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林诚:我大意了哈!

上了课的林诚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去了办公室和办公室的各位老师认识了一下。

特别是有几位当初就教林诚的老师,高兴得不得了,给大家介绍起了林诚这位优秀毕业生。

不过林诚是个老油条,反手夸了自己的老师以前有多优秀多厉害,把那几个老师高兴坏了。

熟悉了一下办公室,在办公室里写了一下教案,又和几个老师聊了聊天。

然后林诚就感觉没什么事干了,就去找新出智明打篮球去了。

不过办公室里的老师们非常的热情,在林诚临走前。

非要邀请林诚下午一起吃饭当作“欢迎仪式”。

林诚实在拒绝不了老师们的盛情相邀,就只好答应了下来。

然后林诚就悲催的发现新出智明要值班,没人陪他打篮球了。

你说那些体育老师?算了算了,一是不太熟,二是万一把别人扣太狠了就不好了。

于是林诚就溜回家去睡觉了……

“咚咚咚!”林诚睡真香呢,就听到一股敲门声。林诚只好穿着睡衣开门,然后林诚就看到了一个让他意外的人,他的秘书小姐姐。

“老板,该吃饭了!”秘书小姐姐推着餐车,站在门口!的声音还是冷冷的,不过看着穿着睡衣的林诚,,脸上红了一下。

“啊~哈~!你怎么在这里?”林诚打了一个哈欠,懒散的问着他的秘书。

“作为老板的秘书,我自然是随叫随到,所以我把这栋楼都买下来了,就住你隔壁。”秘书小姐姐平淡的说道。

林诚:……

好家伙别人都是租房,最多把隔壁的房子买下来就叫奢侈。

你直接买楼?

“那其他的住户呢?”林诚似乎想到了这个问题,于是问道。

“全赶走了!”小姐姐冷冰冰地说道。

林诚:……

“你把所有人都赶走了整个大楼就我们两个住户了?”林诚诧异地说道,他倒是不担心钱,。

问题是你把所有人都弄走了,那这房子他还买来干嘛?

住别墅不香么?不就是想住人多一点的地方么?就离谱。

“那不至于,商铺我都收购下来了,都换上我们自己的人了。”小姐姐解释道。

“算了算了!不生气!不生气!就当为了安全,为了安全!”林诚就当作是为了安全隐患,这样一个栋楼,没有了住户。

那么想混入的牛鬼蛇神就没那么容易了。

“好吧,下次作决定前给我说一声!”林诚打了个哈欠,就要推着餐车吃吃饭了。

“作为一个绅士,你不邀请饿着肚子的女士么?”秘书小姐姐那冷冷的声音传了进来!

“阿这!那这位美丽的女士,你能和我一起用餐么?”林诚作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

“好啊!”秘书小姐姐刚答应,门就关上了,里面传来林诚的声音:“想啥呢?自己出去吃!”

秘书小姐姐:硬了硬了,无产阶级的铁拳硬了。

林诚推着餐车美滋滋的将菜端上了餐桌,林诚看了一眼,哟!还行丰富。

有十多种菜,从鱼子酱到牛排、再从红酒到意面,应有尽有。

不错不错,就是一个人有些吃不完,林诚有些后悔了。

应该把自己的小秘书叫进来一起吃的,毕竟浪费粮食可不是一种美德。

这可能和他上辈子小时候的经历和原生小时候都不太好。

两辈子都饿过肚子一,所以现在他也很不是不喜欢浪费食物。

算了算了,还是叫上吧,毕竟自己不是那种克扣下属的人。

结果林诚刚开门,就看到自己的小秘书还没有走,然后冷冰冰地站在门口。

“咳咳,要不一起吃个饭?”林诚有些尴尬的问道。

小秘书傲娇的现在门口,脸上冷冰冰的,没和林诚说一句话。

“不就是没请你吃饭么?不会生气了吧!”林诚看着小秘书很诧异,这啥秘书啊?

咋不请她吃饭就得生气啊?林诚无语,这系统就是不靠谱,找的人都奇奇怪怪。

一个帮他打理财产的人说话颤颤抖抖的,一个秘书傲娇的不行。

小秘书还是不说话,算了算了!

不吃我自己吃去,林诚刚打算关门,门就被一只葱白玉手给抵住了。

“像刚刚那样邀请我!”小秘书又冷又傲娇的说道。

林诚:……

还特么真的是个小傲娇。

“那这位美丽的女士,你能和我一起用餐么?”林诚重复的做了一个邀请的的绅士礼。

秘书小姐姐手放在了林诚的手上,优雅而又自然。

林诚诧异,要不是小姐姐穿着秘书服,而是穿着白色的连衣裙。

那林诚肯定认为眼前的人是一个公主,而非秘书。

小姐姐得意的笑了笑,他还是很是跟以前一样啊!

