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偶像密室杀人事件(二合一)

“目暮警官!”林诚一行人被警察带进了一间公寓,林诚一进去就看到了目暮警官,于是打招呼。

“林老弟!你身上怎么一股酒气!”此时目暮警官也闻到身上的酒味,于是询问道。

“这是我们刚刚在吃饭的缘故啦!放心目暮警官我没有喝多少!”林诚拍了拍目暮警官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目光。

“真的没事?”目暮警官看着现在还有着微醉的林诚。不禁怀疑。

“放心啦!目暮警官!”林诚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又给了目暮警官一个肯定目光。

“那好吧,你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情况!”目暮警官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而且从林诚说话的语气看,林诚也的确没有醉到不清醒的那种程度。

“这位是林诚,以前帮警察破获过不少案子!”目暮警官给众人推荐到。

“爸爸,你怎么会在这里?”毛利兰也走了进来,看到了低着头的毛利小五郎。

“小兰?你怎么会在这里!”毛利小五郎刚刚推理失误了,此时正在挠头呢!

“你才是怎么会在这里,我是刚刚和铃木园子、柯南、新出医生还有林老师在吃饭,目暮警官打电话给林老师说有案件,我们就一起跟过来了!”毛利兰解释道。

“啊?这样啊!我是受冲野洋子小姐之托,来调查她被跟踪的事情,结果就遇到了命案。”毛利小五郎有些泄气,毕竟没能在自己的女神面前找到凶手。

“嗨!”冲野洋子见毛利小五郎提到自己,于是和众人打着招呼。

毛利兰和林诚众人也挥了挥手。

冲野洋子么?林诚又看了看躺在屋子中间的尸体。

那么这个案件就应该是偶像密室杀人案咯,不过具体细节林诚记不太清了。

“那么目暮警官,我们快一点进入正题吧!”林诚见柯南已经偷偷摸进去查看线索了,这可不行,万一被抢了就不好了。

“好的,我这就为你介绍情况!”目暮警官点了点头,带着林诚介绍情况去了。

“那臭小子是谁啊?这么嚣张!”另一边毛利小五郎有些不满的说道。

“别这样说了,爸爸,他可是我们班的英语老师,他破案很厉害的啦!”毛利兰维护着林诚说道。

“是啦!是啦!林老师超级厉害的啦,连工藤新一都比不过他啦!”铃木园子也出口维护林诚,毕竟他们现在也算朋友了。

新出智明也不说话,就在一旁看着,主要是他都不熟。

“切!不过是个高中生的臭小子。”毛利小五郎嘴硬的吐槽着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礼貌:你吗?

“这么说,这位先生被利器一刀致命的,而这间房子的钥匙只有冲野洋子小姐和他的秘书山岸先生才有咯。”林诚一边勘探现场一边听着目暮警官介绍情况。

“说实话,我的却有一把备份钥匙,不过两三天前我给它弄丢了。”山岸荣解释道。

“这件事我可以为他作证。”冲野洋子在一旁说道。

“话说这空调,你平时都开这么大的么?”林诚看了地上只有一点的水渍和一个小孔沉思的说道。

“我记得我出门前是关掉的,而且我平时也不会开这么大。”冲野洋子想了想说道。

“嗯!”林诚有了些推断,然后就跑去找柯南了,看看他那里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死因差不多他已经弄清楚了,不过还有一些事情他没有弄明白。

“你发现了什么线索没有?”林诚本想抽根烟,不过想起还要保护现场,就讪讪放回去了。

“没有!我总是感觉缺少什么重要的线索。”柯南爬在地方,一点一点的寻找线索。

“嗯!还有动机没有弄明白!”林诚伸了伸懒腰。

“什么就只剩下动机了?”柯南受到了打击,头一沉撞在了地板上,不过这因此他看到了沙发底下的一个耳坠。

林诚无语,难道在动漫世界里,萝莉都会平地摔?受到惊讶时头都会向下沉?

