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青山有幸埋忠骨(一)
  • 我给师傅送走了
  • 回家看路
  • 2159字
  • 2021-11-03 22:57:37

经过几方商讨,这场比武最终定在了五天后,好好的一场寿宴最终因为龙虎果的分配问题不欢而散,只留下围观群众的阵阵唏嘘。

宴会结束后,萧如一回到了小院中,之前赵黄龙就说过,宴会结束后把一切都告诉他,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赵黄龙身形显现,正欲开口说话,一阵敲门声突然传来,赵黄龙急忙隐匿身形,萧如一打开门,来人居然是今日刚刚上任的龙虎山新掌教——齐修远!

“小子,我现在对你有点感兴趣了。”齐修远嘿嘿一笑,啧啧道“我师父说你来历不一般,想见你一面,啥时候有时间跟我走一趟?”

萧如一愣了一下,赵黄龙在其耳边提醒道“先不要跟他去,等我把事情和你说清楚再去见陆庸。”

听闻此言,萧如一躬身施了一礼,笑道“晚辈有点私事儿要解决,等晚辈解决完,定会亲自拜访老掌教。”

齐修远倒是没为难萧如一,不知为何,他看这个年轻人越看越觉得喜欢,一向不愿意收徒的他居然第一次动了收徒的念头。

眼看齐修远久久不愿离开,赵黄龙在萧如一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萧如一皱了皱眉头,深吸一口气说道“齐掌教,请帮晚辈给老掌教带句话。”

“一生无忧无常,但见万事苍茫。”

齐修远闻言迷茫地挠了挠后脑勺,问道“这是何意?”

“齐掌教只需把话带到即可,老掌教自然知晓。”萧如一缓缓道。

齐修远走后,赵黄龙身形显现,沉吟了片刻,对萧如一说道“离开龙虎山,我还没准备好见他。”

“离开龙虎山?”萧如一一头雾水地问道“为什么?”

赵黄龙低下头,表情复杂地说道“去一个地方,等到了那个地方,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不把他们带回来,我一辈子没脸见陆庸。”

“他们?师傅你要带谁回来?”

“到了你就知道了。”

萧如一在赵黄龙的督促下立刻下山,当萧如一问到赵黄龙要去哪儿的时候,赵黄龙只缓缓吐出了三个字:

“风过峡。”

龙虎山上,齐修远来到陆庸面前复命,当他念出萧如一说出的那句诗时,陆庸突然猛地一睁眼,飞身上前死死盯着齐修远,问道:

“这句诗是他从哪儿听来的?”

齐修远自然不知道这句诗的来历,但陆庸却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它出自何处!

因为这句诗正是由他的师傅,龙虎山前任掌教赵黄龙于闲暇时所作!普天之下除了他们师徒二人外,再无第三个人知晓!这个萧如一为何会知道这首诗?

这位龙虎山老掌教此时嘴角微微有些颤抖,齐修远见状有些不知所措,他已经三十年没见师傅这么失态过了,这句诗到底是什么来历?

只见陆庸瞬间身形消失,霎时间腾空而起,只是三两分钟便落到了萧如一的小院前。

可惜此时院子里早已没了萧如一的身影,陆庸看着空荡荡的院落,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拦住了要搜山齐修远。

“等他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这位老掌教眼神复杂地摇头道“这个萧如一,我早就该知道的,身负那般强大的八相气息,定是与我龙虎山有关系啊!”

“小齐,告知龙虎山上下,若是再见到萧如一,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此事为当前第一要务!”

齐修远微微颔首,他虽然在外人面前撒泼混账,但在陆庸面前一直都是乖宝宝,既然师傅不愿意多说,那他也就不多问,只需要按他说的去做就好。

此时萧如一刚刚坐上去风过峡的火车,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在整个龙虎山都引起了大地震。

风过峡距龙虎山足有百里远,萧如一坐了半天的火车才赶到此地,在赵黄龙的安排下,萧如一买了一把铁锹,只身进入了风过峡。

风过峡是一条巨大峡谷,萧如一手持一把铁锹站在峡上,心中对赵黄龙要做的事儿已有了猜测。

“往东方走五里,那里有一条小道。”赵黄龙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指引着萧如一一路东去,直至来到一处荒地上。

赵黄龙身形显现,凝望着眼前这片多年无人问津的荒地,竟是露出一抹笑容。

“是这里,就是这里。”赵黄龙苦涩地笑道“几十年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让你们在这儿等了我这么多年,我这个掌教做的真是不称职……”

萧如一握着铁铲,一言不发地站在赵黄龙身后,这一刻,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徒弟,你不是想知道为师的过去吗?”赵黄龙抬了抬眼,盘膝坐在地上,轻声说道“现在为师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只见赵黄龙缓缓抬手,荒原之下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八卦阵图,这八卦阵图好似自成一片空间,内部居然演化出了影像和声音。

萧如一踏入阵图中,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龙虎山青山秀水,那时的龙虎山没有这么多的亭台楼阁,却一切恬淡自然。

影像中的赵黄龙带着一个十几岁的道童四处抓蛤蟆、逮蜻蜓,两人时不时发出咯咯笑声,尤其是赵黄龙,笑得比小孩子都开心。

“小陆子,待会咱俩比赛,看谁能先爬到山顶。”赵黄龙狡黠地对道童笑道“要是你输了,你那只红翅蛐蛐儿就得输给师傅!”

道童赶忙摇头,可赵黄龙压根儿不给他辩驳的机会,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

道童见状气的直跺脚,哭哭唧唧地喊道“师傅你耍赖!”

师徒俩就这么玩闹着,很快就到了中午,一个长相秀美的女人拎着饭勺一边喊着吃饭,一边四处找这师徒俩的踪迹。

“七师叔,师傅他又欺负我!”道童跑到女人怀里诉苦,女人咯咯笑着,埋怨赵黄龙就会欺负小孩子。

“七师妹手艺真不错。”赵黄龙舔了舔嘴唇,搓着手嘿嘿笑道“要不咱们下山算了,你给我当婆娘,嘿嘿。”

七师妹白了他一眼,但却没反驳,只是嘟着嘴道“你能放下你师傅这片基业才怪呢。”

赵黄龙其实也就是说说,他是真心喜欢七师妹,七师妹也对他有意,但两人谁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因为他们谁也不想打破现在的生活。

或许对她们来说,这样便是极好。

可就在萧如一沉溺这些美好之际,阵图中的景象突然一换,一切都变得阴翳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