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再见离歌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2017字
  • 2021-11-26 23:45:25

木河,年少成名,十二岁参加职业比赛,十四岁败尽龙国棋道高手,十五岁便已经站在了龙国棋道的最高点!

如今他虽然才二十岁出头,但棋力已经堪称天下无双,除了高丽国的申小真曾在上一届天心杯击败过他,他已难逢敌手。

许多人都知道白老是龙国棋院退下来的专业棋手,可他竟然给那个叫古青的年轻人这么高的评价,将他与木河相提并论,是不是太高看他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当今龙国棋院的院长,就是白老的亲传弟子,木河是院长一手拉扯长大的孩子,说起来他还是白老的徒孙,这小家伙的围棋启蒙都是白老教的!

所以白老说的这句话,应当是最具有权威性的了!

不过萧如一已经听不到了,他决定今日之后再也不去那间棋院下棋了,龙虎山的教训仍历历在目,太张扬是没有好下场的,还是怂一点算了。

而且今天他本来是应该输给白老的,赢棋的不是他,而是邱宣明才对。

白老要来萧如一的联系方式后,立刻给龙国棋院的院长打去了电话。

“小木啊,我这几天碰到一个好苗子,你可以联系联系他……”

当晚,萧如一的电话突然响起,是龙国棋院院长打来的。

“古青先生,我是龙国棋院院长木磊,我听师傅说你很有天赋,请问你是否有兴趣加入龙国棋院呢?”

萧如一做梦也想不到,堂堂龙国棋院的院长居然会亲自给他打电话,而且称白老为师傅,这白老的来头也太大了吧!

“不好意思,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萧如一苦笑道。

“没关系,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参加一下一个月后在珠海举办的天心杯世界围棋锦标赛,我可以亲自为你写推荐函。”

虽然萧如一刚入棋道不久,却也知道天心杯的含金量,天心杯每四年一届,堪称围棋界的奥林匹克,那里高手如云,拿到天心杯冠军,是每一个棋士的终极目标!

不过参加天心杯的条件很苛刻,要么在国内顶尖赛事中拿到过名次,要么有大佬专门推荐,萧如一以前没有参加过围棋比赛,所以这个推荐倒真是个机会。

邱宣明自然是希望萧如一去的,他爱棋如命,能和萧如一参加这种世界顶级联赛,与这个时代的顶级高手们过招,邱宣明光是想想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萧如一此时也在犹豫当中,他的修为卡在一炼巅峰瓶颈,现在他主要修行的就是肉身和大阴阳咒,肉身在哪都可以锻炼,可大阴阳咒不一样,此咒法需要他在阴阳之道有所领悟才能更快精进,说不定这天心杯真是个提升大阴阳咒的机会!

另外,此次比赛地点在珠海,宋离歌之前电话里讲过,她已经回珠海建立了自己的公司,萧如一想去看看她。

既然决定了,那就不怕麻烦,萧如一拜托木磊院长帮忙写推荐函,只不过木磊要求他这次去得顶着龙国棋院的名号,反正不是真正地加入龙国棋院,萧如一也没太多想,直接答应了他。

毕竟是白老帮他办成的事儿,萧如一总不好一直躲着人家,这几天他偶尔来到棋院露露面,和白老聊聊天下下棋,好歹也提升一下自己的棋力。

毕竟这次是去参加比赛,他总不能一直靠邱宣明帮他下吧?

十五天后,邀请函终于到手,萧如一拜别白老,带着东林情坐上飞机直奔珠海。

宋离歌之前接到过他的消息,所以一早就等候在机场接机,可当她看到萧如一是和一个陌生女人一起下的飞机,眼神顿时暗淡了下来。

东林情也不傻,她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关系,所以一直默默跟在萧如一身后,低着头不敢看宋离歌的眼睛。

“一年不见,你好像变了不少。”宋离歌强挤出笑意,看着萧如一坚毅地脸庞柔声道“这一年你肯定吃了很多苦吧?”

萧如一很自然地拉过宋离歌的手,摇头道“没什么,都是我自己太冲动了,活该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现在改了名字,叫古青,小心点别穿帮了。”萧如一伏在宋离歌耳畔轻声道。

宋离歌微微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

她带着两人来到早就定好的餐馆,经历过上次西餐厅的事后,宋离歌特意挑了个味美价廉,经济实惠的平民餐馆,着实是为萧如一花了不少心思。

不过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和东林情说过一句话。

餐桌上,萧如一也察觉到气氛不对,他思索许久,还是决定和宋离歌坦白。

他把自己是修行者的事一股脑都告诉了宋离歌,只是隐藏了白玉石棺和几位师傅的事,宋离歌最开始还不信,直到东林情取下了自己的假肢,她才开始接受萧如一的话。

萧如一为她展示了几个简单的术法,虽然威力不强,但在普通人眼里已经和神迹无异了。

“大千世界,果真无奇不有啊!”宋离歌感慨道“我原本以为你失联一年,要么是死了,要么是不想联系我,没想道居然是去了另一个空间。”

说罢,她喝了一杯酒,脸上渐渐浮现出了醉意。

犹豫许久,她指着东林情问道“不打算和我介绍一下你旁边这位姑娘吗?”

还未等萧如一说话,东林情便起身朝宋离歌施了一礼,恭敬道“奴婢东林情,在魔土偶然遇到主人后,曾数次被主人所救,因而决定终身侍奉主人,为奴为婢!”

萧如一刚想说些什么,东林情又打断了他,对宋离歌说道“之前情儿常听主人提起过您,主人嘱咐情儿见您一定称呼您为主母,不可冲撞了您!”

得女如此,夫复何求啊!萧如一哪能不明白东林情的意思,她就是怕宋离歌吃醋,想帮自己把这些事儿遮掩过去嘛!

听到主母二字,宋离歌脸颊泛起微红,她抿了抿嘴唇,摇头道“哪有什么主母主人的,既然你和萧如一是朋友,那就叫我一声姐姐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