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祸事,画卷之异
  • 仙途凡修
  • 书生以归
  • 3606字
  • 2021-10-20 15:03:21

万千世界,凡人无数,生老病死只刹那百年时光,而有这么一类人却与众不同,他们挥手间天地色变,云雨翻腾,更是与天争命,长生无疆。

这类人被凡人当做无所不能神通广大的仙人,而他们彼此间却互称为,修士!

一千个凡人当中,才会出一个具备灵根的修士,而一万个修士,又难有一个真正法力参天的大能。

哪怕前路渺茫,却依旧有无数凡人拼了命想要成为修士,无数修士你争我夺,尔虞我诈,只为拥有资源能够突破至更高的境界。

修士与凡人的世界,天差地别!

南州,稻满城内。

此时正值日落之时,街上人流开始逐渐稀少了起来。

“小许啊,字画卖完准备收摊回去了?”

“是啊,李叔,您也早些回去吧!”

许易一边收拾着简陋的摊子,一边微笑着回应旁边卖冰糖葫芦的憨厚中年。

“唉,也不知道你们许家是不是天生就会这些文人的东西,平常也不见你购些宣纸练习,怎地就画的如此好看?”

“要是你李叔有这手艺,何至于成天累死累活的卖这破糖葫芦。”

憨厚中年看着自己还剩下一大半的糖葫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许易笑了笑,没有说话,收拾好之后就扛着两张木凳和一小包东西离开了。

“十八年了啊,来到这个修真世界已经足足十八个年头了!”

许易走在嘈杂的街头,心生感慨。

他上辈子在另外一个世界是个碌碌无为的上班族,每天都日复一日的过着同样的生活,心里早就厌倦了。

因为一场意外,他惊讶的发现自己一觉醒来便成为一名婴儿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有着,仙师存在的世界!

许易依稀记得当初第一次看见有人在天上飞的时候自己是什么心情。

震撼,极致的震撼,以及不敢置信。

从那时候起,他就对那些仙师的存在充满了兴趣,只可惜,稻满城中并没有人知道如何成为仙师,哪里又能见到仙师。

他到这世界之后就一直生活在这稻满城,母亲因为嫌弃父亲太穷,跟别人跑了,父亲也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许易的父亲是一名画师,别的手艺没有,作画的本领倒是有些。

父亲死后,还留下了一副奇怪的画卷。

而许易之所以平日里从不购买宣纸练习,也是因为这画卷的存在。

画卷不知道为什么,无论用什么样的墨汁在上面作画,过不了多久便又洁白如初,丝毫痕迹都瞧不见。

许易的父亲将其奉若珍宝,从不对外示人,他也从小就循环用这画卷练习。

凭着上一辈子的直觉,许易知道这画卷一定是什么宝贝,说不定就是仙人的宝物,于是一直藏在家中偷偷研究。

久而久之,不但省了宣纸的钱,也练就了其作画的好手艺,可惜依旧没有发现什么。

“今日回家,再练习一下鸟兽吧!”

许易在这街头走着,心中暗道,他发现今日画的那些鸟兽似乎都缺少了几分灵动,可能是太久不画有些生疏了。

一边盘算着今日卖画赚的银两,许易一边走近了用父亲遗留的银两购买的破院子。

破落的雕花双扇门一开一合,许易眉头微皱。

“我记得我关了门的。”

“莫非,遭贼了?”

许易站在门口,看着打开的院门有些迟疑。

屋子里好像是有个人影坐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

“糟了,那副画卷!”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将东西放在一旁找来一根木棍,然后走进去将门给轻轻锁上。

“连我家都敢偷,找打!”

许易蹑手蹑脚的向着自己屋内靠了过去,准备关门打狗,可担心画卷的他却忘了一件事。

就这个破破落落的宅院而言,恐怕连贼都懒得惦记。

而且空气当中还飘荡着丝丝血腥之气,许易也没有察觉到。

这处院落并不怎么好,屋子背光,尤其是此时正值黄昏,屋内有些暗。

许易隐约间看到一位穿着黑衣的汉子正坐在屋内一动不动,应该就是那个贼人了。

而自己的那副画卷正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安然无恙。

心中松了一口气,许易紧了紧捏着木棍的手就要冲进去,眼睛突然被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黑衣人的袖中,一截寒气逼人的剑刃正折射夕阳,散发着有些刺眼的光芒。

“滴答……滴答”

一两滴鲜血正顺着剑刃滴落在地,猩红刺眼。

“还是先报官吧……”

许易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有些发憷。

随后他比之前还要小心的往后退去,看着紧闭的院门,他心中无比后悔自己刚才进来为什么要把门给栓上。

“咻”破空声响起。

就在许易的手刚刚搭上门栓之时,脖颈间突然出现丝丝凉意,一道夕阳映在他的脸上。

一滴冷汗滑落,许易的胸膛剧烈起伏着,闻着剑刃上刺鼻的血腥味,大脑一片空白。

“还知道关门,不错,转过来。”

阴沉的声音从后方屋内传来,许易心头一跳。

声音明明隔自己还有些距离,但是这剑却又稳稳当当的架着自己的脖子。

难道还不止一个人?

