

“嗯!”林诚再次确认,不就是个几个提名奖么?

要是他真想好好写,再加上现在系统给他加的10点智力。

不说想要几个有几个,得个三四个奖还是没问题的。

“好吧,恭喜你被录取了!”高山衣直接拍了板。

“这么快?不需要考试什么的?”林诚对于这些不太懂,不过听说在日本当老师挺难的怎么他就这么简单?

“不需要,你只需要将毕业证书、教员证给我就行了。”高山衣可不傻,既然东大的教授们脑子进水了放林诚毕业,那他自然就心安理得的捡了个大漏。

然后新出智明一脸复杂的带着林诚出了校长室,凭什么?

当初他考校医都前前后后花了一两个月的时候,还是在他老爸给他找了些关系的缘故。

凭什么这货应聘个老师前前后后才不过十几分钟就搞定了?

假的吧!

“那你现在还有什么安排么?”新出智明问林诚。

“我打算在附近租一间房,然后收拾一下。”林诚也没有直接买下的念头,反正在他看来租下来和买下来都是一样的。

“行,那我陪你一起去吧,下午也不用值班!”新出智明说道。

学校的校医其实挺轻松的,平时值班的时候几乎都没病人,即使有也最多是一些感冒之内的小病。

至于不值班就更好玩了,甚至连学校都可以不用来。

今天本来不该他值班,他也可以不用来,不过他还来了。

来了就在值班看看医书和同事们聊聊病例。

“行吧。”林诚自然不会拒绝,有个帮手总比他自己一个强。

“那我们直接去找中介?”新出智明问向林诚。

“嗯,找中介吧,我也不想自己慢慢找。”林诚无所谓,在这个时代还没有互联网上租房平台,至于互联网的租房信息?

那些大多参差不齐,他可不想垃圾里挑宝。

“嗯,行,正好我有个朋友在中介公司。”新出智明拿出手机给他那朋友发了个打了个电话。

“搞定!直接过去吧。”新出智明比了个搞定的手势说到。

“嗯,好,麻烦你了。”林诚表示感谢,对于帮助他的人林诚是不会吝啬他的善意的。

“没事,一点都不麻烦,走吧。”老好人新出智明一脸微笑的再次带着林诚出了校门。

一路上新出智明和学校里的各种人打着招呼,无论是谁只要认识都在打招呼。

一旁的林诚再次震惊了,他原来一直以为“老好人”是句调侃的话,没想到是真的。

搞得林诚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跟着新出智明,微笑、点点头,不过没问好罢了,毕竟不熟。

出了校门林诚没有再打车,而是跟着新出智明一起坐起了地铁。

毕竟出租车太贵,自己一个人坐没什么,但是和朋友坐就有些不太好了。

毕竟要是每次都你请,对方会觉得过不去,而要是对方请了,你就会过意不去。

毕竟想坐车的是你,又不是你们两个想一起坐车。

看来得把买车的计划提一提了,林诚心想,这样也要方便一些。

这时候的日本的地铁虽然还不是很完善。

但是作为当时日本最繁华的地方,东京的地铁已经完善的差不多了。

东京的地铁还是林诚从前世了解的一样,还是那么的拥挤。

别说座位了,连站着都拥挤的不行。

还好距离不是很远,只有几站的路程。

不然林诚感觉自己快要被被挤成沙丁鱼罐头了。

前世的地铁虽然拥挤,不过也没见过需要几个地铁工作人员在后面推才能上去的地铁。

所以说这是是一个人口和土地完全失衡的国家,繁华的外面下流露出是它的畸形。

下了地铁,没有走几分钟,林诚和新出智明就到了目的地。

那一家占地有三层楼的中介公司,虽然不在繁华的大厦里,但是这里可是寸土寸金的东京。

从这点来看,这也不是一家小的中介公司了。

楼下没有保安,新出智明带林诚直接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一张张整齐的办公桌和几十个中介公司的人在打着电话。

虽然每个人声音都不大,但人架不住人多,听着还是很是嘈杂。

新出智明没有在一楼停留,而是直接带着林诚去了二楼,二楼和一楼就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世界。

二楼全是一间间单独的休息室和办公室,看来一楼应该是电话推销的地点。

而二楼应该是用于招待顾客的休息室和一些经理的办公室。

新出智明和林诚直接来到一间经理的办公室门口,新出智明敲了敲门。

“田坂君,在么?”新出智明询问。

“在的在的!快请进,快请进!”田坂佑介急忙将两人迎接了进来。

新出智明和林诚被迎接到了办公室里的沙发上。

田坂佑介正在为他们泡茶,而新出智明和田坂佑介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这位就是我在电话里说的那位想租房子的朋友。”新出智明给田坂佑介介绍道。

“你好,我是林诚。”林诚鞠躬和田坂佑介握手。

这是日本的礼仪,林诚虽然不太喜欢,不过作为一名有素质的青年,不尊重人的事情他还是不会干的。

而且其实鞠躬礼也能接受,鞠躬最初是从华夏传入日本的。

至于跪礼?那死开,林诚宁愿被人骂没礼貌也不会行跪礼。

“你好,我是田坂佑介。”田坂佑介也鞠躬和林诚握了握手。

其实这也是林诚能接受鞠躬礼的原因,因为鞠躬礼是双向的而非单向。

两人打完招呼便坐了下来。

“那么林桑对房子有什么要求么?”田坂佑介向两人倒好了茶便直接进去正题。

“首先要离帝丹高中近一点,其次需要安静一些。”林诚不太喜欢吵闹,特别是夜晚,噪音会让他失眠。

“嗯,那么林桑想租个什么价位的房子?”田坂佑介又问。

“这个我都无所谓,不过我希望能租一个高档公寓,最好是两层,要是有私人影院和露天按摩浴缸就更好了。”林诚一边说着自己的条件,一边想着上辈子被某个病娇包养的奢靡生活。

不然你以为林诚干嘛要找个病娇,其实一开始林诚是拒绝的,结果病娇给的实在太多了。

“林桑,你也是知道一般这种豪华公寓他都是只卖不租的。”田坂佑介在一旁弱弱的说道。

“嗯?是这样么?那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有的话直接买了。”林诚不是很清楚这些,但是也无所谓买了就是。

“hai!林桑这是目前我手上的房源情况,请你过目。”此时田坂佑介眼睛发亮,这可是个大客户啊!

一旁的新出智明一脸懵逼,说好了只是出来租房子的呢?

怎么感觉这斯就是出来炫富的?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