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稚名由奈

看着突然眼神突然黯淡下来的林诚,柯南想安慰,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

柯南:不对啊!这人特喵的不是有女朋友了???!!!

你悲伤个什么劲?

林诚众人又被目暮警官逮去做了笔录,做完笔录已经十一点了。

这次还算目暮警官有良心,派了人送众人回家。

林诚就拒绝了目暮警官的好意,毕竟他家司机还在外面等着呢。

司机将林诚送回了家,而司机则是将车停进了停车库。

为了方便司机接送,林诚直接让司机在大厦里选了一套房子。

反正都被稚名由依买下来了,空着也是空着。

不过奇怪得是,林诚让司机将家人接过来司机却迟迟不肯。

看着司机都快急哭的样子,当时林诚就知道那万恶的系统肯定干了什么“好事”!

最终林诚也就没有强迫了,司机激动得差点没给林诚来个士下座。

林诚看了楼,却发现门口多了一个人,一袭白衣,一头灰白色的长发飘飘。

握草?贞子?林诚一惊!

就这这时白衣女子也听到了脚步声,回过了头,林诚也清楚了她的脸。

五官精致、面容姣好,肌肤白嫩光滑细腻,脸上还有没有完全退去的青春的稚嫩。

握草!就算是贞子也值了。

不过林诚怎么感觉这张脸有些熟悉呢?林诚细细打量。

“变态……”这时候传来了女孩冰冷而又平静的声音。

没有一丝的感情,仿佛不在骂人,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且说的很慢。

这声音,林诚瞬间就想起来了,林诚第一次见稚名由依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种冷冰冰的声音。

林诚又看了看女孩的脸,竟然和稚名由依有八分相似。

不过还有些青春的稚嫩,所以刚刚林诚第一眼并没有认出来。

而且稚名由奈的头发都是灰白色的,而且皮肤也有些白皙的可怕,这就是传说中的白毛萝莉?

林诚这才听稚名由依提起过,稚名由奈是因为白化病,所以头发才是灰白色的。

所以稚名由依这才会把自己头发染成了蓝色,就是让自己的妹妹不要觉得自己是个异类。

“你是由奈么?”林诚试探的问道。

稚名由奈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说话。

“等了多久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先进来!”林诚一边说着一边将门打开。

“手机……掉了……”稚名由奈淡淡的说道。

林诚想起稚名由依给他说过稚名由奈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所以变得有些自闭,不太爱说话。

“先进来吧!”几天前稚名由依给他说,她不想让自己这个妹妹陷入继承权的争夺,就想让由奈先来日本了。

由依家的情况林诚也大致了解了一下,稚名由依和稚名由奈是查理家的养孙女。

稚名由依的亲生爷爷丹·汤普森和他现在的爷爷查理·麦克米兰是战友。

在一次行动中丹·汤普森为了掩护查理·麦克米兰一行人的撤退而牺牲了。

后来查理·麦克米兰帮丹·汤普森抚养了他那个有七岁的女儿,也就是稚名由依的亲生母亲。

后来稚名由依的母亲嫁给了一个叫稚名藤的日本人,后来两人就定居在了日本。

再后来生下了稚名由依和稚名由奈,可惜在稚名由奈才出生没多久,稚名由依的双亲就去世了。

两人也只好被送进了福利院,直到是稚名由依十二岁的时候才被查理·麦克米兰,当作养孙女带回来了英国。

除了查理·麦克米兰对她们很好以外,家族里的其他人对于她们都不是很待见。

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多了两个人,争夺财产继承权的人也就多了两个。

查理·麦克米兰所在的家族是曾经查理一世的后裔。

而查理·麦克米兰更是被英国女王亲自封了公爵爵位。

现在查理家族在英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查理家族现在更是英国的四大财团之一。

可惜查理·麦克米兰就要去世,家族里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继承人。

查理·麦克米兰倒是想将家族的继承权交给稚名由依,不过家族里很多人反对。

总之又是一个家族争夺继承权的情况,真是就不能想铃木家一样和睦一点么?争来争去的有什么意思?

林诚帮稚名由奈把行李箱搬了进来,对她说道:“不早了,自己找个房间睡了吧!明天我再去给你买个手机和洗漱用具。”

稚名由奈点点头,在二楼随便挑了一间房间。

林诚就开始去洗漱了,洗漱完回来发现稚名由奈的房间灯还是亮着的,门也没有关,稚名由奈就傻愣愣的站在床前。

“怎么了么?”林诚询问道。

“床单……我不会……换……”稚名由奈有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林诚捂脸,于是以后自己帮稚名由奈换好了床单。

这孩子废了!怪不得稚名由依要自己帮忙照顾呢。

帮由奈换好了床单,林诚自己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林诚就早早的起床,为稚名由奈和他自己准备早餐。

早餐都准备好了,却发现稚名由奈还没有起床,林诚只好上去叫她起床。

林诚敲了敲门,结果发现门一敲就打开了,“这丫头怎么睡觉都不锁门?”林诚想着走进了房间。

结果刚一进门就看见了白花花的一片,这丫头睡觉不穿衣服的么?