许易心中叫苦不迭,慢慢地转过头,这一看,吓得双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就只有刚刚瞧见的那个黑衣人,对方此刻还坐在屋内。

而自己脖子上这把剑,没有人握,就这么凭空架着自己脖子。

仙师,是他日盼夜盼也想见到的仙师!

许易心中很是无奈,自己只是个凡人,虽然平常很想真正见到那些飞来飞去的仙师,但是以眼下的这种情况见到的话还是算了吧。

“仙师,我……我只是个普通人。”

许易强颜欢笑,嘴唇发白。

屋内的黑衣人冷笑一声道:“我当然知道,你若不是凡人,早就死了。”

黑衣人被人称作郑老鬼,是个练气七重的散修,一直都在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一个月前杀了几个似乎有些背景的宗门弟子,于是便一直被人追杀。

身负重伤,丹药什么的也都基本消耗殆尽,无奈之下便想到了躲在凡人的城镇之中。

而许易这毫不起眼的院落,便一眼被他看中,藏了进来。

短时间内,那些人估计是找不到自己的,可以趁着这些时间好好疗伤。

“你过来,把这个吃了。”

郑老鬼手中出现了一枚黑不溜秋的丹药,散发着丝丝恶臭。

许易刚想开口说话,肩膀上的长剑便又近了几分,划破了些皮。

心头狂跳之下,许易一步一步朝着黑衣人走过去,长剑亦是紧紧挨着他的脖子。

走到近前,黑衣人的容貌便呈现在眼前。

是个中年汉子,面容看上去憨厚,但是眼中却满是阴寒。

接过其手中的丹药,许易不敢犹豫,‘咕噜’一声将其吞入腹中。

照对方的意思,肯定是暂时留着自己有用,要是不吃这东西的话,恐怕现在就会杀了自己!

见其吞下丹药,郑老鬼控制不住,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架着许易的长剑也是‘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狗儿日的,他受了重伤!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在许易心头,腹中便有一阵酥痒之感传来,随后愈演愈烈,如若万虫啃噬。

“呃……啊!”

剧痛不间断的传来,许易浑身无力瘫倒在地上,额头青筋裸露,面色惨白。

“这是万虫丸,七日之内你若没有我给你的解药,必死无疑!”

郑老鬼擦去嘴角的鲜血,看着疼的在地上打滚的许易,阴笑两声。

“老阴货……”

许易一边竭力忍受着腹中传来的疼痛,一边在心中暗骂。

好一阵子,疼痛感渐渐退去,许易才缓了过来,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瘫在地上无力动弹。

郑老鬼见他缓过来,再继续开口道:“你放心,我只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杀你。”

说着,郑老鬼随意在桌子上抄起一副画卷,以灵气书写了一些东西,随后直接丢过去。

“去将这上面的东西买齐了过来,不想死的话,最好乖乖听话。”

许易拿起画卷,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嘴唇发白。

直到此刻他的大脑都一片空白,这一切发生的都太过突然。

他不明白自己好端端的为什么就惹上了这般祸事。

郑老鬼撑着桌子起身,步履虚浮的走进了内屋。

许易赶紧拿起画卷查看,他要尽快记下对方写的东西,因为这画卷上写的东西根本留不住啊,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

素白的画卷上写着的字有特殊的光芒散发,想来也是修真手段。

“首乌,白及,蒲黄,三七……”

是一些凡间也有的药材,但有些并不便宜,反正他是买不起的,不过如何买到都是后话。

最重要的是要赶紧记住这些药材名字,否则一旦消失,自己没有拿来对方要的东西恐怕小命不保。

就当许易马上就要记下这些药材后,画卷上的字突然黯淡下来,随后逐一消失。

“完了……”

许易心间一顿,看着空空如也的画卷面如死灰。

他脑海中已经浮现了自己因没有拿来这些药材而被那黑衣人杀掉的画面了。

正在他绝望之际,面前的素白画卷突然又亮了一下,一行行小字重新浮现出来。

“止血散,炼制方法……”

与郑老鬼写的不同,前者只是写出了自己需要的药材,而现在画卷上浮现的却是这些药材能够炼制的东西!

“这……也是修真手段吗?”

许易怔住了,但随后他急忙将画卷合上。

这其中一定有蹊跷,最大的可能,就是父亲留下的画卷,也许有着什么特殊效用。

甚至,这就是一件只有修真者才能动用的宝物!

不然怎么解释许易和他父亲用了两代人,都没有发现这画卷的作用,而这黑衣修真者一来画卷就出现变故?

可无论如何,眼下最重要的是按照那黑衣人的吩咐,将这些药材给凑齐了,保命要紧!

至于求救……

许易暂时没想过,这稻满城里都是普通人,向普通人求救的话根本没用。

而且自己吃了毒丹,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稳住对方,等对方给了自己解药之后再找机会逃走。

“我只是一介凡人,为什么偏偏要遇到这种事啊!”

许易欲哭无泪,心中多希望这只是场梦,睡一觉就醒了的那种。

等到双腿不再发抖之后,许易调整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一点,随后便出了门。

他去买药去了,虽然有些药材买不起,但是他平日里在这稻满城内人缘不错,在药铺赊一次账应该也没事。

而且,他现在十分好奇那副画卷究竟是做什么用的,为什么会在修真者手中出现那般变化。

若是知道了其中隐秘,说不好就是他逃命的一大机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