柯南从用手帕在沙发底下拿出来了一个耳坠,林诚吃惊,这就是主角么?这样都能发现线索。

柯南将耳坠拿给林诚,示意他去询问。

林诚:感情我就是一个工具人?

“冲野洋子小姐,你认识这个耳坠么?我在沙发下面发现的!”工具人林诚那些耳坠问向冲野洋子。

既然当了工具人,林诚也不介意再背一个锅了。

“这个是优子小姐的!”冲野洋子看了一眼耳坠,肯定的说道。

“优子小姐?”目暮警官询问。

“优子小姐是和我一起出道的池泽优子小姐!”冲野洋子解释道。

“这么说来,她是因为连续剧女主角换成了洋子而怀恨在心。”山岸荣,在一旁补刀。

“那犯人一定是这个池泽优子!”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他们一起走了进来,毛利小五郎听到了林诚他们的对话,肯定的说道。

林诚:这就是毛氏排除法么?

“林老师,这是家父毛利小五郎!”毛利兰也走了进来,不好意思的给林诚介绍道。

“你好!我是林诚,请多多指教!”林诚暗道一声好机会,他有个一星任务没有完成呢。

“你好!我是毛利小五郎!也请你多多指教。”虽然毛利小五郎看林诚也有些不爽,不过女儿还在旁边,不能太失礼了。

“恭喜宿主完成一星任务:《你好倒霉蛋》!”

“Mint俱乐部+1”

嗯?居然不是加自身的技能点?而是资产?

早知道半岛酒店都才是蓝色的资产,林诚还以为资产最多是蓝色的呢。

Mint俱乐部应该是前世的M1nt俱乐部吧。

因为在2009年的时候,拒绝了贝克汉姆的加入而名声大噪。

而既然既然是紫色的资产,那应该比前世的发展的还要好一些吧。

算了算了,林诚都不想说啥,总之就是万恶的系统让他已经对钱没了感觉。

这样也好,不用像上辈子一样,还得靠某个病娇的包养才能度日。

想想都是血与泪啊!

林诚又看了一下新刷新的任务,还好!还好!没有那么变态。

任务:《你好!黑皮》

和腹部平次打招呼。

嗯!问题不大,就是系统你这么皮,被腹部知道了你确定不会被打?

“那么目暮警官,先将池泽小姐给请过来吧!”林诚从沉思中醒了过来,正事要紧。

“嗯,好,这样看来她的确有很大的嫌疑。”目暮警官想了想觉得池泽优子的却有很大的嫌疑,于是他点了点头,吩咐下属去请池泽优子了。

十几分钟以后,池泽优子走了进来,刚一进门她就有些不满的嚷嚷道:“你们应该怀疑洋子才对,我第一次才来到这里来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么请你解释一下这个耳环怎么会在这里?”林诚也有些不爽池泽优子的态度,直接质问道。

“你是谁啊?身上一股酒气,警官他是谁啊?凭什么质问我?”池泽优子不满的嚷嚷。

“别这么说了,这位是林先生,过去帮助警察破获了不少案子。”目暮警官见两人要掐起来,急忙制止。

“管理员也说过今天见到过你,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么!”林诚也不恼,微笑的说道。

“只是长的很像人而已啦,你因为一只耳坠怀疑我,这样是很愚蠢的啦!”池泽优子有些不耐烦的坐在沙发上,拿来了旁边一个造型怪异的打火机点起了烟。

“你说你是第一次来,你怎么知道这个是个打火机,一般没用过的人都不会知道吧。”林诚拿过造型怪异的打火机,继续怼道。

“朋……朋友啦,我有个朋友有个一模一样的打火机。”池泽优子支支吾吾的解释,不过语气却弱了很多。

“哪个朋友?”林诚不给池泽优子反应的时候,继续怼。

“我……”池泽优子一下子有些说不上来了。

“池泽优子我郑重提醒你,所有你有所隐瞒案情的话会处10000日元的处罚和15日的拘留。相信我,这种事情一查就会查到,而你继续隐瞒下去的话,对于你的星途可就完蛋了。而且你不想被当成杀人犯吧。”林诚笑眯眯的拍着池泽优子的肩膀说道。

