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窝是一鸽莫得感情的沙手

又过了两天,终于到了林诚狙击的日子,这天林诚早早来了狙击地方。

林诚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先观察了四周的情况,再确认没有情况以后。

林诚在厕所里换了厕所清洁员的衣服。

这是他件衣服是他这两天顺手顺的,再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告示牌放在了门口。

告示牌是上面写着“厕所维修,暂停使用!”这也是这两天林诚顺的。

确认厕所没人以后,林诚在里面反锁了卫生间,然后开始组装狙击枪。

组装好了狙击枪,为了防止狙击镜反光,林诚谨慎的给狙击镜也装上了“滤光格栅”。

“滤光格栅”有点像一块布,作用是防止反光,避免镜头反光暴露自身目标。

由于焦距的原因是不影响视野的,不影响射手瞄准。

然后林诚就开始等待他的猎物,作为一个狙击手,耐心是必要的。

在战场上有些狙击手为了等待他们的猎物,往往会在一个地方等待好几天。

林诚也没有闲着,而是测着风速和湿度,半个小时后猎物登场了。

一辆改装过的黑色虎头奔缓缓开进了高尔夫球场的停车场,几个保镖打着伞为目标打开了车门。

附近还有专业的武装警察和军人,林诚高尔夫附近的球场还发现了几名警方狙击手。

有些麻烦啊,林诚看着这个阵仗的安保能力也不禁有些头疼。

这真的只是为了保护一个政治要员么?就是保护日本天皇也不过是这个阵仗了吧。

林诚哪里知道,这几天他在暗网上接了单,搞得整个日本地下世界都沸沸扬扬。

甚至都传到了警方和军方的耳朵里,这才有了这个阵仗的安保。

林诚看看,有没有机会,没有的话就直接撤退。

他只有一次机会,要是失败了再短期应该不有第二次机会了。

他所在的位置距离目标大概有2300M左右,这个距离林诚还有有把握撤离的。

这个阵仗公安不会也入手了吧,林诚用望远镜在附近观看,果然在附近发现了一些便衣公安的人。

为什么知道对方是公安的人呢?因为林诚在看到了一个熟人:风见裕也!

看来不止公安啊!零组也入场了,应该是安室透吩咐风见裕也入场的,他本人应该没有入场才对。

有些麻烦啊,看着在附近搜索的公安,林诚在犹豫要不要撤退。

不管了,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林诚深呼一口气,微微调了一下狙击枪的位置。

林诚扣下了扳机,露出了微笑,开始收拾现场。

此时正在打高尔夫球的某个政要突然眼神一凝,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己的胸口。

原来丰硕的肌肉此时此时只剩下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血洞。

他嘴里流露出一点血丝,然后他无力的倒下了。

即使在最后一刻,他的眼睛里流出出的还是不可置信。

林诚收拾好了现场,抹去了所有痕迹,关上窗户将弹壳放在窗边。

还是留下了一了一张纸,纸上有一句话:

人不该遗忘历史,否则,就会被卷土重来的历史碾压而过,粉身碎骨。

——KK

顺便威胁了一下右翼分子,林诚准备开溜了。

结果林诚刚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了公安们开始搜查这座楼了。

林诚不用想都是安透室干的好事,安透室多半知道了自己狙击琴酒的事情,所以特意将搜查范围给调到了2000M以外。

林诚:拿个小本本记下来,不坑你安透室一次我就不姓林。

“什么,北村议员遭到了狙杀?”风见裕也瞬间满头大汗,没想到还军方、警方和公安三方的警戒下,还是被对方给得手了。

要不是他的上司很严肃、郑重的给他下达了命令,他都不想来的。

谁能想到暗网上的一个杀手新人,会掀起如此大的风波。

“喂!我是风见裕也,北村议员遭受到了狙击,我需要人手增员。”

这一次在他上司强烈的要求下,风见裕也所带的警力是最多的。

不过现在一名国会的议员遭受到了狙击,他这点警力也就杯水车薪了。

如果消息泄露出去的话,这一次军方、警方甚至他们公安在民众里的信任都将会一落千丈。

风见裕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事可大条了!

“长官!我们在国贸大厦31楼的厕所里发现了一枚子弹壳和一张纸!”此时风见裕也的对讲机里传来了一名公安的声音。

“什么?”风见裕也吃惊,当安室透让他搜查两千米以外,能狙击到高尔夫球场的地方的时候他还不解,现在他突然明白了。

对方居然是在两千米以外的地方进行狙击的,这怎么可能?

