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出手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2348字
  • 2021-10-14 19:50:15

十分钟过去了,萧如一拿起第四张草稿纸将其恭恭敬敬地交给了林岩。

“请林老过目。”

林岩表情严肃地接过草稿纸,一群老爷子蜂拥而上,差点没给他挤死。

“等等!等等!”林岩吹胡子瞪眼地喊道“先让老叶看看结果,别挤啊!”

“哎呀!哪个兔崽子揪我胡子!”

这群跺跺脚整个学术界都要颤三颤的老学者居然在这里争相传阅一个毛头小子的手稿,这传出去怕是要让人惊掉下巴了!

林岩口中的老叶就是那位黑脸老头,他接过稿纸仔细研读,表情从惊讶瞬间变为了震撼。

这小子真的只有二十岁吗?明明是一个自己都曾算错过无数次的超高难度矩阵序列,他居然用特殊解法做出来了!

“小子!你到底是谁调教出来的?”叶老爷子放下手稿,一把抓住萧如一的胳膊就不撒手。

“是南大那位?还是中研的那位?不对!是不是之前去过XZ那位……”

萧如一哪知道他说的都是哪位,不过想想也是,自己此番一鸣惊人,正常人都会觉得他有一位了不得的师傅,师傅萧如一确实有一位,可人不是教数理的,那是位道爷。

“叶老爷子您冷静点。”萧如一吃痛苦笑道“我只是广大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没和谁学过这些东西。”

“不可能!”叶老爷子和林岩异口同声,显然不相信萧如一这番话。

“难不成这小子是严嵩亲手调教出来的?”人群中有人推测道。

林岩眉头一皱,有些惋惜地叹道“以严老的能力,倒是有可能调教出这么一位鬼才来。”

“可惜了啊……”

不少老爷子扼腕长叹,本来他们都准备打破脑袋争着收徒了,可这小子若是严嵩的徒弟,那他们自然也就没得争了。

其实萧如一一开始想过澄清此事,但他想了想最终决定不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严嵩校长明显在这里地位超然,自己能扯过他的老虎皮未尝不是件好事儿。

再者说了,自己从来也没承认过这层身份,都是这群老爷子脑补出来的,就算严嵩真追究起来,他也可以把自己摘出来。

有了萧如一的加入,这个暮气沉沉的工作室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起码让这些老学者们多感受到了一些活力。

经过一个星期的相处,这些老学者也终于真正认可了萧如一的能力,尤其是叶老爷子,他一有时间就拉着萧如一做模型评估,搞得萧如一焦头烂额。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这位老爷子原名叶秋白,曾是北海某一流大学的副校长。本来再熬几年等上面那位退了,他便可走马上任成为一把手。就是为了严嵩的这个项目,他抛弃一切来到这里,负责项目里最复杂也是最重要的评估工作。

“小萧啊,你这几天每晚都在这儿陪我做评估,身上都臭了,赶紧回家收拾收拾去吧!”

叶秋白拍了拍萧如一的后脑勺,打了个哈欠道“下组数据估计要三四天之后才能到我手里,咱先休息休息吧。”

听闻此言,萧如一摸了摸自己坚硬的胡茬,咧嘴笑了笑,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没什么毅力的人,或许是因为受到周围这些老先生的影响,自己现在竟也努力起来了……

“那我就先回去换换衣服。”萧如一起身伸了个懒腰,骨节发出啪啪的声响“叶老您也早点休息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您要是真把身体搞垮了还怎么做研究啊。”

叶秋白欣慰一笑,朝他摆了摆手,萧如一道别之后走出房间,早晨的阳光略微有些刺眼,一个星期的熬夜苦战并没有让他觉得疲惫,反而心神通明,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在萧如一高强度工作的时候,玄黄气一直都在辅助他修行,得天独厚的条件使得萧如一在短短几天里修为更了上一层楼。

也是赶巧,萧如一刚走出门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电话那头是严雾,萧如一按了按太阳穴,接起来无奈道:

“严老师,有什么事儿吗?我这头刚工作完,准备要回家休息了。”

“放心,我不耽误你时间,我刚到你们楼下,给你带了早餐,吃完再休息。”

严雾的声音十分平缓,温润的语调让刚刚工作完的萧如一身心放松了不少。

宋离歌和严雾是萧如一在现实生活中见过最漂亮的两个女孩,宋离歌永远都给人一种柔弱,需要人保护的感觉,可实际上她的内心比谁都坚强;严雾则是恰恰相反,她的强势大多时候体现在外部,只有在极少数的时候才会显露出自己真实脆弱的一面。

就说比如现在。

看着眼前穿着运动装,手里提着两个包子的严雾,萧如一有些不知所措。

“谢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客气。”严雾递过包子,两人坐在长椅上,清晨的微风吹过,他们谁也没有说话,阳光温柔地撒在他脸上,让严雾失神了一霎。

就在两人享受美好时光之际,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严雾!你怎么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萧如一抬起头,眼前的男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表情严肃地抓着手里车钥匙,似乎下一秒就要砸在严雾脸上。

严雾只是斜了他一眼,旋即抱住了萧如一的胳膊,冷道“你来干什么?我说了咱们不可能!别再缠着我了!”

得了,这萧如一还能不明白咋回事儿吗!这包子可真不是白吃的,严老师这是给他揽了个大活啊!

“严雾,我给你最后三秒钟,要是不放手,我废了这小子!”金丝眼镜男愤怒地低吼道。

“张成义你脑子没病吧?”严雾站起来大吼道“我和谁在一起,需要过问你?我是你妈啊?出嫁还得通知你呗?”

“臭婊子!”张成义被这般怒骂,顿时气急,伸手就朝严雾脸上扇了过去。

不过严雾那将近一米八的个头也不是白长的,直接就是一记撩阴腿。

就在巴掌即将触碰到严雾脸的一瞬间,萧如的耳畔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那是师傅赵黄龙的声音!

“聚气于掌!”

得到指点的萧如一以极快的速度握住了张成义的手腕,玄黄气发动,张成义的手掌再不能下落分毫。

“啊——”

撩阴腿对正常男人来说基本等于绝杀,严雾这一下让张成义捂着裆部半天没站起来。

萧如一一把甩开张成义的手掌,摇头道“兄弟,追不到女人就动手打女人,这不叫能耐,叫丢人。”

虽然他只是随口说这么一句,但在配上他现在的动作,好家伙!严雾眼睛里都要冒出星星了!

被打的张成义自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他咬着牙一拳朝萧如一挥了过去,可萧如一如今的反应速度岂是普通人可比的,他躲过拳头一个肘击就又把他干翻了。

熬夜一个星期,不知道是打通了萧如一哪根儿筋脉,这家伙居然战力暴涨了这么多,连他都被自己都吓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