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往事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2700字
  • 2021-10-14 00:11:54

“妙啊!这题还能这么解!”

年过七十的老校长一边看着萧如一的草纸,一边拍着大腿,全然不顾自己是否失态。

也不怪他惊讶,萧如一刚刚补习过数理知识,一切复杂的数学问题其实都是在基础数学上延伸出来的,对于萧如一来说,现在数学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题都对他造不成威胁了。

“不可能!他肯定是提前知道题目的答案!”蒋鸿只是还心有不服,跳起来指着萧如一喝道“你敢不敢再和我比一局!”

严嵩校长眉头一皱,他知道蒋鸿喜欢自家孙女,之前他觉得年轻人的事儿让他们自己处理就好,可现在看来,他是万万不能让这小子当自己的孙女婿了!

只见萧如一重新坐回座位,眼神平淡地对蒋鸿说道“这样吧,我知道你不服,你来出题,我来解题,如果我十分钟内没解出来,那就当我刚才是背题了,我直接把机会让给你,如何?”

开玩笑,现在除了一些数学界的超级难题,萧如一什么解不了?区区一个蒋鸿,他能出什么难题?

这话一出,蒋鸿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其实也不怪他冲动质问萧如一,正常人确实不可能在五分钟这么短的时间里解出这道题,只能说他平日嚣张跋扈,这次运气实在太差,踢到萧如一铁板了。

蒋鸿强压着心头的怒火,直接在草纸上写出了一道题目,几人凑在一起读了读题目,发现这道题十分偏门,几乎很少会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不过这对萧如一来说依旧是小儿科,只见他在草稿纸上写写算算,没用三分钟就写出了正确答案。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蒋鸿瞪大了眼睛,嘴巴张的几乎能塞下一颗鸡蛋。

“萧如一,机械系大二学生。”萧如一微微一笑,表情依旧没有太大的起伏。

他转头看向严嵩,问道“严校长,不知道我是否合格了呢?”

严嵩此时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从这两道题的解法可以看出,这小子的确是大才,自己这次可是捡到宝了啊!

“我就说吧!”严雾看向萧如一的眼神已经完全变成了小星星,她拉着严嵩的胳膊哈哈笑道“我就说这小子肯定能行的!哈哈哈!”

“爷爷,这次你可得好好感谢我哦!”

老校长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轻声问道“萧如一,我现在诚挚的邀请你加入我们团队,我们的团队非常需要你这样有才能的年轻人加入!”

终于等到了这句话了!萧如一内心狂喜,但他此时心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钱!自己做这份工作能赚多少钱!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严雾掩面笑道“不用担心,我爷爷一定会给你一份满意的薪资。”

说罢,严雾瞟了瞟还呆站在一旁的蒋鸿,蒋鸿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立刻又闹了一个大红脸。

丢人!今儿可是丢大人了!

交换过联系方式之后,双方各自离去,回到出租屋后,萧如一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

以前他在校外兼职,辛辛苦苦端盘子一个月最多也就能赚两千块钱,这回可是校长亲自找他帮忙,一个月怎么不得四五千啊!

其实哪怕是到了现在,萧如一也依旧是普通人思想,他压根儿就没考虑过自己的玄黄气到底有多牛掰!

要是让那些修行者知道他得到堂堂玄黄气之后靠做数学题赚钱,恐怕心脏病都得气犯了。

“师傅!师傅!我成功了!”萧如一兴奋地拍打着背后的玉棺。

老道士咳嗽了两声,回应道“虽然赚钱的方法是笨了点,但这也是你自己选择的路,为师不会过多干涉,你自己努力就好。”

“不过今儿你遇到的那个老校长倒是有点意思。”老道士嘬了嘬牙花子,提溜着破锣嗓子说道“那个老家伙也是个修行之人,虽然弱了点,但放在你们这个时代应该也是个高手了。”

“严校长是修行者?”萧如一眉头一皱“那他不会发现这白玉石棺吧?”

“哼哼!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老道士自傲地说道“别说是他这个小小的三重明境修士,就是他再强个一百倍也抵不上你这石棺的一粒石头渣子。”

萧如一自然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实力换算,但老道士的话无疑是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白玉石棺可是他如今最大的依仗,此物如此不凡,若被外界知道了,他恐怕将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接下来的两天都是枯燥的上学和修行,这天中午,宋离歌突然给萧如一打来了电话。

“老萧,有时间吗?我想见你。”离哥的声音有些哽咽,似乎是刚哭过。

萧如一愣了一下,当然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隐隐约约的啜泣声时,萧如一沉声问道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丽景庭院,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出门后,萧如一没像平时一样坐公交车,而是直接选择了打车。

离着老远,萧如一就看到宋离歌瘦弱的身影呆呆地站在广告牌旁,看到她消瘦的面庞,萧如一心中一阵心疼。

看到萧如一从车上下来,宋离歌强挤出一个笑容,两人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抬眼看到宋离歌哭到红肿的眼眶,萧如一轻声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

宋离歌没有回答,而是指着一旁的面馆有些沙哑地说道“你还没吃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两人来到面馆,宋离歌给萧如一要了一碗混沌面,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加香菜,而她自己什么也没点,只是坐在对面安静地看着萧如一吃面。

吃到一半,宋离歌突兀地冒出来一句话。

“她死了。”

萧如一手中的筷子缓缓垂下,沉默了片刻后问道“后事处理完了吗?如果需要我帮忙就说一声。”

又是一阵沉默,宋离歌眼神淡漠地看着萧如一正在搅弄汤面的筷子,轻声问道“如果当初不是她,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虽然她是我妈,但我真的很恨她。”宋离歌攥紧了拳头,嘴唇有些发白。

“我恨她只知道心疼弟弟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她的孩子,恨她在我奶奶重病的时候不管不问,更恨她逼走了你……”

“别说了。”萧如一放下筷子,缓缓摇头道“都过去了,我没放在心上。”

他目光深邃眺望远方,记起了他不愿面对的那段过往。

那时候他在上高二,和宋离歌正处于懵懵懂懂的爱恋之中,那时候他以为喜欢一个人很简单,可实际上,现实永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宋离歌的奶奶突发重病,宋离歌的父母面对高昂的治疗费用决定放弃治疗,可这小妮子不肯,说什么都要救奶奶的命。

那是他们生命中经历过最燥热的一个夏天,萧如一在这两个月里拼命打工帮宋离歌凑了七千块钱,可这些钱只是杯水车薪……

萧如一虽然嘴上说着没放在心上,可他永远忘不了他把钱交给宋离歌时候,她母亲把萧如一拦在门外对宋离歌说过的那些话。

“这个穷小子有什么好?他拼死拼活也就这样了,有什么未来?你不如早点找个好人家嫁了,要不我上哪儿给你弟弟凑学费!”

宋离歌的弟弟上的是贵族中学,一年光是学费就要好几万块,或许对于宋离歌的母亲来说,她这个女儿永远只配沦为陪衬。

奶奶终究还是走了,宋离歌在那之后也再没去找过萧如一,或许是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他吧。

这个倔强的女孩在奶奶去世一个月后选择放弃了学业,独自来到海南闯荡,仔细算算,至今已有四个年头……

如不是孙桥桥这厮是两人共同的好友,或许他们就真的再无交集了。

后来听孙桥桥说,那年十七岁的宋离歌走时浑身上下只有朝他借的五百块钱。

萧如一无法想象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要如何在海南生存,或许那时候只有一个念头撑着宋离歌。

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宋离歌不用靠任何人!她自己就是一片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