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死神体质还能传染?

林诚在和一名老师商量好后,将稚名由奈先安排进入旁听。

林诚在一旁有点不放心,就在门口看了一了一会,发现稚名由奈除了一句话不说以外,没有其他的异常。

虽然灰白色的头发,让稚名由奈收到了一些议论声,不过因为有老师交代的缘故,他们也只敢窃窃私语。

林诚还特意将稚名由奈安排在了毛利兰的旁边,刚刚也发简讯拜托毛利兰照顾一下稚名由奈。

林诚又看了一会,虽然稚名由奈不和别人交流,甚至都不会回答老师的问题,但是稚名由奈很乖,很认真的听课。

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林诚就离开了,毕竟这不可能一直在门口站着。

走了走了,先去找新出智明打会篮球,一会放了学再来接她。

不过很可惜的事,新出智明又在值班,林诚无赖只好混在新出智明的校医室里打发时间。

“难得啊!今天没你的课,你居然会来学校?”新出智明打趣道,平时林诚没有课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来学校的。

“唉,还不是得安排自己小姨子上学的事。”林诚抢过新出智明的电脑玩起了游戏,一边解释道。

“哦?”新出智明有些好奇。

“我女朋友有事回英国去了,前几天把她妹妹塞给了我,喊我帮忙照顾一下。”林诚不满得撇撇嘴,这叫什么事?感觉自己就像个保姆一样的,带两娃。

“哦?要长住么?”新出智明的八卦之心燃烧起来了。

“嗯!刚给她办了入学!”林诚点了点头。

“你呢?准备考试准备得怎么样了?”林诚一边操作着自己的侦察兵不断地骚扰对面,一边问向新出智明。

“准备得都差不多了,就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了。”新出智明自信的说道。

看着新出智明那自信的笑容,林诚有些不忍了,林诚再想要不要给贝尔摩德干掉?

算了算了,要是干掉贝尔摩德,某个黑衣组织还不跟他拼命啊!

到时候给她找点麻烦,让她自顾不暇,就没办法来搞新出智明了。

至于新出智明去不去青森医院,那是他的事,虽然新出智明走了的话他会少一些乐子,作为一个朋友林诚要尊重新出智明自己的意愿。

林诚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新出智明聊着天,聊着聊着,林诚突然想起来什么,看了下手表。

“握草!”林诚发现时间快一点了,这个点学生们应该早放学了。

“怎么了?”新出智明不解的问。

“一点了!要死要死要死!你怎么不提醒我?”林诚放下了鼠标。

“我都说了几次,问你要不要吃饭了,你自己说再玩一会。”新出智明汗,这人怎么一打起游戏来就没有时间概念,还喜欢甩锅给他。

“走了走了,接小姨子去了,等我回来一起吃饭去!”林诚也不玩游戏了,接小姨子去了。

新出智明饶头,他不是说自己小姨子在他们班么?他们班不是高二么?

新出智明怎么感觉,林诚像一个忘了接年幼女儿的父亲一样。

林诚刚刚出门,就看到毛利兰给他发了不少简讯,还打了几个电话。

林诚:……

嗯!以后再也不开免打扰了……

林诚来到教室,发现稚名由奈还乖乖的坐在位置上,而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就在旁边担心的和稚名由奈说着什么,林诚送了一口气,人还在就好。

林诚走了进去,毛利兰看见林诚进来,有些着急的说道:“林老师,你到哪里去了?稚名同学就坐在那里,下课了也不动,我们问她她也不说话。”

“好了好了,没事了!”林诚安慰毛利兰。

“由奈?走了,吃饭去了。”林诚轻轻的呼唤道。

稚名由奈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拉着了林诚的手。

“小兰、园子一起去吃饭么?”林诚问道。

“可是我和小兰都带了便当!”铃木园子很想去,但是两人都带了便当。

在日本中午学生们一般都不会回家,而是将便当带到学校里来吃。不过林诚懒得做便当,出去吃不香么?

“那下午一起吃吧,感谢你们帮我照看由奈!”林诚给毛利兰和园子道了一个谢。

“哪里哪里!我们也很想和由奈成为朋友!”园子大咧咧的说。

“朋友?”稚名由奈轻轻的念道,然后眼睛里有些冒光。

“看来由奈也很想和你们成为朋友呢!”林诚看着由奈的表情,有些兴喜。

“那我先带由奈去吃饭了!”林诚向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告别。

“下午见!”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向由奈告别。

稚名由奈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林诚就带着稚名由奈先去找了新出智明。

新出智明看着两人拉着的手陷入了沉思,这样不会被枪毙么?

