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暗网

吃完饭,林诚让司机送走了工藤新一,他就开始研究系统给他的那个暗网网址了。

林诚谨慎的先用家里的电脑做了几个国外的跳板。

这样就算别人想要定位他,也只会定位到像是诶塞俄比亚这样的一些非洲小国。

按照系统给的输入了网址,结果需要输入账号和密码才能进入。

右下角有一个注册的提示,林诚点击了注册,里面弹出了:“服务者”和“自由者”两个选项。

林诚选了“服务者”,结果里面弹出了一个临时的对话框。

对方是一个自称“管理者”的人,并且给林诚了几个任务。

让林诚在七天之内完成,完成以后拍照提交给他。

看来这个暗网很是谨慎啊!林诚还试着追查了对方的地址,结果发现了对方用了不止一个“跳板”。

任务林诚看了看,前两个都是一些在“违法”与不“违法”之间的灰色任务,而最后一个明显是违法任务。

林诚记下了任务,记下了网址,带了个墨镜、口罩和帽子,就完成任务去了。

第一个任务是潜入一家电子公司去,窃取一份文件。

这个任务很简单,公司的安保做的很差,监控都没有几个,连门禁都没有。

再加上窃取的并不是什么绝密的资料、只是一份竞标的价格罢了。

第二个任务要难一些,需要找到一个公司经理贪污的证据。

其实也不是很难,就是跟踪某些麻烦,为此林诚还找不少人打听了消息。

用了半天林诚才搞到了对方贪污的证据。

要不是不暴露自己,林诚真想把对方绑了,直接威胁。

最后一个任务不难,但是被抓到的话可能就很危险,“管理员”也很郑重的提醒了林诚。

最后一个任务是将一个包送到指定的位置,林诚拿到包,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找了个公共厕所打开包看了看。

果然不出林诚的意料,打开袋子果然是一包毒品,这个剂量的话?林诚提了提,抓到的话这不得了。

不过这对于林诚来说无所谓,直接丢进储物戒指就直接送货去了。

很容易就完成了任务,林诚就回到家,将完成任务拍下来的证据,发给了管理人员进行审核。

林诚玩了两把游戏,对方就已经审核通过了,并给林诚打了一串账号和密码,并告知林诚可以自己登上去自己改。

林诚登录了上去,有点类似一个论坛,需要发布任务的人就发帖,需要接单的人就私聊,谈好以后对方就会删掉帖子。

当然不怕暴露的话,也可以直接在下面直接回复。

当然对于管理,这个网站也很严苛,要是接单者连续三次失误就会被直接注销账号。

还有一大堆规定,比如不能打听客户隐私、必须按照顾客的要求做、完成任务以后必须上传给客户和管理。

当时规则也是双向的,客户必须先支付酬劳,中途取消和更改任务必须要获得对方的同意,也不准泄露服务者的任何信息。

林诚看了一下,里面有各种来自世界各地的任务,有些简单、有些比较难。

林诚看了一会,就编辑自己的资料去了,账号密码林诚并没有改了,反正自己记得住。

然后就是绑定银行卡,林诚看了看,里面有两个选择,一是“管理”提供的银行卡,都是海外银行卡,让林诚放心使用。

二是林诚自己提供一张海外的银行卡。

既然有林诚也懒得自己去弄,反正他也没有打算用这里面的钱。

还可以设置一个名称,林诚也没考虑直接在名称那一栏填上了“KK”。

然后就是身份验证,现在的林诚身份只有一个“猎人”的认证,所以说我这也是赏金猎人了?

林诚点进去一看,还有“杀手”和“雇佣兵”的认证,这暗网有些流批啊,居然还有“雇佣兵”。

林诚点进去看了看认证条件,里面需要登记团队有几个人、武器配置等等一系列问题。

最后还需要进行考核,考核通过了才会有雇佣兵的认证,才能接一些雇佣兵的专属任务。

而杀手也是类似的,需要林诚登记自己的主活跃地点、武器、等等,最后也需要考核。

于是林诚开始登记信息,武器:TAC-50狙击枪、沙漠之鹰、手榴弹、闪光弹。

M200现在还没有诞生呢!在这个世界现在的人看来,这还只是一把自己定制的狙击步枪。

而TAC-50不一样,TAC-50是1980年美国麦克米兰生产,虽然还没有服役,但是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了。

林诚上传了武器的照片信息,主活跃自然写的是日本,林诚又上传了一些信息,就等待审核了。

在遥远的美国,一个破乱的防空洞里,摆了不少电脑和服务器。

此时一个管理员正心情复杂的审核着林诚的信息,“Fuak!反器材狙击步枪?”管理员汤姆吃惊的大号。

“Tom,不就是反器材狙击步枪至于这么吃惊的么?”这些年也有不少武器精良的雇佣兵在他们网站上注册。

“问题是我特么是负责杀手审核的,这人特么用反器材狙击步枪来狙人么?”Tom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握草!”众人也反应了过来,赶快跑到Tom的电脑面前。

“高爆手雷、闪光弹、改装过的沙漠之鹰,Tom!你确定这人不是审核雇佣兵的?”众人惊讶的说道,现在的杀手都这么流批的么?