池泽优子咽了一口唾沫,有些慌了,这人虽然一直笑嘻嘻,但是好可怕。

柯南一汗,林诚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

相比上次林诚直接把“海洋馆”的犯人,逼的歇斯底里,这次已经温和很多了。

特别是那一脚,柯南回想起来就后背发寒。

“如果你再不说的话,我们就有理由怀疑你怨恨洋子小姐,杀了这位先生,并且嫁祸给她。”目暮警官再最恰当的时机破开了池泽优子小姐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我没有啦!只是因为那个男人袭击我,我只是抵抗而已。我确实来个几次,就用我在休息室偷来的钥匙,我已经找到了有关洋子丑闻的证据了。可是我今天白天来的时候,那个男人也跟了进来。我那时候拼命的抵抗,耳坠也是那个时候不知道掉在哪里了?好不容易才从这个地方逃了出来。”池泽优子一边回忆一边急忙解释道。

“哼!其实是因为形势所逼,顺手杀了他。”毛利小五郎不满的说道。

“我已经说了,我没有杀人。”池泽优子小姐不耐烦的说道。

“给你个建议,你最好不要不耐烦哦,如果你再这样不耐烦,我们也只能请警方带你去审讯室进行审问了!”林诚已经是知道犯人不是池泽优子了,但是这并不妨碍林诚吓唬吓唬这个没礼貌的家伙。

“而且你偷冲野洋子小姐家的钥匙,已经是违法行为,所以我希望你态度好一点,明白么?”林诚还是那么的笑眯眯,不过从他嘴里说出来可就没那么友好了。

“我……我知道啦!”池泽优子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将气势弱了下来。

“好了,我已经知道这件事的凶手是谁了,虽然不知道凶手的动机是谁,但是也无所谓了!”林诚摇了摇头,不打算在拖下去了?

“什么!林老弟,凶手是谁?”目暮警官问道。

而柯南也有了猜测,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其实这件案子并没有凶手,或者说凶手就是死者自己。”林诚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都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林老弟,如果按你说的死者是自杀,他要怎么才能将刀捅进自己的后背呢?”目暮警官一脸我读书少,你别“蒙”我的表情。

“目暮警官,你不觉得在这间屋里这根椅子很突兀么,其他的都是凌乱的,就只有这一把椅子好好的摆着。”林诚来到椅子的前面说道。

“是有一点了,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目暮警官看了一眼椅子不过还是不解。

“目暮警官你别着急,其实很简单,死者将刀固定在这里,然后从椅子上倒下去。”林诚指了指有个孔洞的地板,有站在了椅子上面解释。

“那也不对啊,林老弟,固定刀具的东西呢?”目暮警官说道。

“目暮警官,我一就在想,为什么要将空调开的那么大呢?不过当我看到这水渍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林诚又给目暮警官指了指孔洞旁边的水渍。

“你是说冰?”目暮警官此时也反应过过来了。

“是的就是冰!”林诚点了点头。

“那他为什么要自杀呢?”目暮警官不解的问道。

“因为他想嫁祸给冲野洋子小姐的缘故吧。”林诚也想过这个问题,除了这个答案,就没有其他正确的答案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身上应该带着什么可以嫁祸给洋子小姐的东西才对吧。”林诚想了想说道。

“可是我们并没有发现可以嫁祸给洋子小姐的东西才对吧。”目暮警官想了想,不过的却没有发现这种东西。

“警官,对不起!其实是我一开始担心犯人就是洋子小姐,所以它藏起来了!”山岸荣不好意思的从包里拿出了一根冲野洋子的头发。

“什么?你什么时候拿的?”目暮警官怒了。

居然有人从他眼前拿走了证据,这是不把他目暮十三放眼里。

“就是在刚刚假装不小心摔倒的时候。”山岸荣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山岸先生!你?”冲野洋子没想到山岸能为了她,能做到如此。

