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消失的凶器

“什么?没有找到凶器?怎么可能?”一个小时后目暮警官咆哮着问向自己的下属。

“可是目暮警官,的确没有找到凶器啊!三十分钟前到五十分前,期间二十分钟中进入厕所的只有三个人,我们分别对其进行了搜身,都没有发现凶器!”一名搜查的警察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警官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将凶器带出了现场,有偷偷的找了个地方藏起来或者扔掉了!”

毛利兰不愧是见到过了非常多凶杀案的人,提醒道。

“可能性不大,考虑到嫌疑人虽然没有离开过这附近太远,但是我们还是已经仔细的地摊式的搜查了附近,不过并没有发现。”一个警察遗憾地解释道。

“什么?”这次大家都震惊了,现场没有遗留下凶器,附近也没有找到凶器,唯一进入过现场的嫌疑人身上也没有发现凶器,那么凶器究竟去了哪?

“目暮警官,总之先录取那三个嫌疑人的口供吧。”林诚若有所思的蹲在地上,看着尸体的伤口处,他总觉得自己有些漏下了什么线索。

“这个冻伤挺严重的,普通冰似乎没有办法造成。”在林诚旁边,新出智明也蹲在一旁,看着尸体上的伤,所有所思。

“你说普通的冰,无法造成这样的冻伤?”听到新出智明的话,林诚突然一激灵,突然想到什么。

“嗯,一般的冰只有0度,照这个伤口来看,除非死者长时间的被冰敷,不然不会造成这样的冻伤的!”新出智明解释道。

林诚露出了微笑,他已经搞明白了,为什么在附近和现场没有找到凶器,嫌疑人身上也没有凶器了。

林诚又看了看垃圾桶里得普通手套,他露出了笑容满面,这么说证据应该在那个地方了吧。

“死者叫日向伊吹,年龄40,是这家烧烤店的店长!不过因为脾气比较火爆,经常打骂店员,所以风评并不是很好。”一名警察过来介绍些死者的情况。

“嗯,目暮警官,我已经搞清楚了凶器究竟去哪了!我们先出去看看那三位进入过现场的嫌疑人吧。”林诚走到大家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林老弟,凶器在哪里?”众人一惊,目暮警官更是连忙追问。

“不要着急嘛,等见了嫌疑人你们自然会知道!”林诚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怪不得工藤新一那小子总是那么的喜欢装杯,原来这感觉是真的不错。

“好吧!”目暮警官无语,这些侦探也真是,每次都要等到他们完全搞清了,他们才肯说出事情的真相。

“林老师,凶器究竟去哪了?”铃木园子一脸仰慕的看着林诚,林诚虽然有女朋友了,铃木园子也不会去破坏别人的感情,但是把林诚当作自己的偶像,也是完全没问题的好吧。

“不可说不可说,现在说了就没有意思了,只能告诉你凶器其实就在现场,只是我们没有看见它!”林诚露出了一个笑容,走到了园子和稚名由奈的身边,接过了再铃木园子身边有些紧张的稚名由奈。

“什么?”众人皆惊,主要是林诚这话说得实在是太语出惊人了。

林诚也不管他们,走向了正在被警察询问有嫌疑的三人,这里除了他们就没有别人了,应该就是这三人。

由于烧烤店的条件有限,三人坐在烧烤店里得一张大的桌子边,桌子上是分别放着他们身上的随身物品。

“警官,情况怎么样?”林诚问向高木警官,不过按现在出场的时候来看,高木警官警官现在还叫警官b。

本来在最初老爷子的漫画里,是没有高木警官这个角色的。

后来制作动画的时候,动画组的人觉得应该有个来解说案件的警官,于是高木警官这才诞生了。

“这位是王小倩小姐,她是来日本留学的华夏人,也是本店的服务员,曾在两天前被死者狠狠地批评过。”高木警官也就是警官b见到林诚过来,知道他帮助警方破了很多案件,于是为他介绍情况道。

“警官,我真的没有杀人,虽然日向桑的确骂过我,但我真的是无辜的。”王小倩是一名很漂亮的华夏留学生,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此时着急用不太流利的日语解释的样子,让觉得有些可怜。

“这位小姐,不要害怕,我也相信你不是一位凶手。”林诚甩了甩了手,瞬间手里变出来一顿玫瑰花,将玫瑰花送给王小倩,顺便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安慰道。

“你也是华夏人?”小姐姐被林诚表演的魔术吸引了注意力,又听到林诚流利的普通文,也不在紧张。

试问哪有比在异地听到自己的母语的话更开心的事呢?

“嗯!”林诚点了点头,他也没有撒谎,他上辈子是中国人,而且这辈子他也没有认为自己就是个岛国人,他不过是个异客。

“你是哪里人啊!我是太原人。”小姐姐一听林诚是华夏人,更加高兴了。

“我是成都人!”林诚来了一句川普,逗的小姐姐乐的不行。

铃木园子、毛利兰、新出智明、目暮警官都是一汗,这人才几分钟,就把一个姐姐逗得咯咯直笑!