林诚刚想溜走,就看到稚名由奈直愣愣的盯着他。

林诚只感觉尴尬得能在地上扣出两室一厅。

“咳咳!那啥,我是来叫你起床的,早餐准备好了。”林诚解释道,不要慌,只要自己不慌问题就不大。

“变态……”稚名由奈还是那冷淡到没有感情的声音。

林诚刚要溜走就看到稚名由奈从床前站了起来,淡定的穿衣服。

阿这……阿这……

快溜快溜,再不溜,不然就要压不住了。

林诚下了楼,喝了两口凉水,这才压制住了想要支楞起来的老二。

过了一会稚名由奈穿好了衣服,从楼上走了下来,坐到了餐桌上才是吃饭。

“以后睡觉记得关门!”林诚直接反客为主,直接开始教育。

“变态……”稚名由奈又骂道。

林诚:你再骂?你再骂?

“以后不可以当着男孩子的面换衣服,知道么?”林诚无奈,继续教育道。

“姐姐……好像……也说过……”稚名由奈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林诚感觉由奈的状态和普通十七八岁的少女有些不一样。

她就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像个瓷娃娃一样坐在吃饭。

林诚又想起稚名由依给他说的话,她说稚名由奈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有些自闭,有些不爱说话。

林诚当初还以为单纯只是太孤僻了,没想到稚名由奈的情况这么严重。

“自闭症么?也不太像啊!自闭症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与外界沟通,而由奈明显是能够沟通的。”林诚在沉思,稚名由奈这种情况他前两辈子都没有遇到过?

林诚也不在多想,一会打电话问稚名由依不就行了么?

吃完饭以后就带着稚名由奈去买了手机和一些必备的洗漱用品去了。

林诚发现由奈对于外面的情况更糟糕,在外面她明显有些紧张,只有拉着林诚,她才会好一些。

她甚至不会和外人说话,只有林诚询问她的时候,她才会说话。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小孩子,需要妈妈拉着,不然就会很没有安全感。

这情况有点糟糕啊!如果这样的话,林诚很难安心将稚名由奈安排帝丹高中。

回到家已经10点了,林诚没有打电话给稚名由依,因为英国那边的时间差不多是夜晚一点。

林诚不想这个时候打扰稚名由依,于是一些问题只好询问稚名由奈。

“由奈,昨天你是一个人来日本的么?”林诚有些好奇,稚名由奈这个状态,由依敢放她一个人来?

“还……有个……保镖……”稚名由奈想了想说道。

“那保镖呢?我怎么没看到!”林诚有些怒了,这保镖这么不负责任的么?

“我……让他……走了……”稚名由奈说道。

好吧,这还真不怪别人保镖。

“由奈你在英国的时候读高几啊?”林诚继续询问道,他得知道一些情况。

“高二……”

“在哪个学校?”

“爱德华……六世……国王女子中学……”

……

大概搞清楚了,稚名由奈读的是英国著名的女子学校,平时有仆人陪着一起读书。

生活上最基础的还是能自理的,要是连穿衣洗澡都不会他总不能帮忙吧。

他倒是不介意,但是万一被由依知道了,不得扒了他的皮。

由依平时看起来像个小孩子,但是一有女生靠近林诚,就会变成那个冷傲的公主。

吃起醋来,比工藤新一那个亚洲小醋王还要恐怖。

这么看来,由奈去读高中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再加上由奈也刚好高二,调到自己班上来,自己也可以照顾照顾。

而且他跟其他老师关系也弄的还不错,到时候拜托其他老师和毛利兰照顾一下就行了。

至于铃木园子?算了算了,他害怕铃木园子带坏小朋友。

林诚看了看时间,这才十点半,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事了,想把稚名由奈的入学给办了。

林诚亲自带着稚名由奈去了学校,虽然他一个电话就能解决。

但是既然要求别人办事,还要亲自去要好一点。

林诚将稚名由奈带到了高山衣的面前,说明了情况。

高山衣一听说是英国的贵族私立学校,就心动了。拍了自己的胸部向林诚保证,现在稚名由奈就可以旁听了。

两天内,就可以办好所有手续正式入学了。

其实就算由奈不是英国的贵族私立学校的学生,高山衣看在林诚的面子上也会同意的。

林诚表示了感谢,上午也没有课,就先带着稚名由奈去熟悉熟悉环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