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带“女儿”的日常

“小林子!起床了!”

“小林子!陪我去逛街!”

“小林子!小林子!这个好好吃!”

“小林子!陪我去看电影!”

林诚:……

我堂堂海王就这样被迫上岸了?

林诚这几天都麻了,自从被稚名由依套路答应以后。

这几天就被稚名由依疯狂、被迫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带“女儿”的生活。

没错就是女儿,稚名由依就像个小孩一样。

自己不仅要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还要平常要宠着她,还要经常带她出去玩。

“走了!回家了!”林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摸了摸稚名由依的的脑袋。

摸起接近一米七身高稚名由依的脑袋。

让林诚感觉怪怪的,明明有些御姐的外观,怎么内心就是个小萝莉呢?

“不要,本小姐还要去水族馆,小林子,背着本小姐去。”稚名由依跳上了林诚的背上,林诚没注意差点一个趔趄。

柔软的触感从林诚的背上原来过来,握草!犯规!犯规!握草举报她带球撞人。

“都说了别叫我小林子!”林诚撇撇嘴,将稚名由依背好,顺便帮她整理了下裙子。

“不嘛不嘛!小林子好好听!”稚名由依在林诚背上抓着林诚的头发玩耍。

林诚:……

应该学以前一样,吃干净就跑路的,付什么负责?

想着想着林诚就就想给自己两下,林诚欲哭无泪。

不过感受着后背传来柔软的触感,让林诚又感觉这样也挺好的,咳咳!

小林子这个称呼是前久林诚和稚名由依再看84年版《笑傲江湖》时,稚名由依发现的。

从那以后稚名由依就一直称呼他为小林子了。

“走吧走吧,出发水族馆!”其实这几天林诚过得还是挺舒服的,平平淡淡的日子虽然没有上辈子那么精彩。

但是精彩归精彩,不过贼刺激,天天躲着某个病娇,以防被刀。

林诚就这样背着稚名由依先去米花水族馆钱买了票,然后和稚名由依一起进了水族馆。

“小林子!小林子!你看那是小丑鱼诶,跟你一样好丑啊!”

“小林子!小林子!你看你看,那个是蝙蝠鱼么?也好丑啊!”

“还有那个那个,那是鲨鱼,好恐怖诶!”稚名由依就在林诚的背上,一会指指这个,指指那个的。

高兴得不得了,偶尔遇到好看的鱼还会在林诚的背上拍照。

女人其实是个一种很容易满足的生物。

只要你多陪陪她,给她买好看的衣服、给她买好看的包包,她就会高兴的不得了。

“哇偶,小林子,你快看好好看。快过去,快过去,本小姐要拍照了。”稚名由依指着一条很长的一条由水族箱组成的通道。

蔚蓝色的海水再加上各种的鱼,走在上面就像是是在水底隧道漫步。

“好的好的,这就过去!”工具人林诚就这样背着稚名由依走了过去。

“笑一个!”稚名由依用手给林诚办了一个鬼脸。

林诚:……

这么笑?

“快点快点,鱼要游过去了!”稚名由依催促到。

林诚勉强笑了一个,就被稚名由依完美的抓拍到了。

“噗嗤!”就在这是周围突然传来这一个嗤笑的声音。

稚名由依听到笑声,有些害羞的将头埋在背上。

林诚:……

你是鸵鸟么?

林诚抬头去看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正是工藤新一和毛利兰。

而刚刚笑出声的正是捂着嘴偷笑的毛利兰。

林诚:……

完了,都怪这个臭婆娘,我林诚一辈子的英名不保了。

“对不起,刚刚没忍住!”毛利兰道歉。

林诚:……

你现在也没忍住啊!你还笑?你还笑?

“咳咳,原来是工藤同学和毛利同学啊,你们好!”林诚就当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只要我不尴尬,那么尴尬的就一定不是我。

“嗨!林老师!”工藤新一和毛利兰打了打招呼。

诶?是认识的人么?稚名由依这才把脑袋伸了出来,打招呼:“嗨,你们好。”

“这是我女儿!”林诚开玩笑的说道。

“女儿?”工藤新一和毛利兰震惊的出声?林老师什么时候有女儿的?

“我才不是你女儿,死林诚、坏林诚,你们好,我是他的妻子!”稚名由依有些生气的扯着林诚的头发。

“妻子?”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又震惊了,阿这,林诚都娶妻了么?

“是女朋友啦!其实跟养女儿差不多。”林诚将手伸过去弹了一下稚名由依的脑袋。

“疼疼疼!反正你现在都是本小姐的人了,有什么关系嘛。”稚名由依捂着小脑袋,用小拳拳打着林诚的背。

“你们呢?也是来约会的么?”林诚看着工藤新一和毛利兰询问到。

“才不是呢,我和新一只是朋友呢!”毛利兰小脸一红的反驳道。

“看起来像这样么?”工藤新一开着玩笑。

“说谎,都脸红了!”稚名由依指着毛利兰说道。

“好啦好啦,别人小年轻的事,就不要管了,走吧我们也不要打扰他们了。”林诚对着稚名由依说了一句,然后就打算要离开。

“都在说不是啦!”毛利兰还是狡辩两句,其实她心里的确是想和工藤新一一起约会的。

突然工藤新一好像注意到了什么,先是对小兰说:“小兰,你快去叫工作人员过来。”然后就往一个人群中跑了过去。

嗯?发生了什么?难不成又出事了?