“没事啦!只要洋子小姐你没事就好,警官先生你放心,事后我会为我的错误负责的!”山岸荣露出了一个微笑。

目暮警官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了。

他能自己意识到了错误,并且愿意为错误付出代价。

他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自杀呢?”目暮警官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今天死者将池泽优子小姐误认成了冲野洋子小姐,因为她们两的背影真的很像。”林诚解释道。

“那时候死者应该是想向冲野洋子解释什么?可能死者情绪很激动,所以被池泽优子小姐误会成死者要袭击她了。那么冲野洋子小姐你们是认识的对吧!而且关系会很好,而后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可能是误会!可能是别的,导致关系破裂,所以死者才会情绪激动的想向你解释吧。”林诚冷静的分析道。

“没有!”山岸荣震惊,不过为了洋子小姐,还是不承认。

这人是魔鬼吧,因为他分析得完全正确,山岸荣有一种在林诚面前自己就是赤身裸体一样,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是的!其实藤江先生,也就是死者,他其实是我高中时候交往的男朋头!”不过冲野洋子不打算在隐瞒下去了,即使这样的她星途可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什么?”众人震惊,不仅仅是对这个消息,还对林诚的推理震惊。

居然会被林诚推理的七七八八,柯南一脸的复杂。

他虽然也是知道了死者是自杀,但是比起林诚的推理,还是差了很多。

“那这么说,藤江先生是因为还爱着冲野洋子小姐,所以想复合。却将池泽优子小姐误会成了冲野洋子小姐,而池泽小姐则是误会了藤江先生,于是逃跑了。而藤江先生却误以为是冲野洋子小姐不想再见到他了,所以才会绝望之下才会自杀吧。最后还怨恨这冲野洋子小姐,所以才想着死后嫁祸给洋子小姐的吧!”目暮警官开口说道,还真是令人惋惜,这是一起由误会和巧合导致的悲剧。

“可是当初是他找我分的手!”冲野洋子不解的说道。

“洋子你错了!其实是我拜托他和你分的手。”山岸荣愧疚的说道。

“居然有这种事情?”冲野洋子不敢置信。

然后警察们在藤江先生家里找到了他的日记,上面记录着他和冲野洋子过去的种种,以及他对洋子小姐的不舍。

林诚没有说话,而是偷偷溜出去抽烟了,他可憋坏了,一直憋着,他烟瘾都快犯了。

“林老师,你也为他们觉得惋惜么?”一边偷偷溜出来的柯南,以为林诚是有些伤感了,所以才会偷偷跑出来抽烟。

“没有!对了你不用在叫我林老师了,叫哥哥吧,万一你那天当着面叫错了就不好了!”林诚的却对这些事没什么感觉,自然也不会觉得惋惜什么的,他只是觉得藤江先生太傻了。

“是啦!林哥哥!”柯南觉得也有道理,而且林诚也比他大,叫一声哥哥,他也叫的出口。

“嗯,其实在我看来藤江先生还是有些像个小孩子一样!”林诚吸了一口烟还是说道。

“什么?”柯南有些不解!

“当初虽然是个山岸先生拜托他跟冲野洋子小姐分手,如果他勇敢一些,跟冲野洋子说清楚,两人一起面对,完全可以隐藏恋情!哪个明星又没有隐藏过恋情?”林诚分析着说。

“即使他实在不想拖累冲野洋子小姐,分手了,然后还忘不了,完全可以正面将冲野洋子小姐约出来,解释误会,而不是跟踪。”林诚又分析道。

“直到最后,池泽优子小姐跑了,他也不想想自己这样跟踪别人,然后情绪激动的出现,即使对方被吓跑了,也是很正常的事吧。”林诚继续分析。

“所以我说他实在是有些小孩子气了,恋爱时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你自己不顾及对方感受的一厢情愿。”林诚摸了摸柯南的脑袋,又说道:“你也是,工藤新一!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有时候要顾及一下小兰的感受!”

柯南沉默的听着林诚的话,听着林诚说的话,又想起小兰来,自己以前好像是真的有些没有顾及小兰的感受。

“不要像我以前的我一样啦!这样只会伤害爱你的人!”林诚的眼神突然黯淡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