“没有啊!这的确是杀手的啊,这人还在日本,日本不是禁枪么?”Tom人都傻了,他干了为么多年的管理员,还没有哪个杀手能拥有这么多装备的。

还特喵的在日本,你说这是特种兵Tom他都相信。

“Tom,快给他弄一个难一些的任务,这一次我们亚洲分部要一飞冲天了!”要知道这些年他们亚洲分部一直被非洲分部、美洲分部和、欧洲分部压的都快翻不了身了。

非洲分部就算了,长年战乱业绩好就算了。

美洲也还好,几乎不禁枪,再加上有个搞事情的美国不提也罢。

最惨的是欧洲分部也压着他们打,主要是欧洲分部出了一个世界第一杀手“蜘蛛”。

“好的!这就给他来个难的。”Tom最一堆任务中,挑选了一个任务发给了林诚。

“卧槽!Tom?你疯了么?这我记得是这是赏金最高!任务难度最大的一个人任务吧!”一个管理员尖叫道。

“你懂什么?老子要赌一把大的,赌赢了我要欧洲分部的过来给老子舔脚!我有预感,他会赢的!”赌徒Tom已上线。

“Oh!Shift!Tom,你个疯子!”众管理员大骂Tom,不过也没有阻止,毕竟杀手这一板块的审核就是Tom。

在另一边,正在玩游戏的林诚突然电脑一响,林诚没有管,而是加快了游戏的速度。

五分钟后林诚结束了游戏,林诚关闭了游戏,打开了网站,林诚点进去一看,果然有一个消息。

林诚看了看,是管理员给他发的任务,看完任务林诚有点懵,难道所有杀手审核都这么难的么。

需要林诚刺杀的人是一个政治要员,对方是一个右翼分子,这些年来又喜欢好大喜功,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前两年为了政绩,更是不将武德地端了和他合作的黑帮的一个窝点,这惹怒了很多人,于是有人在暗网上出价要弄死对方。

不过对方虽然是个草包,不过毕竟也是个政治要员。

所以一直有警方和军方的人保护,这个赏金就在暗网上挂了很久。

右翼分子么?林诚直接就接了赏金,他本来就看不爽那些右翼分子。

自己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就算了,还要篡改历史,试图美化自己的罪行。

这让林诚就觉得很恶心,你特码的在这里掩饰给谁看呢?

林诚看了看这个任务没有期限,那就不着急了,这可大意不得。

他不是酒厂,有一大堆行动队员,还有情报人员,就算出了意外也还有琴酒这个保姆去营救。

他自己栽了话就麻烦了,林诚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晚上十点了,第二个任务实在是在浪费他时间了。

于是林诚开始给稚名由依打电话,由依给他说了最近在欧洲的一些情况。

两人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最终还是稚名由依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林诚则是去睡觉了。

第二天,林诚去下了课就回家,就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任务了。

管理员给林诚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那就是那个政要最近三天的行程。

林诚看了一下,好家伙不是去玩,就是去演讲,还真是一点正事都不干。

这样挺好,这种人他杀了也没有负担。

有了管理员给的这份情报,他也不用再去打探情报了,而是去看看那些地方有没有合适的狙击地点。

室内肯定不行,车上也不行,林诚不知道对方车上防弹玻璃的厚度,万一对方很谨慎,使用的防弹玻璃够厚的话,在远距离林诚也没有办法击穿玻璃的。

而且在车上,林诚为没有办法确认位置,最终林诚找了一处很好的位置。

那就是高尔夫球场,你总不能打着伞打高尔夫吧,就算你打着伞打高尔夫也不能把全身都遮挡吧。只要露出一点上半身,林诚就有把握一枪毙命对方。

林诚找到了一个适合狙击的地方,那是一座高楼的卫生间,视野非常的好,隐蔽性就更不用说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座大楼人很多,每天进出卫生间的人都不少,这无疑增加了林诚的狙击难度和撤退的难度。

不过林诚也不怕,这里距离高尔夫球场之前有两千多米,林诚有把握让对方在短时间内不知道子弹是从哪来飞来的。

这就是一个开了挂男人的自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