小兰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去叫工作人员了。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林诚也是很馋那金色的奖励,于是对稚名由依说道。

“走吧走吧,那边人好多,你放我下来吧。”刚刚经过被毛利兰的嘲笑那一档子事以后,稚名依由知道害羞了。

“好嘞!”林诚拉着稚名由依的小手,就像人群走去了。

护着稚名由依,林诚终于挤了进去,就看到一个金色头发的中年人躺在水族馆的玻璃上。

胸口还有血渍,血缓缓的从中年人坐的地方流了下来。

稚名由依此时拉着林诚的小手,有些害怕的往林诚身上靠。

林诚将稚名由依拉进了怀里,说道:“害怕就不要看啦!”

结果稚名由依就是那种又怕又要看的那种,一边看着坐着的中年人,一边又紧紧的拉住林诚。

“情况怎么样?”林诚询问工藤新一,其实不用问,看伤口的位置和出血量,也应该差不多知道这家伙凉透了。

“已经没有脉搏了!”工藤新一摇了摇头,叹气道。

“新一!我带工作人员过来了!”此时毛利兰也将工作人员带了过来。

“麻烦你,马上把水族馆的出入口封锁起来,然后请警察过来!”工藤新一对工作人员说道!

“还有请警察过来么?”工作人员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动作快点!”工藤新一有些怒了,人都躺这里了叫你报个警还磨磨唧唧的。

“好、好的!”工作人员被工藤新一的气势一压,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于是听从了工藤新一的指挥。

“一刀刺入心脏,真狠啊!啧啧啧!”林诚看了一眼尸体,不禁感叹,这个世界真危险啊!

随便一个人都是狠人,直接一刀捅去心脏。

“是啊!而且死者还没有反抗的痕迹,这已经死者已经昏过来了?还是根本既没有反抗的机会?”工藤新一沉思,然后他就在死者这后面发现了两个小孔。

明显就是电击枪的痕迹,看来应该是被电晕过去,然后在一刀杀死的。

“对了新一,明明没有听到一点声音,你是怎么知道出事了?”毛利兰有些不解的问工藤新一。

“是因为味道,体内的红血丝里有一种成分,是用来运送氧气的血红蛋白,而血红蛋白的主要成分是铁,你看我们舔伤口的时候会有铁锈的味道,当然也会闻到铁的味道。”工藤新一解释道。

“可是我没有闻道什么味道啊!”毛利兰不解,为什么工藤新一闻到了,她却没有?

“就像鲨鱼一样吧!因为鲨鱼的嗅觉,就算已经稀薄到百万分之一程度的一滴血,他都有办法可以闻得到。它的听觉就更优异了。从两公里外就可以听到四十赫兹以下不规则的低频。用刚才说过的嗅觉接近,靠着猎物所发出的微弱电流来察觉出正确位置,然后上千紧紧咬住。闻到血的味道之后火速赶赴现场,利用身上所有的感觉来找出犯人到底是谁,一旦咬上之后,在对手放弃挣扎之前,会不断拿出证据这尖锐的牙齿啃噬他,这就是侦探啊!”工藤新一开始装x,说着说着他站了起来,扶着水族馆的玻璃。

就也在这时候一只鲨鱼游了过来开始配合工藤新一。

林诚:……

这就是气运之子么?连鲨鱼都要配合工藤新一装x的么?

“中二!”稚名由依低声的评价了一声,林诚听了也赞同的点点头。

现在的工藤新一还有一些自大、中二的。

不过这也正常,一个高中生获得了如此成就,要是换一个人那绝对比工藤新一还要狂。

过了一会目暮警官带着手下赶了过来,林诚就非常想吐槽,难道米花町的警察就你们几个么?

每次都是你们几个,林诚捂脸!

“这不是林老弟么?和工藤老弟么?”目暮警官打着招呼。

林诚:你这老弟认得挺快啊!

“那这么说在现场指挥有些嚣张的高中生就你咯,工藤老弟!”目暮警官调侃这说道。

“哪里?我们只是碰巧在现场。”工藤新一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这位是!”目暮警官将目光放在了稚名由依的身上,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这位是我的女朋友,稚名由依!”林诚给目暮警官介绍道。

“这位呢?是米花町一位很优秀的警官目暮警官!”林诚又给稚名由依介绍。

“请多多指教!”稚名由依根目暮警官打了个招呼。

“也请你多多指教!”目暮警官也回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