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工藤新一:我这辈子就没这么无语过

又过了两天,这两天林诚就上上班,就和新出智明打打篮球、吃吃饭。

没事了就去唐人街输几百块钱、然后窝在屋里打打游戏。

林诚突然感觉这种悠闲的生活居然还不错,这是就是堕落么?

终于在第三天,到了周末,到了濑羽尊德邀请他去参加派对的日子。

派对在下午,而林诚起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这主要是他昨天打游戏打得太晚了。

起床、洗漱,饥肠辘辘的林诚并没有外面吃去,而是直接叫人直接送了上来。

吃了饭,时间还早,于是林诚又打开了电脑玩起了《红警》,这游戏真是越玩越上头。

一打就打了三个小时,林诚没有再继续再玩下去了,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又回床上小眯了一会。

结果一眯就是两个小时,林诚醒的时候发现已经五点了,距离派对的时候已经快到了。

于是林诚下了床,换了一套小礼服,和大礼服不同。

小礼服有些轻巧、舒适、自在的特点,很适合于酒会、派对这些不是那么正式的场合。

林诚下楼的时候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待了。

林诚下去的时候司机正靠在车门抽烟,看到林诚过来,手一抖烟直接掉了。

“我有这么恐怖么?”林诚还不知道自己的系统是如何威胁这些“人畜无害”的手下的。

司机急忙帮林诚把车门打开!

算了算了这样也好,有畏惧一些也会听话一些。

林诚上了车,司机为林诚关上了车门,林诚对这司机挺满意的。

懂礼节、车开得稳,开车的时候只要林诚不问话,他绝对一句话也不会说。

林诚哪来知道,这都司机都是被逼的。

作为曾经F1世界锦标赛的冠军选手,他怎么没想过有一天会被用枪逼着当司机。

要么荣华富贵,要么海底喂鲨鱼?你说报警?

一家老小都直接被拉到公海上了,你特喵的报一个试试。

二十几分钟以后,司机稳稳将车挺在了濑羽尊德家的停车位里。

司机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下车为林诚打开了车门。

林诚下了车,在门口等待的不是濑羽尊德的佣人。

而是濑羽尊德的本人,毕竟他不是铃木史郎,他家也不是铃木财团。

“林先生,欢迎你赏脸来到寒舍!”濑羽尊德礼貌的说道。

“哪里哪里!是我厚着脸皮来唠叨你了!”林诚和濑羽尊德握了握手,顺便对濑羽尊德的妻子点了点头表示礼貌。

“哪里的话!快请进!”濑羽尊德的佣人为濑羽尊德推开了门。

濑羽尊德的妻子推着濑羽尊德在前面带路。

林诚跟在了后面进了濑羽尊德的别墅。

派对上没什么可以说的地方,无非就是一群所谓的“社会精英”聚在一些,喝一些酒,顺便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林诚不太喜欢这种场合的,再加上这里几乎都没有他认识了的人,所以他就找了一个地方默默的喝酒。

当然途中濑羽尊德可不敢太冷落林诚,经常带一些朋友过来和林诚聊聊天。

林诚也不在乎,能聊一下就聊,不能就算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楼上传来一声枪响,林诚就知道开始了。

他不慌不忙的喝了酒杯里的最后一口酒,放下了酒杯,落后众人一步来到了楼上。

然后看到了八菱银行的总经理倒了血泊里,胸口还有一个大洞。

林诚上前查看查看了下情况,啧啧啧又是一枪命中心脏,濑羽尊德这么狠的么?没看出来啊!

林诚让濑羽尊德报了警,自己查看现场去了。

看到阳台对面屋檐和阳台柱子上的痕迹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搞懂了濑羽尊德的犯案手法了。

没什么技术含量、无聊,这是林诚的点评。

没过一会目暮警官就带着他的手下赶了过来,看到林诚又是一汗,这人最近频繁出现在凶案现场啊。

“林老弟,你怎么会在这里。”目暮警官有些无语的问道。

“是这里的主人濑羽先生邀请我过来参加派对的!”林诚有些无语,目暮警官你别拿那看“瘟神”的目光看着我,我真不是“瘟神”!

