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园子:人麻了

最终林诚还是拒绝了目暮警官的好意,因为接下来怎么啥事干了,早早回家也只是和稚名由依看看电影、亲热亲热。

最可恶的是每次林诚想更更近一步的时候都会被稚名由依拒绝,美其名曰“不能让男人太早满足”。

不过林诚这不着急这种事情,他又不是那种只剩下下半身能思考的“老处男!”。

警察局里录完口供,林诚和目暮警官想送送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不过被他能拒绝了,虽然天色很晚了,不过他们两人一起回家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再说了那还有个空手道冠军在,哪个犯人那么不开眼去招惹毛利兰?

“小兰,林老师那一脚,你看见了么?”路上工藤新一询问小兰有没有看见林诚踢犯人那一脚。

“嗯!凌空后旋踢,很犀利的一脚。”毛利兰回想起那一脚就觉得很犀利,于是很认真的对工藤新一说。

“那你知道林老师是哪种武术么?”工藤新一见毛利兰都认真起来了,有些惊讶,要知道能让小兰在武术方面认真起来的人,在全日本也不会超过几个人。

“只是一个招式是看不出来的,有很多种武术都包含了这一招式。”毛利兰摇了摇头,只凭一个招式是分辨不出来的。

工藤新一有些若有所思在在思考些什么?

“新一,过久我空手道大赛你会过来么?”毛利兰问像工藤新一。

“我怎么可能会不来!”工藤新一立着Flag。

另一边林诚正在背着稚名由依回家,路上稚名由依指挥着林诚边走边买。

“小林子,刚刚那两个是你的学生么?”稚名由依一手拿着章鱼小丸子,另一首拿着天罗妇。

“嗯嗯,男的那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呢!”林诚回答道,要不是他有一百多的体质,还真背不了稚名由依这么久。

“那又怎样,还不是不如我的小林子,我的小林子最棒了!”稚名由依生伸长脖子亲了一口林诚说道。

“那是碰巧啦!”林诚可不会自大的认为自己的推理能力能超过工藤新一。

“不管,反正你就是最棒的!”稚名由依撇撇嘴。

“由依,当初你的高冷都是装的么?”林诚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人是怎么做到反差这么大的。

“略略略,也不全是啦!是以前总要被爸爸带着去参加宴会,我又只喜欢你一个,所以只有高冷一些拒绝咯。”稚名由依思考了一下,说道。

“我们以前认识么?”林诚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他从稚名由依笑的那一刻就感觉很熟悉。

“死林诚!坏林诚!我就知道你忘了,你还说过,你要娶我的!”稚名由依不开心,这话她倒是没撒谎,林诚是以前说过要娶她的。

握草,没看出来啊!原身这也是个渣男!

“等你哪天想起来,我就嫁给你!”稚名由依有些脸红地小声说道。

“那我要是一辈子都想不起来呢!”林诚开玩笑。

“那你也是本小姐的人!你跑不到的!”稚名由依有些生气的说道。

回到家里,林诚洗漱完毕,就躺在了沙发上看电影,刚看到一半稚名由依就跑了过去,跳在了林诚的身上。

林诚急忙将稚名由依抱着,他可不敢让由依砸这么一下,还是有些疼的。

两人一起看了会点电影,就开始搂搂抱抱睡觉觉。

当然这里的睡觉是个名词而非动词。

第二天一早,林诚刚醒就感觉脸上传来温柔的触感,不用看就是只知道是某人睡觉前又将自己的脑袋当抱枕了。

轻轻的从稚名由依的怀抱里钻了出来,林诚洗完漱就开始装备早餐了。

作为一个前世的老渣男怎么可能不会做饭这种加分项呢?试问哪个女孩能拒绝“疲劳”了一个晚上后起床看到美味的美味早餐呢?

然后当稚名由依看到早餐的时候就两眼冒光了。

“由依我要去上班咯!”林诚摸了摸稚名由依的脑袋。

“嗯嗯!我会乖乖的等你回来的。”由依点了点头,亲了一口林诚说道。

林诚下了楼,去车库里随便挑了一辆摩托车就去就上课了,稚名由依当初给他买的摩托车实在是太多了,这几天一天一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骑完。

到达了帝丹高中,没有先去上课,而是先去了办公室准备教案。

这几天老是被稚名由依缠着各种要,搞得林诚都没有时间作教案了,今天林诚特意提前了半个小时就是为了作教案。

“林老师,起来的挺早啊!年轻人,这身体可以啊!”一个中年老师调侃这林诚。

“中岛老师,你也早啊!”林诚有些无语,自从那次喝醉稚名由依将林诚接回去以后,这些老师们开始调侃林诚。

“一会见,我去给学生们上课去了!”林诚跟正在和他聊天的老师们说了一下就上课去了?

