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没给钱怎么能算!
  • 我比队友跑得快
  • 全雨
  • 1966字
  • 2022-02-05 10:38:32

从地图上看,五朵山位于召南县中心,其山势连绵起伏,盘山公路修建的荡气回肠。山中多有奇险之地,成为游人们拍照的景点。

鬼跳崖是五朵山上最出名的一处景点,地势之高之险恶令人称奇。

盘山公路旁边专门为游人们拍照而修建的停车坪,此时停了一辆车。车旁边一位妙龄女子正在打电话,声音娇嫩,让人听了恨不得起鸡皮疙瘩。

“你干嘛不亲自陪我来拍照?你的这个保镖金虎,无聊又无趣,人家都快闷死了。”

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女子娇笑起来,通话又持续了一会儿,女子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她说:“我要住到庄园里去,我有这个资格,我有了你的孩子!”

最后女子一脸恨意,把电话狠狠甩给了远处的金虎:“你老板找你!”

金虎接过电话,默默听了片刻,挂掉电话面无表情地对女子说:“请继续吧。”

女子心情很是不好,骂骂咧咧地走到围栏旁边,那个“禁止靠近围栏”的警示牌,自然被无视了。

随意摆了个姿势,女子不耐烦地说:“快点,照完赶紧回去,非要我跑来拍这个照片……”

话音未落,只见金虎三两步冲过来,弯腰抱住女子用力一举,就把她从围栏上扔了出去。

围栏外是万丈深渊,无论人畜,从这里掉下去,十死无生。

女子凄厉的惨叫声似乎在山间回荡,可惜已成绝唱,无人聆听。

金虎依旧面无表情,他静静等了片刻,上车打火,一路绝尘。中午还在五朵山中,下午金虎已经赶到了召南县城。

召南县位于六阳省最南端,与常山省比邻,因此当地风物颇为不同,由两省文化交融形成,时常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金虎无心体验当地风情,直接驱车来到了召南县治安署。治安署门口早有一个平头警员等在那里,见到金虎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虎哥,人就在里面。”

“确定是他?”

“确定,我调查过了,放心吧,肯定没错。”

金虎迈步往里走,平头随后跟上。金虎一边走一边问:“他是因为什么被弄进去的?”

“咳咳,”平头略显尴尬地干咳了两声,“是因为,照顾一个失足妇女的生意。”

金虎依旧面无表情,但忽然放缓的脚步证明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淡定。

“按流程走吧,该交罚款就交罚款,你去把人带出来,我在门口等着。”

略显简陋的审讯室,警察正在懒洋洋地做笔录,对面椅子上坐了一个年轻人,戴着手铐还在信口雌黄。

“误会,这真的是误会!这怎么能叫嫖娼呢?我跟阿珍相恋多年,我俩是自由恋爱!”

“误会?还相恋多年?呵呵,相恋多年她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害,那不是网恋嘛!网恋谁还用真名。”

“那你的网名她也不知道,你怎么解释?”

“阿珍她记忆力不太好,可能是暂时忘却了。”

“刘雨生!你给我老实点!王某珍已经交代了全部的违法事实,她有多次的卖淫记录,被抓了现行,你再胡搅蛮缠也没有用!”

“我真没嫖,我都没给钱!没给钱怎么能算嫖呢?”

“砰!”

警察一拍桌子,怒道:“住口,你以为这是你家吗?这里是治安署!你再……”

门开了,平头走进来打断了警察的话。

“刘雨生,有人帮你交了罚款,念你初犯,情节较轻,不做拘留处罚,你可以走了。”

平头挺有地位,他一发话,立刻就有人解开手铐,把刘雨生给放了。带着刘雨生来到治安署门口,不等平头介绍,刘雨生就上来握住金虎的手说:“这位仁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看就是仗义之人。”

金虎不动声色地甩开刘雨生的手,指了指身后的车说:“上车,找你有事,时间比较紧,路上说。”

陌生人冷不丁让你上他的车,而且还是个看上去冷冰冰的家伙,这任谁都得考虑考虑。刘雨生却没有一点犹豫,直接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车辆远去,平头转身走回治安署,之前审讯刘雨生的警察迎上来问道:“队长,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害,那人什么来头?说提人就提人,这么牛?”

“人家按流程办事,交了罚款的,你有意见?”

“姐夫!咱俩谁跟谁?你跟我说说咋啦?”

“闭嘴吧你,社会上的事你瞎打听什么。”

“这人到底谁啊?”

“金虎,六阳集团的人。”

“卧槽……”

来自六阳集团的金虎,此时正不耐烦地应付着刘雨生的问题。

“老兄您贵姓?”

“金。”

“金兄,您找我,有何贵干?”

“驱鬼。”

“哈哈哈哈,老兄你可真幽默,什么年代了,开这种不合时宜的玩笑。这世上哪有鬼啊?再说就算有鬼我也不会捉。”

“刘雨生,天煞命格,三岁丧父,七岁丧母,八岁被通灵道观的曲真人带走,十二岁天降雷霆道观失火,其余人全被烧死,仅剩你和曲真人幸免于难。去年克死了老道士,你一个人继承了通灵道宗。”

金虎停顿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说:“你确定你不会通灵驱鬼吗?”

“这个嘛,”刘雨生搓了搓手指,“倒不是说我一点都不会,但很难,很难你知道吧?就是难度很大……”

“我老板悬赏一千万。”

“我会!我有通灵仙术傍身,乃是通灵道宗在世唯一传人,道法精湛,区区鬼物简直手到擒来。而且我还擅长祈福,能观风水,断吉凶,总之找我就对了!”

金虎点点头不再说话。

刘雨生暗自琢磨了半天,忽然开口说道:“老兄,我掐算了一番,此一去果然颇为凶险。还请你带我回道观一趟,我要做些准备,带上吃饭的家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