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有始有终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2233字
  • 2021-11-12 23:59:32

“以后行事莫要冲动,凡事多思多想,最重要的是,别随随便便拿自己的命做赌注,因为你输不起!”赵黄龙教诲道。

“徒弟知道了。”萧如一缓缓低下头,轻声道“不妄言生死,不嗔怒逞雄,踏踏实实做事,平平淡淡做人,这才是真正的修行。”

赵黄龙满意地捋了捋胡子,哈哈大笑道“这才对嘛!”

“做一个好人已经很不容易,咱就别去做英雄了,太累!”

萧如一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师傅,既此间事已了,你是不是也该跟我说说我父亲的事儿了?”

听萧如一提起父亲,赵黄龙眼神一顿,摇头道“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我对你父亲是也知之甚少。”

“当年我与安倍晴海同归于尽后,灵魂便一直在陨落之处游荡,直到遇见了你父亲萧觅。”

“他帮我收拢灵魂、恢复神志,待到我重新拥有神志后,他告诉我他名为萧觅,想和我做了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萧如一急切地问道。

赵黄龙犹豫片刻,缓缓道“他说,自己会有一个孩子,他希望我帮忙教导这个孩子,而作为回报,这个孩子会替我完成尘世未了之事。”

“尘世未了之事……”萧如一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眼神微微一变,继续追问道“除了这些,我父亲还说过什么?”

“他还说,像我这样的师傅一共有八个,当你见过第八位师傅之后,就会知道一切事情的真相。”

“八位师傅吗?”萧如一喃喃问道“那我要怎么见其他几位师傅呢?”

听闻此言,赵黄龙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可一瞬后,他的脸上又挂满了笑容,轻声道“等你该见到他们的时候,自然就见到了。”

这是萧如一在父亲失踪后,第一次听到有关他的消息,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老爹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秘密。

“按师傅的说法,我父亲的年纪可能都和陆庸师兄差不多大了,难道他也是强大的修行者吗?”

“没错。”赵黄龙微微颔首道“你父亲的实力,远比我全盛时期强上百倍,起码在我认知里,天下间没有谁能施展聚拢残魂的术法。”

赵黄龙生前乃是虚境,连他都理解不了的境界,根本不是现在的萧如一能触及的。

“你身后的白玉石棺分好多层,我和你其他两位师傅在遇到你之前,一直处于第一层,你接下来遇到的,应该是他们中的一位。”

“放心,这两人虽然脾气古怪了些,但都不是什么恶人,本事也不比我差,等你学会了他们的本事,放眼龙国修行界将再无人是你的对手!”

反应过来的萧如一深深看了赵黄龙一眼,赵黄龙的话给他一种不好预感,但他不敢继续再往下想。

“徒弟……”

萧如一听到赵黄龙的呼唤,蓦然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萧如一轻声问道:

“怎么了师傅?”

“没事儿,就是想喊喊你。”

赵黄龙咧嘴一笑,抬眼看向远方,眼中似有泪光闪烁。

齐修远随时都有可能通知萧如一下山,为了不留遗憾,萧如一带着赵黄龙重走了一遍龙虎山的庭院楼阁。

两人行至后山,遥望后山那上百座新墓碑,赵黄龙释然一笑,此刻,他已经完全放下了。

就在萧如一即将离开后山之际,一人带着贡品香具从小路而上,径直来到了墓园前。

此人名叫张敬龙,当日萧如一破关上山后,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因为他不是修行者却还能收到龙虎山的请帖,所以萧如一对他的印象尤为深刻。

萧如一上前笑着问道“张兄,你怎么来了?”

“萧兄?”张敬龙见到来人是萧如一,有些惊喜地说道“龙虎山没有软禁你!”

萧如一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张兄觉得我应该被龙虎山软禁吗?”

“自然不应该!”张敬龙脸色一变,沉声道“为此事我还特意去找过老掌教,可他却说此事龙虎山自有定夺,把我打发走了!”

他找没找过陆庸,萧如一一问便知,张敬龙没必要拿这种事儿骗他。

萧如一没想到,两人仅是一面之缘,张敬龙就能为他做到这个程度,心中不禁有些感动。

张敬龙想起萧如一怒骂各大门派的场景,气愤地说道“武当青城欺人太甚,可恨我只是一介凡人,否则我定要与萧兄一同教训这些狗贼!”

“哈哈,看来张兄也是性情中人啊!”萧如一开心地笑道。

张敬龙握住萧如一的手臂,满眼敬意道:

“萧兄深明大义,不仅带回这些龙虎山英烈的尸骨,更敢在众人欺辱龙虎时挺身而出,揭穿这些奸贼的丑恶嘴脸,张某心中敬佩不已!”

“萧兄说的没错,没有当年没有龙虎山这些英烈拼死抵挡,各大门派早就被东夷修士覆灭了,各门各派不念恩也就罢了,竟还对龙虎山做出这等恶行,简直不配为人!”

萧如一有些哑然,当初自己怒骂众人,那是因为赵黄龙是这些英烈的一份子,他是为自己师傅而怒,这哥们这么激动是为了点啥啊?

蓦的,他看到了张敬龙带来的那些贡品,笑容逐渐收敛,皱眉问道“敢问张兄,你是来祭奠这些龙虎山英烈的吗?”

张敬龙微微颔首,叹道“时光荏苒,英雄白骨,虽世有恶犬,但我也要让他们知道,这世间仍有人记得他们的功绩。”

“况且……这些英雄魂归故里,我太爷临终前最后的执念,也算是解开了。”

萧如一敏锐地捕捉到张敬龙话里的重点,立刻询问道“敢问张兄的太爷是?”

“告诉你也无妨。”张敬龙心平静气道“我太爷名为张刁,他就是当年上龙虎山求援的那位团长。”

“几个月前我太爷去世了,他临终之前一直念叨着说对不起龙虎山,说他到死也没能帮忙找到这些英雄的尸骨……”

萧如一此刻终于明白了一切,他拿出香火想要帮忙,张敬龙却接了过去。

“这香,还是我来上吧。”他坚定道。

他们死了,但张敬龙说的没错,这世间还有人记得他们的功绩!永远都会有人记得!

龙虎山墓园外,两个年轻人跪地焚香,一同祭拜这些死去的英烈。

白玉石棺内,一个破衣道士看着年轻的张敬龙,眼前不自觉勾勒出当年那位团长的身影,喃喃说道:

“这香就是你来上。我龙国的后人,该是如此……”

赵黄龙也是龙虎山英烈中的一员,他虽未在墓园中,但也将一切尽收眼底。

这位为天下奉献出生命的老掌教欣慰一笑,可当他低下头时候,已是泣不成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