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迷惘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2049字
  • 2021-11-11 21:06:18

“小……小师弟?”

青城负责人虽脸色大变,但他也很快反应了过来,咬着牙笑道“陆掌教说笑了,尊师早已仙逝,您又何来师弟一说呢?”

陆庸不想暴露太多,于是不咸不淡地答道“家师生前有令,让我代师收徒,萧如一便是我代家师收的小师弟,你有什么意见吗?”

意见?你陆庸都站出来,那我还敢有什么意见?

青城负责人愤愤握紧拳头,来到战台上扶起了昏迷的青城少主,萧如一也知见好就收的道理,没有再继续刁难他们。

这次他的收获已经够多了,不仅得到了法器,更是彻底掌握了萤火轰和八宫巽步这两大术法,现在就算是让他面对沈景良,他也敢上前一战!

主管赛事的李镜池此刻现身道“此战萧如一获胜!”

“鉴于参赛者消耗过大,为保证决赛公平,主办方决定今日休赛,明日再进行最终对决!”

虽然萧如一伤势不重,但多少还是会影响状态,龙虎山作为主办方,自然要适当帮萧如一一把。

看台上的沈景良面沉如水,萧如一使出的那最后一招他根本没把握挡住,自己到手的冠军难道要让这小子抢走吗?

“徒儿不必担心。”李玄鼎拍着沈景良肩膀,在他耳畔悄然道“今晚为师在你右臂也纹画阵图,这个萧如一定然不是你的对手!”

听到师傅要在自己右臂纹画阵图,沈景良明显犹豫了一下,但为了得到冠军奖励龙虎果,他还是毅然决然地点了点头。

萧如一回到自己院中,师兄陆庸亲自出手替他疗伤,精纯的元气流淌过萧如一身上每处伤口,虽并未使其痊愈,但也治好了大半,起码让这些伤口不会影响萧如一明天的战斗力。

赵黄龙身形显现,皱着眉头问道“你今天那招萤火轰,是不是得到了玄黄气的加持?”

“没错。”萧如一欣喜道“我没想到玄黄气居然还有这等妙用,有了这个底牌,明天我肯定能把那个沈景良揍的满地找牙!”

见他如此开心,赵黄龙却长叹一声,摇头道“哎——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玄黄气并非如你体内真元那样,随时可以冥思补回,它乃是天地玄黄之气的载体,只能自行吸收天地玄黄之气慢慢恢复。”

赵黄龙抬手一点,萧如一顿时觉得小腹火热,一缕玄黄气安静地流淌在丹田中,虽然样式没变,但气息远远不如以往精纯凝练。

“从它恢复的速度来看,你恐怕要七天后才能再施展这一招了。”赵黄龙无奈道。

“我靠!”萧如一气的直爆粗口“这不是玩儿我吗?早知道冷却时间这么长,我留着决赛再用多好!”

不过气愤过后,萧如一灵光一闪,从怀里掏出从青城少主手中抢下的墨玉盒,嘿嘿笑道“不过也无碍,有这法器加持,沈景良明天依旧不是我对手。”

“额……”

陆庸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苦笑道“师弟,我刚刚下令所有参赛者都不能再使用法器,所以你这招也行不通了。”

“小陆子做的没错。”赵黄龙摇头道“若你使用法器,武当也一样可以给沈景良准备法器,我们在这方面占不到便宜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萧如一彻底无语了,自己好不容易抢到了一件法器,居然用不了,真的是郁闷。

疗伤结束后,陆庸便离开了,只剩萧如一和赵黄龙两人研究对策,赵黄龙认为,破局的关键在于沈景良手臂上的阵纹!

这种铭刻在肉身上的阵纹能为宿主提供强大的力量,但却也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被铭刻上阵纹的部位永远无法改变,更无法再通过炼体增强!

换而言之,沈景良的左臂将永远无法提升强度,一生定格在此刻。

这种用潜力换取短暂力量的方式,虽为所有阵纹师所不齿,但因为它不属于法器这等外力,所以比武规则无法限制它!

没有了玄黄气,不能使用法器,别说是赵黄龙了,就连萧如一自己都不知道明天要怎么赢。

眼看萧如一陷入了沉默,赵黄龙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沈景良已经透支了他的潜力,可你还有无限的未来,明日就算他赢了,你在日后也可以赢回来。”

“男子汉大丈夫,要能屈能伸,不必在意这一时得失,能在修行路上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赢家!”

这些道理萧如一自然都懂,但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又怎能甘心后退!

他心平气和地问道“师傅,若是你在我身上也纹画下那样的阵纹呢?”

听闻此言,赵黄龙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勃然大怒道“绝对不行!”

“这场比武对龙虎山是很重要,我也很希望你能赢,但若是以你未来的潜力为代价取得胜利,那我宁可让你输!”

其实萧如一也不知他为何会说出这句话,刚刚他也扪心自问,这场比武真的对他如此重要?真的值得他做到这种程度吗?

换句话说,他到底是为什么而战斗至此的?

如果说是为了那些逝去的龙虎前辈,那萧如一自己都不信,说到底那也只是别人的故事,他的的确确被这个故事折服过,感动过,但要真的让他为这些素未蒙面英雄放弃自己的前途,他自认做不到那么伟大。

那是为了赵黄龙吗?

作为萧如一修行道路上的领路人,赵黄龙可谓对萧如一恩重如山,但正如他所说,相较于比武结果,他更在乎萧如一的未来。

战斗了这么久,萧如一突然陷入了迷惘中,他喃喃问道“师傅,这一战我打赢了如何,不打赢又如何?”

“如果我从一开始打不打赢都没有任何意义,那我为什么要打到现在?”

“不是没有意义。”赵黄龙握住萧如一的胳膊,平心静气劝解道“而是不值得。”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帮龙虎山出头的,徒弟为师傅出头,乃是天经地义!但若是你为了帮我出一口气而断送了自己前途,那你让我这个师傅如何自处?我又如何对得起你拜师时磕的那三个响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