“疼疼疼!”林诚突然感觉自己腰子一疼,结果就看见了稚名由奈挥舞着小拳拳给他腰子上来了一拳。

“哼!”一击得手,稚名由奈哼了一声,看着林诚逗花惹草,她自然十分的不满意。

“干得漂亮!”众人都在心中如此想到。

“林老弟啊,不要玩了,先把案子破了吧!”目暮警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能不能严肃点?这可是一件凶杀案呢!

“哦哦!麻烦警官你继续介绍!”林诚捂着腰子,苦不堪言,不愧是两姐妹,打人每次都是这样下狠手。

“这位是坂井俊浩先生,也是店里的服务员,和王小姐一样在案发前两天都经常被批评。另外王小姐是第一个进去厕所的,不过按她的描述,当时并没有发现异常。”高木警官拿出笔记本,看了看继续说道。

由于烧烤店并不大,卫生间只有两个位置,所以都是男女混厕,所以如有异常,应该很好发现。

“还有这位是杉浦太阳先生,他是最后一位进去厕所的人,也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高木警官继续说道。

“杉浦太阳是这里的厨师,店里老板反应,他经常喝死者吵架。”高木警官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

“这么说三个人都有杀人动机?”目暮警官沉思者说道。

“警官,我只是被日向桑骂了几句,而且那也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做好的原因,我并没有怪他!”王小倩有些紧张地解释道,毕竟她只是个大学生,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有些紧张是正常的。

“王小姐不要担心,目暮警官,被害人是被一刀致命,以女性的力量是无法做到这一步的,我说的对吧!”林诚给王小倩投了一个安心的眼神,对目暮警官说道。

“为么说到也是!”目暮警官点点头,以女性的力量还真难得做到一刀致命,更不要说,王小倩只是一个十多二十岁的小姑娘了。

“警官,我也不是凶手,虽然我和日向君经常吵架,但是平时我们关系其实还挺不错的。”杉浦太阳见警方把嫌疑人从三个缩小到两人,有些慌了急忙解释到。

“高木!是这样么?”目暮警官询问负责口供的高木涉。

“嗯,是的目暮警官,有不少人都看到过杉浦先生和死者有说有笑,关系还挺不错得。”高木涉点点头。

“那么坂井你呢?有什么想说的么?”目暮警官把目光投向了坂井俊浩,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又有动机和能力了。

“我是挺讨厌那个人的,一天总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大发雷霆!但是你们警方总要讲证据不是?你们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杀人了?”坂井俊浩嚣张的说道。

目暮警官沉默,他们还真没有证据,现在他们连凶器都没有发现。

“手套!”就在大家都安静的时候,传来了林诚有些不太和谐的声音。

“什么?”坂井俊浩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说这么热的天,你一直带着手套干嘛!”林诚先放开稚名由奈牵着他的手,然后一步一步的靠近坂井俊浩。

“我、我喜欢!你管得着么?”坂井俊浩有些慌张,不过还是嘴硬的说道。

“不是因为冻伤么?”林诚露着微笑,抓住了坂井俊浩的手。

“你个疯子!你快放开我!”坂井俊浩开始挣扎,不过他怎么可能挣扎得过一个体质一百多的男人?

林诚也不说话,直接取下了坂井俊浩的手套,看着他手上一大片紫色的淤青露出了笑容。

“林老弟,这是怎么回事?”目暮警官询问道。

“干冰!”林诚提醒道。

“干冰?”众人有些不解,此时的干冰还没有广泛运用,所以不知道也很正常。

“干冰,是固态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碳在压力达到6520帕时会变成无色的液体,在低压迅速凝固而成。在常温状态下它又会变成二氧化碳,在我们医学上经常用于冷冻器材和运输血液使用!”新出智明若有所思的说道。

“可是这与案子有什么关系?”目暮警官还没走反应过来,于是问道。

“干冰因为温暖极低,所以接触会造成冻伤,而死者身上的伤口上也有冻伤,林君的意思是凶器是干冰做的吧。”新出智明并不笨,反而很聪明,经过林诚这么一提醒,他也就明白了。

林诚点点头,补充道:“由于干冰的温度极低,所以普通手套并不能防止冻伤。而在垃圾桶里发现的手套并不是防冻手套,只是普通的手套,所以我推测,凶手的手必定收到了不轻的冻伤!”林诚补充道。

“不是的,这是我前两天不小心冻伤的。”坂井俊浩急忙狡辩道。

“还不死心么!这么漏洞百出的藉口,可是没有说服力呢?再说了你的漏洞可不只这一点。”林诚拿过坂井俊浩的保温杯,打开,果然里面冒出了白色的雾气。

“这是存放干冰的时候留下的吧,你居然不知道清洗一下,还真是粗心大意呢!”林诚戏谑的说道。

干冰的储存只能在能保持温度的地方储存,他本以为对方会清洗一下。

不过也没有关系,就算对方清洗过了,瓶子的温度也会比平常低很多,到时候送去检验,一样可以得出结论。

“你们不准过来!”就在林诚觉得已经到了可以等对方承认的时候,没想到坂井俊浩一把抓过了王小倩,用一把水果刀抵住了王小倩雪白的脖子。

林诚:握草!大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