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收徒

林诚一行人在月影岛玩了两天以后,就回到了东京。

毕竟月影岛也没也没有多大,游玩个两三天也就差不多了!

回到东京的林诚也是过生了咸鱼般的生活,除了上上班,林诚就窝在家里打打游戏,看看电影。

有案件的时候林诚就回去看一下,要是比较简单的案件,懒的做笔录的林诚就让给了柯南。

遇上自己感兴趣一点的,林诚才会亲自推理推理。

就是因为这样,林诚还是柯南吐槽了好一会。

而林诚则是只差一件案子就能完成二星任务了。

本来不差了的,不过因为有个案子林诚实在是太懒了,直接就溜了,所以狗X系统就没给他算!

另一边麻生成实的案子进展也十分的顺利,在警方的审讯和麻生成实的指认下,川岛英夫、黑岩辰次、西本健三人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自己的犯罪经过。

警方也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贩毒团伙。

最终因为性质恶劣,又被SAT那边施加了压力,最终三人被定下了死刑。

这件事也因为落下来帷幕,麻生成实心里的最后一块大石头,也因此落下了。

一天中午,正在家的里打游戏的林诚接到了麻生成实的电话。

对方约他出去喝咖啡,顺便聊一些事情。

林诚点了点头,说自己一会就到,于是林诚加快了游戏的节奏。

这几天林诚都没有主动打电话给麻生成实了解情况,因为那样会显示的自己的意图很明显。

就这样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不好么?

林诚打完游戏,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自己则是换衣服去了。

宅在家里哪能不穿睡衣?

当林诚来到咖啡店的时候,麻生成实已经在坐着,等待着林诚了。

林诚走了过去,打了一声招呼,就坐下点了一杯卡布基诺。

“叫我出来有什么事么?”林诚端起卡布基洛喝了一口,随意的问向麻生成实。

麻生成实今天并没有男扮女装,而是恢复了本来的样貌。

麻生成实本来长得就很帅,再加上长期的男扮女装,皮肤保养的很好!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小鲜肉呢?!

要不是他提前给林诚说了自己坐的位置,林诚多半也认不出来。

“我想拜您为师!跟您学习推理知识。”麻生成实沉默了一下,才说出了这句话。

林诚不仅是他的恩人,麻生成实对于林诚的推理能力也是十分推崇的。

“哦?倒是有趣!”林诚也没有想到麻生成实会想拜他为师,不过也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你为什么想拜我为师?”林诚放下咖啡严肃的说道。

“因为我不想让某些人,逍遥法外!”麻生成实像个愤青一样的說道。

“好吧!”林诚有些无奈,收徒就收徒吧,林诚也不是非要把麻生成实培养成情报人员。

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林诚不急,大不了他去把近藤给弄过来。

这样还没有泄露他现实身份的风险。

“师父!”麻生成实见林诚同意,则是很高兴的鞠了一躬,就当做拜师礼了。

林诚点了点头,询问道:“那你打算在东京租房常住么?”

麻生成实点了点头,他现在大仇得报,也就没有必要再回月影岛了。

“要不你暂时就当我侦探上的助手吧,你一边当助手一边学,我给你发工资。至于房子,我那栋楼有很多屋子都是空着的,你挑一间住吧。”林诚想了想,反正自己那栋楼空着也是空着,不如给麻生成实一间,这也省的他去租房了。

“我怎么能要您工资呢?您都帮我了这么多了!”麻生成实摇摇头。

“别拒绝,反正我也不缺这点钱,你要是想报答我,以后机会多的是。”林诚以一种无法拒绝的语气对麻生成实说好。

“那好吧!”麻生成实一想也是,林诚似乎也不缺钱,那就在其他方面好好报答林诚吧。

林诚高兴的点了点头,喝了一口咖啡。

“啊!!!”然后耳边传来了一声尖叫。

林诚:……

不会吧不会吧,我成餐厅杀手了?

林诚有些无语,怎么他老是在餐厅遇到这些事。

不过吐槽归吐槽,该看还得看,林诚招呼了麻生成实就往声音传来方向走了过去。

林诚走过去一看就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倒在了桌子上,一动不动。

林诚走了过去摸了摸脉搏,发现已经没有了脉搏,不禁摇了摇头对麻生成实说:“成实,去报警。”

“是!”麻生成实第一次看见死者有些紧张,不过作为一个学医的人,他很快就冷静下来去报警了。

林诚装作从口袋里掏出医用手套带上,实际上是他放在储物戒指里的,在口袋里拿,只是做了一个假动作。

“你是什么人?别碰诗织!”旁边一个女人,似乎是死者的朋友,尖声尖气的对林诚说道。

林诚不紧不慢的开始观察着死者的情况,一边对那个女人说道:“我是一名侦探!她已经死了,你是她朋友么?”