课堂上,往日活跃的铃木园子今天没有一点的精神。

因为她失恋了,今天早上毛利兰找到了铃木园子,给她说了林诚有女朋友的事情。

铃木园子差点当场泪奔,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帅气、会打篮球、还会推理的帅哥出现她眼前,刚才开始yy呢,结果你就告诉我这人有女朋友了?

铃木园子泪奔,果然优秀的男孩子下手要快一些,不然就会没有肉吃。

“What does this sentence mean? Suzuki Garden, you answer(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铃木园子你来回答一下)”就在这是林诚看见了正在发呆的铃木园子,这可不行,他的课怎么能有学生不好好听课呢?

铃木园子:……

更加悲伤了,呜呜呜呜。

毛利兰本来想提醒铃木园子的,不过看到林诚已经走了过来,也是爱莫能助了。

不过林诚也没有说什么,让铃木园子专心一点,就又回去讲台上讲课去了。

对于那种动不动就体罚学生的老师,林诚其实是个很反感的,还有那种动不动就叫学生滚出教室的老师,林诚就更讨厌了。

铃木园子认真了一些,不过还是像一个焉了的茄子一样,没有精神。

林诚也没有在意,学生偶尔没有精神实际上是正常的,毕竟谁都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而林诚也大概能猜出来铃木园子为什么心情不太好,又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刚看上的帅哥有女朋友了么?

问题不大的好吧,林诚上完了课,经过今天的教学,学生们已经能在课堂上慢慢的交流了。

这让林诚很欣慰,也说明了自己的教学方式没有问题。

至于某个名侦探,时不时翘课,即使平时在也不会认真,林诚还真拿他没办法,为什么?

因为他是个挂逼啊,人家即使不认真听课也能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堵住他的嘴。

下了课,林诚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去找新出智明打篮球去了,他已经好几天没和新出智明一起打篮球了。

这几天不是新出智明在值班,就是林诚在“养女朋友”,总之就是没时间。

这次林诚没有虐成新出智明,因为球场上还有几位体育老师,于是大家一起分组玩了起来。

而新出智明正是林诚这一组的,唉!快乐没了啊!

半个小时候,几个体育老师勉强“强颜欢笑”的退出了球场,可以看出要不是礼貌的问题,那他们应该是骂骂咧咧的退出球场。

“水!”新出智明递给了林诚一瓶矿泉水,然后两人坐在了座椅上休息。

“这几天忙着干嘛呢!”新出智明打开水自己喝了一口问道。

“养女朋友?”林诚也喝了一口水,感觉自己还没活动开。

“噗,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新出智明直接一口水喷出来。

“前一久咯!”林诚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

“我怎么不知道到?”新出智明好奇,他最近了没有发现林诚什么时候找了一个女朋友。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林诚白了新出智明一眼。

“那你怎么看起来不太开心?”新出智明有些疑惑?

“你不懂,早上要给她做早饭、要带她去玩、还要背她、她还要揪你头发,我人都麻了。”林诚拿出一只手,一边数、一边控诉着稚名由依的罪行。

新出智明:……

好想打他,感觉他在秀?

“走了走了,回家给女朋友做饭去了。”林诚不想再待了,特喵的实在是太丢脸了。

“拜!”新出智明跟林诚告别。

“拜!”林诚也挥了挥手,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回家了。

一回到家林诚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因为平时听到响动的稚名由依一般都会跳到他的身上。

林诚找了找,发现卫生间和私人影院里都没有找到。

这个妮子跑哪去了?林诚有些疑惑,于是继续找。

终于在卧室里找到了稚名由依,此时的稚名由依正坐在床上,脸上还挂着泪水。

“你怎么了?”林诚默默将被子搭在稚名由依的身上。

稚名由依没有回答,而是扑进林诚的怀里哭着说道:“呜呜呜,你会不会不要我?”

“怎么会呢?怎么了么?”林诚抚摸着稚名由依的脑袋。

“爷爷病了,我必须得回去一趟,我怕我一离开你就不要我了!”稚名由依抱着林诚说道。

“怎么可能?”林诚擦了擦汗,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还以为是渣男本质被发现了呢?

“那你发誓!”稚名由依锤着林诚的胸口说道。

“我发誓!我发誓!”林诚无奈地举起自己的右手发誓道。

“那你……那你会对我负责么?”稚名由依小说的说道。

“那肯定会啊!”林诚有些小激动,难道要发展那种剧情了么?

嘿嘿嘿!

“那好吧!我不在的时候你不准去找其她女人。”稚名由依握着小拳头说道。

“我怎么回去找其他女生呢?”林诚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意思你在的时候就可以是吧,咳咳!

“那好吧,那我们……”稚名由依的小脸突然一红。

“好啊好啊!”林诚兴奋。

然后林诚将手伸…………(以下省略一万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