“林老弟有没有什么头绪?”目暮警官问向林诚,想问问林诚有没有什么头绪和线索。

“没有,要不我把工藤新一那小子叫来吧,这样也能快一些破案。”林诚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打乱剧情。

毕竟要是他现在破了案,工藤新一就会不来,小兰就不会发火,小兰不发火说不定就拿不到冠军。

小兰拿不到冠军说不定两人就不回去热带乐园,两人不去热带乐园说不定工藤新一就不会变小,工藤新一不会变小,说不定……

总之有些看似是一件小事,当时它所连锁带来的事情可能就不是一件小事。

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就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目暮警官:……

“你这是把我们警察当成什么了?动不动就要求救侦探么?”目暮警官怒吼道。

然后目暮警官就勘察了战场,嗯?密室!

嗯?枪杀!算了算了!还是叫工藤吧!

林诚捂脸!

“林老师没有头绪么?”工藤新一在电话那头说道。

“他说没有!”目暮警官说道。

“好!我马上赶过来!”工藤新一跑回看台,对毛利兰比了个有案件的手势,就离开了看点。

下面正落入下风的毛利兰看到了工藤新一的手势,瞬间怒气值拉满,直接变身“超级赛兰”。

对手:裁判!裁判!我举报对手开挂!

对手:你不要过来啊!

对手:危!

而另一边,正在勘察现场的林诚装作突然想到了什么,跑到阳台上查看。

然后跑到目暮警官面说:“目暮警官我突然知道凶手是谁了!”

目暮警官:感情这玩意还能突然?

“真的么?”目暮警官还是配合的说道。

“是的!凶手就是你!濑羽尊德!”林诚将手指指向了濑羽尊德。

“什么?林先生你不要开玩笑啦!哈哈哈!”濑羽尊德突然冷汗下了来,讪讪的笑。

“对啊!林老弟,凶手是怎么进入密室的?”目暮警官冲分发挥了不懂就问的精神。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凶手是从阳台对面的房檐走过来的,这样就离阳台不是很远了!”林诚点了根烟,缓缓的说道。

“可是林老弟,犯人能从房檐上跳到阳台上,但不可能从阳台上跳回来啊!”目暮警官找茬。

“很简单凶手带了一根绳子!将绳子固定在阳台上攀岩回去就行了!”林诚解释道。

“那又怎么松开阳台上的绳子呢?”目暮警官继续杠。

“目暮警官你是杠精吧!”林诚在心里吐槽到,不过还是出口解释道:“将绳子一头绑上铁棒,将绳子绷直不就行了?到时候松松绳子就行了,阳台柱子上的痕迹就是在哪时候留下来的吧。”考虑到濑羽尊德的体重,林诚礼貌得将木棒换成了铁棒。

“可是我的脚还是没办法完成这个啊!”濑羽尊德指着自己的病脚说道,他有些急了,因为林诚都说中了。

“啊!那个很简单!”林诚将目光看向旁边的地球仪。

地球仪:你不要过来啊!

林诚学着工藤新一将地球仪甩在了地上,结果歪了,地球仪打在了濑羽尊德的脸上。

“你干嘛!”濑羽尊德生气的站了起来。

林诚:咳咳,有些尴尬!不过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老爷!你的脚!”一个女佣惊讶得说道。

濑羽尊德也反应了了过来,向门口跑了出去。

林诚也不追,他又不是工藤新一,那么喜欢装逼,怎么可能跑的掉嘛。

果然濑羽尊德刚跑出门,就被在门口看守的警察逮捕了回来。

“****!******!”电报小能手濑羽尊德,回来就对着林诚发起了电报。

林诚:我后悔了,刚刚应该放翻他的。

“带下去!”目暮警官挥了挥手,示意手下把濑羽尊德带下去。

毕竟濑羽尊德在这里打电报真的很烦。

“林老弟,虽然很感谢你帮助我们破了案,但是以后能不能换个方式,别用地球仪怼人家的脸。”目暮警官看着林诚,语重心长的说道。

地球仪:对啊!我只是个地球仪,我做错了什么?

林诚捂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也就在这是,工藤新一姗姗来迟,进门就就说道:“目暮警官,我来了!”

“工藤老弟啊!犯人刚刚被逮捕了!”

工藤新一:???!!!

“不是说没有头绪么?”工藤新一问向林诚。

“咳咳,工藤同学啊!你是知道的,侦探的灵感就像荨麻疹。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吧!”林诚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我这辈子就没有那么无语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