新出智明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问。

三人还是去了新出智明第一次带林诚去吃的那家寿司店。

主要是时间不太够了,下午两点稚名由奈还要去上课,所以只好在附近的这家寿司店吃了。

吃完饭,林诚又将稚名由奈送回了教室,下午新出智明不用值班,于是两人就去了篮球场打篮球。

林诚发现随着系统给的体质加成许多,他打篮球是越来越没有趣了。

才开始的时候他打一小时就稍微感觉有一点累,而现在他要打一个小时,一点感觉都没有。

诶,寂寞啊!再也找不到上辈子高中的那种快乐了,林诚点了一根烟,看着旁边气喘吁吁的新出智明。

“你这身体有点虚啊!”至于么?才打了两个多小时而已。

新出智明:……

想揍他!

这人是个怪物吧,打了两个小时的篮球一点事没有,就像是白打了一样。

两人又坐了一些,林诚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就去和新出智明一起去接稚名由奈了。

“由奈酱是不是有些不太对劲。”新出智明也发现了稚名由奈给人的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嗯,由依说是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事情,由奈有一些自闭。”林诚解释道。

“嗯,有一些像自闭症,现在由奈表现出的问题为交流障碍、社会交往能力障碍,不过她对你却没有障碍!你们真的是第一次见么?”新出智明又些不解。

“不太清楚,听稚名由依的话来说我们应该不是第一次见了,以前关系还挺好!不过我记不清了!”林诚没有说谎,自从他穿越过来以后,他就有很有记忆都遗忘了。

新出智明:好家伙!不愧是你!

接到了稚名由奈以后,林诚也邀请了铃木园子和毛利兰一起去晚饭。

众人还有些怀恋昨天的烧烤,于是众人又跑去吃烧烤。

结果在吃到一半,隔壁传来了一声尖叫声。

林诚:……

不会吧不会吧,难道死神的体质还能传染?

新出智明第一个跑了过去,林诚拉着稚名由奈和毛利兰、铃木园子一起过去查看了情况。

结果在隔壁饭店里的厕所里发现了一具中年男性尸体,林诚到的时候发现新出智明正在查看情况。

“情况怎么样?”林诚询问新出智明。

“已经死了半个小时后以上了!”新出智明摇摇头。

“嗯,小兰去报警吧。”林诚让小兰去报了警。

“由奈,去和园子呆一会可以么?”林诚发现稚名由奈正紧紧的抱着自己的手,于是对稚名由奈说道。

“嗯!”稚名由奈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园子,先麻烦你把由奈带出去休息一下吧。”林诚对铃木园子说道。

“好!那我们在外面等你们!”铃木园子将稚名由奈带了出去。

“致命伤是这个伤口么?”林诚指着死者腹部的一个伤口,询问新出智明。

“嗯,他身体上没有其他的大伤口,死因应该是失血过多而死亡的。”新出智明点了点头,按现在的情况来看,死者很有可能是失血过多而死亡的。

林诚看了看已经被血染红了的蹲便器,又看了看死者的伤口,有些疑惑,于是问像新出智明:“这个是冻伤么?”

尸体的伤口的旁边有一些紫色的痕迹,看起来很像冻伤,这就很奇怪。

利器造成的伤口怎么会有冻伤呢?

“嗯?的确是冻伤!”新出智明也感觉到了疑惑。

林诚又查看了一下现场的环境,然后在厕所的垃圾桶里发现了雨衣,和一双普通的手套。

也就在这时,目暮警官终于带着他们的手下赶到了现场。

“林老弟,怎么是你?”目暮警官吃惊,昨天二人才刚见面,没想到今天又见面了。

“刚刚我和新出医生、小兰、园子和我女朋友的妹妹在吃烧烤,就听到了这里传来了尖叫声,没想到就发生了命案!”林诚也很无语,昨天刚刚才做完笔录,看来今天又要继续了。

“目暮警官!”新出智明打招呼。

“新出医生啊!”这个也是最近老出现在命案附近的老熟人了。

林诚给目暮警官介绍了一下具体的情况,又让新出智明给目暮警官介绍了一下尸体的情况。

“嗯?这么说,没有发现凶器?”目暮警官现在垃圾桶面前沉思。

“嗯,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录取口供,看看在这半个小时前到五十分钟前有多人来过厕所。”林诚对目暮警官说道。

目暮警官点点头,吩咐了一个手下录取口供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