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变小的名侦探

林诚出了大楼,林诚点起烟,前往了停摩托车的地方。

为了不暴露,林诚提前将摩托车停在了附近的公园里。

虽然这一带没有监控,不过来的路上他还带上了口罩、帽子和墨镜。

将帽子、口罩和墨镜收了起来,林诚骑着摩托车去了热带乐园,工藤新一还在那躺着呢!

路上林诚遇到了琴酒的保时捷365A。

不过琴酒没有注意什么,毕竟林诚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背上也没有什么可以放狙击枪的箱子。

林诚看着琴酒的保时捷呼啸而过,嘴角露出了一点笑容。

真不知道琴酒看到那些字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林诚扭了扭油门,扬长而去。

林诚前往热带乐园的时候,热带乐园已经关门了。

没办法作为一个守法好市民的林诚,也只好翻了一回墙。

看着缩小版的工藤新一躺在地上,看着工藤新一满脸的血,林诚不禁也觉得有些可怜。

将工藤新一抱起来,林诚就离开了,由于抱着工藤新一林诚不好开车,只好将自己的司机叫了过来。

得知自己的司机会开摩托以后,将头盔递给了他,自己则是开起了商务车。

回家以后,看着工藤新一满脸是血,脏兮兮的。

林诚就给他洗了澡,然后帮他包扎了伤口。

随便找了一套衣服给工藤新一穿上,自己则是在电脑桌旁边打起了游戏。

又过了两个小时,工藤新一这才缓缓醒了过来,工藤新一起来茫然的看着周围。

“你醒了啊!”林诚放下耳机站了起来。

“林……林老师!我怎么会在这?”工藤新一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看到了林诚,急忙问道。

“小朋友,你是谁啊?为什么会穿着工藤新一的衣服?”林诚假装不知道,询问工藤新一。

“小朋友?你在说什么啊!林老师,我就是工藤新一啊!”工藤新一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缩小了的事情,疑惑的问。

“你的确穿着工藤新一的衣服,说话的语气也和工藤新一一模一样,这些地方都很像工藤同学,当时你能解释一下,你怎么变成了了这个样子?”林诚拿出稚名由依平时用于化妆的镜子,递给了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有些疑惑的接过了镜子,然后看到镜子里变小的模样,然后工藤新一就愣住了。

“难道是哪个时候?”工藤新一想起了自己被琴酒灌下了APTX4869。

“林老师,你相信我,我就是工藤新一,我被一个黑衣人灌下了毒药,醒来就成这样了。”工藤新一此时还没有想那么多,对着林诚说道。

“你说你是工藤新一?那我问你在海洋馆的时候,凶手是谁?”林诚装作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就是死者的前女友啊!当时还是你破的案!”工藤新一见林诚有些不信,于是说道。

“嗯,当时在场的熟人就我们几个,这么看来的话,你是工藤新一的可能性就很高了!”林诚考虑了一下,装作自己信了几分的样子。

“还有,还有,我们第一次遇到的案子的时候,你还阻止了我打扰新出医生抢救来着。”工藤新一见林诚还有些不信,于是又说道。

“你还是真工藤同学?那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林诚装作相信了的样子。

于是工藤新一将自己如何如何发现的两个黑衣人,然后如何如何跟了上去,再然后被琴酒是如何不讲武德的搞偷袭,都告诉了林诚。

“这么说,你是被喂下了不知名的毒药才回变小的咯。”林诚露出了一个微笑。

“嗯!”工藤新一看着林诚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后背有些发凉。

“那这件事你还告诉过其他人么?”林诚又笑了笑了。

“还没有!”工藤新一觉得林诚的笑容越来越可怕,不禁退后了几步。

“那你就不怕我是他们的同伙么?”林诚靠近了工藤新一,将放了乙醚的手帕捂上工藤新一的口鼻处。

工藤新一:握草!又是个老银币?

然后工藤新一挣扎的动作慢慢地挺了下来,最后昏了过下,脸上流露出了悔恨的眼泪。

工藤新一:愿天堂不再有老银币。

林诚说了要吓唬吓唬工藤新一,自然就要做到,不然光吓唬琴酒一个人多没意思。

林诚将变小后的工藤新一绑了起来,嘴上贴上胶布,丢进了厕所,既然要吓就吓完整。

然后就睡觉去了,他也不怕工藤新一挣扎开绳子,毕竟论捆绑这一块他是专业的好吧。

顺便把厕所门给锁上,为了以防万一,林诚还将多捆了几遍。

睡觉睡觉,明早上醒了接着吓唬。

第二天一早,林诚就起来了,听到厕所里窸窸窣窣的声音。

林诚就知道工藤新一已经醒了,正在厕所里挣扎。

林诚拿上昨天买的模型枪走进了厕所,挣扎的工藤新一看到林诚进来,就停止挣扎了。

“那么再见了,工藤新一!”林诚将枪对准了工藤新一的脑袋。

工藤新一见到枪,眼神瞬间惊恐起来。

林诚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将玩具枪靠近了工藤新一的脑袋。说道:“永别了,名侦探!”

