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空气栓塞

工藤新一第一个反应过来跑了过去。

林诚、新出智明、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先后反应过来,跟了过去。

果然工藤新一一遇到案件就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不要了。

当林诚到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躺着卫生间的墙边。

一个保洁阿姨傻愣在一旁,周围也稀稀疏疏围着一些人。工藤新一正躲在男子面前查看脉搏。

“没救了,脉搏已经没有了,小兰快去报警。”工藤新一摇了摇头,急忙叫毛利兰报警。

“好!”毛利兰答应一声,报警去了。

“让我看一下!”新出智明急忙了进去。

“他已经没有脉搏了,别破坏现场了!”工藤新一摇了摇头想拦住新出智明。

不过新出智明并没有管工藤新一而是直接去查看情况了。

“很像心脏病,我需要做心肺复苏!”新出智明看到了男子惨白的脸和乌黑的嘴唇,下了判断。

“他已经没有脉搏了,存活的几率几乎不可能有了,你这样只会破坏现场的。”工藤新一想伸手制止新出智明。

“要永远对生命保持敬畏啊!工藤新一,他是一个医生!医生的职业就是和死神抢人。”林诚拦住了工藤新一,不让工藤新一去打扰新出智明的抢救。

工藤新一看到林诚那张突然严肃的脸一愣,听着林诚的话,工藤新一陷入了沉思。

新出智明将男子放在了平躺放在了地上,然后开始做起来心肺复苏。

“咯,暂时找不到别的了,先用这个吧。”林诚递给新出智明一手帕,让他当做呼吸隔离的东西用。

新出智明接过手帕,开始做起了心肺复苏。

“没救了!”十分钟后,新出智明有些沮丧的放弃了抢救。

林诚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拍了拍新出智明的肩膀。

工藤新一也不在说话,开始勘察现场。

然后他死者的不远处找到了一个空了瓶子的药,上面写着“硝酸甘油”。

“硝酸甘油”是缓解心脏病的药物,而药瓶里没有了药。

而且药瓶就落在死者不远处看,极有可能是死者死前心脏病犯了,想吃药,药瓶里却没有了药。

“难道真的是一场意外?”工藤新一沉吟不语,总感觉有些奇怪。

就在这是毛利兰带着警察走了进来,进来的还是老熟人目暮警官。

“目暮警官!”工藤新一跟目暮警官个招呼。

“噢!工藤老弟啊!那么情况怎么样了!”目暮警官询问着情况。

正当林诚也也想跟目暮警官打招呼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去查看尸体。

果然他在死者的手上发现了一个针孔,那么这件事果然就不是意外了。

“你好,请不要随意的触碰尸体。”一个鉴识科的警察此时跑了过来,提醒林诚。

“好的!”林诚讪讪的离开了尸体,那么那个东西会在哪里呢?

林诚查看了下垃圾桶,结果并没有发现,难道犯人一直带在身上了?不可能吧!

林诚突然看到了蹲便器的水箱,心里突然灵光一闪,不会在那里吧!

林诚打开水箱一看,果然发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那这么说就是一场意外咯。”目暮警官说道。

“嗯,很有可能。”工藤新一点了点了头,他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对!这是一场谋杀!”林诚此时走过来说道。

“谋杀?”众人一惊,都将目光放在了林诚的身上。

“你是谁?”目暮警官也将目光放在了林诚的身上。

“他是我们的英语老师!”工藤新一讪讪的解释道。

“那你说说他为什么是谋杀?”目暮警官将严肃的目光投在了林诚的身上。

“空气栓塞!”林诚的语气中带着一股无法反驳的语气。

工藤新一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跑去查看尸体的情况。

“什么是空气栓塞?”铃木园子不解的问。

“就是如果将一个气泡注射进静脉,并不会造成问题,气泡会通过右心房再被肺过滤。但当时如果注射数量很大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200ml至240ml质量的空气就可以致死。而且死后的症状很像心脏病发。”新出智明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开始讲解。

“这么说,这是一场谋杀?鉴识人员,快查看死者身上有没有注射痕迹。”目暮警官吩咐手下去查看情况。

“不用了,我刚刚在死者的左肘上发现了一个针孔。”查看情况的工藤新一有些懊恼走了出来。

差一点就因为他的大意而将此事定性成了意外。

“不过也不能因为就将这件事定性成谋杀吧,也有可能是死者死前注射过药物吧。”目暮警官还是有些质疑,毕竟谋杀可是一件大事不能轻易定性。

“其实只要请法医进行验尸就行了,空气栓塞而死的人右心房都有有一团气泡。”新出智明解释道。

“快去叫法医!”目暮警官叫来一个手下,吩咐道。

“不用那么麻烦,因为我还发现了别的东西。”林诚此时又说道。

“什么?”这次连工藤新一都愣住了,这家伙怎么这么强?

要是说针孔,工藤新一认了,是他大意了,不过怎么这家伙又找到其他线索了。

林诚带着目暮警官来到了蹲便器上的水箱前。

将水箱打开,里面除了水赫然正是一个针筒、手帕、手套和小罐的乙醚。

“快去封锁出口!”目暮警官赶快下令封锁了出去口。

林诚好奇,封锁出入口需要的警力并不少,难道每次目暮警官都带了一大堆警力么?

