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铃木史郎的邀请

下午,稚名由依颤抖的下了床,一个不稳差点撞到墙,于是用手扶着墙。

林诚听到动静急忙赶了上来,看到稚名由依扶着墙他有些憋笑,不过还是蹲下说道:“你怎么自己起来了?我背你!”

“你以为是谁害的!”稚名由依被林诚背起,打了打林诚的小脑袋。

这林诚真的委屈。

“好啦好啦,都怪我行了吧。走了,吃饭去!”林诚摸了摸稚名由依的小脑袋。

“嗯,那张床单呢?”稚名由依脸一红问道,那是她第一次留下红色印记的床单,她想留下来收藏着。

“被我换下来洗了啊!”林诚开玩笑的说道。

“什么你居然给它洗了?死林诚、坏林诚!”稚名由依生气的揪着林诚的头发。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放在衣柜里了!”林诚上辈子作为一个老渣男,怎么会明白这些女人的心思?

“哼!你又骗我!”稚名由依不满的说道。

“快吃饭吧!”林诚将稚名由依放在椅子上,自己去厨房端菜去了。

“你这次要去多久?”林诚将菜端到餐桌上,问道。

“可能最少要一两个月吧!”稚名由依有些闷闷不乐。

“这么久么?”林诚有些惊讶的问道。

“嗯,爷爷情况不太好,我还要处理一些家族产业的事情。”稚名由依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们家族产业都在英国吧!你还要回英国么?”林诚记得稚名由依给他说道,她爸爸的英日混血。

所以稚名由依的眼睛是蓝色的可不是美瞳,而是因为遗传的缘故。

不过蓝色的头发是稚名由奈染的,因为蓝色的头发虽然中二了一点,但是配合上蓝色的眼睛,真的美的不行。

“嗯!所以时间会有一些久!”稚名由依有些不舍的说道。

“有时间,我回来看你的!”林诚捏了捏稚名由依的小脸。

“真的么?”稚名由依开心的说道。

“嗯,我记得过一久是秋分和敬老节,到时候会有几天的假期,我就去找你。”林诚摸了摸稚名由依的小脑袋。

“好啊!”稚名由依终于开心起来了。

“那你什么时候走?”林诚询问道。

“今天晚上的机票。”稚名由又些伤心了。

“好啦好啦,晚上我送你,顺便替我向你的家人问声好。”林诚摸了摸稚名由依的小脑袋。

“我会的!”稚名由依有些小感动。

“这是半岛集团在英国那边的负责人,有什么需要尽管去找他。”林诚将一个手机号发给了稚名由依。

“小林子!你真好!”稚名由依很感动。

“对了,小林子,我妹妹要来东京了,但时候你帮我照顾照顾她。”稚名由依突然想起自己的妹妹要来东京,于是对林诚说道。

“好!”林诚没怎么想,一个小女孩而已,需要怎么照顾?

吃了饭,干柴烈火的两人又在卫生间、阳台和洗衣机上解锁了不同的动作。

林诚发誓,这次真是稚名由依先动的手!

折腾到晚上八点,林诚这才将筋疲力尽的稚名由依送上了飞机。

林诚也折腾累了,于是回家洗了个澡就睡觉了。

年轻人的身体就是好,林诚七点钟就醒了,而且还精力旺盛。

要是上辈子这么高强度的运动林诚估计十二点他都还得在床上躺着。

“叮叮叮!”林诚的手机响了,联系人是“秘书2号”,这次应该是正经的秘书了吧,林诚心想。

“喂,是老板么?”电话那头传来个清冷的女声。

“嗯!有什么事么?”林诚询问道。

“老板是这样的,铃木集团那边宴请您去参加一个宴会,规模并不大应该是属于便宴。”对面秘书解释道。

“哪天?”便宴是属于非正式宴会,不拘严格的礼仪、程序,随便、亲切,一般是招待熟悉的宾朋好友。

示好么?林诚现在的产业和铃木集团都没有太大的冲突。

铃木集团现在的主要产业是房地产、旅游业和软体科技,所以两者并没有竞争关系。

“就在今天下午,我也是昨天晚上才接到邀请的。”由于是便宴所以没有必要在三天前就邀请,提前一天即可。

“好,下午你派一辆车来接我,我会去参加的。”林诚没有考虑还是决定要去参加。

先不说他和铃木园子的关系,就是和铃木集团交好对他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是的,老板。”电话那头传“滴滴滴”挂断的盲音。

林诚打开手机一看,好家伙今天又是周一。

他记得昨天周三来着,今天他并没有他的课,所以他又闲的很。

这就是混乱的时间线么?其实这也并不难怪老爷子。

名侦探柯南有漫画版、漫改tv、原创tv和剧场版这四种。

而老爷子只负责漫画版和漫改tv,而原创tv则是动漫组负责,剧场版更是自由发挥。

所以说是不同的人负责的,所以混乱一点也是正常的。

下场洗漱,今天不用为稚名由依准备早餐,而林诚也懒得做饭就楼下去吃了。

现在三楼成了林诚的食堂吃饭,只为林诚一个服务,于是林诚也没了兴趣。

闲来无事的林诚就开着他的GTR去了唐人街吃早餐去了。

反正距离也不是太远,他也不是很饿,为了点吃的跑远点怎么了?怎么了?