工藤新一闭上了眼睛,过了一并没有听见枪声,这才疑惑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就看到了笑的很灿烂还拿着手机拍摄的林诚,工藤新一就感觉自己被耍了。

林诚看差不多了,就不再完了,帮工藤新一松了绑。

工藤新一疼咧咧的将自己口上的胶带给撕了下来。

“你干嘛贴这么紧?”工藤新一白了林诚一眼,抱怨道,这人还真是恶趣味。

“嘿嘿嘿,为了真实一点嘛!”林诚不会不好意思,直接洗漱去了。

“你家里为什么会有乙醚和模型枪啊!”工藤新一揉了揉自己的自己有些发麻的手脚。

“那个啊!本来是吓唬由依的,结果就吓唬你咯。”林诚顺便编了一个谎言,他怎么舍得会吓唬由依嘛。

“那你还真的恶趣味!”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将他直接放倒,丢进厕所一晚上,害得他现在四肢都是麻的。

“不是哦!”林诚严肃的会过头来,边刷牙边说道:“我只是想让你警醒一下啦,不管是你直接去追黑衣人,还是被偷袭,还将自己变小的随意就告诉我,都你太大意的结果。”

“这可不是侦探游戏,失误了还能从来,那些人可不会手软的。要是一不小心,不止是你,和你有关系的人都会遭到那个组织的追杀的。”林诚将工藤新一的头揉乱,认真的说道。

“知道啦!”工藤新一撇撇嘴,虽然知道林诚是好意,但也不至于这么吓他吧。

“林老师,你知道那些黑衣人?”工藤新一想起了林诚说话时候的语气,好像很了解那个组织一样的。

“知道一些,按你的描述的话,击倒你的那个代号叫琴酒,交易那个是伏特加。”林诚点点头,决定跟工藤新一泄露一些信息。

“你怎么知道的?”工藤新一诧异的问。

“大概在几年前吧,我发现有好几起灭口的案子,背后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在推动。虽然他们将他们存在的痕迹抹的很干净,不过还是被我发现了一些端倪。于是我开始调查,终于在四年前的某天我在一具焦尸上发现了一些关于那个组织的线索。”这些当然都是林诚瞎编的,反正都好多年了,工藤新一就算想查证都无法查证了。

“什么线索?”工藤新一好奇的询问道。

“一是组织的人都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二是这个组织非常的庞大,有很多个小组,而琴酒就是黑衣组织中行动组的组长。第三个就是组织经常招揽一些年轻有潜力的政客和科学家。最后一个就是组织对于知道组织存在的人,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灭口!”林诚想了想,透露了一些可有可无的消息给工藤新一,他不想把剧情推动的太快。

“所以说,你不可再轻易将你变小的事情说出去了,不然将会给对方带来杀身之祸。”林诚再次威胁了下工藤新一,让他不要那么的大意。

“我知道了!”工藤新一脸色也沉凝了不少,他也知道了对方是个何种庞大的组织。

“你也要注意安全!”工藤新一对林诚说道,毕竟现在林诚是和他站在一条战线上的小伙伴,他可不想林诚出事。

林诚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去做早餐去了,工藤新一也跟上去帮忙。

不过工藤新一变小后那只有一米多一点身高,也帮不上什么忙,连在桌子上拿一个东西都需要踮脚才拿的到。

于是林诚就给他赶出去了,工藤新一在那里碍手碍脚的还不如他自己做快。

没一会就林诚做了好早饭,将早饭端了出去。

也不复杂,一个三明治、一个煎蛋、一杯牛奶就搞定了。

“你堂堂半岛集团董事长就吃这啊!”工藤新一调侃林诚,不过这也是事实,他的早餐都比林诚的丰富。

“没办法,习惯了!”主要是林诚不太喜欢吃日式的早餐。

就家里自己作包子、熬粥又太麻烦了,于是他就只好做点西式的早餐来填饱肚子。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林诚吃了一口三明治,喝了一口牛奶问道?

“不知道!”工藤新一摇了摇头。

“要不你去小兰家借住吧!”林诚给工藤新一出了个主意,反正按照剧情,工藤新一也会去毛利兰家借宿。

“开什么玩笑,万一被小兰发现真相怎么办。”工藤新一嘴里虽然说着不愿意,但是林诚你看得出来他动摇了。

这就是嘴上说这不要,身体更诚实么?

“我记得毛利兰的父亲是个侦探吧,这样你就可以借助他父亲的身份去调查了。而且你也不能住我知道吧,我倒是不介意,就是由依回来了就不太方便了。”林诚继续鼓动道,他怎么可能让工藤新一住这,先不说他还要完成任务。就是工藤新一住下的话,他怎么和由依开发新动作?

然后工藤新一就动摇了,然后就“纠结”了一下,然后就同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