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剧情终于要开始了么?

“抱歉!家里有客人啊?”就在这时,铃木园子带着毛利兰和工藤新一走了进来。

“真是的!连门里不敲,真是没有礼貌!”铃木朋子教训着园子。

“不不不!这样说明她很有精神!”濑羽尊德帮园子解围。

“嗨!铃木同学、毛利同学还有工藤同学!”林诚微笑着和铃木园子他们打着照顾。

“怎么林老师连你也在!”铃木园子吃惊的说道。

“林先生认识小女么?”铃木史郎询问道。

“说来也巧,我现在正是铃木同学的英语老师!”林诚点了点头,解释了一下自己另一个老师的身份。

“林老师还真是博学多才啊!”铃木史郎也有些惊讶,没想到林诚居然还是个老师,还是自己女儿的老师。

“一点兴趣爱好罢了!”林诚摆了摆手。

“园子啊,林先生不仅是你的老师,也是半岛集团的董事长,快过来问好!”铃木朋子瞪了一眼铃木园子,让她解释道。

“半岛集团?”铃木园子、毛利兰和工藤新一都惊讶的不行。

虽然他们知道林老师有钱,但也没想到居然有钱成到这个程度。

半岛集团他们可是听说过的,特别是半岛酒店,那可是最有盛名的酒店之一。

“你们好!”铃木园子吃惊后也反应过来,向众人问好。

“这位就事令媛吧!”濑羽尊德点了点头像,问道。

“是的,这位是我的二女儿。”铃木史郎点了点,介绍道。

“让你们见笑了,她还是没有作为铃木家继承人的准备!”铃木朋子又开始训道。

“不是还有姐姐么?”铃木园子不满,于是反驳道。

“我说的是态度问题!”铃木朋子瞪了铃木园子一眼。

“对了对了,还有这两位是她的两位朋友,毛利兰和工藤新一。”铃木史郎想起还有两人没有向濑羽尊德介绍也是介绍道。

毛利兰和工藤新一看到铃木史郎在介绍自己,于是微微躬身表示礼貌。

“小兰的爸爸原来是一名警察,现在是私家侦探,之前你说的那件事要不你找他咨询一下吧。”铃木史郎想起毛利小五郎以前还是一位侦探,于是向濑羽尊德推荐到。

“什么事?”工藤新一一听到这些东西就感兴趣了起来。

“这位是濑羽先生,他这个周末要开个派对他们夫妇还特意邀请我去。可是我那天刚好要去商讨在米花博物馆办宝石展的事情。”铃木史郎解释。

“就是次郎吉叔叔说的那个黑暗星辰吧!”铃木园子也想起来了似乎是有这么一档子事。

“而濑羽先生他说收到了一封恐吓信!要他取消派对,不然就会有人在排队上丧命。”铃木朋子也解释道。

“原来如此,这种事就交给工藤新一和林老师去处理吧。”铃木园子想起工藤新一和林诚的推理于是说道。

“不瞒你说,新一可是解决了很多疑难案件的,而林老师也绝对不会比他差!”铃木园子自信的说道。

“诶?林先生原来还擅长推理么?”铃木史郎有些惊讶的说道。

“哪里?哪里?只是有些兴趣,兴趣!”林诚只好摆摆手解释道,他但是真没说谎。

他真的只是感兴趣,了解过一点点。

工藤新一:你礼貌么?

你管这个叫兴趣?想起林诚那恐怖的推理能力和记忆能力。

再看看林诚现在谦虚的样子,淦!

你礼貌么?

“那林先生和这位工藤小朋友有兴趣来参加我的派对么?”濑羽尊德本来是不想邀请工藤新一参加的。

他只想向林诚示好,但是只邀请林诚一个未免太过于暴露自己的想法了。

“我倒是没有什么关系了!”林诚想了想,反正稚名由依也不在,去参加参加派对也没什么。

再说了他的任务就只差一件案子了,他对二星级奖励可是馋得很。

“不好意思!我也很想参加!可是我要去观看小兰的空手道比赛了!”工藤新一也很想去,不过他答应小兰了要去帮她加油。

“那我们差点也该告辞了!”濑羽尊德向铃木史郎他们告别,他也不在意,反正他的目的也只是请林诚罢了。

也就在这时,濑羽尊德不小心按到了自动轮椅的操作杆,轮椅极速向后退去。

眼看就要撞到墙上了,濑羽尊德急忙用脚,试图将轮椅停下来。

结果没有什么用,就在濑羽尊德即将要撞在墙上的时候,毛利兰冲了上去将轮椅停了下来。

“真是的,你在干嘛!你就不能注意一点?”濑羽尊德向他的妻子怒吼道。

林诚对濑羽尊德的印象下降了一点。

这人明明是自己碰到操作杆的吧,甩锅甩的也太快了吧。

而且这人刚刚是用自己的伤脚去刹车的吧?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林诚也想起这件案件的情况了,前两个案件他没有想起,可能是过的时间太久了。

让他记不清了,不过这个案子他可是记得很清楚。

“不,那什么,多亏你救了我!谢谢你啊!小姑娘!”濑羽尊德此时也意识到这样不对,于是像对毛利兰道谢。

“没什么!”毛利兰摆好刚刚被濑羽尊德撞倒的花瓶。

“真不愧是小兰!”铃木园子在一旁高兴的说,真不愧是个“兰吹”!