这里可不是宽阔的战场,而是复杂的城市,在这种地方居然有人能做到在两千米以外,一枪毙命。

风见裕也急忙跑去查看了情况,就在风见裕也在前往的路上的时候,他听见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他抬头看去,看到天空上有十几辆直升飞机再低空飞行,在每一座高楼楼顶上,都会有三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跳上楼顶,进行搜查!

风见裕也张大嘴巴,不会吧?就连SAT都入场了?

SAT全称Special Assault Team,是日本在77年成立的特警武装警察。

在今年四月才正式成为特殊急袭部队。

另一边在撤离的林诚也看到得咂舌不已,你现在告诉他,他杀了日本天皇,正在被全日本的武装力量追杀!他都相信。

林诚没有选择摩托车逃跑,现在开摩托车逃跑实在是太显眼了。

林诚挤上了一辆出租车,装作了一位要迟到愤怒的白领。

结果没走出去多远,就看见了路上设置了路障,交警们正在一辆车一辆车的盘查。

还好林诚有储物戒指,不然就只有弃枪逃跑了!

林诚成功的过了交警设置的路障,成功逃出升天,林诚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下次再也不乱来了,他林某人发誓,他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刺激过。

另一边风见裕也终于赶到了了林诚进行狙击的卫生间,看到林诚在窗户上留下的弹壳和纸。

风见裕也拿起来看了一眼,脸上大汗又流了下来,这是在威胁所有的右翼分子么?

“叮叮叮!”风见裕也的手机响了,这是专门用于对接他上司的声音。

“情况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了安透室严肃的声音。

“情况很不好,北村议员已经毙命了,现在SAT的人也入场了。”风见裕也将事情简单的给安透室汇报了一下。

“找到KK没?”安透室抱起最后一丝的期待。

“没有,只在国贸大厦31楼找到了KK留下的弹壳和一张纸。”风见裕也解释道。

“纸上的内容呢?”安室透声音更冷了一些。

“人不该遗忘历史,否则,就会被卷土重来的历史碾压而过,粉身碎骨。”风见裕也念了一遍纸上的内容。

“撤退吧!接下来以SAT的作风会封锁消息的。”安室透沉默了一会,才下达了指令。

“是!”风见裕也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是这么的无力。

风见裕也带着手下撤退了,另一边刚刚回到家里的林诚瘫在了沙发上,这肾上腺素直接往上窜好吧。

马德,这什么垃圾暗网,一个杀手考核任务这么难的么?林诚欲哭无泪。

这下子KK这个号虽然通过了认证,但也废了好吧。

林诚相信只要他一接任务,等待他的就是军方和警方的陷阱。

坑爹了这是,今天给林诚带来最大威胁的就是公安,安透室这家伙铁了心要送他走是吧。

回到电脑桌内,林诚提交了任务,在大洋的另一端,Tom正在审核,突然看见了KK提交了任务。

“What the fuck!”Tom又吃惊的喊了出来。

“Tom!你又怎么了,在这里鬼叫什么?”Tom的同事,都快被Tom一惊一乍的折腾疯了。

“就是上次那个用反器材狙击枪的杀手,你们还记得么?”Tom一边兴奋,一边手舞足蹈的说道。

“知道啊!你给了他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怎么不知道?”一个同事撇了撇嘴?

“他提交任务了!”Tom直接跳了起来,手舞足蹈的说道。

“What the fuck?这怎么可能?”此时整个地下室都鬼叫了起来了。

众人都不敢置信,早知道这个任务在暗网上都挂多少年了。

赏金也从最先的一亿日元被怼到了二十多亿日元。

居然这样一个任务居然被一个新人给完成了?

林诚提交的是窗户上的那颗子弹的照片,他也没什么其他可以提交的了,反正过一会新闻就应该会播放了。

不过以日本的尿性,他们必然会封锁信息,而隐瞒一些信息的。

“Tom!Tom!快找人去确认!不不不,直接打开日本的新闻。”一个同事在一旁提议到。

“好的,好的!”Tom关闭了网站,又输入了某个网站,这是一个可以看到世界各国新闻的网站。

在96年,网络还没有那么发达,这个网站就显得更强了。

果然在新闻的标题是“日本国会议员死亡,SAT声称是意外死亡!”

“有人声称在现场全副武装搜查的SAT,这事另有巧合,还是SAT在隐瞒什么?”

“偶买噶!Tom!Tom!是真的!”管理人员们疯狂的喊道。

“我知道!我就知道!哈哈哈!”Tom激动的都快昏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