“尸体还有肌肉还没有僵硬,且还有余温死亡时间最多不多超过一个小时。”新出智明又站起来说道。

“好,高木去调查一下一个小时内都有什么人进来。”目暮警官吩咐手下。

此时林诚才认出了高木涉那个小透明,怪不得怎么感觉些熟悉。

“林老师好帅,新出医生也好帅!两人都好帅啊!”铃木园子继续犯花痴。

毛利兰捂脸,摊上这么个闺蜜她也是无奈了。

接下来就简单了,警方锁定了三个有死者有关的嫌疑人。

而且只有一个人是从事医疗行业能触碰到乙醚的。

而嫌疑人只只是辩解了几句,听到了警察去他们单位调查有没有遗失的乙醚和针筒时,他就已经认罪了。

毕竟大局已定,再挣扎下去也只是徒劳,还不如自己现在坦白,还能减轻一点罪证。

然后林诚一行人就悲催的被拉去警视厅录口供了。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针孔的?”在去警视厅的路上,工藤新一好奇的问林诚。

“就是在新出智明给死者做心肺复苏的时候啊,再加上他脸色苍白得有些不对劲,所以我就怀疑是不是被人用乙醚给放倒了。”林诚说道,他是偶然才想到的。

“那针筒呢?你怎么会知道在那个地方!”工藤新一有些不甘心的问。

“250ml的针筒并不小,再加上乙醚和手套还有手帕,不可能会被厕所冲走。带在身上很容易暴露,再加上厕所能藏东西的东西也不多,那么就只有可能藏在蹲便器上的水箱里了。毕竟那是个一般人都不会去注意的地方。”林诚打了个哈欠,又些无趣的解释到。

“从一个针孔和脸色就能推测出这么多,你可真敏锐啊!”工藤新一有些好奇,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高中老师,高中老师怎么可能这么敏?

“那是,你们林老师可是东京大学毕业的,要是没点头脑了进不去哦!”新出智明在一旁调侃到。

“斯国一!东京大学诶!”铃木园子和毛利兰惊讶的说道。

“哪有哪有,当年运气比较好而已。”林诚谦虚的说道。

“东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会到普通高中当老师么?”路上林诚、新出智明、铃木园子和毛利兰正在高兴的聊天,而工藤新一正在默默地沉思。

十分钟后,林诚一行人到了警视厅开始录口供,无非是一些怎么发现死者,死者当时的情况等一些问题。

半个小时后,刚刚录完口供的林诚突然看到自己的弹出了“恭喜宿主完了任务《在名侦探的世界不会破案怎么行》,恭喜宿主获得泰拳极致*1、卡波耶拉精通*1。”

金色的居然金色的,完成二级任务居然会得到金色的奖励,林诚两眼放光。

以目前的的颜色等级来看,以这个世界的为准,白色的是普通、蓝色的是稀有、紫色的是成长性属性和顶级、而金色的则是巅峰。

泰拳和卡波耶拉林诚都知道,尤其是泰拳是以“凶狠”文明,而卡波耶拉又叫巴西战舞,一种结合了武术的“刚”和舞求的“柔”的武术的独特舞蹈。

里面包含了侧空翻、回旋踢等武术动作,虽然它只是一种舞蹈,但是有些招式杀伤力极大。

如果配合泰拳在合适的时机使用的话会非常恐怖的。

但是当林诚还有高兴多久,看到系统任务是他愣住

任务一:

《你好倒霉蛋》

和毛利小五郎一打招呼(0/1)

任务难度:一颗星

任务二:

《在名侦探的世界不会破案怎么行?》

独自侦破三个案子(0/3)

任务难度:两颗星

任务三:

《你好琴酒》

和琴酒打招呼!(0/1)

任务难度:三颗星

第一个和第三个都没有问题,问题是第二个任务居然从一件直接跳到了三件。

尼玛还有没有王法?这系统真就不当人呗。

“林老师!林老师!”就在林诚正在思考的时候,铃木园子的呼唤将他从将他从思考里带了出来。

“怎么了么?”林诚有些疑惑的问。

“林老师,我们要回家了哦!”铃木园子挥挥手说道。

“需要我们送你们么?”林诚想吐槽,日本的警察真是不靠谱,管接不管送。

“不用麻烦你们了,这里我们家都不太远。”毛利兰说道,这里距离他们家里的确都不太远。

“不行不行,都九点半了,你们几个高中生独自回去太危险了。”新出智明说道,由于出了那么一档子事,现在已经很晚了。

“要不林老师,你送送我吧,毛利兰和工藤新一一起回去,就我一个人孤苦伶仃。”铃木园子装作可怜巴巴的说道。

“那我和新出医生医生送你吧。”林诚笑眯眯的说道,想搞我不存在的好吧。

“不了不了,我还有事,你送这位铃木小姐回去吧。”新出智明给铃木园子一个肯定的眼神。

来自新出智明的背刺+1。

铃木园子接收到了新出智明肯定的目光,装作可怜巴巴的看着林诚。

林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