“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没有受伤吧!”濑羽尊德的妻子感谢着毛利兰说道。

“没事,我像我爸爸身体很强壮。”毛利兰来着玩笑说道。

而工藤新一在一旁没有说话,神色有些凝重。

因为刚刚他也看到濑羽尊德用伤脚在刹车了。

濑羽尊德的脚居然已经好了,为什么他要装作没有好呢?

然后濑羽尊德向林诚和铃木史郎告了别就离开了。

“工藤你怎么了吗?”铃木史郎见工藤新一一直盯着濑羽尊德离开的方向看,脸色还有着沉凝。

“没!没什么!”工藤新一赶忙向铃木史郎说道。

然后铃木史郎带着众人去吃了顿便饭,虽然是便宴但是菜品依旧很丰富。

饭桌上铃木史郎和林诚聊一些铃木集团最近的发展,并表明他们打算在东京投资一个最大的热带乐园。

而林诚也透露出了半岛集团将在东京打造世界上目前最大的赛车场,还提前邀请了铃木史郎去参加剪彩。

铃木史郎自然不会拒绝,也邀请了林诚去热带乐参加剪彩,林诚也肯定不会拒绝。

其实这是一场简单的站队谈话,告知发展方向是表明自己的没有竞争的意图,邀请剪彩代表的是一种站队的态度。

这一顿饭吃得林诚和铃木史郎都很满意,林诚多了一个盟友、铃木史郎也排除了一个敌人。

吃完饭后,铃木园子送给了毛利兰一件道袍,她希望小兰能穿着去比赛。

结果被工藤新一泼了一盆冷水,工藤新一告诉铃木园子园子每届空手道大赛都有规定的道袍。

而林诚也是在一旁听着,偶尔和毛利兰他们聊两句天。

聊了一会天,众人便告辞离开,林诚也跟着道了一个别离开了。

“坐车么?我叫司机送你们回去!”刚下铃木园子家的别墅,林诚对工藤新一和毛利兰说道。

毛利兰和工藤新一也没有拒绝,毕竟天色有些晚了。

这里离他们的家也有一些远,而且林诚也是熟人了他们自然不会拒绝。

“林老师,你注意到了么?”车上工藤新一问向林诚。

“嗯,他的脚,他是装的!”林诚本来想点一支烟的不过想到后面还有两个高中生,就放弃了。

“什么?”毛利兰有些不解的道。

“濑羽先生那!刚刚轮椅失控的时候,他用他的伤脚在刹车!”工藤新一向毛利兰解释道。

“可是可是,他为什么要装成还没有好的样子呢?”毛利兰不解的问。

“那就不知道了,可能他有自己的考虑吧。”林诚自然是知道吧,但是现在他总不能告诉毛利兰濑羽尊德要去杀人吧。

到时候两人不相信,还会将林诚当着神经病的。

“嗯!”工藤新一也点了点了头,毕竟这的确是别人是事情。

路上林诚和毛利兰聊了一会天,林诚将话题带到了毛利小五郎身上。

说实话他对毛利小五郎是充满好奇的。

毕竟在柯南里毛利小五郎是唯一个:战斗力未知、智商未知、情商未知的男人。

你说他弱吧,他以前是警界的神枪手、会柔道。

你说他情商低吧,他撩起妃英理的时候又是一套一套的。

你说他傻吧,在水平线上的阴谋里他又能看出工藤新一都没看出来的凶手。

总之时强时弱、战斗力摇摆不定、情商高低不知。

十分钟后,先将毛利兰送下了车,工藤新一也下了车告别,因为工藤新一家离毛利兰家并不远。

林诚也回了家,没有看电影,而是打开了电脑玩起了游戏。

因为他现在并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电影了。

96年的好看电影本来就不多,林诚看了几部特别经典的电影以后也失去了一些兴趣。

林诚又怀恋起了稚名由依在的日子,起码无聊了还能和稚名由依探讨探讨生命的起源。

林诚打开了《红色警戒》玩了起来了,玩了一会突然想起了要给稚名由依打电话。

于是“妻管严”的林诚只有一边打游戏一边给稚名由依打电话。

跟稚名由依聊了一会今天发生的事,由依也告诉了林诚一些发生在的英国的事情。

不过林诚不太感兴趣,无非是打理产业上的一些事情。

不过打着打着由依还哭了,原来是她爷爷的状况很不好。

而且家族那边对由依继承遗产的意见也很大,林诚只好安慰。

安慰了半个小时,终于安抚了稚名由依。

然后“护妻狂魔”林诚上线,给半岛酒店那边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

让他在那边找了一支最好雇佣兵去暗中保护稚名由依。

虽然可能性不大,放在柯南里为了遗产争夺而暗下杀手的时候还少了么?

让人保护一下,稚名由依,他也要安心很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