准备两人份的食物是她故意准备的,她知道林诚不喜欢浪费食物,所以一会邀请她的。

吃了饭,小姐姐自觉的离开了,她也是知道林诚性格的人。

能邀请她吃饭都看在不想浪费食物的份上。

不过小姐姐哪知道,此时的林诚已经换了一个人,只不过是有些地方相似罢了。

“对了,我叫稚名由依!以后请多多指教。”临走前,小姐姐自我介绍道。

“我叫林诚,请多多指教!”林诚也微笑点点头,表示了自己的礼节。

“我早就知道了!”稚名由依微微一笑,笑容像阳光融化了脸上冰山。

而冰山下是那波光粼粼蔚蓝色的海景,让人沉醉。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她说早就知道我?“稚名由依?”林诚有些奇怪,这名字有些熟悉,是在哪听过呢?

算了算了,想不起来了。

下午依旧没事干的林诚就只得在家里看看电影打发打发时间了。

虽然新出智明下午不在学校里值班,不过要回家里帮忙。

新出智明自己家里也开了一家诊所。

平时就由他老爸新出义辉坐诊,而新出智明偶尔也去会去值值班之类的。

下午五,窝在沙发上的林诚看了看手表,看到快到约定的时时间了。

于是林诚赶紧起来,换好衣服,给稚名由依发了条短信让她别准备晚餐了,就出了门。

饭桌上,众老师热情的不断的和林诚喝着酒。

林诚也不拒绝,反正也酒量这还可以,喝点又不怎么。

喝着喝着林诚感觉不对劲了,怎么感觉头渐渐有些沉了,看着周围的人影也开始模糊了。

“不行,不能喝了,再喝要醉了。”林诚这样想着,结果刚想完,林诚就觉得天旋地转的,然后就眼前一黑……

昏迷前,林诚似乎感觉头撞在了桌子上。

周围人也似乎关心的问这他什么,他想回答不过努了努力也只能动动嘴皮子。

在然后林诚就感觉自己被人扶了起来,带着他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不会被人捡尸了吧。”这是林诚最后一个想法。

不过过了多久,林诚感觉脑袋昏沉沉,林诚缓缓的睁开了,不过林诚发现不对劲了。

因为自己的面前是白花花的一片,似乎还有一股香味,那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沉醉,这不禁让林诚下意识的蹭了蹭。

“舒服么?”在林诚听到一个又羞又恼的声音。

“舒服!”林诚下意识的回答道。

“你臭流氓还不放开?”这声音更多的是娇羞。

完了完了,昨天又被捡尸了?林诚这才感觉到自己身下压着一个人。

林诚定眼一看,我靠!这不是我的小秘书么?

林诚只见稚名由依红着小脸、脸上还有泪水的被自己压在身下。

“完了完了!我不会是干了什么犯法的事吧!”林诚此时大脑有些空白,上一世虽然渣了不少人但他也没干过那种犯法的事啊!

稚名由依看这林诚从自己身上下来,急忙拉过被子捂住自己哭了起来。

林诚见过这场面啊,急忙跑过去解释:“由依啊,你听我说,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会负责的!我发誓!我发誓!”

稚名由依没有回答反而哭的更凶了。

阿……这,给林诚整不会了,于是接着说:“我错了,由依,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么?以后我都听你的好么?”

“真……真的?”从被子下传来稚名由依小声的声音。

“真的!真的!我发誓好吧!”林诚急忙保证。

“那……那你要对我负责!”被子下来传来稚名由依害羞的声音。

“负责负责,绝对负责好吧!”林诚都快哭了,说好了这辈子不浪呢?怎么感觉浪得上辈子还快。

“嗯,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你的负责。”小傲娇从被子下来出来了,脸上却流露出开心的笑容。

“等等!你穿着衣服的?”林诚突然感觉不对劲,再看自己虽然有些光溜溜的,但也穿着内裤,不会吧。

“那你还想怎样?摸也摸了,亲也亲了!”稚名由依捏着林诚的耳朵,像个小魔女般的露出了笑容。

“疼疼疼!”林诚只感觉自己大意了,堂堂林大海王居然给算计了。

“以后你就是本小姐的人了听明白了么?”小魔女稚名由依本性彻底暴露,声音也不再冷冰冰的,反而带着点顽皮的萝莉音。

“明白了明白了,疼疼疼!快放开!”林诚终于明白系统给的萝莉是什么意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