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两个少年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2012字
  • 2021-11-28 10:43:13

有时候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奇特,三两句话说开了,熟络的速度让萧如一都为之咋舌。

宋离歌很快便和东林情打成了一片,反倒是把萧如一晾在了一边。

不过这也算是个好消息,只要她俩没打起来就行。

两女熟络了以后,宋离歌终于想起被自己晾在一边的萧如一,笑着问道“你这次应该不是特意来看我的吧?”

“听说你得到了天心杯的推荐函,你什么时候学得围棋?那可是国际最大的围棋赛事,没点真本事连初赛都进不去的!”

“我来看你当然主要是想来看你了!”萧如一轻轻握住宋离歌的手,轻声道“那个天心杯我凑巧去玩玩的。”

宋离歌象征性挣扎了一下,萧如一死活不肯放手,她只得红着脸啐道“鬼才信你的话。”

“不过这次算你运气好,天心杯的比赛租用的场地正好是我们公司名下的楼盘,要是我闲着没事儿,倒是可以去看看你的比赛。”

“离歌姐姐就别嘴硬了。”东林情调笑道“你是本来就想去看主人比赛吧!”

“偷偷告诉你,主人下围棋的样子可帅了呢!”

宋离歌白了她一眼,不过她并没有生气,只是狠狠朝萧如一大腿掐了一把。

吃完饭后,宋离歌带着两人逛起了街,夜晚停靠在珠海岸边,三人心情都很不错。

“其实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走上这条路。”

望着苍茫的夜海,萧如一目光深沉地说道“最开始,我以为阻碍咱们在一起的,只是金钱和权利,但后来我才发现,其实一直走不过去那个坎儿的,是我自己。”

“那年你辍学独自来到珠海闯荡,我犹豫过无数次,纠结过无数次是否要和你一起走,但那时的我根本没有那个勇气。”

“今天我站在这里,看到这座城市彻夜通明的灯火时,心中突然很不是滋味。”

“那年你才十七岁,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要付出多少辛苦才能在这个城市找到子将容身之所?如果那时我能在你身边,我就能和你一起分担这一切,可惜我不在……”

宋离歌从背后环住他的腰,柔声道“不是你的错,这是我的选择,无论什么后果都由我自己来承担,如果你当初真的和我一起走,那我永远也无法成长。”

“我们都把未来想的很简单,可当我们把一切都计划好的时候,意外总是不期而至,不是吗?”

“就像我第一天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因为没有地方住,我只能住在公园的长椅上,早上起来的时候姓李丢了,我冻得瑟瑟发抖。”

“我走在大街上,看着眼前的一桩桩高楼,心中暗暗发誓,我早晚要在这里扎根立足,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属于自己的公司……”

“最最让我开心的是,待到熬到苦尽甘来时,我还是那个宋离歌,我没有为这里的浮乱放弃坚守,只是变得更坚韧,更强大了!”

“萧如一,之前我以为你变了,以为你变得世俗,没有了那份赤子之心,可现在才明白,你只是换了条道路追求你想要的东西,你还是那个你,正如我还是那个我。”

萧如一缓缓转过身,两人四目相对,吻上了彼此的唇。

他们经历了数年的颠沛流离,吃遍了常人不能忍受的苦楚,再相见时,内心依旧是两个十七岁的少年……

东林情很知趣地先离开了,要说她没有吃醋那是假的,她毕竟也是女人,看到自己男人和别人亲热心中肯定会难过,但她扪心自问,自己远没有宋离歌爱的那么深切,那么真情。

等到东林情回了住处,宋离歌依偎在萧如一怀中,紧张地揉搓着他的衣角,细若蚊言道“今天……今天去我那住吧!”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为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所以发生什么事儿也是水到渠成。

结束后,萧如一轻轻抚摸着东林情洁白的脊背,以前他曾无数次幻想过这一幕,但到了梦想成真这一刻,萧如一心中除了欣喜,更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宋离歌伏在萧如一的胸口,在他肚皮上画着圈圈,狡黠地问道“你应该不是第一次吧?”

“额……”萧如一摸了摸鼻子,干咳了两声,宋离歌噗嗤一笑,拍了他一下“我又没说要把你怎么样,看把你紧张地!”

“没紧张。”萧如一强笑道。

“你一紧张或者想撒谎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摸鼻子,你打小就这习惯。”宋离歌直接把他的伪装识破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是东林情吧?”

萧如一虽然情商不高,但也懂得在这种时候聊起别的女人绝对是大忌,他正犹豫着不知道不知如何开口时,宋离歌竟轻轻一笑,摇头道“其实从我刚在机场见到你俩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女人的直觉可怕吧?”

“可你为什么,好像并没有生气?”萧如一问出了一个致命地作死问题。

“谁说我不生气了!”宋离歌气鼓鼓地抢过被子,哼哼道“没看我到了饭店才搭理她吗!”

原来这就是她的生气啊!萧如一恍然大悟。

“没错。”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萧如一知道自己是瞒不住了,他轻轻搂住宋离歌的后背,向她解释了当初两人用大阴阳咒疗伤的事,只是隐瞒了邱宣明的部分。

“这么说,她是为了替你疗伤才甘愿献身的?”宋离歌似信非信地问道。

萧如一轻轻点头道“如果不是她,我早就死了,现在她在人类世界无依无靠,是我把她带来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我自然不可能会抛下她。”

宋离歌嘟着嘴思索了许久,然后狠狠地在萧如一胳膊上咬了一口,萧如一不敢施展元气抵挡,只能硬忍着疼痛。

“只此一个!要是再敢有下一个,你这辈子别想再碰我!”

萧如一赶忙点头,虽然还有一个严雾的事儿没有解决,但起码解了燃眉之急,把眼前这关熬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