唐人街的一家早餐店里,林诚吃着包子喝着豆浆。

是不是还有周围的华裔们聊聊,当然用的自然自然是中文。

老板还以为林诚这是个华裔,还送了林诚一个茶叶蛋,林诚也没有拒绝,表示感谢后吃了起来。

味道很好,豆浆是手磨的、茶叶蛋味很正,价格也不是很贵。

闲的无聊的林诚听说他们还要打麻将于是舔着个b脸表示能不能加自己一个。

老板人很热情,表示只要林诚不嫌弃他们打的话加一个也无妨。

然后林诚怎么可能打的过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将,然后就输了三百块。

数额并不大,问题是他们打得是一块钱的麻将,这就有些离谱了。

最后搞得老板自己不好意思,又拉着林诚吃了一顿中饭。

下午林诚没有再打了,这玩意就离谱,一上午他手都搓酸了,结果一局没赢。

回到家没事干的林诚只有看电影、喝cole、吃薯片,咸鱼的生活是如此的惬意。

下午林诚换了一件偏休闲的西装,既然是便宴他也没必要穿的太正式。

穿的太正式反而会给别人不太好的印象。

他的秘书已经给他打了电话,说已经在搂在就位了,可以随时出发。

林诚也不墨迹,下了楼,楼下停着的是一辆宝马BMW Columbus的定制车。

林诚对车还是挺有影响的,这在上一世可是“老古董”商务车了。

司机下车为林诚开了门,用一只手挡住车门顶,这怕林诚不小心撞到。

林诚上了车,示意司机可以走了。

司机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开起了车,要知道被威胁的可不止户冢洋二一个。

司机将车开到了铃木家的府邸,司机停好车,为林诚拉开了车门。

林诚下了车,自然有铃木家的佣人将林诚和司机带往不同的地方进行招待。

佣人将林诚带去入了别墅,带到了一个书房的门口敲了敲门说:“老爷,林诚先生到了!”

“请进!”书房里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佣人为林诚推开了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林诚走了进去就看见铃木史郎坐在书桌的狮椅子上。

铃木史郎是一位留着小胡子、带着眼镜、身材有些胖的中年男子,看着给人一种随和感。

“欢迎!欢迎林先生来到寒舍,鄙人铃木史郎,请多多指教!”铃木史郎的性格和外表一样都比较随和。

“哪里哪里!我才是打搅你了,鄙人林诚,也请你多多指教。”林诚鞠了一个躬,和铃木史郎握了握手!

“没想到半岛集团和米花银行的背后的老板这么年轻,真是年轻有为啊!”铃木史郎宴请林诚坐在了沙发上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运气罢了!”林诚谦虚得说道,上一世他记得半岛酒店背后的财团是香港第四大财团嘉道理家族。

而在而在这个世界里,不知道系统用了什么手段,现在的半岛集团,发展比上一世还要好。

而且一直没有流露出自己背后的老板是谁,系统将全部股份给了林诚以后,才流露出了一些风声。

“林先生还真是低调啊,居然现在才肯露面!来尝尝,这是我请朋友从中国带来的大红袍!”铃木家的佣人将茶泡好,将茶递给了林诚和铃木史郎。

“害,主要是不习惯了参加宴会,所以只好低调一些!”这还真不是林诚说谎。

他真的不太喜欢那些所谓“上流人”的宴会,除了繁琐的礼仪就是“假嘴脸”。

然后林诚和铃木史郎聊了一些生意上的事。

而林诚那对未来的一些看法和对目前局势的分析让铃木史郎有些吃惊。

也让铃木史郎知道了林诚并不是那种只靠继承家产自己一点本事都没有的“富二代”。

“林先生,那我们去客厅吧,客人差不多已经来齐了!”铃木史郎放下茶杯,和林诚一起下了楼。

客厅里铃木朋子和濑羽尊德正在聊着天,看到铃木史郎和林诚进来了,放下了水中的茶杯。

“这位是半岛集团的董事长林诚!”铃木史郎又向各位介绍了林诚。

濑羽尊德眼神一惊,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要知道半岛集团现在在日本的发展很是迅速,现在林诚又出现在铃木史郎就已经说明了一些事。

“这位是内人,铃木朋子。”铃木史郎带着林诚进来以后给林诚介绍道。

“请多多指教!”林诚礼貌的说道。

“也请你多多指教!”铃木朋子回礼。

“这位是濑羽尊德和他的妻子。”铃木史郎又给林诚介绍道。

“你好!”这次林诚只是点了点头,他是铃木家的客人,对铃木家客气一点是自然的。

而濑羽尊德也是铃木家的客人,林诚也不用这么客气了,只需要点点头打个招呼就行了。

“你好!”两人也点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