那个女人愣了一下,显然是有些不太相信,对林诚说道:“怎么可能!她刚刚还好好的。”

林诚看了看死者乌黑的嘴唇,闻了闻味道有些苦杏仁的味道。

好吧,又是氰化物,还真是侦探小说、影视的最爱呢。

林诚又查看一下死者的口腔,发现了死者的口腔内被腐蚀的很厉害。

看来是食用氰化物导致的死亡,那这么看来,应该就是下毒了。

“可事实就是这样,她应该是中毒身亡的,你是她朋友么?你们是在吃饭么?其他在在现场的人还有哪些,麻烦叫过来了一下。”这次林诚没有只对着那个女生说话,而是连同着安慰那个女生的人一起说的。

“嗯,我们都是大学同一个社团的,今天是社团活动,一共八个人。”一个安慰这女生的男人在一旁解释道。

看了看周围,发现八个人都在,林诚这才点了点头,又继续查看尸体周围的情况了。

林诚看了看死者生前最后吃的食物,是一个手握寿司。

考虑到死者直接用手拿的寿司,那么毒很有可能下在寿司上或者死者的手上。

林诚闻了闻,发现寿司和死者手指上都有苦杏仁的味道。

看来凶手是将毒下在了寿司的表面,或者直接毒下在了死者的手上。

不然死者的手指上应该没有苦杏仁味的。

“这个寿司,在服务员端上来以后,你们有没有谁触摸过?”林诚询问道。

结果众人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人碰过寿司。

看来除非是服务员下毒,不然就是毒下在了死者的手上。

“那死者吃饭前,或者吃饭的时候,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林诚继续询问。

“没有,到饭店以后,她就一直在哪里坐着!”刚刚那名男子继续解释道。

林诚皱了皱眉,没有别的地方,那这毒究竟是怎么下到死者手上的呢。

林诚看了看餐具,发现餐具上并没有毒,又看了看死者的随身物品,发现也没有毒。

“那你们有没有和死者的手接触过?比如是握手、递什么东西之类的?”林诚又问道。

众人又说到除了一个女子给死者递过餐巾纸和餐具以外,就没有了。

而且都没有和死者的手直接,接触过。

林诚露出了微笑,看来事情有趣起来了呢!

就在这时,麻生成实终于带着姗姗来迟的目暮警官来到了现场。

目暮警官看到又是林诚不禁有些无语,最近这人不来帮自己就算了,还到哪里,哪里就出事。

“林老弟,怎么又是你啊!”于是目暮警官说话有些阴阳怪气了。

“可能是案件在召唤我吧!”林诚借用了毛利小五郎的话,一本正经的说道。

目暮警官无语了,这啥人啊?我就吐槽两句,你还一本正经的夸上了,死神体质很值得骄傲啊?

“林老弟,这位报警的人,你认识?”目暮警官看到了麻生成实来到了林诚的身边站着,于是问道。

目暮警官也认识麻生成实,川岛英夫、黑岩辰次、西本健那三人就是目暮警官带着手下审讯的。

而作为指认的证人,目暮警官自然认识麻生成实。

“嗯,他是我新手的徒弟兼助理,这位是目暮警官。”林诚对麻生成实介绍道。

“不用介绍,这几天我可是为了你这小徒弟忙活了不少。”目暮警官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认识。

“哦,原来是你在处理我徒弟这件案子啊!那真是麻烦你了!”林诚这才知道原来SAT的人将那三人交给了目暮警官。

麻生成实也向目暮警官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聊完天,林诚开始忙正事,简单向目暮警官说明了情况,于是目暮警官就叫手下的人去调查了。

“林老弟,你那有什么线索么?”目暮警官将注意打在了林诚的身上,这人肯定是有线索的,先薅一点。

不然警方老是跟不上这群侦探的节奏,这哪里行啊?

“嗯,目前我怀疑凶手是将毒下在了死者的手上,而死者是因为吃了用手拿过的寿司才死亡的。”林诚给目暮警官说了一条线索,现在他也需要警方的调查才能破案。

目暮警官点点头,叫来一个手下,吩咐了几句。

林诚捂脸,目暮警官你要不要这么老实?你就不能装作自己思考了一会再转述么?

林诚看到不远处,居然有个监控,这可是是个好东西。

林诚找到警官B这就是我们的老熟人高木警官,和他说明了情况。

高木警官一看是林诚,也知道是个老熟人了,于是带着林诚去找这家店的老板要监控了。

而麻生成实也跟了过来,一副好好看,好好学的模样。

林诚和麻生成实看完了监控,情况和那几个人说的差不多。

死者进店以后就一直坐在椅子上,也几乎没有和别人接触过。

唯一的直接触是死者和一名老实的女孩发过火,甚至还扇了对方一巴掌。

然后女孩哭着跑进了厕所,差不多三十分钟分钟才回来。

林诚又回调了一下,看着女孩哭着却没有拭眼泪,露出笑容。

原来是这样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